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5)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5)      完本感言(04-05)     

隨身英雄殺830 帝者當逆天而行

  在這轟然的鐘聲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在震蕩,自己的骨髓在震蕩,自己的一切都在震顫。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難受,他的肌肉之中,有皮開肉綻,有痛入骨髓,有無數的螞蟻在不停的蠕動,更有無數的雜質,從這骨髓之中涌出。
    這一刻,那在鄭鳴耳邊回蕩的神音再次響起,它告訴鄭鳴,它要的,只是一個低頭,只要在這個時候,鄭鳴朝著它低頭,一切都將過去。
    低頭,低頭,低頭!
    鄭鳴的雙眸,變的赤紅,他知道,這個時候,英雄牌是可以幫助自己的,但是在眼下這個時刻,他并不想使用英雄牌,因為這一次,他想靠自己的意志。
    武者當勇往直前!
    在擁有了英雄牌之后,鄭鳴一直都順風順水,雖然他并沒有放棄武道意志的錘煉,但是他的武道意志,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樣的強。
    這一次,沒有生命危險,這一次,我能夠堅持!
    鐘聲越來越響,站在鄭鳴身邊的神性青螺,眼眸之中有些不忍,但是更多的,卻是欽佩。
    鄭鳴的臉上、額頭上沁出來無數的汗珠,每一滴汗珠,都晶瑩如玉。但是神性青螺很清楚,這一滴滴的汗珠,其實就是鄭鳴體內的雜質。平時,這些雜質,在鄭鳴的體內,并沒有顯現,甚至有些時候,它們在鄭鳴的體內,還是寶物。
    但是這一刻,這些不是雜質的雜質,同樣被天地鐘鳴的震蕩,從鄭鳴的體內鎮出。
    如果說煉神熔爐,將煉神靈火和三千弱水融匯在鄭鳴的體內,那么這一次混元天地鐘鳴,已經讓這兩種只是初步融合的靈物,完全貫通在了一體。
    二十四道寶脈,在一聲聲鐘鳴中,生出了無數的裂紋,但是兩儀神蓮之中生出的真元,更在瘋狂的修補著這些裂紋。
    幾乎每一次的鐘聲,都能夠讓鄭鳴的寶脈生出無數的裂紋,到了最后,鄭鳴都不知道自己修補了多少次。
    經過修補的寶脈,變得越加的堅韌,也變的越加的寬闊,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也變得更加的強大。
    隨著這鐘聲,二十四品兩儀神蓮,轉動的更加快速,而那已經生出的四顆蓮子,更是變大了幾分。
    “三十六聲了,鄭鳴還在堅持!”
    “四十八聲了,他竟然連腿都沒有彎曲下去,我剛才好像看到,他的身上,充滿了裂痕!”
    “他竟然真的堅持住了,怪不得他叫囂著要撕裂天命,說不定,這家伙還真有這個本事!”
    就在這一聲聲議論中,那本來高懸天際的混元天地鐘虛影,陡然離開了原來的位置,朝著鄭鳴直接飛了過來。
    本來只有一丈大小的鐘影,在飛到鄭鳴頭頂的剎那,已經變成了十丈方圓,它懸掛在鄭鳴頭頂三丈的位置,并沒有下落,而是發出了一聲鐘鳴!
    混元天地鐘乃是萬道匯聚,鎮壓諸天,在大教的典籍之中,是神圣如天的寶物。
    它的意志,不可動搖;它的地位,更不容質疑,但是現而今,這混元天地鐘的虛影,竟然在慶祝天命之子出世的最后一刻,轉換了自己的位置。
    為什么會轉換,這個問題的癥結在哪里,在場的人全都心知肚明:因為有人挑釁或者說是冒犯了混元天地鐘的尊嚴!
    所以,混元天地鐘轉換到了鄭鳴的頭頂,所以,混元天地鐘要對鄭鳴出手,所以……
    一鐘落,萬物成粉,天地重開,風火再定!
    當混元天地鐘下落的剎那,那漆黑如墨的棺槨,輕輕的震動了一下,很顯然,這個從來到之后,一直表現的最為淡定的存在,此時也被這種情況給震驚了。
    至于神性青螺,此時的嘴巴張的大大的,她不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究竟該如何形容鄭鳴。
    這家伙身上雖然神異不少,但是惹得混元天地鐘親自下落對付,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不過在吃驚之余,她更多的是震驚,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混元天地鐘被挑釁之下,竟然落了下來。
    雖然沒有罩在鄭鳴的身上,但是這也是將要對鄭鳴挑釁進行懲罰的前兆。
    “鄭鳴,低頭!”神性青螺此時,能夠為鄭鳴做的,唯有喊出這兩個字。
    她心里很清楚,在這個時候,自己可以為鄭鳴做的,也只有這句提醒。只要鄭鳴能聽了自己的建議,只要鄭鳴能識時務的低下頭,那么這混元天地鐘,絕對不會對鄭鳴有任何的為難。
    鄭鳴當然聽到了神性青螺的喊聲,而在這混元天地鐘下落的瞬間,鄭鳴感到的,是四周無數的神鏈。
    這些由規則聚集的神鏈,就好似一道道鎖鏈,將他整個人,將他所有的一切,將四周的萬物,全部束縛了起來。
    他難以動彈,就連那二十四道寶脈,現在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都慢了上百倍。
    其實,不用神性青螺提醒他,鄭鳴已經感應到了,那混元天地鐘傳達的心意。
    混元天地鐘乃是萬道所聚,它顯化在天地之間,為的就是天命的融合,鐘響四十九,混元天地鐘已經響徹了四十八下。
    這四十八下,對于鄭鳴猶如最厲害的酷刑,但是鄭鳴在這酷刑之下,卻堅持沒有低頭。
    這種情況,讓混元天地鐘難以接受,所以它落在了鄭鳴的頭頂,這樣不但攻擊強大,而且杜絕了鄭鳴任何的掙扎。
    低頭,只要低一下頭,一切都將過去,這是混元天地鐘對鄭鳴的許諾。雖然無聲無息,但是鄭鳴的心中,卻已經完全感應到了混元天地鐘的意!
