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814 鹿山四皓

  “這四周的靈氣,好像比咱們的山門要濃郁上五倍?”金堅站在一塊石頭上,一臉納悶的說道。
    本來,正在拼命的吞吐靈氣的房勻柏等人,猛的停下了對靈氣的吞吐,他們心中很清楚,這種蹊蹺的情況,很不正常。
    雖然萬象門并不是天下七大實力之一,但是萬象門當年,畢竟是十八名門之一,它的山門靈氣,比之普通的地方,不知道強多少倍。
    可是現在,他們所在的,就是一座荒山,這里的靈氣,竟然比他們萬象門山門的靈氣強上五倍,這其中的問題,可想而知。
    “這靈氣之中,帶著一絲紫氣!”葛云升緩緩的走來,聲音里帶著一絲沉重。
    紫氣這東西,在修為高強的武者眼中,那就是寶物,雖然收攏紫氣并不容易,但是一旦將紫氣煉化,那將是一種大大的殺器。
    這些年來,不知道多少宗門,都在收集紫氣,更有不少的強者,想要將這紫氣融入到自己的神通之中。
    “你們這些家伙,還擔心靈氣太充足么?我告訴你們,等主人登上戰皇宮,撕碎了天命,咱們想要比這里靈氣充足的地方,實在是太簡單了。”
    已經變得只有拳頭大小的九目妖皇,從草叢之中蹦出來,眨眼功夫,它就變成了磨盤大小。
    雖然九目妖皇的地位,只是鄭鳴的仆役,但是它的修為,卻讓它在萬象門之中,享有著崇高的地位。
    畢竟,修為上的差距,讓人不自覺的,產生一種尊重的感覺。
    葛云升等人沒有開口,他們雖然對鄭鳴無比的佩服,對這次征討戰皇宮,也并非認為沒有希望,但是和九目妖皇相比,這信心就弱了許多。
    可以說,九目妖皇是除了傅玉清之外,對鄭鳴最大的信服者。
    “都不要說話!”就在房勻柏準備開口的時候,那九目妖皇陡然開口,它整個身體,這一刻更是增高了一丈。
    那沖天而起的法身境的氣息,在這一刻,更是不分敵我,直接將房勻柏等人壓倒在了地上。
    房勻柏想要開口,想要吶喊,但是他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他的身體之中,更是呈現出開裂的痕跡。
    葛云升等人,這一刻,也都感應到了什么,一個個都露出了戒備之態。
    “在下鹿山崔周平,鄭鳴可在?”淡淡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這聲音并不高,但是聽在人的耳中,卻猶如九天鶴鳴。
    鹿山崔周平,這五個字聽在萬象門大多數人的耳中,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個名字,真不是一般的陌生。
    他們不認識崔周平,也不知道這個崔周平究竟是干什么的,但是葛云升的臉色卻是大變。
    因為長生宗的弟子已經七零八落,而葛云升更是為了不引起鄭鳴的猜疑,所以基本上不派人打聽情況。
    對于鹿山四皓已經出山的消息,他并不知道,但是這并不影響他對鹿山四皓的尊崇。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穿葛袍,長須飄飄的老者,從遠處跨步而來。
    老者的步伐很慢,但是他也就是走了兩步,就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精通輕功的萬象門弟子,知道老者這并不是輕功,而是一種神通。
    一種叫做縮地成寸的神通。
    雖然這老者的身上,并沒有任何的氣息,但是看到這老者的瞬間,不少人的心中,還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弟子長生宗葛云升,拜見長者!”葛云升在老者停下的瞬間,恭敬的跪倒在地,沉聲的說道。
    因為九目妖皇突然顯露自己的神通,而動彈不得的房勻柏,在這崔周平到來的剎那,就已經解脫了束縛,可是他看著葛云升那跪拜的模樣,還是長大了嘴巴。
    雖然在他的眼中,這葛云升也就是一個敗軍之將,但是人家畢竟是長生宗的宗主。
    十八名門,長生宗排名第五,葛云升在日升域之中,也算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
    可以說平日里,就算見到姜無缺或者姚樂清舒這等大名鼎鼎的人物,他能有抱拳這個舉動,就已經很給面子了。
    但是現在,這位崔周平,竟然引得這葛云升磕頭行禮,這……這實在是出乎太多人的意料。
    “葛云升,你就是黃鶴兄那個小弟子么?這一轉眼,你也成為了一宗之主了,哈哈,日子還真是夠快啊!”
    崔周平一揮衣袖,直接將葛云升從地上托起:“記得當年,我和你師傅下棋的時候,你還在一旁伺候呢!”
    “長者您還記得晚輩,實在是晚輩的榮幸!”葛云升的眼眸,這一刻竟然有點濕潤。
    崔周平淡淡一笑道:“你們誰是鄭鳴?”
