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17 九爪火螭


    可是,當卓清逸定睛去看這些神鏈的時候,就覺得無數的念頭,在他的心頭翻滾,他整個人,更好似瞬間被那些真意吞噬了一般。
    自己的修為不夠,自己的心神悟性不夠,根本就不能參悟這些真意……
    就在卓清逸心中懊惱的時候,他看到了那赤霞掃向了鄭鳴,鄭鳴的身軀,從巨大的蛤蟆上騰空而起,金色的龍雀,劃過了一刀燦爛一如明日的刀光。
    這刀光下,赤霞在逆轉,天地在逆轉,所有的一切,都開始逆轉!
    卓清逸雖然離那刀光有百里之遙,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眼前的一切,都開始逆轉。
    他還是那個卓清逸,但是他的頭,卻在自己腳的下方。
    這一刀,帶動的是四方的天地,是那巨大的熔爐,是那無盡的虛空。
    一如龍吟虎嘯的吼聲,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吼聲,九條九爪火螭的虛影,凝現在天地之間。
    這九頭九爪火螭,幾乎同時朝著虛空之中吐出了一口火光,伴隨著這口火光出現在天地之間的,是九個拳頭大小的火珠。
    火珠很小,但是它們所隱含的力量,卻讓四方顫抖,隨著這九個火珠的出現,那洶涌的赤霞,再次掃向鄭鳴。
    鄭鳴橫刀,再次朝著九個火珠斬落下去。這一刀,四周的天地之力,瘋狂的朝著他匯聚,他立于虛空,就好似天地之主。
    看到這一刀,本來還懊惱不已的卓清逸,有一種痛哭流涕的沖動,盡管他只是了悟了這一刀的百分之一,但是他卻覺得自己的修為,在突飛猛進。
    只要將此刀參悟出來,那么自己就絕對能夠成為躍凡,自己就絕對可以……
    一個個念頭,在卓清逸的心中閃動,他看著那揮動長刀的身影,心中掠過了一個詞。
    天命所歸!
    可是,就在他心中升起瘋狂沖動的瞬間,一個巨大的蓋子,陡然升起在虛空之中,這蓋子隱含著無窮的威勢,帶著那蒼涼的古意,朝著鄭鳴重重的壓了下來。
    長刀指天的鄭鳴,朝著那巨大的,赤紅色的蓋子,重重的再次斬出了一刀!
    可惜,這一刀雖然霸道無比,但是那巨大的蓋子,只是輕微的晃動了一下,然后就繼續壓下。
    就在鄭鳴再次揮刀的剎那,那本來停留在虛空之中的煉神熔爐陡然下降,從下方朝著鄭鳴支撐了上去。
    上有寶蓋,下有熔爐,萬丈的赤霞中,唯有一個揮刀的身影!
    看著那個眼看就要被赤霞納入熔爐內的身影,卓清逸的心顫抖了一下,他在那身影就要消失在煉神熔爐內的剎那,忍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師尊!”
    聲音雖然微弱,但是其態度卻十分堅決!
    煉神熔爐,神鏈如網!
    在煉神熔爐赤霞漫天的剎那,鄭鳴的心頭感應到了巨大的危險。君臨天下刀訣,是可以一刀劈開這煉神熔爐,但是他的修為卻不夠。
    那一式逆轉乾坤,如果他能夠揮出三成的力量,就可以讓這煉神熔爐之內的火焰倒卷,神爐崩潰。
    但是他那一刀,只是揮了逆轉乾坤百分之一的力量,雖然同樣給人一種乾坤倒卷的感覺,但是對于那煉神熔爐,卻沒有太大的作用。
    煉神熔爐從下而上,而那煉神熔爐古蓋自上而下的掉落,滾滾神暉似海,讓人難以躲避。
    這一刻,鄭鳴心中閃過的,最好的選擇,就是使用長眉真人的英雄牌。
    孔宣的英雄牌,在這一刻施展,絕對有點浪費,但是長眉真人,卻正是使用的時候。
    可是,就在鄭鳴準備運用長眉真人英雄牌的時候,他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觸動。
    這是一種讓他心跳不已的觸動,這是一種讓他自內心深處的觸動……
    雖然這煉神熔爐充滿了危險,但是在這煉神熔爐之中,卻也充滿了巨大的至陽之力。
    只要能將這些力量吸納,那么他只差臨門一步的境界,就會立即破開,他鄭鳴,就會步入生神。
    生神境,不但神通了得,更能夠讓他神海之中的真元,進一步的凝練,甚至能夠揮出君臨天下第四刀的全部威力。
    一個個念頭,從鄭鳴的心頭閃過。也就在剎那功夫,他就有了決定,他要進入這熔爐之中,吸納這天地熔爐之中的靈氣,從而突破生神境!
