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843 萬象天朝

  鹿鳴鎮,萬物復蘇,春光正好。
    雖然依舊叫著鹿鳴鎮的名字,但是實際上,這鹿鳴鎮已經是一座占地足足有二十里的城池了。
    “知道鹿鳴鎮為什么叫鹿鳴鎮,而不叫鹿鳴城嗎,就是因為此地乃是萬象天朝鄭鳴大帝的出生之地!”
    “在咱們萬象天朝,此地可以說就是圣地,無論是多強的強者,膽敢在鹿鳴鎮搗亂者,統統都是死路一條!”
    說話的,是一個神采飛揚的中年人,他一手端著茶碗,一邊得意洋洋的說道。
    此人說話很是高聲大嗓,所以聽在一些人的耳中,給人的感覺就不是那么好聽,特別是幾個身佩刀劍,給人一種森然之氣的男子,更是不快的朝他看來。
    這幾個男子,從一出現,就殺氣沖霄,讓人不敢親近,此時對于這種明顯像是挑釁他們的舉動,自然不會放過。
    如果有武者在此,就會發現,在這些人之中,足足有兩個是躍凡境的武者。
    躍凡境,那可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他們想要誅殺普通人,就好似捏死一只螞蟻一般的輕松。
    “閣下說什么?”
    說話的,是一個二品宗師境的武者,他二十多歲,整個人給人一種彪悍的感覺。
    對于這男子懾人的目光,中年男子并沒有任何的懼意,就聽他嘿嘿一笑,反問道:“怎么,想要動手嗎?”
    “我可告訴你,萬象天朝的鄭鳴帝君,可是頒布過圣訓,無故殺人者死!”
    中年男子說到此處,拱了拱手道:“就連鹿山四皓都死了,你覺得自己比鹿山四皓強嗎?”
    二十多歲能夠達到二品境界,年輕男子也是宗門之內的天才人物,但是讓他和鹿山四皓比,他差的還是太遠了。
    別說鹿山四皓,就連鹿山四皓一根手指,他都比不了。
    而鹿山四皓的死,他也不是不知道,當年鹿山四皓剩下的兩位,那可是想要投靠,但卻被鄭鳴直接誅殺了。
    這等的情形,想一想都讓人頭皮發麻,他自然不敢觸這個霉頭。心中極度不爽的年輕男子,冷哼了一聲道:“閣下貴姓?”
    一般武者問姓名,很多人的心中都可能打顫,更何況此時這年輕男子,一副兇神惡煞之氣。
    只是這中年男子,并沒有任何的懼意,相反他呵呵一笑,端起自己近前的水杯,美美的呷了一口,慢條斯理道:“怎么,想要秋后算賬不成!”
    “我還告訴你了,我這個姓,還真是不能免貴,我姓鄭,乃是萬象大帝他老人家的玄孫輩。”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那年輕男子的臉色一變,他有點下不了臺,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在他心里憋屈的時候,坐在他不遠處的那躍凡境武者,緩緩站起身來,朝著中年男子一拱手道:“這位兄臺,年輕人不懂事,您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那鄭姓男子一笑道:“這個自然,我怎么會和一個年輕人一般見識,不過我還是想提醒他一句,現在可是有天規戒律,有些時候,做事還是低調點好。”
    說完這句話,中年人晃晃悠悠的離去,而那修為達到了二品的武者,卻差點憋出內傷來。
    “師尊,我……我要……”年輕人的氣性,比之一般人都要強,此時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受到了這般的羞辱,更是讓他有一種想要爆發的沖動。
    但是那站起來的躍凡境武者冷哼一聲道:“你想要干什么?還嫌丟人丟的不夠!”
    “天規戒律,你自己不怕死,也不要連累宗門。你應該知道,破壞天規的下場。”
    另外一個躍凡境武者,面帶笑容的寬慰道:“師侄,以后啊,將心放寬一點,現在不同以往,更何況此人還是一個真正的皇族!”
    “自從五年前,鄭鳴大帝撕裂天命,建立萬象天朝,光誅殺的違抗天規的躍凡境武者,已經超過了一萬!”
    “不過整個日升域的秩序,比之以往也不知道好了多少啊!”
    陰沉的年輕人不再說話,雖然他心里還有些意氣難平,但是心里卻是明鏡兒似的,師叔和師尊,并沒有說錯。
    自己得罪不起皇族,更違抗不了天規,畢竟那萬象天朝,乃是那個讓他仰望的人物建立起來的。
    嘆了一口氣的他,聲音有點低沉的道:“師尊,我聽說那位大帝,已經閉關四五年了,現在治理天下的,是琉璃圣皇大人?”
