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834 激戰正酣

  隨著兩儀微塵空間的破碎,兩個人的火氣全部上來,這一刻的鄭鳴,并沒有施展英雄牌,而是借助兩儀神蓮和各種神通,和姜無缺瘋狂的拼殺。
    姜無缺拳腳并用,每一次攻擊,都能夠演化出一種兵器,從而來鎮壓鄭鳴。而鄭鳴手持金色龍雀,君臨天下前五式輪流使用,一時間破開了姜無缺的上千兵器。
    “姜無缺還不歸順,更待何時!”高聲厲喝之中,鄭鳴雙手用力,將一座山崖用力的抓起,朝著姜無缺重重的砸落而下。
    而那邊,姜無缺只是震顫了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隨即一拳就將山峰擊打成碎粉。
    也就在山石剛剛破碎的剎那,姜無缺雙手揮動,無窮的弩箭,猶如狂風,鋪天蓋地的朝著鄭鳴席卷而去。
    鄭鳴則雙手掐動,無窮的煉神靈火,化成無邊的火焰,朝著姜無缺的飛箭燃燒了過去。
    雖然長箭都是道紋凝聚而成,每一道都是弒殺普通生神境的力量,但是面對煉神靈火,最終同樣被燒碎在火焰之中。
    腳踏無窮道紋的姜無缺,和身邊有三千弱水漂浮的鄭鳴,就好像兩個征戰的神帝,在神戰山激戰正酣。
    兩個人的力量,雖然同樣是生神境,但是生神境的武者,此時一個個看的都呆了。
    他們有各種各樣的神通,但是面對鄭鳴和姜無缺的神通,所有的人此時心中只有一種感受:五體投地。
    不服氣不行,不要說姜無缺的千變萬化,就是鄭鳴的君臨天下刀法,都讓他們膽戰心驚。
    就連一些法身境的強者,看著這般的大戰,都覺得自己遇到這兩個人,最好還是退避三舍的好。
    “哈哈哈,痛快!多少年了,還沒有人能夠和我這樣痛快的打過,姚樂清舒雖然也算是一個對手,但是動起手來,太過陰柔!”姜無缺將一面巨錘揮拳打出之后,就立于虛空之中,聲音中帶著一絲豪邁的道。
    “不過鄭鳴,如果你只有這般的手段,那么今日,就是你的祭日!”說話間,姜無缺雙手快速的掐動法訣。伴隨著他法訣的掐動,他的身軀之中,形成了一個個寶塔,寶鼎,寶錘,寶劍,寶鏡……
    此時沒有人數兵器的數量,但是一眼看上去,這些武器,密密麻麻,似乎無窮無盡。
    這些寶鼎,寶錘、寶劍等物,在形成的瞬間,就快速的縮小,也就是一眨眼,就化成了巴掌大小。
    隨即,這些巴掌大小,猶如符文的兵器,無風自動,也就是一個眨眼,竟然化成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
    法身,用無上法訣,通過各種兵器道紋,匯聚而成的法身,這法身一出,那本來就承認姜無缺的天地,在這一刻,更是瘋狂的衍生出無數的道紋朝著那巨大的法身匯聚而去 。
    這法身的出現,震懾四方,面對這巨大的,似乎隱含著無窮力量的法身,鄭鳴的神色也是一變。
    “此乃萬戰法身,在諸天法身榜,排名四十七位!”姜無缺在那巨大的法身形成之后,淡淡的說道。
    這巨*身出現的瞬間,幾乎震懾了所有人。這一刻,他們就覺得,這頂天立地,匯聚了無數兵器的法身,實在是太強大了,似乎一舉一動之間,就足以毀滅天地。
    萬戰法身!
    諸天法神身榜!
    這兩個詞從姜無缺的口中吐出之后,無數人都覺得迷惑不已,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諸天法神榜!
    在一些法身境強者的眼中,這萬戰法身,已經是他們見過的,甚至聽說過的最強的法身,可是現在,這具法身,竟然只是在諸天法身榜之中,占據第四十七位。
    這怎么可能?如果這具法身,只是第四十七位的話,那么最強的法身,又該是什么樣子的?
    但是此時,沒有人覺得是姜無缺在吹牛,因為他們覺得,按照姜無缺的地位,他無需這么做。
    “鄭鳴,可敢過來再戰!”
    姜無缺聲若雷霆,震蕩天地。那萬戰法身雖然立于他的身后,但是隨著他的話語,也發出了震顫天地的轟鳴。
    鄭鳴和姜無缺之間的恩怨,幾乎眾所周知,而剛剛兩個人的大戰,更不知道讓多少人敬佩不已。現在,不是鄭鳴要撕裂天命,而是姜無缺在主動邀戰。
    只是,鄭鳴還沒有成就法身,他敢戰嗎?
