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820 道紋崩神爐殤

  “你們……你們沒有看到嗎,再讓這熔爐吞噬下去,這里的人,都要……都要死了!”第一個站出來的,并不是傅玉清,更不是妖性青螺,而是木婉兒。
    木婉兒雖然雙目失明,但是她的感覺卻異常靈敏,再加上四周萬象門弟子的談論,已經讓她明白,在自己的身邊,究竟發生了什么。
    “除魔衛道,總有犧牲!”崔周平朝著木婉兒瞥了一眼,不無鄙夷的說道:“小小娃兒,懂什么?若是你動了惻隱之心,可以催促鄭鳴快死!”
    木婉兒的臉上無限悲涼,但是更多的,卻是憤怒,她伸出芊芊手指,指著崔周平道:“好一個除魔衛道,我只聽說,君子除魔衛道,可以犧牲自我,而你們呢?”
    “你看看這幾百萬的人,有多少剛剛來到這個世上的孩子,有多少憧憬著美好生活的少兒,有多少頤養天年的老人,有多少伉儷情深的夫妻!”
    “他們有什么錯,憑什么你除魔衛道,就要拿無辜的他們當犧牲品,你們……你們為什么不犧牲!”
    木婉兒說到此處,哽咽道:“鄭鳴哥哥為自己而戰,憑什么要為你們造的孽丟了自個兒的性命!”
    “你們……你們才是十惡不赦的惡魔!”
    夢神微、崔周平等四人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放肆的稱呼自己。
    惡魔,在他們感覺之中,這個稱號,實在是太可笑了,崔周平的眼眸中,生出的更是一縷殺意。
    “和鄭鳴同流合污的妖女,你去死吧!”崔周平說話間,手指輕彈,一股火焰,朝著木婉兒襲擊而來。
    木婉兒根本就不會武技,別說崔周平這等已是法身巔峰的人物,就算一個普通的武者,不費吹灰之力,也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更何況,此刻的崔周平還是一肚子惱火,他根本就打算給木婉兒任何逃命的機會。
    木婉兒平靜而立,也就在此時,站在遠處的妖性青螺動了!她的素手輕輕的揮動,直接將那崔周平攻擊的火焰,輕輕的捏在了手中。
    崔周平等四人,這個時候,才將關注的目光落在了妖性青螺的身上,他們那本來勝券在握的心,生出了一絲懷疑。
    鄭鳴有如此幫手,為何剛才沒有動手!
    “嘻嘻,人家只是看熱鬧的,各位長者不會對俺一個小女子動手吧?”妖性青螺咯咯一笑,那嫵媚的姿態,妖艷絕世!
    盡管崔周平等人已經心如止水,但是此時面對勾魂攝魄的妖性青螺,依舊不由心神搖曳。
    夢神微的雙眸中閃過了一絲異色,他朝著正準備朝妖性青螺出手的崔周平一揮手道:“姑娘,你若只是看個熱鬧,我等自然不會攪了姑娘的興致。”
    說話間,他雙手掐動法訣,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團洶涌無比的火焰,這火焰雖然沒有攻擊,但是里面所隱含的力量,依舊讓人從心底發寒。
    這是對妖性青螺的警告!
    妖性青螺嘻嘻一笑,好像沒有看到夢神微的威脅一般,依舊嬌俏猶如蓮花般,立于那神爐的近處。
    越來越多的天地精氣聚集,已經讓煉神熔爐四周,變成了一片火海,滾滾的赤炎之中,無數的火龍、火鳳、火雀……在飛速的翻騰,更有一道道烈火神鏈,出現在虛空之中,讓四周的天地,都封鎖在火的法則之中。
    這滾滾的火焰,只是煉神熔爐之外的情形。這般的情形,讓不少人的心中都開始猜測,煉神熔爐之內,究竟是一種什么場景。
    “要是我處在煉神熔爐外十丈,絕對支撐不了三息!”一個化蓮境的武者,有些恐懼的說道。
    對于這武者的話,沒有人譏諷,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都清楚,自己如果進入煉神熔爐十丈之內,不一定如那說話之人。
    他們連十丈都難以支持,那個叫鄭鳴的少年,卻已經在煉神熔爐之中,支撐了接近一日!
    日升月落,一日時光在無數人的期待之中,消逝而去,巨大的煉神熔爐,散發著耀眼的光芒,讓千里之地,盡皆如晝。
    這熔爐在不少人看來,就是一尊紅日,照耀在天地之間。
    可是直到天際的紅日再次升起,那煉神熔爐也沒有收回。而不收回熔爐,則意味著熔爐之中的人,還沒有被煉化。
    “第二日,他竟然能夠支撐到第二日?”石元豪吃驚不已。
    崔周平一言不發,但是他的臉上除了驚訝,更多的,似乎是一種欣慰。
    他之所以會有這種心情,是因為他親自勸說鄭鳴的時候,曾經吃過鄭鳴的虧,現在,鄭鳴越是強大,越能證明他崔周平這一次栽的并不冤。
    其他三人要是攤上和他同樣的任務,也會無一例外的栽在鄭鳴的手中。憑什么說他崔周平沒有說服鄭鳴的本事呢?
