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846 三十六天柱

  荒山野嶺,一個健壯的男子,就好似一只叢林之中的豹子,快速的朝著遠處飛馳。
    男子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化蓮初期,只要給他一個恰當的時機,突破化蓮境,應該是水到渠成之事。
    “嗷!”
    就在男子的身軀經過一片荒野的剎那,一聲巨吼,從他的身下傳來,伴隨著這巨吼聲,就見一個虎頭蟒身的兇獸,從地下直沖而出,一如閃電。
    “孽障,你也欺我!”男子看著那飛撲而來的虎蟒,眼眸之中全都是殺意,他呼喝聲中,拳頭揮動,滾滾的金光,朝著那虎蟒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論起實力,虎蟒也是化蓮境的兇獸,再加上此物隱含一絲上古兇獸的血脈,面對同級的武者,基本上都能夠碾壓。
    可是,面對男子金光閃動的一拳,這虎蟒根本就沒有任何躲避的機會,直接被一拳轟在頭頂上。
    拳過,虎蟒的頭顱被轟成了碎粉,一個血色的寶丹,被那男子一把抓住,然后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隨著寶丹的入口,男子臉上的疲憊之色,消散了不少。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卻聽有人淡淡的道:“能夠將裂斷訣修煉到這個程度,不愧是玄機神女的哥哥!”
    這一句話,頓時讓那猶如豹子一般的男子臉色大變,他絲毫沒有猶豫,轉身就朝著說話的另外一個方向逃走。
    可惜的是,在他沖出數百丈之后,一個身穿青色戰甲的中年男子還是嚴嚴實實的擋在了他的近前。
    男子的手中,是一柄細長的劍,這劍不待那粗壯一如豹子班的男子走近,就猛然灑出。
    一瞬間,劍星如雨!
    出手的中年人,有著化蓮境初期的修為,他這如雨的劍星,每一道都隱含著一條完整的真意。
    如果被這劍星所傷,就算是銅墻鐵壁,也會化成碎粉。但是,那猶如豹子一般的男子,并沒有絲毫退縮,他通體發光,朝著細長的劍絲撞了過去。
    銀色的劍雨,打破了熾烈的金芒,生出了一點點的血痕。可是就在這一刻,那如豹一般的男子,卻用自己的拳頭,重重的朝著中年男子的面部轟去。
    這一轟,勢若奔雷,而那中年男子更是感到,自己的臉,竟然隨著對方的一拳,朝著對方的拳頭直沖而去。
    作為一個化蓮境的強者,中年男子自然能夠感覺到這其中的危險,他沒有絲毫的猶豫,瘋狂的甩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才算是躲過了臉的正面。
    但是就算如此,那拳頭依舊轟在了男子的左臉上,直接將中年男子轟的倒飛了出去。
    只要那猶如豹子一般的男子再攻擊一次,穿著盔甲的中年男子,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那猶如豹子般的男子,卻一點都沒有停留,整個人化成一道光線,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
    “鄭亨,你逃不掉的,我告訴你,你爹和你娘已經被公子捉住,你還是束手就擒的好!”
    一個聲音,從遠處響起。本來快速奔走的,一如豹子般的男子,那快速的身影一頓,差點沒有摔倒在地上,但是最終,他還是一如閃電而去。
    在被稱為鄭亨的男子消失的無影無蹤的時候,說話的人終于趕了過來,這是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他手持一個青色圓潤的拐杖,整個人給人一種出塵的感覺。
    “蘇老,我等無能,讓那小子給跑了!”一個修為達到了化蓮中期的男子,自責道。
    那被稱為蘇老的老者淡淡一笑道:“這鄭亨,在金霞宗之中,也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天才人物,你們沒有一舉將他拿下,也是正常。”
    “他身上,已經沾上了咱們的萬里飄香,無論他怎么躲閃,都跑不了!”
    說到此處,老者的目光落在那中年武者的臉上:“是不是被打的很痛?”
    中年武者作為化蓮境的存在,皮肉已經達到了一種普通道劍難以留痕的程度,但是鄭亨不是普通的人物,乃是和他同級的人,所以此時他的額骨,差不多完全斷了。
    盡管此時有種錐心刺骨的疼痛,他還是滿臉帶笑,小心翼翼的道:“是屬下無能,誤了您的大事,屬下一定改正!”
    “你誤了我的事情,沒有關系,但是你耽誤的是公子的事情,一旦公子追究起來,我可保不了你!”
    那被稱為蘇老的老者,聲音陰沉,更帶著一絲威脅。在他這話出口的時候,中年人的身軀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蘇老的手中,多出了一個碧綠色猶如蝴蝶般的小東西,他將那東西一抖手,那碧綠色的飛蛾,就好似一道碧綠色的閃電,朝著遠處直沖而去。
    蘇老身形如電,緊隨著那碧綠色的光澤拼命的沖了過去。
    等蘇老走遠,那中年男子才狠狠地罵了一句,想要搶人家的天命,還抓人家的家人威脅,算什么狗東西!
