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1 血氣沖霄

  在鄭鳴喝出的瞬間,無數的目光,都注意在了老者的身上。對于鄭鳴的突然爆喝,老者一時間也有點反應不過來,不過瞬間,他就覺得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
    在這漩渦的撕扯之下,他的心神,瞬間被攪入了漩渦之中,讓然后瞬間昏倒在了地上。
    房勻柏等弟子,早在鄭鳴大喝的瞬間,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此時看到老者倒地,當下快速的沖了過去,將那老者直接用特制的繩索捆了起來。
    “你呀你,怎么不等人家將話說完,實在是有點太霸道了。”妖性青螺輕輕的捂住嘴巴,開始時話語之中還帶著一絲的埋怨,但是到了最后,卻嘻嘻一笑道:“但是你剛才的樣子,實在是太過霸氣,人家喜歡。”
    鄭鳴對于妖性青螺這種挑逗,直接給她來了一個不予理會,他朝著房勻柏一揮手道:“將他弄醒!”
    房勻柏此時,也是用一種敬畏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師尊,此時他的心中,最想的就是有朝一日,自己能夠將師尊這種一聲大喝,萬眾懾服的手段學到手中。
    想一想自己一聲大喝,所有的對手,立即屁滾尿流的情形,房勻柏就覺得心中雙利不已。
    一盆水,嘩啦的潑在老者的身上,老者這才幽幽的緩了過來,他這個時候,腦袋有點發懵,但是當他注意到高高在上的坐在蛤蟆頭頂的鄭鳴時,他的心沉入了谷底。
    “鄭鳴,所謂兩軍交戰,不殺來使,你……你這樣偷襲我,是不是太卑鄙了。”
    鄭鳴淡淡一笑:“我們之間,第一不是兩軍交戰,至于第二,我問你姓名,你不告訴我,不就是在防我的神通嗎?”
    “所以,我只是要用這種方式告訴你,我想怎么讓你被擒,你就怎么被擒!”
    “殺你,一如草芥而!”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那老者心中黯然。作為一個生神境的武者,他自然也有自己的神通,但現在,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被鄭鳴一句話鎮壓,這實在是讓他感到無比的難受。
    在鄭鳴的面前,自己真的是一如草芥。
    “鄭鳴,我承認,你的神通遠在我之上,但是你倒行逆施,最后必將滅亡。”老者說到此處,朝著遠處一指道:“無缺戰皇,天命所鐘,乃是我們日升域的共主。”
    “我們日升域的修士,以后要想走得更遠,要想踏入星空,尋求不朽,都要靠無缺戰皇他老人家指引。”
    “你和無缺戰皇的恩怨,我也聽說了,這種小小的恩怨,在整個日升域的大義之下,又算得了什么。”
    “以你的修為,如果忠誠的輔助無缺戰皇,我相信戰皇他老人家,絕對不會辜負你。”
    “就算是不會讓你和摩云天帝等人并肩,也會給你一個不錯的交代。但是,你如果一意孤行,最終不但身死道消,而且還要身敗名裂。”
    “你現在,最好是迷途知返!”
    鄭鳴的神色,本來還算是平靜,但是在這老者說出說出迷途知返四個字的瞬間,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殺意。
    “你剛才說什么,我聽的不是太清楚,麻煩你再給我說一遍!”
    鄭鳴的聲音不高,但是此時,卻帶著一絲森森的殺意。老者聽到鄭鳴的話語之后,心中越發哆嗦了起來。但是他畢竟是生神境的武者,在心神上,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擊破的。
    “鄭鳴,良藥苦口利于病。當年你和無缺戰皇之間的恩怨,本就是你不對再先,你為了自己的欲望,暗害無缺戰皇,讓他老人家無功而返。”
    “他老人家就算是去你的家門尋你,也寬宏大量,對你陷害他之事,并不計較,也沒有傷害你的家人。”
    “你這做人,一定要知道感恩!”
    鄭鳴的雙眸,閃過了一絲的血光,他雖然告訴自己,在這個時候,萬萬不要生氣,因為這些人,實在是不配自己生氣,但是蓬勃的怒火,卻是直沖云霄。
    他猛地從九目妖皇的頭頂站起,冷聲的道:“這些事情,是誰告訴你的?”
    “還用有人告訴嗎?整個日升域之中,只要是有耳朵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
    老者說到此處,聲音越發慷慨激昂的道:“我等眾人,替天行道,維護天命,絕對不允許你這等的逆賊,對無缺戰皇,有絲毫的傷害!”
