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18 殷紂

  盡管大多數人在那煉神熔爐出現的瞬間,就已經看到,但是此時,看到那已經赤紅的熔爐,一個個臉上,還是帶著一絲抑制不住的興奮。
    他們大多數人,都是戰皇宮的屬下,但是此時,看著那巨大的熔爐,他們依舊對被困入熔爐的鄭鳴,懷著幾分尊重。
    因為這個人,讓他們不得不尊重!
    一代梟雄,雖然此人是他們的敵人,雖然他們恨不得此人就此死去,但是他們還是不得不對此人有一個崇高的評價。
    “能夠葬身在煉神熔爐之中,也算是他死得其所。”這是一個強大武者的感嘆。
    可惜的是,他們這種贊嘆,有點過早,他們更不知道,他們口中那個要死的人,是自己主動進入了煉神熔爐。
    鄭鳴此時,正處在無窮的火焰之中,這些火焰,并不是凡俗的火焰,乃是火焰之中的靈火。
    每一道火焰,都隱含著天地真意,道道神鏈,隱含在火焰之中,仔細看去,時若金烏在天,時若朱雀臨空!無盡的火焰,卷動之間,更會形成一條條咆哮的火龍,朝著它瘋狂沖來。
    進入這熔爐之中,鄭鳴本意是想要運轉兩儀神蓮,將這煉神熔爐之中的火焰收為己用,可是,隨著鄭鳴盤膝坐于火焰之中,卻愕然發現,自己運用紅日照大千的法訣所吸納的火焰之力,實在是太慢了。
    雖然兩儀神蓮轉化火焰之力很快,但是那煉神熔爐之中的火焰之力衍生的更快。
    也就是幾個剎那的時間,四周的火焰,已經燒到了鄭鳴的身前,他的兩儀寶體,雖然只是初步形成,但是一般的火焰根本就傷不了他。
    但是這煉神熔爐之中,隱含著無數真意法則之力的赤紅色火焰,卻給了鄭鳴一種灼燒的感覺。
    一時半刻,沒什么問題,但是時間長的話,鄭鳴在這煉神熔爐之中,一定會出問題。
    莫非這一次,自己真的就要施展孔宣的英雄牌,讓突破生神境的打算,功虧一簣不成?
    鄭鳴心里這么一想,越發有些不甘心。他一邊催動兩儀神蓮,快速的吸納四周的蓬勃的靈氣,一邊暗自在心中計算。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的身上,沒有一種可以快速轉化火焰的法訣。
    抽一下英雄牌試試!
    確定了這個念頭的瞬間,在鄭鳴心頭出現的,使用火焰的行家就是太古金烏,只不過這家伙實在是太難抽,而想誰是誰的手段,更是想都不用想。
    一百億紅色的聲望值,他現在的全部聲望值加起來都不夠。
    抽取一下試試,也算試一下運氣,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只有使用孔宣的英雄牌了。打定主意的鄭鳴,當下一邊運轉法訣,一邊抽取英雄牌!
    沒有,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鄭鳴利用黃色的聲望值抽取封神牌,他覺得在這個時候,唯有封神牌才能夠起到最大的作用。
    可惜的是,他一連抽取了一千次,那仙俠牌,愣是一張都沒有抽到。
    黃色英雄牌抽取封神牌的幾率是千分之一,但并不是說,抽取一千次,就絕對能夠抽取到。
    一千次的抽取,耗費了百萬黃色的聲望值,雖然現在,百萬黃色的聲望值對鄭鳴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大的負擔,但是一百萬聲望值耗盡,卻什么也沒有得到,還是讓鄭鳴很不爽。
    再抽,再抽!
    唔,有人,鄭鳴在抽到第十二次的時候,就見出現在心頭的一百張英雄牌之中,出現了一個人物。
    鄭鳴看到有人的剎那,心中一陣爽利,可是,當他看到這人物的瞬間,整個人都覺得有點不好。
    殷紂王!竟然是殷紂王!
    他這里正心急火燎的需要高等英雄救命,沒想到竟然抽到了殷紂王,這實在是……實在是太他娘的讓人難受了。
    一時間,鄭鳴都覺得,自己是不是霉運高照,要不然怎么就抽到了這么一張英雄牌呢?
    不過能抽到,總比抽不到的好,鄭鳴的心頭,不由得想到了前些時候,自己得到的夏桀的英雄牌。
    夏桀那家伙雖然不怎么樣,但是他的英雄牌卻不錯,特別是那君臨天下的七式刀法,更是讓鄭鳴的修為,突飛猛進!
    現在,說不定這殷紂王也能給自己一個驚喜。
    想到這里,鄭鳴定睛朝著殷紂王的英雄牌看去,就見上面寫著三種技能:
    無相金剛力大成,玄鳥血脈駁雜,太陰魔刀兩式!
    鄭鳴看著這三項技能,有一種懵了的感覺,他不知道現在,這殷紂王的英雄牌,究竟能夠給他帶來什么作用。
    一道道火龍、火雀、火獅,此時已經瘋狂的沖入了鄭鳴的體內,陰陽神蓮雖然快速分解著這些火焰,將它們化作滾滾的靈氣,但是這些火焰沖入的實在是太快了,兩儀神蓮雖然瘋狂的旋轉,但是一道道赤炎,還是沖入到了鄭鳴的寶脈筋骨之中。
    就算混元大日寶體,也要被這滾滾的火焰燒沸。鄭鳴此時,才真正見識到了這煉神熔爐的真正威勢。
    伴隨著滾滾火焰的涌入,鄭鳴的身體,已經變成了赤紅色,他整個人,在這一刻,給人一種即將融化的感覺。
    善泳者溺于水!
