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12 天神呼

  
    “主人,好飽啊!”小金貓大了一個咯,一副要將肚子里所有東西都要吐出來的樣子。
    鄭鳴看著前方空空如也,沒有半點獸魂的情況,話語中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道:“那些獸魂,都讓你給收了。”
    “都在俺肚子里呢,嗚嗚,這些獸魂,實在是有點多,現在把喵給撐住了。”
    “唔,俺現在需要將那個小鳥給吃了,也能夠中和一下,要不然千禽百獸大陣施展不出來啊!”
    小金貓伸出兩個小小的爪子,朝著裂空雀的方向一指,認真的說道。
    和裂空雀相比,小金貓的體態,實在是太過迷你。要是平時,這小金貓說要將裂空雀吃掉,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但是鄭鳴可剛剛看到,這家伙將偌大的黃金蠻牛給解了體。
    雖然不知道它運用的是什么手段,但是那黃金蠻牛,真的被這小家伙收拾了。這里面,雖然有自己呼魂喝魄的作用,但是更多的,卻是小金貓自己的能力。
    吃了裂空雀中和一下,這小家伙還真的敢說。鄭鳴的雙眸,在小金貓的身體中掃了一眼,就發現在小金貓的肚子之中,好似有一股強大至極的能量在孕育。
    這能量,自然就是那些組成黃金蠻牛巨獸的魂魄。
    “孽障,還不歸附,更待何時?”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朝著裂空雀直接沖了過去。
    裂空雀的身軀猶如山岳,雙翼展開,遮天蔽日,可以說比黃金蠻牛,還要兇狠三分。
    它之所以遲遲沒有朝著鄭鳴攻擊,是因為它在黃金蠻牛的崩碎之中,感到了威脅。
    這種威脅,讓裂空雀本能的停滯在虛空之中。但是這并不表示,它就退縮。
    而鄭鳴的前進,更激怒了裂空雀的兇性,它大嘴張開,陡然發出了一股強大至極的吸力。
    這吸力,瞬間籠罩了百丈空間,凡是被這詭異的吸力所籠罩的物體,都不由自主的朝著這裂空雀的嘴沖了過去。
    “救命啊!崖主救命啊!”巨山之上,有御獸崖的弟子,他們恰好被這陡然升起的吸力所籠罩。
    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他們拼命掙扎,但是他們的身體,還是朝著裂空雀的口中沖去。
    而且,在接近巨大裂空雀巨口的時候,他們的身軀,好似還縮小了一半左右。
    那御獸崖的崖主董空懸,此時緊緊的攥著拳頭,在被裂空雀吸走的弟子之中,有一半他都能夠叫出名字。
    雖然這些弟子,對于御獸崖而言,真的并不算是太重要,但是作為師長,他同樣不愿意這些弟子就此損失。
    可是誅殺鄭鳴,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現在裂空雀的兇性大起,對他而言,就是一個無比重要的機會。
    讓裂空雀擊殺鄭鳴!
    所以,他不能改阻止裂空雀,一旦他選擇了阻止,再想重演這種攻擊,就非常的不容易。
    鄭鳴的喝聲,也就在這時,傳入了裂空雀的耳中,凌空咆哮的裂空雀,陡然停頓了下來。
    十個呼吸,并不是太長時間,但是十個呼吸,卻讓不少修為高深的御獸崖武者逃出升天。
    他們在脫離了那詭異吸力的瞬間,就瘋狂的逃竄,這一刻的他們,也顧不得誅殺鄭鳴。
    也就在那些武者逃竄的瞬間,在鄭鳴背上的小金貓,金黃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瘋狂。
    “主人,你要加緊吼啊!”
    在鄭鳴的耳邊留下這句話,小金貓瘋狂的朝著裂空雀沖去,在裂空雀拜托了鄭鳴呼魂攝魄的威脅之時,它已經沒入了裂空雀的口中。
    從小金貓的動作中,鄭鳴感到了這家伙在冒險。所以就在裂空雀清醒過來的時候,鄭鳴再次厲喝道:“孽畜,還不歸服,更待何時?”
    裂空雀震蕩,再次停頓在了半空中。可就在這一刻,那剛剛一直沒有動彈的戾龍,陡然讓朝著鄭鳴抓出了一抓。
    這一抓,虛空之中生出了十三柄黑色的巨劍,朝著鄭鳴的位置,直落而下。
    這十三柄巨劍,每一柄,都隱含著陰冷狂暴的殺意,在下落的瞬間,更是隱含著震懾人心神的力量。
    在這十三柄巨劍下落的瞬間,鄭鳴就感到自己四周的虛空,已經被一股狂暴之氣封鎖。
    雖然呼魂攝魄的神通,可以震懾戾龍,但是這十三柄隱含著無窮兇威的巨劍,卻并不是呼魂攝魄可以解決的。
    所以,他還是使用了他的第一個神通,也就是兩儀微塵神通,直接生出了一片兩儀微塵空間,朝著那十三柄巨劍罩了下去。
    但是在十三柄巨劍消失的瞬間,鄭鳴就催動自己體內的九子鬼母天魔大法,直接將自己的身軀,分成了九道血影。
    九道血影,分立四面八方,每一個雖然都只有一丈多高,但是立于虛空,卻也讓人心中膽寒。
    “孽障,還不歸附,更待何時?”
