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815 有多遠滾多遠

  “鄭鳴,老朽問你,是一人之私大,還是這天下蒼生為重?”崔周平目視著鄭鳴,聲如洪鐘的說道。
    鄭鳴平淡的一笑,不動聲色道:“你已經有了答案。”
    “鄭鳴,你可知,什么是大義,什么是小節,什么是舍身取義,什么是迷途知返!”
    崔周平直視鄭鳴,聲音如鐘,懾人心神!
    站在鄭鳴百丈多遠的房勻柏,只覺得自己的耳邊,響起的不是聲音,而是暮鼓晨鐘。
    在這沉喝之下,他覺得自己有一種十惡不赦,有一種迷途知返,有一種想要跪地膜拜懺悔的沖動。
    他的身軀,不由自主的彎下,雖然他心中唯一的靈智告訴他,這好似有一點不對,但是那一種從自己心底響起的聲音,卻督促著他快快跪倒。
    至于蕭無回等人,同樣難以支撐。而葛云升這樣的人物,都有一種淚流滿面的沖動。
    更有長生宗的長老,大聲的喊道:“弟子愿意迷途知返,弟子愿意……”
    “崔周平,你還不倒地,更待何時!”低沉的喝聲,陡然響起,這聲音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差別,但是這一聲,卻讓房勻柏等人全部從迷途知返的幻覺之中恢復了過來。
    他們雖然離的挺遠,但還是忍不住朝著崔周平和鄭鳴的位置看了過去,就見猶如蒼松一般的崔周平,身體不由自主的晃動了三下。
    葛云升看著身體晃動的崔周平,心突然平靜了下來。在他的心中,鹿山四皓一直都是猶神靈一般的存在,可是現在,他的心中,升起的感覺卻是不過如此。
    鹿山四皓,也是人!
    崔周平恢復的很快,也就是一個剎那的時間,而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已經多出了三分的冷意。
    作為鹿山四皓之一,崔周平不論走到哪里,都是倍受恭維的角色,他來見鄭鳴,沒有得到鄭鳴的恭迎也就罷了,卻沒有想到,鄭鳴竟敢對他出手。
    這在崔周平看來,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念頭,那就是以后一旦有了機會,一定要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兒。
    “好一手呼魂攝魄!但是這種手段,對老朽而言,還造不成太大的傷害。”
    崔周平衣衫揮動,神色淡然的道:“鄭鳴,作為一個長輩,我還是要勸你一句,這等歪門邪道的手段,登不了大雅之堂,以后你還是少用為好。”
    “要不是有人卑鄙的在說話之時,用了好似暮鼓晨鐘的手段,我也不會使用這呼魂攝魄。”
    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崔周平,一字一頓的道:“我只是想告訴某些人,他的手段固然不錯,但是在我這樣的祖宗面前,還差得遠。”
    “嘻嘻,鄭鳴你這話說的有點過了,你年紀輕輕,怎么當人家崔老的祖宗!”妖性青螺用手絹輕輕掩嘴,紅唇只剩下一抹道:“再說了,你要當祖宗這種事情,就算崔老愿意,人家還不愿意呢!”
    如果說鄭鳴是當面打臉,那么妖性青螺就是間接的,帶著一絲埋汰的打臉。
    這種打臉,雖然力度不大,但卻讓崔周平的臉上登時面紅耳赤起來。
    像他這么大的年齡,在日升域之中,更是德高望重,幾乎所有的女子,在見到他之后,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恭敬的行禮,卻沒有想到,竟然被調侃。
    而且還是被一個女人調侃,是可忍孰不可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的崔周平,還是將這一口氣咽了下去,對他而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鄭鳴,我剛才之所以用一點暮鼓晨鐘的手段,不過就是要讓你迷途知返而已。”
    “你既然理解錯了,那此事就此揭過。今日我過來,是給你指一條明路的。”
    “年輕人,你可知道,你一直都走在一條迷途上,現在更是在朝著絕路上走。”
    “仇恨兩個字,已經蒙蔽了你的神志,你應該清醒一下,然后再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
    “你和無缺戰皇之間的恩怨,我已經了解,如果說無缺戰皇在這里面有一分不對,那么你就有十二分的差錯。”
    傅玉清因為以往聽說過鹿山四皓的名頭,所以對崔周平,還是有一些尊重的,但是此時,聽到崔周平的話,她的眼眸之中,卻多出了一絲冷厲。
    雖然她沒有參與到鄭鳴和姜無缺的恩怨之中,但是從她知道的經過來看,這里面的過錯,主要在姜無缺。
    天恒神境之中,姜無缺霸道冷酷,回到日升域之后,更是對鄭鳴的家人動手。
    這種手段,在傅玉清看來,是絕對無法寬容的。可是現在,這位鹿山四皓的長者,竟然輕飄飄的,將責任主要歸結到了鄭鳴的身上。
    實在是……實在是不能忍!
