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36 七兵誅神

  雷錘,鄭鳴并不陌生,前些時候,他甚至還破開過雷摩云的雷錘,但是現在,雷錘給他的感覺雖然依舊,但是從這雷錘上,鄭鳴卻感到了一種異樣的氣息。
    這是一種超越了雷錘獨有氣息的毀滅之力。
    七兵誅神陣!
    鄭鳴的目光落在軒昊然的身上時,就看到軒昊然的頭頂,出現的是一柄長劍。
    一柄四方平正的長劍,一柄衍生著浩蕩皇氣的長劍。雖然對于這長劍是第一次見到,但是鄭鳴的心中,卻瞬間升起了一個念頭——太皇之劍。
    那引起鄭鳴注意的白衣蒙面女子頭頂浮現的,是一枚古鏡,一枚衍生著無限蒼茫氣息的古鏡。
    太玄神鏡!
    也就在認出太玄神鏡的那一刻,鄭鳴知道了這個女子的來歷,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難言的苦澀。
    雖然在之前,他的心中已經有了肯定,但是此時,看到這白衣女子出現的瞬間,他還是有點不舒服。這個女子,和他倒是沒有太多的關系,但是女子的身份來看,他和姚樂清舒的關系,卻是一向不淺。
    蘇小曼,太玄神后蘇小曼!也唯有她,能夠在姚樂清舒閉關的時候,以遮天蔽日大陣,擋住姚樂清舒的神識。
    姚樂清舒從那白衣女子出現的時候,臉色就開始變的有點白。不過他并沒有立即說話,而是緊緊的盯著那白衣女子。
    其他三個,是鄭鳴并不認識的男女,這三個男女的頭頂匯聚的道紋,也開始成型。
    一柄長刀,好似有斬破虛空之力,在目光落在長刀上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顫抖了一下。
    破空刀!
    同樣是上古神兵的虛影,隱含著大道之威,可化成法身,斬破天地萬物。
    長刀盤旋在一個年輕人的頭頂,這年輕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歲,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鋒芒畢露。
    他看著鄭鳴,雖然目光之中,帶著一絲重視,但是鄭鳴從這年輕人的眼中,看到最多的,卻是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
    一種想要將他斬殺的沖動。
    年輕人的修為,只有生神初期,但是能夠演化出這長刀,很顯然,除了他身上所擁有的血脈之外,更有外力的作用。
    也許是感應到鄭鳴注意到了自己,男子傲然一笑道:“鄭鳴,誅殺你的七兵誅神中,有我遁影神血的鳳金輪!”
    鄭鳴沒有吭聲,他沒有理會那鳳金輪,而是將目光落在了男子旁邊,一個穿著金色長裙,整個人給人一種雍容華貴感覺的女子身上。
    女子的頭頂,盤旋的是一個紫色的盾牌!
    盾牌有數丈大小,充滿了蒼古的氣息,透過那包圍的紫光,更能夠看到一道道猶如龜裂般的痕跡,讓這盾牌有一種隨時都可能崩潰的感覺。
    女子雙眸如鳳,此時正用一種探尋的目光打量著鄭鳴,看那模樣,實在好奇 。
    鄭鳴又將目光從女子的身上挪到了最后一個男子的臉上,這男子比長刀盤旋的男子,更加年輕,他的雙眸,平靜如水,給人一種溫文爾雅的感覺。
    但是在男子的頭頂成型的兵器,卻是一柄長槍,一柄猶如電光一般的長槍。
    這長槍吞吐閃電,雖然在虛空之中,但卻給人一種隨時都能夠穿破萬丈虛空的感覺。
    閃電之槍!
    這男子看到了鄭鳴的目光,竟報之以淡淡的笑容,越發顯得溫潤無比,讓人一見,就忍不住心生親近之感。
    對于這男子的笑容,鄭鳴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將目光重新落在了崔瑩的身上道:“所謂七兵誅神,是不是還缺少一種兵器!”
    “不少,我已經在這里,七兵誅神就已經全了!”崔瑩安步當車,她猶如白玉一般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副古卷。
    這古卷,不知道由什么材料做成,給人一種五彩斑斕的感覺,此時在崔瑩的手中,它雖然沒有半點的威勢,但是看在人的眼中,卻是可以和雷錘等物爭輝。
    “鄭鳴,說實話,你死了很可惜,但是在整個日升域,只需要一位王者,所以,你只能死!”崔瑩的聲音之中,帶著無限的感慨。
    這一刻的她,站在虛空之中,就好像能和天地日月爭輝。鄭鳴看著崔瑩,他覺得,此時的崔瑩,竟然和漫天的法則神鏈匯聚如一。
    “沒想到,你也是天命所歸!”心中升起一絲了悟的鄭鳴,平靜無比的說道。
    崔瑩一笑,雖然看似在保持她特有的淡定,但是實際上,那淡淡的笑容之中,更多的卻是得意。
    “這天命,并不只是一個人的天命,我天生道體,上天自然不會虧待與我!”
