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19 千里焦土

  “煉神熔爐,乃是上古圣者,按照大道規則煉制而成的神器,可以說無物不煉。”
    崔周平心中對于鄭鳴的恨意最深,他聲音發冷的道:“這鄭鳴不愧是絕代兇人,竟然能夠引得煉神熔爐生出如此的變化,不過,不管這家伙再怎么兇殘,今日,終究也難逃一死!”
    “咱們將煉神熔爐接通地脈,增強熔爐之力。”
    夢神微等三人,在對視了一眼之后,也同時點頭。鹿山四皓同時催動法訣,那九條本來攀附在煉神熔爐上的九爪火螭,幾乎同時伸出了長長的尾巴。
    九條赤紅色的尾巴,就好像九條赤紅色的巨柱,從煉神熔爐之中伸出,重重的扎入了大地之中。
    一時間,數十條大地靈脈,在這九條赤紅色尾巴的催動下,強行改變了方向。
    傅玉清等人身旁的大地,瞬間變色。無數的花木,在頃刻之間枯萎成粉,更有大地龜裂,山川崩碎。
    “這是強行抽取大地靈脈,再這樣下去的話,千里方圓,將會成為廢墟!”葛云升的聲音有些顫抖。
    與此同時,他的臉上更是多出了一絲不忍,他心中清楚,這樣抽取靈氣,危害后果還只是一個開始。
    如果靈氣抽取的不夠,那么接下來就會出現他更不愿意看到的一種情況。
    那就是,處在這片山川之中的普通人,將會因為靈氣的不夠,而被抽取生機,一旦到了那個地步,千里之內,將再無人煙。
    “各位長者,何必如此,再這樣下去的話,那萬里山川,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葛云升沉吟了瞬間,最終還是走出來,朝著三人抱拳道:“還請四位長者慈悲!”
    夢神微沒有開口,只是輕輕的皺了一眉頭,而那崔周平,則第一個發火道:“孽障,你懂個屁,大禮不辭小讓,大義不顧小節,現而今,滅魔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其他的,只是一點犧牲而已!”
    一點犧牲,崔周平說的漫不經心,毫不在意,但是葛云升的心,卻越加的發寒,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此刻悲憤的心情。
    千里山川,百萬眾生,在夢神微等人的眼中,居然如此的不值一提,這讓他對鹿山四皓的崇敬,多了一種動搖。
    也就在此時,因為得到了靈氣的滋潤,那巨大的煉神熔爐,再次膨脹了一圈。在熔爐之外,九頭巨大的九爪火螭,更是已經完全顯露了出來。
    它們兇威滔天,它們四周的天地,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變成了一片赤紅的火域!
    神戰山上,至尊頂中,雷摩云和軒昊然幾個人一如神明,無盡的紫氣環繞其間,讓他們一舉一動,都能夠引動天地轟鳴。
    “煉神熔爐,沒想到這天下,真的有這種東西,怪不得鹿山四皓這四個老東西雄霸一方,無人敢于招惹!”雷摩云俯視前方,聲音如雷。
    天地雷鳴,隨著他的聲音而起。聽著這轟然的雷鳴,不少人看向雷摩云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不過此時,雷摩云雖然心里有些小得意,但是這種感覺并不爽快,因為他心里太清楚了,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并不是因為他本人,而是因為他所在之地。
    離天命之子最近,得到天命之子的認同,所以他一舉一動之間,才會天威臨身。
    如果這力量,是從自己的身上生出的,那該有多好啊,可惜這些力量,得自于他人。
    雖然心里多少有些不爽,但是表面上,雷摩云還是保持著自己的風范,保持著對那個人的尊崇。
    “戰皇得天命之前,那四個老家伙對于咱們戰皇宮,一直都是一種俯視的姿態!”軒昊然聲音平靜,但是每一個字,都好像隱含著一種讓人臣服的威嚴。
    這種威嚴,是他太皇真血的演化,但是同樣,這種威嚴,得自四周天地的加持!
    “可是現在,不用戰皇開口,他們就主動朝著鄭鳴出手,嘿嘿,鹿山四皓,也不過如此!”
    不過如此,這四個字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一時間,一如大道倫音。
    幾個站在他們身后的少年男女,一個個同樣意氣風發,神威不凡,這其中,有一個少年,頭角崢嶸,雖然威勢比不過軒昊然和雷摩云,但是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戰意,卻也讓他猶如一尊小小的戰神。
    一尊不被雷摩云等人壓制的小戰神。
    十五歲,化蓮境!
    這少年乃是姜無缺最小的兒子,繼承了一部分姜無缺的無缺戰體血脈,是天之驕子,比之姜縱橫,倍加受寵。
    特別是在姜無缺承應天命之后,他更是借助天地賜福之際,一舉突破了化蓮境。不少巴結姜無缺都找不到方向的武者,忙不迭的稱之為:少戰皇!
    “其實,這四個老頭,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那鄭鳴如果敢來我們戰皇宮,別的不敢說,我姜云驕定會讓他來得去不得!”
