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845 破蓮如繭

  無望山,忘塵宮!
    這個地方,鄭鳴是第一次聽說,而這個山門,就位于紫雀神朝所統御的大地之中,按照那位忘塵宮主的說法,忘塵宮乃是紫雀神朝之中,為數不多的超脫的宗門。
    所謂超脫,就是不受紫雀神朝統御。
    當鄭鳴問這忘塵宮主,她的修為和那紫雀神朝的神皇比,究竟誰更強的時候,這位宮主只是給鄭鳴丟了一個似有若無的微笑。
    她沒有明確回答這個問題,她這一次之所以過來,是因為感應到了一個溝通晨曦星辰的人才,所以想要將這個人收納進自己的門下。
    面對這位忘塵宮主的要求,鄭鳴猶豫了一番之后,最終還是決定,讓傅玉清拜在這位忘塵宮主的坐下。
    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一來是鄭鳴現在,無法給予傅玉清更多的指點。英雄牌雖然神異,但是主要還是針對鄭鳴本人,對于其他人的作用,就變的很小了。
    還有就是,鄭鳴從這位忘塵宮主的身上,并沒有察覺到什么敵意。雖然這只是一種感覺,但是鄭鳴對自己的感覺,一向很是自信。
    更主要的是,他鄭鳴,不日也將踏上紫雀神朝,尋找自己的妹妹和家人!
    “宮主閣下,希望你真能如你所說,好好教導我妻子,如果讓我知道她受了什么委屈,我就踏平你忘塵宮,并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這句話,鄭鳴是笑著說的,而聽鄭鳴說這句話的忘塵宮主,同樣是笑著聽的。
    在他看來,鄭鳴的威脅,她并不用放在心上,因為鄭鳴的實力,和她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不過對于鄭鳴的威脅,她并沒有生氣,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就像面對一個淘氣的孩子。
    傅玉清在離去之時,同樣有頗多的不舍,但是最終,她還是堅決的和忘塵宮主一起離開了。
    雖然傅玉清并沒有多說話,但是鄭鳴還是明白傅玉清的心思,隨著鄭鳴的越來越強大,傅玉清也越來越不愿意成為鄭鳴的拖累。
    比如,在至尊頂,鄭鳴身陷七兵誅神陣時,她雖然想要沖上去,卻是無能為力。
    目送忘塵宮主和傅玉清的身影消失在天際,鄭鳴好一會才收回了目光,把內心里對于傅玉清的種種不舍按下之后,就開始思索忘塵宮主在臨走時告訴他的話。
    破蓮如繭!
    這四個字,是忘塵宮主專門送給他的,雖然這四個字很簡短,但是鄭鳴的心中,卻升起了無限的漣漪。
    破開神蓮子,法身鎮九霄!
    這神蓮子蘊涵法則之力,施展之間,神通震懾四方,而一旦將神蓮子破開,就是日升域最為頂尖的法身境。
    對于武者而言,那神蓮子,就是一個繭,一個束縛著武者,一旦破開,就能夠化蝶飛升的繭!
    運用頂級的英雄牌,鄭鳴覺得自己可以輕松的將這個繭破開,甚至都不需要什么過程,但是內心另外一個念頭卻告訴他,如此輕易的破開,對于他以后的修行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破繭,唯有經過破繭的體悟,才能夠達到自己所需要的升華,感悟越深,法身自然也就越加的強大。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間,鄭鳴的心中就有了決斷,也許這個過程,是浪費時間,但是鄭鳴還是決定要體悟一下。
    他要用十年的時間,仔細的磨練一下,看一看憑借著自己的感悟,是不是可以破開神蓮。
    如果十年不行,再使用英雄牌,而十年之中如果能夠破開,對于他的心智,將會是一種巨大的磨練。
    不過這十年的磨練,鄭鳴并不準備在日升域進行,他要去紫雀神朝,去尋找自己的父母家人!
    實際上,至尊頂一戰之后,鄭鳴就有一種要進入紫雀神朝的沖動,但是那五色神光孕育的天命還沒有完全的融合,特別是傅玉清和姚樂清舒兩個人身上的天命,只是初步的融合,他收集聲望值的萬象天朝,更是需要強有力的人物坐鎮。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不得不留在日升域!
