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831 天命出

  不知道從誰開始,在鄭鳴那一刀揮出的時候,跪在了地上,也不知道從誰結束,但是當眾多的人從那一刀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有太多的人,跪倒在了地上。
    日月星辰依舊,天地道紋也同樣匯聚,但是它們此時,都開始本能的躲避,躲避那斬出恒古一刀的身影。
    君臨天下,最后一刀,沒有驚天的威勢,但卻有一種讓人難以抵擋的意志。
    這意志,讓人臣服,讓人震顫,讓人震驚!
    當鄭鳴收刀的瞬間,一股股從他身體之中升起的暖意,瘋狂的滋潤著他裂開的身軀,也就是眨眼的工夫,這些暖意,已經將鄭鳴的身體修補完畢。
    不要說曾經受過的傷勢,就算那些完美的地方,都開始重新組合,鄭鳴覺得自己的身軀,此時已經猶如一塊無暇,又堅韌不移的美玉。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才深切的感受到,這具身體是最能夠配合兩儀神蓮的身體。
    他緩緩的收起金色的龍雀,目光四望,就見在戰神山上,軒昊然等人已經跪成了一片。
    特別是軒昊然,作為太皇真血的傳人,他對于那一刀的感觸,是最深的,那一刀,深深的印入他的心中,雖然此時的他,尚且不能完全領悟那一刀,但是他心里清楚,只要自己將那一刀的意志吃透,那么自己的成就,絕不止現在。
    所以,他恭敬無比,毫不猶豫的跪了下來。
    跪在軒昊然身邊的,是姜云驕,從姜云驕的內心而言,他是最想要和鄭鳴一比高低的人物,可是在那一刀出現在他心頭之后,他已經失去了比試的勇氣。
    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和鄭鳴的差距是什么,這種差距,并不是他能夠彌補的。
    整個戰皇宮,能夠站立的,沒有幾個人,就算一些頑固無比的宿老,就算一些對鄭鳴心存各種嫉妒的宿老,此時也說不出話來。
    因為鄭鳴那一刀,實在是震顫了他們的心靈。
    鄭鳴沒有理會這些,他的目光,再次移動,落在了上古金猿的身上,這天荒之地的霸者,在鄭鳴目光落下的瞬間,輕輕的低下了頭。
    而碧雉鳥,則在鄭鳴看向它的時候,發出了一聲清鳴,這清鳴雖然不高,卻盡是臣服之意。
    至于那黑色的棺槨,在鄭鳴的目光看來的瞬間,那黑色的手掌之中,幻化出一層層黑氣,最終形成了一個看不清面孔的黑色身影,朝著鄭鳴抱拳。
    天地靜寂!
    本應該是姜無缺天命所歸,迎空出世的場景,已經完全被鄭鳴所奪,以至于不少人忍不住猜測,如果鄭鳴真的要撕裂天命,那姜無缺,真的能夠保住天命嗎?
    日月交匯,星光如雨。三光聚集的瞬間,一張巨大的人臉,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這人臉高有萬丈,日月變成了他的雙眸,群星成為了點綴!
    這張臉,神戰山的人并不陌生,在看到這張臉的剎那,幾乎所有神戰山上的武者,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
    這張臉,寄托著他們全部的希望,這張臉,是他們唯一的信心,這張臉,是他們的前途!
    “戰皇,是戰皇,他老人家融合天命了!”一聲爆喝,從戰皇宮的眾人之中響起。
    喊出這句話的,是一個須發潔白的老者,他的手在顫抖,他仰天高呼,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聽到這老者高呼的人,有的皺眉,但是同樣,有人跟著歡呼,對于他們而言,天命所歸的姜無缺,是他們走出日升域,是他們突破現有桎梏的希望。
    天命,天命!
    姜云驕那剛剛站起的身軀,再次跪了下去,雖然這一刻,那以日月為眼的巨臉,并不是他,但是他卻感到,自己四周的天地萬物,對他表現的極其友好。
    他體內吸納靈氣的九道寶脈,這一刻根本就不用再施展任何手段,吸納靈氣的速度,就比以往,快了十倍。
    天地之子,這一刻姜云驕的心中,升起的是天地之子的念頭,但是他心中清楚,自己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現象,并不是因為自己,而是因為他的父親。
    因為他和父親之間的關系,所以這方天地,才會如此的接納自己!這才是剛剛融合天命,一旦父親更上一個臺階,那么自己修煉的速度將會更加的快速。
    想到這些,姜云驕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處于一種興奮之中。不過很快,他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一縷青衫上。
    這個不長眼色的家伙要撕裂天命,他要誅殺自己的父親,他能夠成功嗎?雖然在姜云驕的心中,他覺得鄭鳴絕對不會成功,但是他還是有那么一點點擔憂。
    因為這個總是讓人匪夷所思的家伙,他可是鄭鳴啊!