    雖然這中年男子罵罵咧咧,但是他還是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在臉上涂了一些藥之后,這中年男子也快速的追了出去。
    就在他們離去了一刻鐘之后,在千丈之外的一塊泥坑之中,一身血漬的鄭亨,艱難的爬了出來。
    此時他身上的十幾個傷口,雖然都已不在流血,但是那一道道傷痕,卻觸目驚心。
    本來,按照他現在的修為,一般的傷勢,只要運轉功法,就能夠消除,但是那中年人隱含著完整真意的劍痕,不但阻止了鄭鳴的肌體修復,更在快速的撕裂鄭亨的傷口。
    其中最挨近要害的,是離心臟只有三寸的一個傷口,如果這個傷口挪移一點空間,鄭亨就站不到這里了。
    他朝著四方簡單的辨別了一下方向,鄭亨就朝著前方沖了過去。這一刻的他,身上滿是疼痛。
    但是這些,他沒有時間理會,他心中想的都是剛才那人說的消息,父母真的落在了這些人的手中,那妹妹豈不是更加危險?而自己……
    鄭亨緊緊的攥著拳頭,他的心中充滿了憤恨,他憤恨那赫連神荒,他更加的憤恨自己。
    如果自己的修為夠高,如果自己有能力保護家人,如果……
    狂奔之中,無邊的憤怒,就好似熊熊燃燒的火焰,在鄭亨的心頭盡情的焚染,他想要仰天長嘯,他想要發泄一下自己的憤怒,但是他做不到 。
    他現在在逃命,他不知道路在何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逃到什么時候,他不知道……
    沒有希望!
    一切來的,實在是太過突然,以至于鄭亨根本就來不及做出任何準備。
    妹妹的師尊去了古境,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妹妹,卻得到了天命!
    得天命者,必是了不得的人物,得天命者,當主宰蒼生沉浮,當震古爍今!
    在得知妹妹得到天命的時候,鄭亨的心中充滿了狂喜,有了天命,他們一家,就能夠更快的回到日升域,更快的見到一去不回的弟弟。
    可是,就在他興高采烈的時候,一個突然而至的消息,卻猶如雷霆,直接劈在了他的身上。
    紫龍神侯府世子,號稱整個紫雀神朝三十六天柱之一的赫連神荒,說妹妹運用卑劣手段,搶走了原本屬于他的天命!
    他赫連神荒看著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可以饒恕自己的妹妹一死,但是需要將天命交出。
    天命所歸,乃是天意,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妹妹盜取了呢?更何況妹妹閉關之所,和赫連神荒所在的鐵血城,足足有三十萬里的距離。
    這赫連神荒編造的理由,純粹是子虛烏有,血口噴人。
    當時的鄭亨,雖然心中著急,但是他并沒有絕望,畢竟妹妹所在的宗門,也是整個紫雀神朝之中,排在第二位列的宗門,他們應該不懼紫龍神侯府。
    可是,就在那赫連神荒宣布了這個消息之后,那玄神宮竟然背信棄義,無情的對外宣稱,將自己的妹妹逐出師門。
    而他自己,也被自己的師尊叫了過去,直接宣布,他已經不是金霞宗的弟子了。
    鄭亨和師尊的關系很不錯,雖然師尊在最后的時候,什么都沒有說,但是鄭亨能夠感受到師尊的無奈。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之所以一切都開始變化,全都是因為那該死的赫連神荒。
    鄭亨沒有怪罪自己的師尊,鄭亨此時最想的,就是回家見一下自己的父母,可是,就在他下了金霞山沒有多遠,他就遭遇了追殺。
    好在這些年,鄭亨一直在隱藏實力,所以他才在這追殺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可惜的是,當他潛逃了三個月,重新和外界聯系上的時候,得到的消息卻是妹妹將自己自封在了瑯環絕地!
    瑯環絕地,朝有烈火,暮有玄冰,一日之中,需要承受九次冰火刑罰。
    那里乃是玄神宮處罰犯錯弟子的地方,因為鄭小璇的師尊一直鎮守,所以鄭小璇對于那瑯環絕地,無比的熟悉。
    瑯環絕地外,有一座絕陣,可以阻攔有人從外面進攻,但是同樣,如果人不出去,十年迸發一次的陰陽炫潮,就會將絕地的一切生命,化成泡影。
    找人,救自己的妹妹!
    這是鄭亨心中唯一的想法,而他能夠想到的唯一人物,就是妹妹的師尊!
    他不知道那古境在何地,但是他拼命的朝著那個方向跑,無論如何,他都要找到那個將他們帶入紫雀神朝的女人,唯有她,才是救妹妹的唯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