    “這些事情,你少打聽,誰知道那位陛下,現在在干什么呢?”躍凡境的武者,有些警告意味的說道。
    走出酒樓,一行人并沒有在鹿鳴鎮過多停留,而是快速的離去,他們實在是不敢在這里,惹出任何的麻煩。
    神戰山,兩道身影,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其中一道金光,閃動之間,一如閃電。
    這金光在碰撞的時候,才會有一點點的停留,也就在這個時候,才能夠看清楚金光的樣子。
    這是一個巨猿,一個金色的巨猿。雖然它赤手空拳,但是那強悍的氣息,竟給人一種生撕虎豹的感覺。
    此時的巨猿,毛發張開,就猶如一道道金色的長針,它仰天發出一聲怒吼,整個身子,一下子變得千丈多高。
    那赤紅色的雙眸,這一刻就好似兩個小小的太陽,而在施展了法身的剎那,巨猿的雙手虛抱,隨即生出了一個有一丈粗細的巨棍。
    而后,一棍朝著眼前青色的身影重重的砸了下去。
    帶著震天撼地威勢的巨棍,轟然而下,但是那和金色巨猿交手的人,絲毫不懼。
    他并沒有施展任何的神通變化,而是豁然轟出了一拳。這一拳沒有任何的道紋,但是卻給人一種毀滅的感覺。
    天地萬物,在這一拳籠罩的范圍內,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轟!”
    拳頭和巨棍,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了一起,那巨棍在半空之中裂開,金色的巨猿,更是不斷的后退。
    一步,兩步……五步……
    當金色巨猿站穩腳跟的時候,那人的拳頭,也停留在了金色巨猿的身前,如果再讓這人的手轟出一點,金色巨猿,恐怕就要受到莫大的傷害了。
    作為以肉身為武器的上古金猿,敗在了自己最強的方面,那憤怒的金色巨猿,眼眸中的恐懼之色,越發多了幾分。
    “主人突破法身境了?”說話的,是一只碧綠色的小鳥,它輕輕的撲閃著翅膀,一副討好的模樣。
    金色的巨猿對于碧綠色小鳥奴顏婢膝的行徑,很是有些不齒,但是他也只是冷冷的咬著自己的牙齒。
    羞與為伍!
    “還沒有,法身境哪里是那么容易突破的!”鄭鳴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從主人的表現上來看,金色巨猿知道,主人對于他修煉的速度并不是很滿意,但是他真的很想告訴這個主人,法身境,真的不是那么好修成的。
    鄭鳴朝著碧稚鳥一笑道:“我這次閉關,在神通上,也有不少的領悟,不如你也和我戰上一場。”
    “主人,人家修為差一點,怎么能和偉大的主人您比試呢,我看您還是找老金吧!”
    無比滑頭的碧稚鳥,直接推脫了鄭鳴的邀請,雖然這一次鄭鳴閉關,它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修為究竟到了一種如何強悍的地步,但是他絕對不愿意當這個靶子。
    死道友不死貧道,所以這家伙,直接將上古金猿給出賣了。
    上古金猿好戰如狂,但是剛剛和鄭鳴的拼斗,卻已經讓它懼意大增,實在不想在這個時候和鄭鳴動手。
    但是這件事情的決定權,并不在他的手中,所以它只有瞪著兩個大眼睛,狠狠的看著碧稚鳥,想著什么時候,將這個無恥的家伙,直接給吞了。
    鄭鳴自然不會讓碧稚鳥這奸猾的家伙如此輕易的躲開,他在碧稚鳥拒絕的剎那,就大喝道:“碧稚鳥還不歸附,更待何時!”
    這一聲吼,頓時讓那碧稚鳥在虛空之中搖搖欲墜!
    也就在鄭鳴準備進一步發動自己的神通時,那碧稚鳥竟然從虛空之中,直接掉落了下來。
    猶如死鳥一般的碧稚鳥,讓鄭鳴覺得有些無語,在接受了這家伙當自己的下屬之后,鄭鳴才發現,這碧稚鳥,遠遠沒有他想的那般老實。
    作為法身境的存在,它此時,竟然給自己撞死!
    上古金猿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它和碧稚鳥有著不少的恩怨,那個時候,這傲嬌的碧稚鳥,可是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可是現在,這家伙竟然耍起了無賴。
    就在上古金猿覺得難以接受的時候,鄭鳴的身后,閃過了一絲青光,這青光閃爍之間,就朝著倒在地上的碧稚鳥重重的壓了下去。
    本來還撞死的碧稚鳥,看似微小的左翼展動,一股直裂上古青天的力量,朝著那青芒掃了過去。
    隨即,碧稚鳥展翅高飛,想要飛上無盡虛空,可是就在它飛起一丈的瞬間,一道紅色的光芒,朝著它的身軀,重重的刷了過去。
    碧稚鳥高鳴,它的身軀,也在一個剎那的功夫,變成了十丈大小,可是就在它準備完全展現法身的時候,一道道光芒,不斷的刷在了它的身軀上。
    白黃青黑赤,五色光芒,生生不息,一個接著一個的朝著碧稚鳥壓了下去。
    碧稚鳥雖然拼命掙扎,更是不惜施展了諸般手段,但是到了最后,依舊被這五色光芒,重重的鎮壓在了地上。
    看著赤光下,絲毫動彈不得的碧稚鳥,上古金猿仰天歡呼,很是爽利。它早就對碧稚鳥猛拍鄭鳴馬屁的行為看不慣了,無奈自己沒有那種阿諛奉承的本事,此時看到損友被收拾,只覺得心里暢快淋漓,這種感覺真是爽啊。
    但是鄭鳴,卻皺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