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837 五色神光

  怎么可能?
    這樣的場景,讓在場的所有人頓覺目瞪口呆。
    神戰山前,至尊頂外,姜無缺融合天命,掌控整改日升域的法則真意,在這種情況下,姜無缺就是無敵的,可以說任何人,都不會是姜無缺的對手。
    而就在這種無敵的情況下,就在所有人都覺得,無人可以匹敵姜無缺的情況下,姜無缺竟然敗了!
    鄭鳴不但擊敗了姜無缺,更要撕裂天命,這種情況,讓無數人覺得不可思議!
    七兵誅神,崔瑩帶著太玄神后蘇小曼等人,準備施展上古七兵誅神陣,誅殺鄭鳴!
    這七兵誅神陣很多人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但是那在虛空之中顯化的雷錘等大道規則匯聚而成的道兵虛影,卻讓所有武者覺得心靈受到了巨大的威壓。
    面對這七兵誅神,幾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升不起絲毫的反抗之心,不少人都覺得,鄭鳴這一次,恐怕要葬身在七兵誅神之下了!
    可是這些,在琉璃圣皇撕下自己頭上的寶冠之后,都算不了什么。無論是琉璃圣皇的敵人還是朋友,此時都怔怔的瞪大眼眸,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琉璃圣皇,一代天驕,驚才艷羨的琉璃圣皇,竟然是一個女人,這樣的事實讓人大跌眼鏡。
    但是更讓人覺得瘋狂的,卻是蘇小曼的態度,她竟然知道琉璃圣皇是一個女人,而且還要為了姚樂清舒,瘋狂的誅殺鄭鳴,這……這……
    崔瑩伸出玉手,輕輕的拂動了一下自己頭上的青絲,剛才的情形,實際上她本人也震驚不已。
    對于姚樂清舒是個女人的事情,她同樣吃驚不已,而此刻,她看向蘇小曼的眼眸,更多出了一絲異樣。
    “既然小曼妹妹你等不及,那咱們這就動手!”說話間,崔瑩朝著遠處的夢神微一笑道:“諸老保存七兵誅神陣的陣圖,相信一定很想見識一下這七兵誅神陣的威力!”
    姚樂清舒的身體,猶如一道九色的光,朝著崔瑩的方向直沖了過去。
    他的雙手展開,九色的手掌,隱含著無窮的威嚴,朝著崔瑩旁邊,頭頂閃電長槍的男子重重的壓了下去。
    崔瑩并沒有動,而那男子也沒有動,就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姚樂清舒要殺他一般。可是姚樂清舒那已經達到了法身境才能夠施展的手掌,在接近男子足足有十丈左右的剎那,卻被一個紫色的盾牌阻攔。
    這紫色的盾牌,也就是頃刻間的功夫,就變成了千丈左右,蒼茫的紫氣掃動,那雷霆萬鈞的攻擊,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姚樂清舒快如閃電的身子,在這一刻,更是好似被一股巨力擊中,不可避免的倒飛了出去。
    “姚樂清舒,看在蘇妹妹的份上,我這次用的是盾牌,如果你不知道死活,下一次就直接斬了你!”崔瑩說到此處,目光再次落在鄭鳴的身上。
    就在她準備說話的時候,鄭鳴突然冷不丁的沖著姚樂清舒道:“喂,我說娘娘腔,不,姚樂清舒,這點小把戲,也奈何不了我,你不用管了!”
    姚樂清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血痕,她對于自己的修為清楚的很,現在自己拼命救援鄭鳴,竟然被這詭異的七兵誅神陣,直接彈了出來,那處在大陣之中的鄭鳴……
    鄭鳴的話,在她聽來,就是極盡可能的寬慰自己,可是就在她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那崔瑩已經將手中的陣圖催動。
    七道光柱,劃破虛空,從天而降,在這七道光柱下落的瞬間,崔瑩等七人所立的千丈虛空,連同鄭鳴以及至尊頂,好像被一層無窮的力量,直接隔絕了開來。
    那七道光柱,顏色各異,它們在落在雷錘等七件道兵上的瞬間,七件道兵齊刷刷的綻放出了耀眼的神光。
    不但有神光,而且每一道道兵上,更多出了神威。這神威赫赫,讓人看著就心顫不已。
    “大道無窮,每一種道兵,都能夠毀天滅地!”夢神微看著那閃動著神威的道兵,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狂熱。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瘋狂的道:“現在這道兵融入了大道神禁,哈哈,在這日升域,當誅滅萬敵!”
    說話間,夢神微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一張臉變得更加的猙獰,也更加的瘋狂。
    “鄭鳴,你誅殺我兄弟,今日,你當死無葬身之地!”