    雖然這個決定有點冒險,但是對于自己的兩儀神蓮,鄭鳴有這個信心。
    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有四張孔宣的英雄牌,如果真的事不可為,完全可以用孔宣的英雄牌,打破這煉神熔爐。
    所以,鄭鳴沒有反抗,直接落入了那赤紅色的熔爐之中。而就在鄭鳴落入熔爐之內的瞬間,妖性青螺的耳邊,響起了鄭鳴的聲音:“不用管我。”
    看到鄭鳴落入煉神熔爐之內,正準備拼著受傷,施展大神通的妖性青螺,艷紅的嘴唇輕輕的挑了一下。
    雖然她不知道鄭鳴想要干什么,但是她對鄭鳴有信心。
    既然鄭鳴在這個時候說不用管,那就是不用管。與此同時,傅玉清和九目妖皇等人的耳邊,同樣響起了鄭鳴的聲音。
    萬丈大小的熔爐,在鄭鳴入爐的瞬間,出了一聲轟鳴,天地四方的力量,就好像一道道的長龍,從四面八方,灌入了那巨大的熔爐之中。
    也就在此刻,四道身影,分別出現在熔爐的四周。這四個身影,各自穿著顏色不同的長袍,飄然站在虛空之中,一如執掌蒼生的神。
    看到這四個身影的瞬間,不少人就已經認出了站在最左方的身影。
    崔周平,那長衫飄飄的崔周平!
    和第一次來見鄭鳴之時相比,此刻的崔周平,更像是一個神仙,只是此時,崔周平卻給人一種煞氣漫天的感覺。
    “孽障,前時老朽好言相勸,你不聽,今日為了天下蒼生,唯有請出這煉神重寶,了你殘生!”崔周平手指煉神熔爐,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殺意。
    站在熔爐四周的其他三人,一個個峨冠博帶,白如霜。其中有一老者道:“我四人雖久不歷殺伐,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的。”
    “三位兄長,這鄭鳴雖然冥頑不靈,卻也算是一方人杰,今日葬身在煉神熔爐之中,也算是他的造化。”
    說話間,那身著紫金長袍,臉色紅潤猶如嬰兒的老者手掌朝著巨大的煉神熔爐重重的擊打了一下,盤踞在熔爐上方的九條九爪火螭,就好像活過來一般,在那神爐上快的游動。
    崔周平等三人,在看到紫金長袍老者動手之后,一個個也不怠慢,同時朝著那巨大的煉神熔爐拍出了一掌。
    熔爐鼎定天地,穩如泰山,但是其爐壁,已經變的猶如赤紅。本來立于熔爐百丈之外的萬象宗一眾弟子,此時就感到無比的燥熱。
    甚至有一些修為低的武者,就覺得一股熱浪冒起,在這洶涌的熱氣之下,他們整個人,都要被風干了一般。
    退,快的后退!
    房勻柏本來還想要挨自己師尊近一點,也好在最關鍵的時候,救自己師尊一把。
    可是當那滾滾的煉神熔爐催動之后,房勻柏才意識到自己的渺小,在這兇殘的煉神熔爐之下,別說讓他揮作用了,就連挨近這天地熔爐,他都沒有資格。
    十里,二十里,三十里……
    大多數萬象門的弟子,都已經退出了百里開外。唯有九目妖皇上的妖性青螺和傅玉清等人,借助九目妖皇的護衛,才能處在熔爐的五里之外。
    而崔周平等四人,對于九目妖皇,根本就沒有半點的注意,就好像這個曾經可以滅亡萬象門的妖皇,是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人一般。
    而九目妖皇,此時也不敢有絲毫動彈,雖然他也算是法身境,但卻有自知之明,在這四大長者的面前,它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這四人不但修為遠于它,那滾滾的煉神熔爐,更是能夠直接將它煉化成為飛灰。
    不過它卻也是眾人之中最為淡定的,它對鄭鳴有信心,既然鄭鳴說不用它擔心,那鄭鳴就絕對有應付的手段。
    “夢神微,崔周平、敘仙芝、石元豪!”葛云升看著這四個身影,嘴中喃喃自語道。
    他并不認識煉神熔爐,但是他能夠感受到煉神熔爐的巨大威力。面對這煉神熔爐,他覺得自己就好像一個螻蟻。
    一個面對著巨龍的螻蟻,只要這煉神熔爐之中出現一絲火焰,就足以將自己滅殺成灰。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意識到,為什么這日升域之中大部分的實力,對于這鹿山四皓如此的恭敬。
    除了他們的修為,除了他們的聲威,還因為他們的手中,掌控著如此絕頂的神器。
    這煉神熔爐一出,天下又有誰可與爭鋒?恐怕這一次,鄭鳴死無葬身之地了!
    鄭鳴死了,自己的靠山就沒有了,等戰皇宮要是來一個秋后算賬的話,那么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可是在他的心中,此時又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他覺得鄭鳴不會死,原因他說不出來,只能說此時此刻,在他的心中,有一種強烈至極的感覺。
    天地熔爐頂天立地,無窮的力量,從天地四方,瘋狂的朝著這煉神熔爐灌入,那些本來都跟蹤鄭鳴的武者,這一刻都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
    鄭鳴就在爐中!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