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10 三靈裂天

  姜縱橫已經有點發狂了,他對于這次擊殺鄭鳴,是抱著必勝信心的,甚至在他的心中,他覺得這次擊殺鄭鳴,自己不但要做好,而且還要完成的漂亮。
    鄭鳴單刀直上,就已經讓他心中發狂,現在神水宮和御獸崖的人,沒有怎么鄭鳴不說,還將好好的隊伍,打的七零八落。
    十萬武者,而且都是躍凡之上。
    整個戰皇宮,在自己老爹沒有承受天命之前,也聚集不了如此多的人馬。現在,自己利用如此多的隊伍,配合上七八位法身境的強者,竟然將這一戰打成這樣。
    自己該是何等的無能!
    “董崖主,殺了他,無論如何,你要殺了他,如果你殺不了他,我就讓你們御獸崖在日升域除名!”
    姜縱橫的話,喊得聲音很大,甚至有一種歇斯里地的感覺。而作為被他威脅的對象,那紫袍老者的臉色也是一變。
    他第一個感覺,就是生氣,按照紫袍老者的地位,當年還在姜無缺之上,就算是姜無缺成為了無缺戰皇,對待他們御獸崖,也是客氣無比。
    現在,一個小崽子,竟然敢威脅他,威脅他們御獸崖。
    這實在是讓他有點難以接受,可是看著那踏橋而來的鄭鳴,他的臉色變得無比的凝重。
    現在,不是和姜縱橫這個小崽子一般見識的時候,唯有誅殺了這個可惡的鄭鳴,才是正途。
    他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抹,頓時一根羽毛,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根羽毛,雖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一樣望去,卻給人一種萬古青天的感覺。
    這是一枚的上古魔禽的尾羽,顫抖之間,充斥著道紋之力。
    “三靈裂天陣!”
    浩蕩如雷的聲音中,本來已經四處為戰的御獸崖弟子,在這一刻,好似找到了自己的信心一般。
    一個個御獸崖的弟子,幾乎同事騰空而起,他們的手中,更是多出了一個個的小幡。
    這些小幡,模樣雖然差不多,但是上面匯聚的東西,卻各自不同,隨著這些小幡的展開,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珍禽異獸。
    黑色的巨虎,咆哮的火牛,更有展翅高飛,身大百丈的巨大蒼鷹,仰天長嘯,聲震四野的太古兇猿……
    密密麻麻的兇獸飛禽,一個個騰空在虛空之中,雖然都是虛影,卻給人一種瘋狂的殺機。
    “鄭鳴,這是一種魂陣,現在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妖性青螺看著那無數的巨獸飛禽,臉色都是一變。
    鄭鳴的神色平靜,他有四張孔宣的英雄牌在手,自然是不懼任何人,所以他同樣沒有立即動手,而是準備要看一看,這三靈裂天陣,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也沒有等鄭鳴動手,那鋪天蓋地的飛禽上空,就出現了一根羽毛,一根青色的羽毛。
    羽毛展動,所有在天空之中飛動的飛禽虛影,就好似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匯聚,也就是眨眼功夫,這些飛禽的虛影,就看不到了蹤跡。
    出現在鄭鳴眼前的,是一個高有千丈,雙翼展開,一如垂天之云的巨大飛禽。
    這飛禽最引人矚目的,并不是他的雙翼,而是它的雙爪,這雙爪子,道紋閃動,殺氣沖天,在看到這雙爪子的瞬間,就給人一種撕裂蒼穹的感覺。
    “上古魔禽裂空雀!”
    有武者驚聲的呼喊,他們對于這種上古魔禽,以往只是聽說過名字,卻沒有想到,御獸崖竟然以這種詭異的大陣方式,重組了裂空雀。
    裂空雀一爪,可撕裂萬丈虛空,只要被撕裂的虛空之中的人和物,全部都會隨著虛空崩碎。
    如果要形容這裂空雀的攻擊,唯有天劍的破畫,它們都是上升到了一定的級別,普通的東西,難以比擬。
    也就在裂空雀出現的剎那,御獸崖中,一個雙眸發碧的老者,揮手扔出了一塊金光閃閃的獸皮。
    這獸皮只有半尺大小,但是轉瞬間,卻變成了萬丈大小,所有被這獸皮包裹的巨獸虛影,眨眼工夫,都融入了這獸皮之中。
    以至于,這獸皮在虛空之中,就好似一層被吹了氣的口袋,瞬間鼓了起來。
    “吼吼吼!”
    巨吼震天,在這巨吼中,人們終于看清楚這獸皮之中出現的究竟是何物。
    這是一頭金黃色的巨牛,龐大的牛身,好似充斥著將蒼天撞破的力量。它在出現的瞬間,就仰天巨吼,好似在向這天地,宣告他的到來。
    “黃金蠻牛,本應該消失在天地之間的黃金蠻牛,沒有想到這御獸崖竟然借用黃金蠻牛的獸皮,重現了神獸黃金蠻牛!”