    鄭鳴的眼眸,已經變成了血色,一道血影,更是在這一刻,從他的頭頂中飛出。
    這血影,直接朝著老者沖了過去,一個剎那,就撲到了老者的身上,老者在血影撲來的剎那,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好,但是他卻無力抵抗。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血影已經沖入了他的身軀。這血影就好似一陣的清風,沖過之后,就沖了出去。
    但是在血影沖出的瞬間,老者就感到自己的神念,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感到自己的身軀,輕飄飄的,有一種想要隨時飄起的感覺。
    “你對我做了什么?”老者大吼,但是他的吼聲,卻連他自己都聽不到。
    這一刻,他朝著四周看,發現四周一切無比的清晰,但是那些鄭鳴麾下的武者,卻沒有一個人注意他。
    這……這究竟是怎么了?
    “你既然有眼無珠,那也沒有必要留在這個世上,你不是說我以后死無葬身之地嗎?那我就留你的神識,讓你看看,究竟是我撕裂天命,還是姜無缺殺了我。”
    鄭鳴的聲音,在老者的耳邊響起,老者聽到鄭鳴的話語,越加怨毒的嘶吼起來:“鄭鳴,你一定不得好死,別說見到無缺戰皇,就是前面的一關,你也過不了!”
    “你必定葬身在前方!”
    前方血氣沖霄!
    這是房勻柏施展望氣之術,朝著巨山看去的時候,心中升起的第一個感覺。
    武者的血氣,本就比普通人強很多,而一旦到了躍凡境,雖然他們的血氣,會被壓制,但是實際上,這滾滾的血氣,并沒有消失,只不過一般人看不到。
    相反,如果武者使用望氣術,卻能夠透過望氣術,看清一些武者的修為。比如,化蓮境的武者,一般都是血氣沖天三百丈。
    當然,這個數字對于房勻柏的師尊而言,是不對的。房勻柏曾經偷偷的使用過這種望氣術觀看自己的師尊,可惜他看到的血氣,是半點都沒有。
    如果說自己的師尊沒有武者的血氣,房勻柏半點都不相信,他之所以什么都看不到,房勻柏將問題歸結于自己的修為還達不到能看到什么的地步。
    “師尊,前方恐怕有大兇險,血氣沖霄之下,最少要有是十萬武者聚集啊!”房勻柏朝著鄭鳴鄭重的道:“就算是師尊法力通天,最好還是不要硬碰。”
    躲避,鄭鳴手扶純金龍雀刀,立于九目妖皇的頭頂,眼眸中閃過的,是一種豪氣。
    當他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日月星辰,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當他使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時,更是上天下地,唯吾獨尊!
    就算是沒有剛才那武者顛倒黑白的話語,鄭鳴也不會退卻。此時此地,他更要橫著走過去。
    “阻我路者,殺!”
    蕭無回站在鄭鳴的身后,仰望著鄭鳴的身影,眼眸中升起的,是一種敬慕。
    他在萬象門之中,就是一個強者,所以,他對于強者,更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在他的眼中,手扶龍雀,橫刀立馬的鄭鳴,就是他心中的神。
    雖然鄭鳴的聲音,并沒有運用任何的真元,但是在他說出這一句話的瞬間,卻引起了四方天地的共鳴。
    一時間,殺字猶如雷霆,在天地之間回蕩。
    姜縱橫的臉色,瞬間變的雪白,在御獸崖、神水宮、烈火宗等各大宗門的簇擁下,姜縱橫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呼百應的大人物。
    這一次,只要將鄭鳴這個膽敢朝著自己父皇尋仇的魔君斬掉,那么自己的地位,更會一日千里。
    說不定以后,自己還能夠在自己父親離開日升域的時候,接替他老人家,成為日升域之主。
    對于這次劫殺鄭鳴,姜縱橫的心中,充滿了信心。并不是他不知道鄭鳴的強大,而是他身邊,實在是有太多的人。
    不說馭獸崖等大宗門隱世的高手,更不提那些名聲不顯,但是卻修為高深的草莽龍蛇,就說此時聚集在他身邊的,要攀附他老爹這個天命之主的躍凡境武者,就已經達到了十萬。
    十萬躍凡,差不多已經占據了整個日升域躍凡境的一半。如此多的躍凡境,就算是鄭鳴再牛,他的手段再強,在如此多的人數面前,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報,公子,鄭鳴已經到了百里之外!”一個化蓮境的武者,猶如閃電般的沖到姜縱橫的近前道。
    姜縱橫朝著那化蓮境的武者一揮手,然后目光落在了一個身穿紫色袍服的老者身上道:“董崖主,鄭鳴已到,您看……”
    紫色袍服的老者,給人的感覺,是豪氣沖天,但是他的那雙眼眸,卻充滿了陰沉。
    “鄭鳴既然如此不知死活,那我御獸崖,就要讓他知道,這天下,還沒有到他可以隨意闖蕩的時候。”
    “公子放心,我御獸崖最強的大陣,已經布下,只要他闖進去,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