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 單刀單刀

  姜縱橫心中大喜,他對于給他帶來羞辱的鄭鳴,可以說恨在心理。如果能夠看著鄭鳴在自己的手中死去,那實在是一個讓人欣喜不已的事情。
    就在他準備請御獸崖的人出手時,耳邊響起了紫袍老者的聲音:“公子,這一次,如此多的人,來到此處為無缺戰皇效力,您不能讓他們失望。”
    “那鄭鳴既然要闖,就讓這些同道,消耗一下他的力量。這樣,我們擒拿他,就更加的輕松。”
    姜縱橫的眉頭一皺,對于這個提議,他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答應下來,那么聚集在這里的人,將有很大一部分,死在鄭鳴的手中。
    可是,他的潛在意識之中,卻又覺得紫袍老者的提議非常的好,雖然這樣可能讓鄭鳴斬殺不少人,但是同樣,這樣可以消耗鄭鳴大量的實力。
    當鄭鳴筋疲力盡之時,自己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做出這個選擇,就證明了一點,那就是自己對鄭鳴存在著畏懼,這個想法的生出,讓姜縱橫不爽,但是姜縱橫還是揮手道:“命令各方,只要鄭鳴經過,全力擒拿。”
    聚集在姜縱橫身邊的頂級武者,對于這個命令之后的情況,怎么不了解,但是他們都不說話。
    他們要要順應天命,他們要抓住姜無缺的天命乘龍而上,但是他們對已經有些邪異的鄭鳴,同樣從心底有一種畏懼。
    如果不是利益太大,他們絕對不會過來,同樣,能夠減小自己的危險,他們同樣不會反對。
    巨山之下,一萬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已經備戰完畢,這些武者雖然并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但是經過一名生神境武者的調教,卻已經猶如一直軍隊。
    滾滾的血氣,在戰陣的匯聚下,直沖云霄。那站立在中間位置的生神境武者,更是將這些力量匯聚在了自己的身邊。
    能夠被姜縱橫排在第一的位置,程蒼龍的眼眸中,閃著欲望的光芒。
    他知道,被排在這個位置,對他是一個機會,也是一個危機,而只要他能夠擒住鄭鳴,那就是一個一步登天的機會。
    鄭鳴不是妖術厲害嗎?他已經準備了給鄭鳴一個破除他妖術的手段。
    當那十丈高低的蛤蟆平穩無比的來到他們戰陣五里之外的時候,程蒼龍都讓發出了一聲沉喝。
    “鄭鳴,你已經無路可走,投降,投降!”
    程蒼龍的聲音低沉,一如雷霆,而那被分配在他手下的上萬人,在程蒼龍開口的瞬間,同時爆喝。
    滾滾的血氣,萬眾如一的聲音,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團風暴,一團遮天蔽日,一團讓人心神俱裂的風暴。
    現在,這風暴所針對的人,是鄭鳴。
    就在這風暴響起的剎那,幾乎所有跟隨在鄭鳴身后的萬象門弟子,臉色都是大變。更有人在這一刻,臉色變的蒼白起來。
    他們跟隨鄭鳴,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決心,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實在是出乎他們的意料。
    萬人高喝,驚天動地。
    就在這萬人高喝之后,本來被安排在后方的武者,也跟著應和起來。一時間,喝聲越來越高,喝聲越來越強,十萬人的高喝,組成了漫天的雷霆。
    “鄭鳴,投降!”
    “鄭鳴,投降!”
    “鄭鳴,投降!”
    十萬人聲音如雷,十萬人血氣如山,十萬人聚集在一起,就是遮天蔽日,就是揮汗如雨!
    作為法身境的存在,九目妖皇大嘴一張,就可以吞噬十萬普通的凡人,可是現在,面對這些血氣沖霄,更緊緊結合在一起的的躍凡境武者,它的心也不由得顫抖。
    自己可以誅殺上千普通的躍凡境武者,但是一旦遇到眼前如此多的躍凡境,那么等待自己的只有一條路。
    心中有些黯然的九目妖皇,正不知道該如何辦好的時候,鄭鳴已經騰空從它的頭頂跳下。
    這一跳,讓九目妖皇心中升起一絲輕松的感覺,但是看著那扶著龍雀刀的身影,它的心中,升起的,卻是一種失落。
    這是一種好似失去了什么最重要東西的失落,這是一種,讓它覺得有些痛心的失落。
    傅玉清在鄭鳴落地的剎那,也要站起來,可是卻被神性青螺輕輕的拉住了手臂。
    在傅玉清要開口的時候,神性青螺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動作很平靜,但是在這動作之中的味道,卻是異常的堅決。
    最終,傅玉清什么也沒有說。而鄭鳴的腳步,依舊跨步向前,年輕的身影,一如風中的老竹,任其風吹再強,也難以有任何的撼動。
    吼聲如雷,一些武者的眼眸,已經開始發紅。他們緊緊的盯著那個身影,希望那個身影能夠倒下。
    一步,兩步,三步……
    鄭鳴朝著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雖然鄭鳴并沒有將自己的龍雀刀取出來,但是此時,他們看著鄭鳴,卻有一種恐懼的感覺。
    程蒼龍的眼眸,更是緊緊的盯著一步步走近的鄭鳴,他并沒有立即出擊,他在等待著。
    被他編入麾下的一萬武者,對他而言,都是炮灰般的存在,只要是能夠擒殺鄭鳴,這一萬人,死了才好。
    “投降,鄭鳴,還不投降!”