    現在,他的五色神光天命,已經完全融合,傅玉清進入了紫雀神朝,而姚樂清舒,則掌控著萬象天朝的運轉,一切都已經不用他操心,所以,他想要進入紫雀神朝。
    十年,用來尋找自己的父母,同時也對自己的心境進行磨練,這也是一舉兩得。
    從日升域到紫雀神朝,鄭鳴不知道有多長的距離,按照鄭鳴的修為,他想要進入紫雀神朝,恐怕不知道要多長時間。
    好在三個青螺的記憶之中,有著一座從天恒神境進入紫雀神朝的傳送陣。
    這座大陣需要法身境的修為,才能夠催動,鄭鳴準備借助這法陣,進入紫雀神朝。
    尋找父母重要,能夠獲得更多的聲望值,同樣是鄭鳴心中的期待之一,特別是看到那忘塵宮主身上金色的聲望值,更是讓鄭鳴眼饞不已。
    “紫雀神朝那邊,我們不適合過去,到了那里,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回到天恒神境之中的神性青螺,越發顯得清逸出塵,不可褻瀆。
    鄭鳴心里有些狐疑不解,輕聲的問道:“莫非紫雀神朝之中,有什么你們怕的東西不成”
    神性青螺并沒有回答鄭鳴的話,而是淡淡的說道:“紫雀神朝和日升域,沒有可比性!”
    “那里靈氣充沛,人的體質,生來就比日升域強上百倍,再加上那里的天地法則聚集,所以參悟天地真意比之日升域,更容易百倍!”
    “你在日升域雖然橫掃四方,但是在那里,強大的人,實在是太多,所以我認為,你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休要惹事生非。”
    鄭鳴點頭道:“這個你放心,我只是尋找我家人,暫時還沒有惹事生非的打算。”
    一個完全都是用寒陰鐵冶煉的大陣,在一塊塊天材地寶的催動之下,開始緩緩的泛起光澤,這座大陣的銘文,鄭鳴看了不少次,但卻參悟不出半分。
    踏上大陣的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光芒越來越亮,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他的四周,已經變成了一片耀眼的光柱。
    共用著一個法身的三個青螺,此時已經一分為三,這天恒神經對于她們而言,就是她們的身軀,在這里,她們并沒有太多的顧忌。
    “這家伙現在去紫雀神朝,還是有點早啊!”魔性青螺的聲音沙啞,有些局促不安的說道。
    神性青螺沒有開口,妖性青螺卻呵呵一笑道:“這家伙隱藏的手段,咱們都不知道,去了紫雀神朝,雖然不見得能夠占便宜,但是肯定死不了。”
    神性青螺昂望虛空,眼眸之中,光芒閃動。
    當大陣耀眼的光芒消散的瞬間,一張薄薄的,閃爍著一絲星芒的紙片,卻落在了大陣中間。
    神性青螺一揮手,那紙片就落入了她的纖纖素手之中。
    “哥哥,快來救我!”充斥著道紋的紙片上,只有這么幾個字,神性青螺在看到這幾個字的瞬間,眼眸中就升起了一絲驚奇。
    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那傳送到紫雀神朝的傳送陣,竟然在鄭鳴離去的時候,帶來了這種求救的信。
    這是誰寫的信,為什么會傳到這里來?
    一個個念頭,在神性青螺的心頭閃動,但是神性青螺就算智慧無雙,面對這種無頭無腦的事情,依舊感到非常棘手。
    這是誰,她的哥哥,又是誰?
    “這幾個字,雖然寫的很是潦草,顯然,她正處在危急關頭!”妖性青螺的目光在這幾個字上匆匆掃了幾眼,隨即斷言道:“但是從字體上看,應該是一個女人。”
    “一個修為應該達到了化蓮境的女人!”魔性青螺肯定無比的說道。
    神性青螺的手指在那張來歷詭異的紙上輕輕的彈了彈,而后帶著一絲肯定的道:“這張求救信,應該是兩年前就已經發出的,想不到竟然會在鄭鳴去紫雀神朝的時候,傳到了此地。”
    “這應該是在傳送過程中,出了差錯。”
    魔性青螺和妖性青螺,對于神性青螺的判斷,都沒有提出任何的質疑。
    “只是不知道這個女子是誰?說不定兩年前寫出求救信的她,早已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妖性青螺感慨,不過此時她那美艷的嘴唇,卻輕輕的撩起,平增了九分動人的顏色。
    “與我等何干!”魔性青螺說到此處,狹長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冷厲道:“我們三個還是提高一下自己的修為吧,省的連紫雀神朝,都不敢回去!”
    魔性青螺對紫雀神朝,用的是一個回字,這個字,讓其他兩個青螺的眼眸中,閃過了異樣的光芒。
    雖然這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一種磅礴的殺機,卻充斥在云霄之上。
    妖性青螺第一個率先離去,搖曳生姿的她,快速的走進天恒神境中的一處絕地,而魔性青螺更是沒有停留,也快速的進入了一處寶地修煉。
    神性青螺獨立虛空,她擺弄著手中那封只寫了一半的紙條,心里升起了一絲疑惑。
    這個根本就來不及落款的求救信,究竟是誰發出的呢,它如此詭異的來到天恒神境,是不是和要離開的鄭鳴有什么聯系?
    種種猜測之下,神性青螺搖了搖頭,自己實在是太多疑了,這紙片應該是空間傳送時出了問題,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只是一個小小的錯誤。
    她一抖手,將那小小的紙片扔出。
    紙片在虛空之中飛舞,那六個大字,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閃爍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