    房勻柏雖然修為不是太高,但卻是極擅察顏觀色之輩,此時鄭鳴根本就沒有在,這崔周平既然是連葛云升都要下跪的人物,那么他絕對不會有眼無珠。
    他這么問,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等著鄭鳴對他拜見。
    對于崔周平這種顯而易見的目的,房勻柏覺得很是不爽,他當下梗著頭道:“家師目前不在。”
    還沒有等他將接下來的一句說完,葛云升已經粗暴的打斷了他的話道:“長者請稍等,弟子這就去請。”
    那崔周平淡淡的點了一下頭道:“那老朽就在此地等一等。”
    說話間,崔周平一揮衣袖,一個碧玉石墩,就出現在了他的旁邊,崔周平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上面。
    金堅、肖無回等人,一個個目光都看著那崔周平,他們都能夠從崔周平的身上,感應到那一如山岳般的氣息。
    雖然,這種氣息,他們以往也從九目妖皇的身上感覺到過,但是這兩者卻完全不同。
    如果說九目妖皇是一座雄峻的山峰,那么這崔周平,就是一座古山,一座雖然看不出雄峻,但是卻讓人仰止的,充滿了蒼古氣息的古山。
    在崔周平到來的時候,鄭鳴已經感覺到了。而且鄭鳴同樣知道,這崔周平絕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這崔周平修為不低,而且架子不小,嘿嘿,他等著你去拜見他這個老前輩呢!”妖性青螺一臉壞笑的看著鄭鳴,惟恐天下不亂的調侃道。
    鄭鳴沒有吭聲,而站在鄭鳴身邊的傅玉清,則輕聲的說道:“這崔周平乃是鹿山四皓之一,我在天劍閣的時候,聽說鹿山四皓乃是日升域最頂尖的人物。”
    “好像天劍閣的閣主,在面對這鹿山四皓的時候,也要恭敬的行禮。”
    “他這一次來,絕對不簡單,鄭鳴你還是去見他一見,當然,最好能給他講道理。”
    鄭鳴笑了笑道:“既然是他來見我,自然是他過來。”
    傅玉清看著鄭鳴淡然的神色,知道自己這個時候,無論勸說什么,對鄭鳴來說都是徒勞無用。
    所以最終,她伸出了一根玉指,在鄭鳴的額頭輕點了一下,柔聲的嬌嗔道:“你呀,性子就是這么硬,總是不能妥協一點。”
    就在兩個人說話之際,葛云升已經快步走了過來,他朝著鄭鳴抱拳道:“鄭宗主,崔周平長者到了,請您和我一起去迎接。”
    “你告訴崔周平,他愿意過來,讓他在一刻鐘之內過來見我,不然,請他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鄭鳴一揮手,話語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葛云升愣了一下,覺得鄭鳴可能并不知道崔周平是誰,當下耐著性子解釋道:“鄭宗主,來的是崔周平長者,鹿山四皓之中的崔周平。”
    “您可能沒有聽說過鹿山四皓,我告訴您,鹿山四皓是咱們日升域的四位長者,他們不但武技超凡入圣,而且他們四人更是聲名遠播,頗受各大宗門的尊敬。”
    “就算七大實力的宿老,在面對他們的時候,也要讓上五分。”
    說完這些話,葛云升加重了口氣道:“我覺得,鄭宗主,您應該對他老人家尊重一些。”
    “說完了嗎?”鄭鳴看著葛云升,聲音依舊淡然。
    “已經說完了!”葛云升這個時候,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但是面對鄭鳴的問話,他還是老老實實的道。
    “說完了你就去吧!”鄭鳴一揮手,平靜的說道。
    葛云升的眉頭一皺,他想要告訴鄭鳴,崔周平并不是他能夠得罪的,但是最終,他還是閉上了嘴巴,畢竟崔周平就算再難以得罪,那也是鄭鳴的問題。
    他葛云升就算再怎么尊重崔周平,這個時候,也改變不了鄭鳴的任何想法。
    “哈哈哈,既然閣下要老頭子來,那老頭子就先過來,山人崔周平,見過鄭宗主。”猶如鶴鳴的聲音,再次在虛空中響起,本來坐在九目妖皇等人不遠處的崔周平,就出現在了鄭鳴的近前。
    就連他那個石頭墩子,都依舊在崔周平的身下。
    這一手,已經超過了縮地成寸,對于一些武者而言,這等手段,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大神通。
    鄭鳴看著傲然而作,雖然輕輕拱手,但是眼眸中卻閃爍著一絲怒色的崔周平,心中升起了一絲冷然。
    “閣下來尋我,所為何事?”鄭鳴面無表情,直截了當的問道。
    那崔周平輕輕一笑道:“鄭鳴,你年紀雖輕,卻也算是得天獨厚,老朽是不想看著你一錯再錯,所以來此,點醒于你,希望你能夠幡然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