    神水宮那手持小缽的老者,聲音中帶著一絲畏懼的道:“這黃金蠻牛,不但力大無窮,而且它能夠免疫大部分的神通攻擊。”
    “我們神水宮要是用三千弱水大陣對付這黃金蠻牛的話,根本就沒有太大的用處。”
    神通攻擊免疫,力大無窮,光這兩項,已經讓人感到恐懼不已。
    就在黃金蠻牛出現的剎那,那裂空雀也顯得異常的暴走,它們的眸子,都緊緊的盯著鄭鳴所處的水橋。
    九目妖皇在裂空雀的目光下,整個就好似一個受到了恐嚇的小動物,它的身軀不斷的收縮。
    雖然它沒有見過裂空雀,但是他有一種感覺,只要這裂空雀愿意,可以一出手,直接將自己撕裂。
    裂空雀,對于他而言,就好似天敵一般。
    黃金蠻牛的咆哮下,虛空之中再次出現了一物,這是一個拳頭大小的鱗片。
    淡紫色的鱗片,在虛空中之中,猶如一塊紫色的寶石,散發出異樣的魅力,可是就在這鱗片出現的瞬間,那些巨蟒和蛟龍的虛影,幾乎同事咆哮。
    他們的體內,出現了一個個紫色的光點,這些光點,越來越亮,最終遮擋住了這些蛟龍的影子,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足足有萬丈大小的蛟龍。
    一個帶著雙翼的蛟龍,那紫色的,猶如寶石一般的鱗片,就貼在他的兩只眼睛的中間。
    “戾龍,這是傳說中的戾龍!”姜縱橫在看到這條帶著雙翼的蛟龍時,整個人興奮了起來。
    成年的戾龍,可以搏殺法身境巔峰的強者,現在這戾龍出現,那么擊殺鄭鳴,也就不是問題。
    兩個本來已經陷入瘋狂的太古巨猿,在戾龍和黃金蠻牛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平靜了下來。
    “鄭鳴,現在給你最后一個機會,只要你選擇投降,可以饒你不死。”紫袍老者的聲音,從那裂空雀的口中喝出,聲震寰宇虛空。
    這紫袍老者的話,讓姜縱橫的眉頭一皺,紫袍老者有點過分,放不放鄭鳴,應該是他姜縱橫的事情,他憑什么決定。
    “這三個巨獸是靠陣法組成,雖然暫時恢復了它們沒有墜落之時的威勢,但是每使用一次,損耗很大。而且對于這三種神獸的道紋,也有損耗。”妖性青螺淡淡的說道。
    這三個巨獸,給鄭鳴的感覺非常的不好,他覺得這一次,自己不實用英雄牌是絕對不行。
    就在他準備催動長眉真人的英雄牌時,小金貓陡然飛過來抱住了鄭鳴的大腿。
    “主人,尊敬的主人,您可一定要幫助一下您最為忠心的屬下,嗷唔,主人啊,人家的機會來了,主人您一定要幫我啊!”
    大多數人的時候,傲嬌的小金貓,都是將鄭鳴當成自己的人寵,這般叫鄭鳴主人的情況,卻是第一次。
    聽到小金貓這般的哀求,鄭鳴還真是有些意外:“你想要讓我怎么幫你。”
    “好多禽獸啊!”小金貓一開口,讓鄭鳴就有點要暈的感覺。
    好多禽獸,這是什么話。就在他準備將胡鬧的小金貓彈走的時候,就聽小金貓大聲的道:“主人,偉大的主人,喵的幸福這一次就靠您了。”
    “您的大吼神功,一定能夠定住那三個禽獸,到時候,主人只要定住他們的心神,喵就可以將組成他們的獸魂,給收服到自己的手下。”
    鄭鳴在很多時候,雖然覺得小金貓實在是不靠譜,但是小金貓這家伙的千禽百獸陣,他是見識過的。
    三個法身境巔峰的神禽化身,自己稍微定住他們一會,應該還是可以的。
    心中思量了瞬間,鄭鳴就點頭答應了小金貓的要求。也就在這時,龐大的黃金蠻牛,瘋狂的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通體金黃的黃金蠻牛,雖然只是以陣法催動獸皮,但是卻重現了當年這黃金蠻牛在巔峰之時的風姿。
    奔走如風,踏星踩月!
    在它離鄭鳴還有千丈長短的瞬間,鄭鳴就已經感到自己整個人,已經被一種狂暴的力量鎖定。
    想要躲避,根本就不可能!而要和這股力量碰撞,那最終的結果,唯有粉身碎骨。
    從黃金蠻牛的身上,鄭鳴感應到的,是一種規則,一種無堅不摧的規則之力。
    面對這狂暴的黃金蠻牛,如果鄭鳴使用長眉真人的英雄牌,自然是紫青雙劍,可以與之匹敵,但是現在,鄭鳴要給小金貓制造機會。
    感應著在自己身后,一副賊頭賊腦模樣的小金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的笑意。
    不過此時,他并沒有太多時間理會小金貓,而是衣袖揮動,升高百丈多高,而后朝著那偌大的黃金蠻牛吼道:“孽障還不歸附,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