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42 五行小神光

  作為開天辟地的第一只孔雀,孔宣的實力,那是僅次于教主一級的人物。現在鄭鳴運用孔宣鎮壓崔瑩等人,實際上都有點浪費。
    也就是二十多個剎那的功夫,五道閃爍著精芒的天命,就已經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此時這天命,已經不能夠稱之為天命,它的基礎,雖然是金蓮大圣運用無上妙法凝結而成的神物,但是被孔宣提純之后,卻已經變成了只有五行之力的法則之力。
    不光如此,在這五行天命之中,更蘊含著孔宣注入其中的,一絲先天五行的神禁。
    這種神禁,自然是孔宣對于五行本源的體悟。按照英雄牌的規矩,因為鄭鳴是用紅色的英雄牌抽取的孔宣,所以他根本就得不到這些的,但是現在,有從天命之中抽出的五行之力作為載體,這種先天五行的神禁,就很成功的容納進來了。
    隨著鄭鳴一張口,那五道隱含著先天五行神禁的天命,就直接被鄭鳴吞進了口中。
    隨著五行神禁的入口,鄭鳴就感到四周的五行之力,在瘋狂的朝著他聚集,就連匯聚在傅玉清身邊的五行之力,也快速的朝著他涌來。
    赤青白黑黃五色光芒,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環,這光環遮天蓋地,這光環定住虛空。
    五行如山,鎮壓四方,在這五色光環匯聚的剎那,更有五道猶如光柱一般的星光,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
    在場的人,基本上都不明白鄭鳴在做什么,他們看到的是,鄭鳴的手指朝著那天命光芒之中抽了一下,然后就得出了五色的光芒,而后五色的光芒就消失在了鄭鳴的身上。
    這樣的場景讓很多人都忍不住有些疑惑,這鄭鳴就算是將兩個天命都吞下去,也沒有人阻止他,為什么現在,他要抽取一點為自己所用呢?
    五色的光芒,來得快去的也快,也就在這五色光芒消散的時候,鄭鳴感到孔宣英雄牌的時間快要到了。
    這一次孔宣英雄牌的使用,可以說讓鄭鳴獲益不少,撕裂天命,鎮壓崔瑩,擊潰太素門的強者,不管哪一個,對鄭鳴來說,都是一場惡戰。
    現在,孔宣的英雄牌就要消散,鄭鳴自然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張英雄牌完全失去效力。
    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將那缺少了五行之力的天命,朝著姚樂清舒送了過去。
    此時此地,最適合接受這天命的,就是姚樂清舒。
    姚樂清舒的眼眸,一直都在蘇小曼的身上,她看到鄭鳴竟然要將天命給自己,陡然跪在了地上。
    雖然此時的她,是一副女子的容顏,但是那多年來養成的皇者之氣,卻依舊在他的身上回蕩。
    “鄭鳴,這天命,你給其他人吧,我只求你,饒過蘇小曼這一次!她……縱使她有千般的不對,但是……但是還請看在我的面上,饒她一次!”
    姚樂清舒的話,說的有些遲緩,顯然,她心中對于這次求情,也有不小的掙扎。
    蘇小曼的過錯,并不是小過錯,她通過禁閉自己,讓鄭鳴失去了最大的支援;她和戰皇宮合作,組成七兵誅神大陣,差一點就要了鄭鳴的性命。
    雖然這一切,蘇小曼的目的很明確,但是說起來,這種背叛,卻難以讓人原諒!
    鄭鳴沒有理會姚樂清舒的拒絕,他踏步而來,手掌一摁,那缺少了五行之力的天命,就被他直接灌入了姚樂清舒的身體之中。
    雖然姚樂清舒一直都準備拒絕,但是此時,面對鄭鳴的強勢,他根本就沒有拒絕的力量。
    當那股天命和姚樂清舒融合的瞬間,姚樂清舒的四周,同樣升起了無數的規則神鏈,雖然這些神鏈,和姜無缺應承天命的時候,差了不少,但是那天命之力,依然融合在了姚樂清舒的身體之中。
    “小鳴子,你個死鬼,好處都給自己的女人了,也不想想人家,人家可是跟隨你最久的,還將……還將一切都給了你,你、你怎么不將天命給人家啊!”
    妖性青螺撅著嘴,一副人家很嫉妒的模樣。但越是這樣,越發顯得這妖性青螺眉眼如畫,風情如絲,纏綿不絕!
    不少年輕的躍凡境武者,此時一個個被攪的眉眼發赤,心旌搖蕩,盡管他們早已不是沒有經歷過風情的青雛,但是像妖性青螺這般的女子,卻是第一次遇到。
    鄭鳴的目光,落在了癱軟在地的蘇小曼身上。按照他的習慣,這蘇小曼自然是不愿意留下,但是看著姚樂清舒的模樣,最終鄭鳴揮手,解開了蘇小曼的禁止。
    “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鄭鳴的話說的無比的平靜,但是聽在蘇小曼的耳中,卻一如驚雷,不斷的回蕩。
    蘇小曼并沒有立即離去,她的目光之中,帶著無盡復雜的看著姚樂清舒,這目光之中,有不舍,有遲疑,有傷心,還有纏綿……
    天命籠罩的姚樂清舒,雖然越發顯得雍容華貴,但是更多的,卻是一種美麗,一種讓世人都感到驚心動魄的美麗,一種讓人怦然心動的美麗。
    輕輕的咬著嘴唇,蘇小曼最終還是帶著一絲嗚咽道:“太玄山上,我永遠等你!”