    擅長火焰功法的人,面對比自己更加強大的火焰,同樣要死在火焰之中。甚至比那些擅闖其他系功法的人,死的更快更直接。
    不能再耽誤下去了!還是運用孔宣的英雄牌,從這里出去再說。
    就在鄭鳴心里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一股赤紅色的火焰,轟然落在了鄭鳴的神海之中。
    神海之中,兩儀真元已經開始發赤,也就在瞬間的功夫,那滾滾的兩儀真元,竟然猶如油一般,直接燃燒起來。
    這一刻,神海著火的鄭鳴,才意識到自己這次惹的麻煩,實在是太大了。
    他不敢再有任何的遲疑,當下就準備點動英雄牌,可是就在他要出手的瞬間,一股陰冷的氣息,卻從那兩儀真元的深處,猛然沖出。
    這是一股蒼白的水,這是一股沒有任何生機的真元,和那隱含著無窮威勢,好像能夠焚燒一切的神火相比,這蒼白的水,是那樣的平靜,那樣的陰沉。
    三千弱水之精!
    這是鄭鳴在三千弱水大陣之中,吸納的三千弱水之精。在鄭鳴運用兩儀神蓮煉化三千弱水之時,雖然這三千弱水都已經化成了兩儀真元,但是實際上,這些三千弱水之精,還是保存了下來。
    它存在于兩儀真元之中,沒有絲毫的顯露,但是卻已經讓鄭鳴的兩儀真元,多了一些隱含。
    三千弱水,煉神靈火!
    兩種天地之間,可以將萬物滅絕的至靈之物,在鄭鳴的神海之中,轟然碰撞。
    也就在一個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胸中,卷起了萬丈的波浪,他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要被這突然出現的力量給撕裂了一般。
    半邊是海水,半邊是火焰!
    鄭鳴的身軀,只是剎那,就呈現出紅藍兩色,赤紅的火焰,讓他晶瑩如紅玉,而那蔚藍色的冷氣,讓他看上去,卻一如萬載玄冰。
    鄭鳴的神識,都有一種要凍裂的感覺。這一刻,最穩妥的辦法,就是使用孔宣的英雄牌,以孔宣的修為,直接鎮壓這海水和火焰。
    但是鄭鳴并沒有這么做,他在這兩種力量互相碰撞的剎那,心中閃過了一個念頭。
    時機,這就是自己尋找的時機,現在三千弱水的寒冰之力和煉神靈火的力量,都匯聚在神海之中,只要兩儀神蓮能夠將他們中和,那么接下來,就是突破現在的桎梏。
    念頭閃動,那本來漂浮在神海之中的兩儀神蓮,從鄭鳴的神海之中直飛而起,二十四品的神蓮旋轉之間,那漂浮在神海之中的兩儀真元,開始瘋狂的涌入神蓮之中。
    本來只有三尺大小的神蓮,只是瞬間功夫,就已經化成了一丈方圓,而那兩顆已經開始孕育的神通蓮子,在這個時候,更是開始一點點的撕裂蓮皮的束縛。
    黑白兩色的蓮臺,選擇的速度越來越快,而那三千弱水之精和煉神靈火在卷入蓮臺之后,就被化成了滾滾的靈氣。
    蓮臺的變化,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急,到了最后,那快速旋轉的蓮臺,已經變成一個占地百畝的龐然大物。
    神蓮四周的神海,真元開始消散,那貫通鄭鳴身軀的二十四道寶脈,此時卻是一種本能的饑渴。
    它們瘋狂的吸納靈氣,從煉神熔爐之中,快速的吸納著一道道赤紅色的煉神靈火。
    火龍,火獅,火雀、火鶴……
    無窮的靈火,還沒有燃燒到鄭鳴的體內,就被這些靈火吸納,轉而成為了鄭鳴身軀的養分。
    鄭鳴那半紅半藍的身軀,就好像一個無底洞,瘋狂的吸納著熔爐之中的火焰之力。
    煉神熔爐外,盤膝坐于虛空之中的崔周平等四人,幾乎同時睜開了眼眸。
    這煉神熔爐他們雖然沒有完全掌控,但是對于熔爐的變化,他們還是清楚的很。
    此時,熔爐吸天地之力的速度,比之以往,增強了何止十倍,這種變化,讓他們四人感到心驚。
    這是他們在得到煉神熔爐之后,第二次使用煉神熔爐。當年第一次使用煉神熔爐的時候,他們對付的是一個法神巔峰的魔道強者。
    當時,這位魔道強者雖然也不好對付,但是被他們納入煉神熔爐之后,也就沒什么反抗之力了!
    煉神熔爐,更是只用了半日時光,就蓋爐分離,完成了對那魔道強者的煉化。
    可現在,鄭鳴在這煉神熔爐之中,抵擋了已經接近一個時辰,不但沒有消減的跡象,煉神熔爐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反而增強了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