    九個血影,同和喝喊,一時間,很是有一種凄厲無比的感覺,但是實際上,鄭鳴知道,能夠其作用的,只有他的主體所喝出的聲音。
    裂空雀和戾龍,幾乎接連不斷的被那喝聲所懾,它們的攻擊,雖然凌厲無比,氣勢無雙,但是每每催動這些攻擊的它們,在攻擊就要落下的時候,突然被定在半空中,讓那些看似氣勢沖天的攻擊,最終都落得難以為繼。
    就在戾龍被鄭鳴定住的時候,那十三柄巨劍,已經斬破了兩儀微塵的空間,沖了出來。
    只是鄭鳴已經躲開,所以這十三柄巨劍,就呼嘯的朝著下方的十萬修士沖了下去。
    其中有一枚,沖向了姜縱橫!
    姜縱橫的臉色很不好,在那十三柄巨劍下落的剎那,他的臉色蒼白無比。
    他的修為,雖然已經達到了化蓮境,但是在這呼嘯而來的巨劍之下,他覺得自己就好似一個螻蟻。
    法訣真意,在這巨劍之下,統統都難以起到任何的作用,姜縱橫就覺得自己好似一個刀柄下的羔羊。
    一個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羔羊!
    好在董空懸還不希望他死,就在那巨劍下落的時候,董空懸手指一點,一道金色的巨鵬,從他的手中飛出,朝著那巨劍迎了上去。
    這巨鵬展翅十里,氣勢無雙,乃是董空懸多年修煉而出的第一神通。巨鵬在出現的剎那,巨大的,猶如利劍般的鳥啄,就朝著那黑色的巨劍重重的點去。
    巨劍無聲,劃過鳥啄的瞬間,就將那鳥啄帶著巨鵬的頭部,直接斬成了兩端。
    從巨劍下落,到巨鵬被斬,也就是一個剎那的事情,但是趁著這個剎那,董空懸已經將姜縱橫拉了出來。
    看著最終將下方山岳斬斷,地火順著巨劍劃破的裂痕直沖而出的情形,姜縱橫的身上滿是冷汗。
    如果不是董空懸出手,自己恐怕就要死在這巨劍之下。
    “董崖主,你們御獸崖的大陣,究竟是怎么控制的?敵我不分,哼!”
    姜縱橫的話語之中,帶著幾分訓斥的味道,聽著姜縱橫的話,董空懸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他是誰,他乃是七大勢力之中的御獸崖的統帥,現在不但救了姜縱橫,更遭到姜縱橫一個晚輩的訓斥。
    一時間,董空懸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殺意。但是最終,董空懸還是將這一絲殺意壓了下來。
    對他而言,殺了姜縱橫,也就是動一下手的問題,但是殺了姜縱橫的后果,卻難以承擔。
    不管怎么說,姜縱橫都是姜無缺的兒子。
    “這三靈裂天陣,雖然我們御獸崖也有控制,但只是最簡單的控制,最主要的,還是依靠三只上古兇獸的本能去戰斗。”
    董空懸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咬牙切齒的道:“誰也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鄭鳴這種詭異的手段。”
    “實在是……”
    姜縱橫也感受到了董空懸身上散落下來的殺意,瞬間清醒過來的他,不敢接著用要挾的口氣朝著董空懸說話,而是輕聲的道:“如此該怎么辦?”
    董空懸仰望虛空,就見鄭鳴依舊在厲聲高喝,那裂空雀和戾龍,雖然每一次攻擊,都好似隱含萬鈞之力,但是總是在攻擊了瞬間,就停在半空中。
    這種情況,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孽障,還不歸附,更待何時!”鄭鳴的厲喝,再次響起,而那裂空雀,則在這厲喝中,直接崩碎。
    天神嗎?
    石人杰仰望著虛空之中,猶如戰神一般的鄭鳴,這一刻,他的心頭,只有這一種疑問。
    作為一個躍凡境的武者,他的武道意志和他的驕傲,都不允許他將其他人奉為神明。
    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又讓他不得不相信,眼前之人,真的是一個神明。三個法身境巔峰的兇獸,在石人杰的眼中,幾乎是不能戰勝的。
    可是,這鄭鳴只是一聲聲高喝,就將那些難以戰勝的兇獸,直接吼破在虛空之中。
    這是何等的神通,這是何等的武技!
    自己要是能夠有鄭鳴這種神通,自己同樣也能夠出人頭地,自己要是能夠有鄭鳴這種神通,自己也就不用受一些人的窩囊氣。
    可惜,這種驚天動地的大神通,自己是絕對學不到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