    低頭,低頭,低頭!
    這個低頭,只是向天地,向混元天地鐘,向諸天萬道的低頭,是一種天下世人,都應該理解的低頭。
    甚至可以說,天地之間,只要是人,都要面臨這種低頭,就算你修為通天,就算你德澤蒼生,就算你驚才艷羨,但是在天地之間,你依舊是螻蟻。
    你依舊要低頭!
    放棄嗎?鄭鳴仰望蒼穹,他不是一個一條道兒走到黑的人,有的時候,他更愿意選擇最好走的路。
    但是,想到這混元天地鐘是給自己的仇人,是給那個逼得自己兄弟挖下眼眸,以此來保住自己家人的仇人恭賀的,鄭鳴緊緊的咬住了嘴唇。
    不低頭!
    并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他再次昂頭,再次朝著那無盡的神鏈,朝著那巨大的混元天地鐘看去的時候,無數的明悟,陡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他的嘴角,更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當!”
    又是一聲鐘鳴,這一聲,平靜而悠遠,此時這一聲鐘鳴,沒有任何擴散,直接沖入了鄭鳴的身體之中。
    伴隨著這一聲鐘鳴,鄭鳴的身體,出現了猶如魚鱗一般的裂紋,細細密密,無窮無盡。
    就好似這一鐘,要將鄭鳴分割成世間最小的粒子,消散在天地之間。他的骨,他的髓,他的血,他的肉!
    一切的一切,在這一聲鐘鳴之中,都要化為灰燼。可是,就在這一切都要融化的剎那,鄭鳴那好似已經完全快要風化的手掌,握在了金色的龍雀上。
    再然后,他揮出了一刀。
    這一刀,沒有乾坤移位,沒有日月倒懸,更沒有只手遮天,還沒有天命所歸,他有的,只有一刀。
    但是在這一刀劈出的剎那,本來封鎖在鄭鳴四周的無數神鏈,就好似遇到了烈火的冰,瞬間消散,那威勢無窮的混元天地鐘,在這一刀揮出的剎那,輕輕的震顫。
    上古金猿看著那一刀,赤紅色的眼眸中,閃過的是恐懼,它好似看到了萬古之帝,一刀劈開混沌;而那碧雉鳥,則發出了一聲清鳴。
    至于那黑色的棺槨,此時輕輕的被推開,一只酷黑的手掌,從棺槨之中先露出來。這手掌一如鳥爪,烏黑無比,但是黑色的紋路,卻一如大道神紋。
    而蕭一衫這一刻,眼眸中卻是光彩閃爍,他的聲音之中,帶著的是激動,是一種難以抑制的激動。
    一直以來,他想要見到鄭鳴真正的刀訣,從而修補自己的天劍不足,現在這一刀,讓他無比的激動。
    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夠把握住這一刀,那么自己的修為一定會突飛猛進,一定會超越前賢。但是,這一刀,他雖然緊緊的盯著,但是依舊感到,自己難以參悟。
    因為這是隱含著無窮帝意的一刀。
    “帝者,當順天應人,帝者,當執掌日月,帝者,當逆轉乾坤,帝者,當逆天而行!”鄭鳴輕輕的自語著,他這些話,說的就是君臨天下刀訣最重要的精華。
    這些精華,沒有人傳授給他,他之所以能夠知道這些,完全都是因為,他剛剛的不屈。
    如來佛祖的英雄牌,雖然將君臨天下七式全部給他解析的清除無比,讓他能夠隨意的施展出那六刀,但是實際上,鄭鳴依舊沒有把握住這套刀訣真正的精義。
    這精義,并不是如來佛祖的英雄牌解析不出來,只是解析和實現,實在是有著巨大的差距。
    解析,旁人可以幫忙,但是實現,只能通過自己。
    刀光過,切入混元天地鐘,那龐大無比的混元天地鐘虛影,在虛空之中就好似一個被刀切開的西瓜,化成了兩段。
    隨即,混元天地鐘消散,那本來匯聚而來的天地萬道神鏈,也一個個崩碎開來。
    立于大地之上的鄭鳴,手持金色龍雀,一如恒古永存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