    姜云驕的話,說的霸氣十足,但是作為他叔父的雷摩云兩個人,臉色都青了。
    他們兩個在修為遠在鄭鳴之上的時候,就被鄭鳴打的潰不成軍,現在鄭鳴的修為突飛猛進,那呼魂攝魄的魔音,更是威震天地四方!
    因此,在他們兩個人想來,那是絕對不愿意和鄭鳴對戰的,沒想到這姜無缺的兒子,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這簡直就是打他們兩個人的臉。
    看著自信滿滿的姜云驕,兩個人暗自冷笑,但是表面上,卻淡淡一笑,不予理會!
    這兩人的眉頭一舒一皺,一舉一動,盡收姜云驕的眼底,他當然知道兩個人不冷不熱的態度是為何,盡管如此,他仍然自顧自的說道:“我本準備在這至尊頂,代替父皇出戰,沒想到這幾個老兒,竟然攪了我的計劃,實在是可惱!”
    軒昊然心中冷笑,不過隨即也升起了一絲兔死狐悲的感覺,那鹿山四皓不顧顏面運用煉神熔爐偷襲鄭鳴,還不是想要巴結好姜無缺?沒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竟落得這般下場!
    看來,以后對這姜家父子,還要多注意才是。
    注視著那巨大熔爐的,不只是至尊頂,還有無數從四面八方投靠而來的武者。
    他們同樣看著那巨大的煉神熔爐,在感嘆之余,更是猜測著鄭鳴的生死!
    幾乎所有的武者,對于鄭鳴的結局,都不怎么看好,雖然鄭鳴很強,但是眼下這種情形,鄭鳴想要保住性命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
    煉神熔爐,就連突破法身境的存在,都難以存活,更不要說鄭鳴這等沒有達到生神境的人。
    死定了!
    這是大多數人的看法,當然,相同的看法,不代表眾人的意思一樣,相反,很多人開始為鄭鳴能夠在那煉神熔爐之中支撐多長時間而互相對賭。
    一日!這是大多數人的看法,他們覺得煉神熔爐雖然不凡,但是要煉化鄭鳴,需要一日!
    而賭兩日或者三日的人,就是寥寥無幾了,至于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人出資。
    比如,坐莊的大宗門,在武者可以買取的選項之中,就增加了鄭鳴可以走出煉神熔爐的選項。而且這一選項的賠率很高,高的簡直讓人膽寒。
    一比十萬!
    如果不是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鄭鳴走不出天地熔爐,幾乎就要有人以為莊家是瘋了,竟然出了這樣一個選項。
    可是,如此瘋狂的選項,幾乎是一本萬利,甚至可以說,只要賭對了,必定會一夜暴富的選項,在開出半日之后,居然沒有人下注。
    煉神熔爐所在的區域,赤霞越來越紅,各種各樣的火系靈物,在煉神熔爐四周盤旋。虎嘯龍吟,獅吼象鳴不絕于耳,天地大道,不斷轟鳴。
    “這煉神熔爐四周千里,都已經化成了焦土!”有武者狼狽而來,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急促。
    這武者的話,并沒有引起太大的震撼,在不少人看來,要煉化鄭鳴,本就應該如此!
    “轟隆隆!”
    一座高山,轟然倒塌,伴隨著這高山傾倒的,是一道道想要沖霄而起的靈光。
    這些靈光,深埋地底,就算大神通者,也難以擒拿。可是現在,這些靈光才剛剛升空,就被一股股無形的吸力,拽入大地之中。
    不,應該說,是被那突然而來的力量直接拽入了煉神熔爐之內。煉神熔爐,吞噬地脈,吞噬萬物!
    千里外,數十名躍凡境之上的武者,拼命的逃竄著,按照這些武者的修為,本應該瞬間十數里,但是現在,他們只是用最簡單的輕功,拼命的趕路。
    他們不敢使用太強的力量,他們用自己的力量,護持著自己的軀體,生恐自己的軀體稍不留神,就被那無所不在的吞噬之力吞噬。
    “啊啊……我跑不動了,叔祖救我!”一個英俊的少年,就在接近煉神熔爐的控制范圍之時,整個人突然癱倒在地。少年知道,如果倒在地上,那么就難以活命。
    那無窮無盡的吸力,就會把自己當成養料,直接吸納進煉神熔爐之中。所以,這一刻,他只有朝平時最寵愛自己的叔祖求救,希望這位叔祖,能夠救他一命。
    可惜,他的想法是好的,但卻實現不了,那被他稱為叔祖的人,半點都沒有停留,衣袖揮動之間,就已經沖到了前方。
    幾十座有著上百萬人口的大城,正在瘋狂的運轉著護城的銘陣,希望這銘陣能夠阻攔煉神熔爐的吞噬。
    但是很可惜,銘陣的力量,越來越小,甚至到了最后,就連組成銘陣的神鐵,都給那滾滾的吸力,直接吞噬干凈。
    成千上萬的凡人,這一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他們能夠做的,只有等待著自己的精氣神,被那猶如惡魔之根一般的九爪火螭的尾巴吞噬一空。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