    崔周平和石元豪兩個人,同樣用一種仇恨的目光看著鄭鳴,他們鹿山四皓,在日升域德高望重,可以說,一句話就足以讓一方勢力崩潰。
    但是,敘仙芝的死亡,讓他們鹿山四皓不但折損了一個兄弟,而且他們的名聲,也遭受了無法彌補的重創,別說當年一言九鼎難以做到,甚至,某些曾對他們阿諛奉承的卑鄙小人,竟一反常態的對他們露出了不屑之色。
    這種強烈的反差全都拜鄭鳴這個不要臉的家伙所賜,對于鹿山四皓而言,當然是刻骨的仇恨,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將那鎮壓整個日升域氣運的誅神重寶拿出來。
    姜無缺看著被圍在虛空的鄭鳴,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挫敗的感覺,夢神微三人拿出七兵誅神陣,希望借助七兵誅神陣的力量擊殺鄭鳴的想法,他自己很清楚。
    他對于這個計劃,并不贊同,因為在他看來,憑借著自己的手段,再加上天命的融化,擊殺鄭鳴,應該是輕松無比。
    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個家伙竟會如此的強大,自己所融合的天命,對于他竟然沒有任何的限制。
    更讓他感到深惡痛絕的是,他姜無缺竟然敗在了鄭鳴的手中。現在,竟要靠自己看不上的手段來翻盤,實在是讓他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無光。
    不過和心頭的難受相比,此時七兵誅神陣困殺鄭鳴的情況,更讓他期待。
    鄭鳴一死,自己敗在他手中的屈辱,好像永遠難以洗刷,但是這和誅殺鄭鳴相比,算得了什么。忍辱負重是必須的!
    只可惜,這七兵誅神陣,落入了崔瑩手中,實在是可惜啊!
    雷霆轟鳴,隱含著無窮神威的雷錘,轟然砸下。這一砸,普通無比,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在這一砸之下,都覺得自己的心神,好似面對諸天神威。
    “啊啊啊!”一個年輕的躍凡境武者,抱著自己的腦袋瘋狂的大喊,就好似一頭受了痛傷的野獸。這一刻的他,好像瘋了一般。
    也就是瞬間功夫,發了瘋的年輕武者,就好像星星之火,迅速以燎原之勢擴散開來,足足有十幾個武者,像是被瘟疫傳染了似的,抱著自己的腦袋,莫名的大喊大叫。
    “修為不夠的人,不可以看神錘,這神錘之中,隱含著一縷大道神禁,看到者死!”
    夢神微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大道神禁,乃是規則聚集而成。他們這些法身境的武者,離神禁實在是太遠了。
    法身境的雷錘,本來就威力不凡,但是一縷大道神禁的融入,卻能夠讓這雷錘,有一種質的提升。
    躍凡境的武者們,在聽到夢神微話語的瞬間,一個個都忙不迭的趕緊將目光收了回來。就連一些化蓮境的武者,此時也感應到了那雷錘之中隱含的巨大威嚴。
    雖然他們不怕死,但是他們同樣懼怕這雷錘在自己的心中留下烙印。
    畢竟烙印這東西,可以消減他們的武道意志,讓他們從此無論是任何方面,都難以再有寸進。
    傅玉清騰空想要沖過去,卻被魔性青螺直接拽住,三個青螺之中,妖性青螺嬌笑如花,神性青螺溫爾文雅,唯有魔性青螺,性子冷傲。
    她什么話也沒有和傅玉清說,只是拉著她的手,讓她絲毫動彈不得。至于萬象門的其他人,此時一個個卻是面如土色。
    盡管他們也很想在這個時候,幫鄭鳴出上幾分力氣,但是那雷錘浩浩的神威,讓他們想要挪動一下自己的腳步,都是艱難無比。
    雷錘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好似被萬鈞的力量壓著一般,想要動彈一下,無比的艱難。
    和姜無缺大戰,雖然有兇險,但是和現在相比,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現在的他,并不是兇險的問題,而是動彈一下,都艱難無比的問題。
    沒有還手之力。
    這就是鄭鳴現在的情況,縱使他千般手段,此時一樣也施展不出來,呼魂攝魄,兩儀微塵空間,這兩種手段,可以說鄭鳴神通之中最強的。
    可是現在,兩種神通,一樣也施展不出來!
    他仰望雷錘,就發現此時的雷錘中間,有一道猶如雷霆般的符文,這符文乍一看去,就好似小兒涂鴉,簡單無比,但是仔細觀測,卻玄奧無雙。
    透過如來佛祖的英雄牌,鄭鳴曾經演繹開天功法,雖然此時他沒有了這英雄牌的加持,但是掄起悟性,鄭鳴卻已經不次于任何一個天才人物。
    但是就算如此,眼前的符文,鄭鳴依舊看不出任何的神奧,更不要說破解之法。
    七兵誅神,已經超越了鄭鳴現在的境界!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鄭鳴直接點開了自己心頭的孔宣英雄牌,伴隨著那耀眼的金光,本來猶如山岳一般,壓得鄭鳴有點喘不過來氣的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抬頭再看那雷錘,就發現一道隱含著天地大道之力的神禁,盤旋在雷錘的虛影之中。
    正是這神禁之力,讓雷錘的威力,平增了數十倍。
    依照自己平常的力量,對付這神禁,差的實在是太多了。但是現在,卻不一樣。
    “小道爾!”輕笑聲,從鄭鳴的嘴中傳出,伴隨著這話語,鄭鳴催動了孔宣的五色神光。
    也就是一個剎那,一道赤紅色的光芒,從鄭鳴的身體之中升起,朝著轟然砸來的雷錘,重重的掃了過去。
    這一掃,一如電光,瞬間將雷錘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