    姜無缺俯視蒼生,一如虛空中的神,那巨大的臉,在虛空之中慢慢的收縮,無盡的規則之力,在他的身后,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光環。
    這光環,照耀萬古,這光環,神圣如天!
    在這光環之中,那巨大的臉,開始慢慢的收縮,最終,化成了一個穿著金色戰衣的身影。
    金色的大道,從日月之中展開,那金色的身影從虛空之中走下,天地四方,萬物生靈,在這一刻,幾乎都低下了頭。
    天命之主,這才應該是天命之主。
    姜無缺,本來在至尊頂閉關的姜無缺,竟然從日月之中走來,這種變故,無人可以搞懂。
    但是,就在姜無缺從日月之中走出的剎那,那同樣被大道神鏈匯聚的至尊頂,同樣走出了一個人。
    這個讓,身上穿的是紫色的戰衣,他同樣緩緩走出,他的身軀,霸氣四溢,威霸四方。
    姜無缺,至尊頂上,竟然還有一個姜無缺!這金色的姜無缺和紫色的姜無缺,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姜無缺呢?
    就在無數的人心中充滿了疑惑的時候,那金色的身影朝下而來,而紫色的身影,則朝上而去。
    兩個身影,兩條大道,一條通天,一條徹地!
    當兩條身影融合在一氣的瞬間,天地轟鳴,大地震顫,一時間,無數的神鏈,都聚集在了姜無缺的身上。
    也就在這一刻,那如神如圣的姜無缺,好似多了一絲靈動,他的目光,緩緩的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我就知道,你死不了!”姜無缺的雙眸,凝視鄭鳴,淡淡的說道。
    雖然姜無缺的聲音平淡,但是這聲音卻好似帶著無窮的威嚴,朝著鄭鳴襲擊而來。
    但是這威嚴,對于鄭鳴,并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但是四周那些武者,一個個卻好似聽到了天地綸音一般。
    他們覺得,這聲音,主宰天地,更能夠主宰他們的生死!
    鄭鳴看著姜無缺,同樣淡定的回應道:“我死不了,自然就是你死!”
    姜無缺笑了,他沒有落下,四周的紫氣祥云,在他的腳下,形成了一個寶臺,讓他整個人立于虛空之中,就好似一個高高在上的神帝。
    “你殺不了我,我與日升域同在,恐怕你還不知道什么是天命,我告訴你,天命對于日升域而言,就是日升域的主宰!”
    姜無缺仰望虛空,哈哈大笑道:“只要我立身日升域之中,就沒有人能夠殺得了我!”
    “你和我,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姜無缺霸氣縱橫,而他的話,每一句,都有著天地轟鳴,好似說話的,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神,一個執掌著日升域的神,一個執掌億兆眾生生死的神。
    “鄭鳴,日升域之中,蠢材很多,當年你雖然有頗多不對,但是我還是決定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跪下,我可以封你為我坐下的第一天王!”
    姜無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賞賜味道:“我這個人,有個優點,一向還是比較愛才惜才的。”
    “第一天王,好像還挺霸氣,很可惜,老子不感興趣。老子這次過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宰了你。”鄭鳴淡淡一笑道:“另外那個狗屁天命竟敢不選老子,我來此,就是想要撕裂它。”
    “你現在是不是非常的舒坦,非常的高興,因為日月都在你的掌中,天地都在你的掌控之下!”
    “慢慢享受吧,等一下,你就會一無所有!”
    姜無缺的眉頭輕輕的一皺,他此時,已經感到日月都在自己的手中,他一念之間,可以四季更換,可以日月換位,他不相信在這日升域中,還有誰能殺了他!
    鄭鳴要殺他,讓他有一種想要仰天大笑的沖動,但是他的理智,卻讓他隱隱約約的感到,這一刻的鄭鳴,并不是在和他開玩笑。
    而是,鄭鳴真的有能夠殺了他的手段。
    也許,自己有點杞人憂天,當年自己敗在鄭鳴手中的后遺癥,依舊沒有完全開解。
    現在,鄭鳴是找死,自己絕對不能給鄭鳴第二次機會。唯有將鄭鳴的屬下一網打盡,才能讓自己當年所生出的破綻,煙消云散。
    沒有再吭聲的姜無缺,朝著虛空一點。這一點,普通無比,但是在這一點之中,卻好似隱含著一種難以扭轉的力量。
    在這股力量下,一個身影,劃破虛空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這身影在出現的剎那,就朝著姜無缺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九色光照,這一拳下,赤紅的巨象,金色的龍獅,咆哮的金虎,展翅的青鸞……
    九種異獸,幾乎同時出現在了那人的身后。這并不是普通的九種異獸的虛影,而是猶如九尊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