    “繼續,煉神熔爐,無物不煉!”夢神微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煞氣的說道。
    其他三人不再多言,盡管對鄭鳴這種硬骨頭感到驚訝,但是他們仍然堅信,煉化鄭鳴,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四人一如既往,繼續催動法訣,那煉神熔爐,在虛空之中,火焰升騰的更加的強大。
    千里方圓,城池成灰!此時在這煉神熔爐四周留下的,唯有萬象門的那些弟子。
    他們沒有遭到煉神熔爐的攻擊,還要感謝九目妖皇和妖性青螺,要不是她們兩人出手,就算修為最強的葛云升,恐怕也難逃一死。
    他們同樣緊緊的盯著那巨大的熔爐,萬分焦灼的期盼著鄭鳴能夠從爐中一躍而出。
    第二日、第三日……
    當第三日的紅日落下的時候,就算最為淡定的鹿山四皓,也心急如焚,坐立不安了。他們弄不清楚究竟出了什么意外,至少眼前這種狀況太不正常了!
    就算他們自己,落入這煉神熔爐之中,也難以支撐三日,更別說鄭鳴這么一個化蓮境的武者了!可是,他就偏偏在這煉神熔爐之中,不可思議的支撐了三日。
    莫非,他身上,有什么克制煉神熔爐的寶物不成?
    “師兄,要不我們將這煉神熔爐打開一觀,看這鄭鳴,究竟在煉神熔爐之中,搗了什么鬼?”石元豪目視著夢神微,有些焦慮的提議道。
    夢神微的眉頭輕皺,他心里很清楚,石元豪現在的反應,不是太正常!
    在他看來,他們鹿山四皓,不論是在什么時候,都應該保持應有的冷靜!但是想到自己心中閃過的那些念頭,最終夢神微還是放棄了對石元豪的指責。
    他擺了擺手道:“煉神熔爐的威力,你我心知肚明。就算鄭鳴這家伙有寶物勉強支撐,最終他的寶物也要和他一樣,被這煉神熔爐,煉成飛灰。”
    “按照祖師對煉神熔爐的記載,只要煉神熔爐中人沒有被煉化,煉神熔爐就會一直焚燃。如若按你所說,我們貿然打開煉神熔爐的話,那風險太大了。”
    崔周平和敘仙芝兩個人同時點頭,有了他們的支持,石元豪打開煉神熔爐的提議,自然遭到了否定。
    神戰山上,所有期待鄭鳴被煉神熔爐煉化的武者,一個個眼中閃過的都是失望。
    三日,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在那煉神熔爐之中,鄭鳴竟然能夠支撐三日。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還能支撐多久呢?
    就連那姜云驕,此時看向那煉神熔爐的目光,也多出了一絲忌憚。盡管他初生牛犢,覺得鄭鳴沒什么可怕的,但是有一個事實卻是確鑿無疑,那就是他姜云驕本人,在這煉神熔爐之中,絕對支撐不了三日!
    傅玉清和木婉兒等人,更是放不下心來。她們在鄭鳴進入煉神熔爐的時候,并沒有出手,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們聽到了鄭鳴的傳音。
    可是現在,鄭鳴依舊沒有從熔爐之中出來。
    妖性青螺轉變成了魔性青螺,再變成了神性青螺,三個青螺都緊緊的打量著那煉神熔爐!
    神性青螺背手而立,一如天上的仙子,她的眼眸,卻不斷的閃爍著異色。
    第五日了!
    就在三日之前,她曾經和妖性青螺轉換過一次,那一次,她就開始潛心計算了一些東西,現在她更是在計算。
    無數念頭的計算,讓她得到了不少結論,而這些結論的得出,讓她推出了一個驚奇無比的結果。
    這個結果,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她又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那就是這個推斷,是真的。
    “嘭!”
    就在神性青螺疑惑不已的時候,一頭在神爐十里之外飛動的赤紅色火雀,突然在虛空之中爆裂開來。這火雀在無數的鳥獸之中,顯得是那樣的不起眼,但是在看到這鳥雀崩潰的剎那,神性青螺越發確定了自己的判斷。
    同樣背手而立的夢神微,在看到那鳥雀崩潰的剎那,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低沉。
    作為這座煉神熔爐的掌控者,他心中非常明白,一個鳥雀的崩碎,就代表著一個刻錄在煉神熔爐上的道紋的崩潰。
    煉神熔爐上,不知道有多少的道紋,一道道紋的崩潰,對于煉神熔爐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但是,這煉神熔爐在被鹿山四皓,以及鹿山四皓的長輩執掌以來,還是破開荒第一次出現神紋崩碎的情況。
    雖然只是最簡單的神紋,但卻給了夢神微等人一種不祥的預感,事實似乎遠遠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如果再給他們一次機會,說不定他們就不會使用煉神熔爐,而是會用其他的辦法,擊殺鄭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