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825 兵臨城下

  蕭無回突破了,在金雨的沐浴下,他終于從化蓮境的巔峰,達到了生神境!
    在萬象門中,生神境代表的就是無敵,蕭無回雖然被稱為萬象門最接近生神的人,但是他要打破生神境,依舊艱難無比。
    但是現在,在那金色神雨的沐浴下,一舉打破了這個瓶頸,晉級成為了生神境。
    只不過,他的神通,是鋒利,是一種庚金之力的鋒利,是一種讓人心顫不已的鋒利。
    “蕭無回多謝宗主成就之恩!”從突破喜悅之中清醒過來的蕭無回,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
    蕭無回這次的行禮,沒有絲毫的做作,現在的他,發自肺腑的對鄭鳴感激不已。
    這神雨,對于武者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一般人想要沐浴神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這神雨,對于鄭鳴的作用同樣不小,鄭鳴能夠允許他們進入其中沐浴,對他們而言,就是一種最大的恩賜。
    鄭鳴朝著蕭無回一擺手,一股勁力,就將蕭無回拜倒的身軀硬生生的托了起來。
    并不是蕭無回不想拜下去,而是鄭鳴衣袖揮動之間的力道,實在是太過強大,在這強大的力量下,他根本就拜倒不下去。
    同樣是初入生神,但是兩者之間的差距,卻已經是天壤之別,這讓蕭無回對鄭鳴既是感激又是欽佩。
    鹿山四皓,死了一個,夢神微雖然走掉了,但是他的法身,卻被鄭鳴硬生生的撕碎。
    至于他們最為強大的至寶天地熔爐,更是成為了碎粉,可以說,這一戰,已經讓以守護者身份,凌駕于各大勢力之上的鹿山四皓,威名掃地。
    當鄭鳴再次踏上九目妖皇的頭頂,隊伍浩蕩的朝著神戰山出發的時候,那些本來在四周想要跟著鹿山四皓占便宜的武者,已經爭先恐后的遠遠逃離。
    神戰山的大門,更是向鄭鳴敞開,四個頂尖強者的失敗,一如神明的鹿山四皓,更是折損了一人,已經讓整個日升域,不再懷疑鄭鳴的實力。
    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意識到了,天命之子雖然強大,但是在這日升域,如果說還有一個人可以撕裂天命的話,那么這個人,就是鄭鳴。
    如果前些時候,不少人覺得鄭鳴撕裂天命,簡直就是癡人說夢,那么現在,鄭鳴已經以事實向所有人證明了,想要阻攔他的人,都將是以卵擊石,螳臂當車。
    雖然一些大勢力,依舊決定將自己的籌碼押在姜無缺這天命之子的身上,但是他們對于剿滅鄭鳴,已經變的不再積極!
    觀望,所有的人,這一刻都在觀望!
    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開始有人將鄭鳴和姜無缺的名字放在一起,稱呼他們為主宰日升域沉浮的至尊人物!
    鄭鳴盤坐在九目妖皇的頭頂,此時的他,正在體悟君臨天下的第七式刀法。
    第七式,就是君臨天下!
    雖然君臨天下經過如來佛祖的參悟,真意以及一切,都深深的印入了鄭鳴的心頭,但是現在的他,依舊難以將這一刀施展出來。
    這不是神通,不是法身,而是一刀,只不過這一刀,讓鄭鳴感到比之前面六刀,都要艱難。
    君臨天下!
    此時的他,雖然沒有出刀,同樣沒有催動功力,但是盤膝坐在九目妖皇身上的他,卻給人一種懾人的氣息,這種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作為法身境的存在,九目妖皇都感到恐懼,但是它此時,只有臣服。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身上那種天地獨尊的氣息,慢慢消散開來。這種氣息的消散,讓九目妖皇以及跟隨在鄭鳴身后的那些武者,一個個都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氣。
    可是,就在這種氣息消散的時候,鄭鳴的身上,開始出現另外一種氣息,這種氣息陰冷詭秘,這種氣息,讓九目妖皇覺得身體發毛。
    那靈氣越加充足,猶如神域凈土一般的天空,在這詭異的氣息之中,變的也開始一如鬼域一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尊血色的小佛,從鄭鳴頭頂生出,這小佛雖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出現的剎那,卻在鄭鳴的頭頂,生出了一片滾滾的血海。
    血海彌漫,籠罩四方!
    “是生神境的神通,卻有著法身境的法身之力,這神通不弱啊!”妖性青螺喃喃道:“不過人家還是喜歡這個時候的他,嗚嗚,妖氣十足啊!”
