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827 太陰魔刀


    在這位姜家宿老磕頭的時候,白玉一般的宮殿中,妖性青螺正無比懶散的躺在一個白玉椅子上,整個人就好像一條美人蛇,充滿了異樣的誘惑。『』
    “那老頭子,這是要讓你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怎么不準備給這老頭子一點顏色看看!”
    鄭鳴并沒有回答妖性青螺的話,而是淡淡的道:“你覺得一個人,什么時候才是最得意的時候?”
    妖性青螺嫵媚的雙眸,這時候閃過了一絲寒光,她鄭重的朝著鄭鳴看了兩眼,有些不確定的反問道:“你這么做,是想在他最得意的時候,剝奪他的一切?”
    “不錯,也只有在他最得意的時候,才能解開我的心頭之恨。我的兄弟,眼睛不能白白的被挖掉,這一次,我要讓他從天堂,直接跌入地獄!”
    鄭鳴說到此處,手掌輕輕的在虛空之中一抓,話語之中帶著一絲笑意的道:“你說說,有什么比眼看就要成為天下之主,最終卻是一場空,更讓人難受的?”
    “我承認,你的方法確實很讓人心動,但是有一點你要搞清楚,那是天命!”
    妖性青螺說到此處,有些焦急的道:“當年的元,就是融合了天命的人,你知道嗎?因為天命,就算再大的困難,他都能夠閃過,就算是再大的殺局,最終都要被他躲避開,就算是再強的敵人,在他的手中,也要灰飛煙滅!”
    “所以,我勸你,有這樣消滅天命之人的機會,萬萬不可錯過,只要一次錯過,將會帶來滅頂之災!”
    妖性青螺說完,她眼眸中就變成了黑色,一向不太多事的神性青螺,也沉聲的說道:“對付天命之子,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殺了!”
    “你這么做的后果,最終后悔的,將是你自己!”
    “她們兩個說的,也是我想說的,雖然我的立場,是不愿意和天命之子為敵,但是既然選擇了你,那我們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你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再猶豫。”
    三個青螺,很少意見一致,但是這一次,鄭鳴卻不動如山的道:“我意已決。”
    三個青螺想要再勸,但是鄭鳴卻已經不再給她們勸的機會,盤膝坐在玉塌上的鄭鳴,此時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他要說到做到。
    他要讓姜無缺從最頂峰跌落,那就絕對不允許姜無缺在半山腰跌落,應承天命,前途無量!
    這就是姜無缺的頂峰,那鄭鳴就要讓他在天命完全融合之后,他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時候,將他從這種得意之中,打落在谷底。
    鄭鳴有這種信心!
    他相信,自己同樣有這樣的手段,一個天命而已,又怎么和他手中的英雄牌相提并論!
    三個青螺離去之后,傅玉清緩緩走了進來,鄭鳴輕輕的在座椅上躺下,看著傅玉清那無限美好的身軀道:“你過來也是想要勸我么?”
    “我不是要勸你,我對你做事,還是有信心的!”傅玉清伸出雙手,潔白的手指在鄭鳴的眉角落下,輕輕的揉了一下,柔聲道:“我相信,你這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
    端起玉桌上的酒,鄭鳴緩緩的一飲而盡,他伸出手,輕輕的握在傅玉清的手上道:“你信不信,其實前些時候,我要誅殺姜無缺,就好像捏死一個螞蟻。”
    “只不過那樣殺了他,又如何消得了我的心頭之恨!”
    傅玉清笑了笑,沒有說話,從她的眼眸中,鄭鳴看到的,是溫和,是信任!
    “等誅殺了姜無缺,你和我一起去域外,看看我父母他們,到時候咱們正式成親!”鄭鳴的心有些柔軟,他抓住傅玉清的手掌,也變得有力起來。
    傅玉清平靜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嬌羞,但是她依舊平視著鄭鳴,甜蜜的應道:“好。”
    兩個人交談了一會之后,傅玉清就離開了鄭鳴的營帳,和鄭鳴相比,傅玉清的修煉,更加的盡心。
    雖然傅玉清什么都沒有說,但是鄭鳴能夠明白此時傅玉清的心思,她怕追不上自己的腳步,所以她就將自己最大的精力,完全放在了對武技的修煉上。
    對此,鄭鳴的心中雖然有一點那么的不舍,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阻攔傅玉清。
    畢竟在日升域這個地方,你要想活的更加的長久,就必須要不斷的突破現有的境界。
    隨著傅玉清的離去,鄭鳴就閉目盤算自己身上的聲望值,紅色的聲望值,并沒有太多的增加,還沒有達到五十個億。
    而黃色的聲望值,則達到了七千多萬!這個數字雖然不小,但是要是使用像誰是誰的手段,還差的多。
    至于青色的聲望值,這一次卻沒有讓鄭鳴失望,三十五萬四千六百一十八!