    這句話,自然是說給姚樂清舒聽的。正在融合天命的姚樂清舒,整個人輕輕的顫抖了一下。
    不過這一刻,姚樂清舒并沒有將自己的目光轉回,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鄭鳴,雖然我打不過你,但是你若是對她不好的話,我還是會來找你的!”猛的將遮擋在臉上的面紗撕開的蘇小曼,大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有一種被巨雷轟頂的感覺,他看著這一刻竟然露出了一絲強悍氣息的蘇小曼,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該說些什么。
    而蘇小曼的身軀,則化成一道清風,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著那逝去的身影,鄭鳴撫摸著自己的下顎,臉上此時全部都是無奈!不過這個時候,他實在是沒有時間浪費,所以他扭過頭,將目光落在了上古金猿和碧雉鳥的身上,淡淡的道:“歸降,或者死!”
    碧雉鳥受到的壓迫,是最大的,它乃是禽類,對于孔宣這只開天辟地的第一只孔雀,幾乎是恐懼到了骨子里。
    而且,在這深深的恐懼之中,它還有那么一絲期待,一絲從它骨子里發出的期待。
    它期待著歸附在鄭鳴的屬下!
    因此,碧稚鳥在稍微猶豫了剎那,就發出了一聲低鳴,在這低鳴之中,碧稚鳥的嘴中,吐出了一個只有蠶豆大小的碧稚鳥虛影。
    這虛影雖小,卻彬彬如生,比之碧稚鳥,除了小一點之外,其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區別。
    碧稚鳥的一縷神魂!
    鄭鳴心中清楚,有了這一縷神魂在手,自己什么時候想要誅殺這碧稚鳥,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他自然也不客氣,直接揮手,將那碧稚鳥的神魂納入到了自己的識海之中。完成了這一切之后,鄭鳴就緊緊的盯著上古金猿。
    對于這上古金猿,他心中打定主意是一定要收復的,自然,他不愿意看到這上古金猿逃脫。
    有了碧稚鳥這個榜樣,再加上鄭鳴的威勢,讓上古金猿實在是恐懼,最終上古金猿同樣吐出了一縷神魂。
    控制了上古金猿和碧稚鳥,就等于多出了兩個法身巔峰的戰力,鄭鳴心中同樣很是高興。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附在他身上的孔宣的英雄牌,陡然消散開來。
    雖然這一次,鄭鳴發揮出來的,也不過就是孔宣十分之一都不到的實力,但是有孔宣附身,他卻可以縱橫四方。
    孔宣英雄牌的離去,讓鄭鳴的身上,涌起一絲空蕩蕩的感覺,不過當他用心神朝著神蓮的位置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本來呈現出黑白亮色的二十四品兩儀神蓮,此時在蓮蓬上,多出了一個由白黑黃青赤五色組成的圓圈。
    這個外圓圈,只有一尺多大,處在神蓮蓮蓬的外圍,按照五行相克的規律,各占一方。
    而在每一種顏色的正中間位置,都生出了一顆蓮子!
    赤紅蓮子如火,黑色蓮子似魔,青色的蓮子如碧波,黃色的蓮子厚重一如山岳,而那白色的蓮子則猶如蠶繭。
    二十四品蓮臺,可以長出二十四個蓮子,孕育出二十四種神通,鄭鳴本來已經孕育出了五種神通,現在這五顆蓮子的出現,讓鄭鳴身上的神通數量,一下子漲到了十個。
    每一種蓮子,都是一種神通。而這五種五行蓮子同時催動,就是五色神光。
    不,比之孔宣的五色神光,應該差距很大,畢竟孔宣那是先天五行靈根,而自己這除了孔宣抽取的天命之外,也就是孔宣自己灌入的一些神禁。
    但是就算如此,鄭鳴的心里也是狂喜不已!
    “鄭宗主,我等也愿意歸順!”鹿山四皓之中的夢神微,陡然開口道。
    本來按照夢神微的想法,如果鄭鳴讓自己投靠,那投靠自無不可,但是投靠鄭鳴歸投靠,他還需要鄭鳴像對待上古金猿和碧稚鳥一般,威逼利誘一番才好。
    可是,當鄭鳴收服了上古金猿之后,竟然呆在那里不說話,這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作為法身境的強者,按說像夢神微這等的存在,應該早已看慣了生死,但是越到最后,他越希望自己活著。
    所以,心中忐忑的他,一看鄭鳴一直沒有決斷,趕忙識趣的向鄭鳴自薦起來。
    “對,我們兩個,愿意跟隨鄭宗主鞍前馬后,鞠躬盡瘁,死而后已。”崔周平遲疑了一下,也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只是這一刻,鄭鳴看向兩個人的目光,卻多是冷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