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3 炎陽子

  當第一次聽到鄭鳴說要撕破天命,他覺得鄭鳴是在吹噓大氣,但是現在,望著踏步而行的鄭鳴,他感覺,這世間,如果真的有人能夠撕破天命的話,那么這個人,一定是鄭鳴!
    動手,還是不動手?這個問題,瘋狂的在他的心頭旋轉,對于他而言,動手的話,絕對能夠給他贏得巨大的名聲,而一旦擊傷鄭鳴,那么他一定能夠獲得想要的青睞。
    可是,看著那踏步而行的身影,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俄沒有出手的勇氣。
    五丈、四丈、三丈……
    鄭鳴和程蒼龍的距離越來越近,程蒼龍已經將他最為強大的銘器準備好,雖然這銘器,他沒有把握要了鄭鳴的性命,但是他對于自己手中的銘器,還是有信心。
    可是,當鄭鳴離他越來越近的時候,他那種信心卻不斷的消弱,以至于當鄭鳴從他身邊經過之后,他依舊沒有動手。
    鄭鳴的背影,就在他的眼前,看著那背影,程蒼龍好似看到了自己未來的路。
    天命所中之人,一定能夠打破日升域的桎梏,而一旦自己被這天命所中之人重視,那么自己提升到法身境,就不是沒有可能。
    拼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自己晉級生神境已經有百年歲月,如果在這百年之內得不到突破的話,那么等待自己的,同樣是死路一條。
    一咬牙的程蒼龍,當下就準備動手,可是,就在這瞬間,鄭鳴陡然扭頭朝著他看了一眼。
    這一眼,平靜如水,但是這一眼,卻直接將程蒼龍整個震懾,他在這一眼之下,覺得自己的手腳冰涼,他在這一眼之下,覺得自己的整個精神,都好似唄凝滯了一般。
    怎么可能?
    當他從這一眼的震懾中清醒過來的時候,鄭鳴已經踏步遠去,走過了一萬人組成的通道。
    “人寵不愧是人寵,嗚嗚,能夠有這樣的人寵,是喵的驕傲,嗷唔,都快要趕的上喵帥了!”小金貓快速的翻騰著身子,話語中充斥著感慨。
    對于小金貓這種話,沒有人理會,無論是萬象門的弟子,還是長生宗的殘余,都緊緊的盯著鄭鳴。
    他們覺得,這個身影,這個人,這個場景,他們絕對是一輩子都忘不了。
    “這小子,讓老娘都動了心,嗚嗚,下次說什么也要勾引他一次,讓他知道一下老娘的魅力。”
    妖性青螺絲毫不顧及自己身邊的傅玉清,聲音響亮無比。而傅玉清,也真的沒有朝她的位置看上一眼。
    傅玉清此時,好似又回到了當年,那荒涼的小山之上,他身受重傷,被姬空幼等人劫殺的情形。
    當年橫槍立馬的少年,和現在,依舊沒有任何的改變。
    姜縱橫同樣看到了這一切,他的心中,也有一種心神被懾的感覺,但是最終,這種感覺,卻變成了一種氣急敗壞,變成了一種瘋狂。
    他難以接受,那個傲然從萬人的圍攻之中走出,猶如神帝一般的人,不是自己。
    這個身影要是自己該多好,可是,這個身影,偏偏是那個人,那個讓他丟盡了顏面,那個讓他要無切齒的人。
    “廢物!”姜縱橫怒罵,他最終所罵的人,自然就是半點都沒有動彈的程蒼龍。一般只要姜縱橫喝罵,總會有人應和,但是現在,卻沒有人吭聲。
    穿著紫色長袍的老者,氣勢依舊雄闊,但是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同樣充斥著震驚和敬佩。
    同時,在他的心中,還升起了一個疑問,那就是他這次,不顧一切的幫助姜縱橫,要將鄭鳴斬殺,從而獲得投效無缺戰皇的選擇,是對是錯。
    在揮軍而來,不,應該說,在見到這一幕之前,他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自己的選擇。
    天命之人,一定能夠順風之上九萬里,而自己和御獸崖,更能夠順應天命,突飛猛進。
    那鄭鳴雖然修為不凡,手段神異,但是就算是耗費再大的代價,也是值得的,更何況其他大勢力都沒有動手,他們御獸崖能夠獨占鰲頭。
    現在,他對于自己當初的決定,生出了一絲的動搖。
    “崖主,您看……”姜縱橫的目光,朝著紫袍老者看了過來。
    作為一方雄主,紫袍老者同樣是殺伐決斷之輩,他一揮衣袖道:“能夠穿過幾個小字輩的陣仗,算不了什么。”
    “傳令給烈火宗,給他們出手了。”
    紫袍老者的話一出口,幾個站在姜縱橫身邊的老者,神色就是一動,不過最終,他們也沒有開口。而姜縱橫同樣不再說話,只是用力的揮動了一下手中的令牌。
    穿過萬人組成的第一層防護圈,映入鄭鳴眼前的,是一片開闊的空地,只不過此時的空地上,已經有七八名赤紅色衣袍的老者,正站在那里等待。
    站在最前方的,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者,赤紅色的長袍,越發襯托得他姿容不凡。
    “鄭鳴,你也算是一個人物,今日聽我良言相勸,立即俯首就擒,不然,此地就是你葬身之所。”
    這老者邁步而來,滾滾的火焰,在他的腳下,衍生出兩條火龍,拖著他直上虛空。
    法身境!