    雷霆版的吼聲,越來越響,不少武者,在這一刻,猶如瘋魔了一般,當鄭鳴一步步來到他們聚集的位置十步遠的時候,正對著鄭鳴的武者,聲音開始出現顫抖。
    當鄭鳴依舊平靜的向前,和他的距離只有五步的時候,那武者已經難喊出聲音。
    他的手,緊緊的攥著手中的兵器,這個事后的他,就好似一頭困獸,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究竟該如何辦。
    “鄭鳴,你……你去死吧!”男子說話間,瘋狂的揮動手中的長劍,朝著鄭鳴直沖而去。
    他的長劍,沒有任何的招式,朝著鄭鳴瘋狂的劈斬下去。
    “爾還不倒地,更待何時!”鄭鳴沒有出刀,而是冷冷的說出了這九個字。
    長劍還沒有揮下,男子已經無聲無息的癱倒在了地上,一時間高亢的喊聲,瞬間停止。
    呼吸,急促的呼吸聲,一時間在四周響起。作為躍凡境之上的武者,一般人都通過體內的寶脈吸納天地靈氣,那呼吸對于高等武者而言,早已經不存在。
    但是現在,急促的呼吸聲,卻是此起彼伏!
    之所以會有如此急促的呼吸聲,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在場的人,他們的心中,存在著一種叫做緊張的東西。
    “上啊,擋住他!”有化蓮境的武者,高聲的朝著字前方的躍凡境武者訓斥道。
    以往的時候,躍凡境對于化蓮境,那都有著一種敬畏,一種不由自主的服從,但是這一刻,雖然敬畏依舊,但是那些排在前方的躍凡境,卻不敢動彈。
    比起化蓮境,眼前這個緩緩走來的人,在他們開來,才是真正的如神如魔。
    在這神魔一般的人物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是讓他們出手的理由,所以他們在遲疑。
    三尺,五尺,一丈……
    鄭鳴已經走入那聚集在巨山之前的修士大軍三丈之地,圍在鄭鳴周圍的武者,是越來越多,但是他們,愣是沒有一個人敢于出手。
    金色的龍雀,斜挎在腰間,漫步前行,人如青松。
    終于,有人忍不住了揮動自己手中的兵器,吵著鄭鳴直沖了過去。此人的修為,并不是太高,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要是沖上去,很有可能,是死路一條。
    但是,鄭鳴踏步而來的壓力,讓他實在是有點承受不住,所以,在這種瘋狂的壓力下,他選擇了讓自己整個人瘋狂。
    “殺殺殺!”
    男子的修為,是躍凡七境,他手中長戟揮動,就好似一條在天空之中涌動的蛟龍。
    可是,就在他要沖到鄭鳴近前的瞬間,鄭鳴再次開口,他的話語,和剛才沒有任何的兩樣!
    “爾還不倒地,更待何時!”
    一句話,隱藏著無窮的威嚴,本來勾魂攝魄的聲音,在君臨天下七刀氣勢的烘托下,讓這聲音,多出了一種金口玉言的味道。
    踏步而行的鄭鳴,并沒有注意到這種變化,但是那些本來就對鄭鳴充滿了恐懼的武者,一個個確實不能忽視這種變化,他們此時,看向鄭鳴的目光,顯得更加的恐懼。
    不知道從誰開始,退卻的人越來越多,一條足足有一丈多寬的通道,出現在了鄭鳴前方。
    這條通道,長有千丈!雖然通道的四周,占滿了武者,而且還是躍凡之上的武者,但是愣是沒有一個人敢于動彈。
    心魄被攝,心神恐懼。
    程蒼龍依舊在人群的后方,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此時的他,更像是一個隨時準備出擊的蒼狼。
    只是,他雖然已經蓄勢待發,但是卻并不敢出擊,一種巨大的恐懼,籠罩在他的心頭。
    他對鄭鳴的評價,已經到了一個頂尖的地步。他沒有見過姜無缺,沒有見過姚樂清舒,但是在看到鄭鳴踏步而來的時候,他的心中為有一種感慨。
    世間竟然有如此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