    “當年你和姜無缺聯手,也敗在我的手中,現在你們兩個都擁有了天命,可敢和我一戰!”鄭鳴看著崔瑩,淡淡的問道。
    姜無缺在崔瑩出現之后,一直都沒有開口,但是此時聽到鄭鳴的邀戰,他的眼眸之中,再次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這些年來,他只敗在了鄭鳴的手中,特別是這一次,他自信滿滿,穩操勝券,沒想到,最終還是大敗而歸。對于這樣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結果,他當然不服氣。
    這個不要臉的家伙,居然得寸進尺,他竟敢主動挑戰自己和崔瑩,這在姜無缺看來,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不能忍耐,他不能忍耐,他還想再戰!
    “鄭鳴,這話可是你說的,今日……”
    姜無缺的話說了一半,就被崔瑩直接打斷,她的眼眸之中,盡是說不清的冷漠:“鄭鳴你已經是甕中之鱉,用這種小小的激將之法,無非是想要讓自己多一條活路。”
    “可是,已經晚了,雖然你這樣死,心里肯定會不甘心,但是我只能告訴你,你現在別無選擇!”
    說到此處,崔瑩的眉眼之間,生出了一絲得意。她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就是一個飄逸出塵,高高在上的神女,一切外物,都難以動搖她的心智。
    但是,這并不等于她就沒有普通人的情緒,相反,有時候她的情緒,比普通人來得更加的強烈。只不過這種情緒,她需要面對自己重視的人。
    比如,鄭鳴!
    拒絕鄭鳴的邀戰,讓她覺得,自己獲得了一種勝利,一種自己喜歡的勝利,一種自己期待已久的勝利,所以她眼中的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 。
    “鳴少,咱們要永遠不見了!”
    “蘇小曼,你快點停下來,我命令你,立即停下!”暴喝猶如驚雷,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
    這一聲暴喝,讓不少人將注意力從崔瑩的身上落在了姚樂清舒的臉上,姚樂清舒此時,正雙眸赤紅的看著那身穿白色衣衫,頭頂寶鏡的女子。
    女子的雙眸,一如秋水,好似隱含著無盡的情誼,在姚樂清舒的暴喝之中,女子神色平靜無比,就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姚樂清舒的喊聲一般,但是她的手指在顫抖。
    這種顫抖,很少人能夠感應的到,但是這種顫抖,卻是一種發自心靈的震顫。
    女子沒有說話,但是虛空之中的寶鏡,卻是越發的熾烈。女子在用這種行動,向姚樂清舒表達自己的決心。
    “嘻嘻,姚樂清舒,你不用再白白浪費力氣了,小曼妹妹的決定,誰也改變不了!”崔瑩輕輕的撫弄了一下自己的頭發,然后笑吟吟的道:“對了,你也別怨恨小曼妹妹,我已經用自己的本命法身發誓,只要她幫著我們出手一次,這日升域,將有一半,是屬于你姚樂清舒的。”
    “為了你,小曼妹妹的犧牲,還是很大的!”
    姚樂清舒充滿了怒氣的臉,瞬間凝固了,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的道:“蘇小曼,你是不是太傻了,你知不知道,他們是不會遵守這個約定的!”
    “姚樂清舒,你這就錯了,我們不但會遵守這個約定,而且永遠遵守!”崔瑩的話語,說的無比堅決。
    看著一動不動,但是頭上神光越加清晰的崔瑩,姚樂清舒猛地一咬牙,隨即他的手掌,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伴隨著手掌的滑動,那帶在姚樂清舒頭上的帝冠,瞬間脫落,也就是一個剎那,黝黑的長發,就好似傾泄而下的瀑布,灑滿了姚樂清舒的身后。
    三千青絲飄灑,漂浮在虛空之中的姚樂清舒,已經換了另外一副模樣。雖然她此時,依舊帶著五分琉璃圣皇所應該擁有的風采,但是她此時看上去,卻是一個女子。
    一個長身玉立,風姿絕代的女子。
    鄭鳴看著這個模樣的姚樂清舒,心中也是一呆,雖然一直以來,他都覺得姚樂清舒好像是一個女子,甚至從心中判斷這家伙就是一個女扮男裝的家伙,但是隨著和姚樂清舒的接觸,他這種懷疑,不斷被排除。
    可是現在,姚樂清舒主動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真的展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女子,姚樂清舒,竟然真的是女子!
    “我不值得你這樣,放棄吧!”姚樂清舒這一刻,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鄭重。
    蘇小曼的雙眸,并沒有任何的驚奇,她在這個時候,本應該是最驚訝的人,畢竟,她是太玄神后!
    “其實,我早就知道!”蘇小曼的聲音淡淡的,她輕柔無比,但是話語中,卻帶著一絲堅定道:“但是,我偏偏離不開你!”
    “我和鄭鳴也沒有太大的仇怨,但是我更喜歡你稱帝四方的模樣!”
    “我不愿意,你只是他的一個女人!”
    說到此處,蘇小曼的目光落在了崔瑩的身上,她冷冷的道:“還不動手,你要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