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28 日月助力天地交泰

什么情況?這殷紂王不是一個昏君,不是一個不會任何神通的帝皇嗎?怎么自己感覺,他現在的實力,竟然不弱于自己,甚至好像比自己還要強那么一點呢。
    無數的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不過想到那位夏桀,鄭鳴還是將所有的心思扔到了一邊。
    夏桀都可以如此的厲害,殷紂王,自然也可以厲害的緊!
    因為沒有敵人,所以鄭鳴并沒有直接進行玄鳥變身,而是開始研究那兩式太陰魔刀。
    太陰魔刀第一式太陰遮天!
    這一招施展出來,千丈虛空,都將被太陰之氣所籠罩,而一旦武者被太陰之力籠罩的話,修為比施展者低者,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如果修為和施展者相當,則修為被壓制一半;比施展者只高出一個層次的,修為則要被壓制到和施展者同一個境界。
    可以說,此刀的輔助作用更大,但是一出手,就有太陰之氣壓制修為,同樣會對比斗,有著決定性的作用。
    太陰魔刀第二式,也是殷紂王會的太陰魔刀的最后一式:太陰黑日!
    刀芒上的太陰之氣,化成吞噬萬物,冰凍一切的太陰黑日,一日出,天地無光!
    這一式,給鄭鳴的感覺,無比的詭異,也無比的強大。按照鄭鳴的感覺,好像君臨天下的刀法,也只有第四式,才能夠和此刀抗衡。
    仔細的揣摩了這一刀之后,鄭鳴就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從殷紂王的身上,搜尋剩下的太陰魔刀。
    畢竟,作為大夏王朝正統傳人的夏桀,雖然君臨天下刀法只回三式,但是對于后面四式,他也是深深的記在心中。
    可是,當鄭鳴開始搜尋殷紂王的記憶時,卻發現那太陰魔刀后面的招式,都已經丟失了。
    并不是殷紂王不愿意記錄,而是聰慧的殷紂王已經將前兩式練會,殷商王室,卻沒有更多的刀招,來讓他修煉。
    太陰魔刀,一共五式!
    六百年的傳承,讓這五式刀法,最終只剩下了兩式,雖然只是這兩式,卻也讓殷紂王戰力不凡。
    可惜啊!
    鄭鳴心中感嘆之余,迅速的用心去感悟這兩式刀法,雖然他現在能夠將這兩種刀法施展到大成的境界,但是等一下,卻只會留下十分之一。
    伴隨著鄭鳴對刀法的參悟,他所處寶殿之中的氣息,迅速變的陰沉起來,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鄭鳴所處寶殿,就變的漆黑一片。
    這種漆黑,扶搖直上,頃刻間,形成了一片漆黑如墨的黑云,和那天命的紫云,在虛空之中對峙。
    遮天蔽日的黑云下,日月無光。幾乎所有看向鄭鳴所在區域的武者,此時的目光,都帶著恐懼。
    他們從這黑云之中,感到了恐懼,他們覺得此時的鄭鳴,就是一個大魔!
    ……
    紫氣萬里,道紋一如神鏈,神戰山有鸞鳳高鳴,更有無數的瑞獸,從四面八方匯聚。
    要不是那從鄭鳴頭頂升起的黑氣,整個神戰山,已經形成了一方凈土,超越四方。
    神戰山的武者,從開始的慌張,到他們發現鄭鳴真的如他自己所說的那般,并沒有動手的跡象之后,一個個也都安靜了下來。
    雖然神戰山的守衛并沒有放松,但是卻已經沒有了緊張之色。
    可是神戰山的四周,各方強者,卻已經開始飛速的聚集,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觀看這幾乎是決定著整個日升域前途的一戰。
    天劍閣的蕭一衫,在鄭鳴到達的第三日,已經落在了神戰山遠處一座山坡上,他的身邊,只有金無神一個弟子跟隨。
    對于這位天劍的到來,無數的武者,都想上前恭維一番,就連戰皇宮,也派出了姜云驕前去拜望。
    可惜的是,蕭一衫對于所有的拜望,都只有一個態度,那就是拒絕,他此時,算是徹底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來此觀戰!
    隨著蕭一衫的到來,有和鹿山四皓同時代的老古董,更有大族,扛著鎮封的銅棺不遠萬里而來,他們的目的,都是殊途同歸,那就是觀看這一戰。
    當然,也有一些人的心中,揣著不可告人的打算。雖然他們覺得這種打算實現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但是他們還是希望能夠出現這個機會。
    而這些人的目光,都注視在鄭鳴的身上。
    “是天荒之地的上古金猿,傳說之中,這上古金猿可以撕天裂地,乃是天下至強者。”
    “它自己的本體,就是它的法身,聽人說,當年有法身境強者深入天荒之地,想要采集能夠延長壽命的寶藥,卻沒有想到,最終墜落在這上古金猿的手中。”
    “有人遙遙見過他出手,當時的上古金猿,一下子化成三頭六臂,高有三千丈!”