    這個老者是法身境,雖然只是法身境的初期,但是那兩道赤紅色的火龍,卻變得越來越大。
    老者的法身,就是這兩條赤紅色的火龍,看著兩頭已經開始綻充斥到百丈大小,猶如活的一般的赤紅色火龍,鄭鳴的眼眸中,充斥著戰意。
    “閣下如何稱呼?”
    鄭鳴說出這六個字的剎那,那本來猶如火神臨世的老者,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遲疑。
    鄭鳴的呼魂攝魄之法,已經讓不少人吃足了苦頭,現在他問老者的姓名,讓老者有些遲疑。
    “老朽炎陽子!”終于,在稍微的遲疑之后,老者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顯然這老者,也是一個極其好名望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冒險說出自己的名字。
    “炎陽子還不倒地,更待何時!”鄭鳴手握金色的龍雀刀,聲音猶如雷霆般的響起。
    站在兩條火龍之上的炎陽子,在聽到鄭鳴吼聲的瞬間,就瘋狂的運轉法力,鎮定自己的心神。也就在他法力運轉的剎那,炎陽子就感到一個巨大的漩渦,瘋狂的拉扯著他的神識。
    只要自己的神識,被這漩渦拉走,那么自己立即就有可能倒在地上。炎陽子瘋狂的運轉法力,努力定住自己的心神。
    十個剎那,炎陽子依舊高居火龍之上!
    自從鄭鳴從張桂芳的英雄牌上,得到了呼魂攝魄的神通之后,這炎陽子可以說是鄭鳴對敵之時,第一個沒有起作用的對手。
    炎陽子此時,雖然覺得對抗那漩渦依舊很難受,但是他的心,卻是已經放下。
    鄭鳴的呼魂攝魄之法,他已經看過,知道這個法門霸道無比,現在這個法門對自己沒有作用,怎不讓他心中歡喜不已。
    可是,就在他準備將這最后一波吸力消失之后,在對鄭鳴發動攻擊的時候,就見鄭鳴的手掌木然一翻。
    這一翻,并不是太驚天動地,但是伴隨著鄭鳴手掌的翻動,炎陽子就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詭異的空間之中。
    空間并不是太大,但是卻擁有黑白兩種生生不息的氣息,這種氣息,讓炎陽子很不舒服。
    “孽障,你手段雖然不錯,但是找錯對象了。”喝出這句話的剎那,炎陽子雙手掐動,一條長有千丈的火龍,從他的頭頂直沖而起。
    火龍翻騰,龍尾抽打虛空,一道道的裂紋,在虛空之中生出。可是,還沒有等炎陽子心中歡喜,那生出的裂紋,又開始自行修復。
    陰陽兩儀,生生不息!
    炎陽子心中大恨,不過越是這樣,他越是不能長時間在這詭異的空間之中待著,所以他怒喝一聲,一口精氣,從他的口中噴出,瞬間籠罩在火龍的上空。
    本來只有千丈的火龍,頃刻變成了萬丈,一個猶如赤陽一般的火球,更是唄這火龍一口噴出。
    火球瘋狂的撞擊在空間上,一時間火焰紛飛,從火球上四濺而起的火花,在虛空之中彌漫,一如無數的流星火雨。
    面對這無數的火雨,炎陽子的心輕輕的抽搐,雖然這些火焰,等他回去,依舊能夠修練出來,但是這對于他來說,畢竟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有朝一日,一定要將這鄭鳴扒皮抽筋,要不然怎么能夠解得了他的心頭之恨。
    好在這陰陽兩儀的空間,已經出現了一個漏洞,他可以從這個漏洞之中,沖出去。
    駕馭火龍,炎陽子從那火球破開的大洞之中沖出,因為那洞口和火龍相比,存在著巨大的差距,所以再出去的剎那,那火龍沒已經變成了十丈長短。
    天地依舊,巨山依舊,四周的兵將依舊!
    炎陽子沒有看到鄭鳴,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此時的鄭鳴,應該也掀不起什么大的波浪來。
    畢竟,鄭鳴就算是有些手段,也難以對他再產生什么影響。如果鄭鳴只有這些手段,那么今日,斬殺鄭鳴的功勞,就要落在他炎陽子的手中。
    可是,就在他心中升起一絲得意的剎那,一種巨大的危機感,陡然升起在他的心頭。
    這危機感,讓他趕到非常的難受,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炎陽子就揮手吵著下方,打出了一團赤炎。
    赤炎是炎陽子多年修煉搜集而來的九陽離火,可以焚山煮海,可是,就在那九陽離火沖出的剎那,一道赤金色的刀光,帶著滾滾的日月,朝著他襲擊而來。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訪問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