    說完這幾個字,她一下子將傅玉清拉住道:“妹妹,你要不給他說一聲,讓他將這個法身單獨分裂出來,人家就可以嫁給這個法身了。”
    傅玉清的身軀,差點沒有被妖性青螺的這句話,直接給嚇的癱軟了過去。
    嫁給一具法身,這妖性青螺實在是太……太強悍了,她雖然沒有完全了解三個青螺的秘密,卻也知道,這個猶如妖精一般的人,還是少招惹為妙。
    看著傅玉清閉口不言,那妖性青螺又不快的嘟囔道:“那頭小金貓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不知道姑奶奶心情不爽么,希望能抓他蹂躪嗎?”
    小金貓是沒有醒,但是清醒的九目妖皇,身軀卻是一下子僵硬了下來,他可沒少遭受這位姑奶奶的蹂躪,實在是從心底有一種怕怕的感覺。
    嗚嗚,她不會再對自己動手吧!
    巴掌大小的血佛,瞬間分成了九個,每一個頃刻之間,更是變成了一丈六尺大小,而每一個血佛的手中,更持著一柄血色的龍口彎刀。
    此時的九個小血佛,不但凝實無比,而且一個個一如真身,伴隨著鄭鳴心意的閃動,這九個小佛,也就是一個瞬間,全部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當它們再次出現,已經是百丈之外。
    “宗主這神通,也不知道是怎么練就的,我感覺這九尊血影,每一個,都擁有生神境的力量。”蕭無回看著那九個丈六的血影,聲音中有些干澀的說道。
    “而且,以我的修為,對上任何一尊,都沒有生機!”
    他說話的對象,自然是金堅。金堅的修為還沒有達到生神境,所以面對這九尊血佛,他從心中升起了重重的畏懼。
    “你說宗主的神通之中,這九尊血佛和那一吼之力,究竟哪個更強?”
    “這個說不清楚,不過這九個血佛,既能自由穿梭虛空,又擁有生神境的力量,而且它們的血身,好像也難以殺死,就算是法身境,遇到也要難受啊!”
    金堅說到此處,不由得想到鄭鳴剛入萬象門時的情形,他嘴里不由得感嘆道:“這世上,也只有宗主這般的天降神人,才能夠擁有這般的境界。”
    不到五百的修士,此時對于神戰山之戰,充滿了必勝的信心,因為他們,擁有鄭鳴!
    神戰山上,此時卻是一片壓抑,他們對于天命之子那種自信,那種擊潰鄭鳴只是翻手之間的自得,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此時,無數人的心中,只有一個疑問,那就是身為天命之子的姜無缺,真的能夠戰敗鄭鳴嗎?
    以往,對此他們深信不疑,但是現在,他們心里底氣不足。
    就連叫囂著要擊敗鄭鳴,也好替自己揚名的姜云驕,此刻也閉上了嘴巴,他雖然修為不凡,雖然對鄭鳴不怎么服氣,但是那煉神熔爐崩潰的情形,卻讓他心頭震撼。
    他雖然很想喊一聲,我也可以,但是他心中清楚,只要自己喊出那一句話來,那么他遭遇的,必定是一個大大的譏諷。
    他和鄭鳴,并不是一條起跑線上的人。
    雖然這很殘酷,但是鄭鳴橫擊四方,讓整個日升域都認可他是一代天驕,靠的是實力。
    在鄭鳴擊破鹿山四皓的聯手之后,就已經有戰皇宮的長者前去姜無缺閉關之地叩關。
    他們希望姜無缺能夠出關,唯有得到了天命傳承的姜無缺或者是崔瑩出關,才能夠和鄭鳴一較長短。
    但是毫無音信!
    他們叩關的玉符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閉關的姜無缺和崔瑩,并沒有任何的聲息。雖然很多人都相信,崔瑩和姜無缺兩個人,應該知道鄭鳴來襲的消息,但是他們還是忍不住心生憂慮。
    如果……如果鄭鳴在這個時候,對沒有應承天命的姜無缺動手,那該如何是好?
    戰神宮的宿老,姜無缺的親屬,還有摩云天帝、軒昊然等人,都在緊急磋商這個事情。
    關于鄭鳴的隊伍的情報,更是飛速的傳遞,可以說戰皇宮從成立到現在,第一次被逼到了這種地步。
    而這個時候,本應該是戰皇宮最為輝煌的時候,因為姜無缺應承了天命,因為……
    “稟告諸位長老,鄭鳴的隊伍,已經接近神戰山百里!”
    “摩云天帝,軒太皇,諸位大人,鄭鳴帶領的隊伍,已經接近神戰山五十里!”
    “三十里,鄭鳴他們離神戰山的距離只有三十里了!”
    對于武者,特別是躍凡境之上的武者,三十里路,簡直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鄭鳴距離神戰山三十里,也就是說,只要一個瞬間,鄭鳴就可以來到神戰山!
    兵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