    這些議論,雖然聲音并不是太高,卻也瞞不過那上古金猿的耳朵。
    高有一丈的上古金猿,就好似一個人間的帝皇一般傲然昂立,金猿雖然空著雙手,但是那威懾之力,卻已經籠罩四方。
    它那雙赤紅的雙眸,不時的看向鄭鳴,看向那被無盡紫氣,萬丈霞光籠罩的至尊頂。
    和這威風凜凜的上古金猿相比,不少人談論的,還有一尊有上百黑衣人抬來的漆黑巨棺。
    這上百黑衣人,每一個都用黑巾蒙著臉,但是他們并不掩飾自己的修為。
    化蓮境巔峰!
    上百個化蓮境巔峰的存在,就算是一些大勢力,也難以聚集如此多的化蓮境巔峰的武者。
    但是現在,這股無名的實力,卻已經聚集了上百個黑衣人,而這些黑衣人所做的事情也非常的相同。
    抬棺,這上百黑衣人所做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抬著那黑色的棺槨。
    修為達到化蓮境,別說一個普通的棺槨,就算是一座小山,他們也能夠挪移。
    但是現在,這上百個化蓮境巔峰的武者,卻齊心協力抬著那黑色的巨棺。每走一步,大地都生出一道道裂紋。
    雖然巨棺在放下之后,就沒有了聲息,但是卻有不少人,此時都開始猜測,這巨棺之中,葬的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
    究竟是何等的人物,才能夠配得上這樣的巨棺,才能夠有如此多的人來抬動巨棺。
    那巨棺獨立一方,不動如山,而上古金猿在那巨棺出現之后,則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嘶吼。
    這嘶吼,好似有著不共戴天一般的冤仇,但是最終,那金色的猴子并沒有動手。
    而就在巨棺出現沒有多久,一只碧綠色的小鳥,高高的躍在了神戰山的枝頭。
    碧綠色的小鳥只有拳頭大小,但是當它落下的時候,布滿紫氣的虛空,卻出現了一片碧海。
    碧雉鳥!
    生受天地所鐘,傳說之中,擁有天地靈根,可戰蒼龍真鳳的碧雉鳥。本來,一些大教的宿老,都以為這碧雉鳥只是一種傳說,但是現在碧雉鳥的出現,卻讓他們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可以橫擊蒼龍的碧雉鳥,一向不與塵俗來往的碧雉鳥,在這個時候,同樣出現在了神戰山。
    不過在這碧雉鳥落下之后,四周變的更加的平靜,就連那喜歡咆哮的金色巨猿,都老老實實的盤坐著。
    天地的紫氣,匯聚的越來越濃,無數道天地規則,就好似一道道神鏈,出現在了至尊頂上。
    如果此時,有人站在至尊頂上,那么他一定能夠修為突飛猛進,只要參悟一絲一毫,就能夠受用終生。
    天命將要融合!
    姜家的武者,戰皇宮的盟友,一個個都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在這天命融合之際,萬萬不能受到破壞啊!
    高懸天空的大日,給人一種陡然下沉的感覺,伴隨著這下沉大日的,人們看到了一只金烏,好似要從那大日之中飛舞而出。
    雖然金烏依舊在大日之中,但是看到那金烏,無數人的眼眸都亮了起來。
    好多人都從那金烏之中,感應到了一種力量,一種蓬勃如山,一種浩蕩入海的力量。
    當大日變的猶如三丈方圓大小的時候,無數的金光,從大日之下傾灑而出。與此同時,和大日相對之地,出現了一個同樣三丈方圓的圓月。
    圓月如天,清冷的月輝如雨,灑滿天地。在這一刻,無數的武者,都拼命的吸納著日暉月華。
    突破,突破,突破!
    武者突破桎梏,兇禽靈獸,突破境界,在這兩輪日月交替之時,神戰山千里方圓,已經被日暉和月華所籠罩。
    “天地助力,這就是天命!”有顫巍巍的老者,聲音之中充滿了羨慕。
    而那金色的巨猿,此刻則是張開大口,瘋狂的吐納著滾滾的日月精華,這些精華本來一如雨滴,但是此時,在這巨猿的吞吐下,竟然匯聚成一片金銀兩色的光柱。
    這等霸道的行為,自然是讓很多人不爽,但是看著那上古金猿磅礴如海的身軀,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
    橫擊法身的存在,天荒之地最強的巨頭。這等人物,并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招惹的。
    至于那碧雉鳥,并沒有掠奪日月之精華,它只是瞪著兩個猶如寶石一般的眼眸,靜靜的觀看著越加清晰的日月,就好似這日月之中,隱含著無窮的魅力一般。
    至于那上百個黑衣人拱衛的銅棺,卻沒有半點的生息,不,銅棺上,浮起了一絲絲的黑氣,將那要落在銅棺上的日暉和月華,統統的擋在了外面。
    “日月助力,天地交泰,最多也就是一個時辰,天命就要融合成功!”一個戰皇宮的宿老,在這一刻,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期待。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