    “姜無缺應承天命,那是咱們整個日升域的大事,可以說關系到日升域以后萬年的歷程。”
    “所以,你必須放下恩怨,順天應命,拜服在無缺戰皇的坐下,輔助無缺戰皇,讓他登頂乾坤。”
    “只有這樣,你才能流芳千古,當然,也會成就你和無缺戰皇君臣相知的佳話。”
    鄭鳴的臉上,沒有一絲寒意,他在笑,只不過這笑容,在很多人眼中,實在是有些冷。
    “你剛才說什么,君臣相知?”
    鄭鳴的聲音淡淡的,仿佛沒有半點的怒意,但是熟悉鄭鳴的人都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崔周平點頭道:“不錯,就是君臣相知,姜無缺既然應承天命,那么他就能夠走的更遠。”
    “無盡星空,你不了解,日升域只是無盡星空的一部分,只有應承天命之人,才能夠走的更遠。”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消除無缺戰皇對你的不滿,你應該知道,自己的一些所作所為,已經觸碰到了無缺戰皇的底線,要讓他完全原諒你,你要付出努力。”
    “不要說無缺戰皇有多么對不起你,我可以告訴你,大凡天命所歸者,都是天生圣明之人,這等人物,絕對不會犯下人神共憤的錯誤。”
    “因此,你們之間之所以出現敵對,你要好好反省你自己才是!”
    鄭鳴緩緩的站起身來,他朝著遠處一指道:“滾!”
    崔周平正滔滔不絕的對鄭鳴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沒想到這個不要臉的家伙,竟然二話不說,讓他滾!
    這,這等冒犯,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臉哪!
    作為鹿山四皓之一,崔周平一向覺得自己說話都是金科玉律,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鄭鳴如此的肆無忌憚讓他無法接受,不不不,他已經是怒發沖冠了,當即沖著鄭鳴重重的瞪了一眼,厲聲道:“孽障,老朽是良言相勸,你莫要自誤啊!”
    崔周平聲音如雷,震懾四方。這一刻的他,就好似一頭雄踞一方的雄獅。
    “給你最后一次機會,現在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不然今日宰了你!”鄭鳴面無表情,但是一股森然的殺意,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
    崔周平只氣得眼冒金星,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良言相勸,居然得到這種結果。
    “你小肚雞腸,你只有自己的小恩怨,卻沒有天下蒼生的行為,必將為天下所唾棄。”
    “你……你最終,只有滅亡!”
    “你告訴我要放下恩怨,為整個日升域,那為什么你不讓姜無缺為了整個日升域,將天命送給我,然后跪伏請罪呢?”鄭鳴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別看你表面上扯著大義的幌子,實際上,你只不過是一條倚老賣老,想要討好姜無缺的老狗而已!”
    鄭鳴的話一說完,那崔周平猛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雖然到了他這種修為,想要受傷,已是一種無比艱難的事情,但是鄭鳴的話,還是讓他一口血憋在了胸口。
    難受,讓他感到難以無比憋屈的難受。
    他現在想要一抬手,就將鄭鳴打成飛灰,可是看著站在鄭鳴身后的妖性青螺和九目妖皇,最終他還是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好好好!”
    一連說了三個好之后,這崔周平騰空而起,朝著遠處飛馳而去,不過在他離去的時候,從身上閃爍的殺機,已經彌補了四周的虛空。
    “這老家伙,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妖性青螺看著鄭鳴,善意的提醒道。
    鄭鳴看著離去的崔周平,淡淡的道:“鹿山四皓,想死的話,最好死在一處。”
    聽到這句話的妖性青螺,忍不住翻動了一下自己妖媚的眼睛,這家伙,不吹牛會死嗎?
    實際上,鄭鳴說的是實話,按照他自己的修為,現在誅殺這崔周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使用孔宣的英雄牌,或者長眉祖師的英雄牌,好像又有點浪費。
    畢竟,孔宣出手的話,五色神光刷下,就能夠直接將這位給斬殺,而長眉祖師雖然困難一點,應該也能行。
    只是殺了這么一個,浪費掉一個億的聲望值,實在是有點不值得,因此,鄭鳴還是決定等他們全都來了之后再說。
    不足五百人的隊伍,在鄭鳴的帶領下,繼續出發。只不過這一次,所有人更加的沉默。
    葛云升等人的腦子里,依舊回蕩著鄭鳴的聲音—滾!
    鹿山四皓,絕對不會善罷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