    鄭鳴的兩儀神蓮雖然能夠給他提供磅礴的真元,但是沒有成就法身,對他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影響。
    雖然他的戰力,可以讓他大戰法身,甚至前些時候,還有法身境的強者,被他直接斬殺。
    但是,他自己的戰力和法身境相比,依舊存在著不小的差距,現在,是姜無缺直接邀戰。
    面對邀戰的姜無缺,鄭鳴當然不會退縮,甚至他的心中,還有一種沖動,一種想要親自將姜無缺撕裂的沖動。
    伸出手掌,在自己的頭頂輕輕拍了一下,一尊血佛,從鄭鳴的頭頂直沖而出。
    這血佛頃刻之間,脹大成了千丈大小,盤坐虛空,神圣與血腥并存,顯得莊嚴而詭異。
    實話說起來,這血佛并不算是法身,但是它又擁有一些法身該有的性質,這一刻,鄭鳴就要將這血佛,當成法身來用。
    “這也是法身么?”姜無缺冷笑,那巨大的百戰法身,隨著姜無缺心念的閃動,朝著鄭鳴以及巨大的血佛,重重的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凝結虛空,無盡的殺伐之氣,震蕩蒼穹!
    血色的佛陀,乃是彌勒神骨和血影神功以及九子母天魔*匯聚而成的一種處于神通和法身之間的法門。
    雖然在鄭鳴使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時,并沒有推演這個法門,但是如來佛祖英雄牌的使用,卻讓鄭鳴在這個法門之中,有了巨大的進步。
    一切,都是那樣的水到渠成,一切,也都是那樣的突飛猛進。
    看著那浩蕩的一拳,血色的佛陀并沒有放棄抵抗,他的手掌,同樣揮出了一掌 。
    這一掌,至陽至剛,這一掌,一往無前!
    伴隨著血佛這一掌的揮出,一座巨大的血色山岳,出現在了那百戰法身的前方。
    “轟!”
    百戰法身的拳頭,在和血色山岳撞擊的剎那,血色的山岳,就被擊打成了碎粉。那巨大的拳頭,雖然光芒在這一刻暗淡了三分,但是依舊一往無前的,朝著血佛砸下。
    拳頭砸在千丈血佛的身軀上,剎那間,千丈血佛,化成了崩碎成了漫天的血光。
    驚天之戰,這一拳一掌,對于在場的普通躍凡境武者而言,簡直就是驚天之戰。
    他們覺得,如果讓他們投身在這樣的征戰之中,那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擊之力。
    歡呼,從戰皇宮的人群之中響起,他們不論是為了什么,都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支持姜無缺,支持他們心目中的戰皇。
    百戰法身,這個在諸天法神榜之中,排名第四十七的法身,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剛剛施展,就直接摧毀了鄭鳴的法身。
    法身更高于神通,法身的潰敗,在所有人看來,已經是鄭鳴整個人的失敗。
    接下來,姜無缺要做的,就是誅殺鄭鳴。眼下,對于他而言,也只有死亡的鄭鳴才是最好的證明。
    鄭鳴的修為,已經威脅到了他的地位,所以這個時候,鄭鳴在他的眼中,唯有死!
    可是,就在姜無缺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殺意的時候,他陡然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危機。
    這是一種生死關頭的危機,這種危機,讓姜無缺的心中感到無比的恐懼,他幾乎瞬間回頭,朝著他感到危機的方向,重重的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生出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猶如一個瘋狂的漩渦,瘋狂的吞噬萬物。
    也就在這一拳剛剛揮出,一個血色的影子,已經出現在了姜無缺的后方,它長有一丈的利爪,朝著姜無缺的脖頸,重重的抓了過來。
    這是一個血色的天鬼,無聲無息的劃破虛空,對姜無缺進行了最瘋狂最凌厲的攻擊。
    幸好,姜無缺已經融合天命,他之所在,只要稍微有風吹草動,都能夠第一時間覺察,所以他揮出的拳頭,在天鬼還沒有攻擊到他的瞬間,已經轟擊了過去。
    狂暴的拳芒下,血色的天鬼直接崩碎于虛空之中,但是就在那血色天鬼崩碎的瞬間,又有八只血色的天鬼,從虛空之中生出,每一只天鬼,都豁然揮動手中的血色彎刀。
    太陰黑日!
    從紂王處得到的太陰魔刀的第二式,被鄭鳴催動八只天鬼,霍然施展了開來。雖然太陰魔刀鄭鳴也能夠施展,但是更喜歡君臨天下刀訣的鄭鳴,最終還是以君臨天下刀訣為主。
    但是這太陰魔刀,他也不能丟棄,就用心神御使這九尊血佛分身使用。
    八輪血色的大日,在那刀光之中緩緩升起,朝著萬戰法身碾壓而去。剛剛因為一個血色天鬼偷襲,已經有點分神的姜無缺,一時間催動那萬戰法身的速度,就慢了兩分。
    血日下落,詭異無比,萬戰法身的四周,瞬間被太陰之氣所形成的迷霧鎖鏈封鎖。
    那百戰法身,只是一個剎那,動作就又慢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