    這個數字在鄭鳴看來,還是有那么一點的喜慶,只不過讓他不爽的是,后繼乏力。
    現在,自己擊潰鹿山四皓,更要撕碎天命。可以說整個日升域的躍凡境以上武者,沒有知道自己的。
    鄭鳴盤算,自己現在應該已經得到了日升域之中,大部分的青色聲望值。
    就算是自己擊潰姜無缺,也難以給自己帶來更多的青色聲望值,因為整個日升域,在這個時候,已經達到了瓶頸。
    怎么辦?
    抽還是不抽,如果是平時,鄭鳴說不定第一個就開始抽取,但是現在,他的心中,真的沒有這個想法。
    不抽就算了,留著這些聲望值,等一個運氣爆棚的時候,說不定抽取起來,能夠抽到一個大的。
    將聲望值的數字梳理了一下,鄭鳴就開始盤查自己手中英雄牌。最頂級的英雄牌,自然是那四張孔宣的英雄牌。
    五色神光,五色神光,五色神光!
    鄭鳴的目光,一直都沒有從五色神光之中閃開過,他的心中,很是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沖動。
    他想要使用孔宣的英雄牌,他想要實驗一下,五色神光,究竟是何等的厲害,他想要感覺那種掌控天地的力量。
    最終,鄭鳴的理智,還是讓他將那種沖動壓了下來,雖然這沖動能夠帶給他巨大的享受,但是鄭鳴心中更清楚,一旦使用,就少一張英雄牌。
    少一張,自然就少一種保命的手段。
    將孔宣的英雄牌小心翼翼的保管好,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長眉真人的英雄牌上。
    這長眉真人,并不是鄭鳴抽到的,而是用了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想誰是誰想出來的。
    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可以抽取十萬次!
    嘿嘿,一下子用出去一個億的聲望值,鄭鳴的心中,還真的有那么一點點小小的不舍。
    但是,有時候該使用英雄牌的時候,鄭鳴還是決定將長眉真人的英雄牌使用出去。
    齊金蟬,這張牌的技能也就是一般,但是這一種福澤深厚的技能,又有什么用呢?
    打量著猶如小孩一般的齊金蟬,鄭鳴的心中不斷的犯嘀咕,這張英雄牌他抽取的時間已經不短,只不過一直都沒有使用,在他看來,也沒有什么大用。
    將齊金蟬的英雄牌放好,鄭鳴又開始整理其他的英雄牌,他現這一段,自己積攢的英雄牌還真不少。
    別的不說,就法寶兵器而言,雖然好的不多,但是那些占地方還真的不少,比如青龍偃月刀,比如霸王槍之類的武器,都有上百把。
    絕世好劍,用處也不大,讓鄭鳴感到可惜的是,他的法寶之類的武器之中,除了一些普通的飛劍之位,再也沒有什么可用的。
    扔掉吧!
    鄭鳴順手將大部分的青龍偃月刀之類的英雄牌,直接選擇了銷毀,雖然這種銷毀,并不會給他帶來任何的好處,但是將這些沒有用的英雄牌銷毀,卻讓鄭鳴感到一陣的舒爽。
    唔,還有一張殷紂王!鄭鳴看著封神牌的殷紂王,也是一陣的牙疼。
    抽洪荒牌,好不好的抽到了一個,竟然是夏桀,而抽封神牌,又抽到了殷紂王。
    莫非自己這一輩子,真的就和昏君杠上了嗎?
    鄭鳴心里這么想著,又將目光落在了殷紂王英雄牌的技能上,無相金剛力大成,玄鳥血脈駁雜,太陰魔刀前兩式!
    在這三種技能中,鄭鳴比較感興趣的,是玄鳥血脈和太陰魔刀,那兩式的太陰魔刀,讓鄭鳴想到的是夏桀的君臨天下刀法。
    夏桀的君臨天下刀訣,給了鄭鳴極大的幫助,可以說讓鄭鳴的戰力,有了飛一般的提升。
    這太陰魔刀,又是一種什么樣的刀訣呢?鄭鳴心里這么想著之間,直接點開了那殷紂王的英雄牌。
    當殷紂王的英雄牌化作金光沒入鄭鳴體內的剎那,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比之以往好像變的沉重了不少。
    最重要的是,鄭鳴覺得此時從自己的身上,生出了一種詭異的氣息,這是一種陰沉,吞噬的氣息,那四周的靈氣,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撕扯之力,撕扯近自己體內一般。
    他這個時候感到,自己一個念頭,就可以催動血脈,讓自己變成一只黑色的凰鳥。
    這是一種隱含著黑色火焰的凰鳥,這種黑色的火焰越過,大地成冰!
    按照鄭鳴的感覺,這種凰鳥的變身,比之被自己撕了的金翅大鵬,絲毫都不遜色。
    好像這殷紂王的實力,竟然不遜色于自己。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