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0 兀那廝人

  “不知道上天,什么時候能夠收了這個妖魔。”
    “各位不用擔心,他現在朝著戰皇宮走,就是自找滅亡,我還聽說,現在神水宮等九個宗門,已經組成了滅魔盟,準備誅殺鄭鳴,不讓他耽誤了無缺戰皇繼承天命。”
    各種的議論,已經鋪天蓋地。特別是一些被躍凡境之上武者用來交換的樓閣,談論者更多。
    畢竟,對于那些沒有能夠躍凡的武者而言,鄭鳴雖然厲害,但是離他們實在是太遠了。
    “我怎么聽說,鄭鳴之所以滅殺了三元城的三個城主,是因為三元城的少城主主動挑釁,不準鄭鳴從三元城經過。”一個知道三元城情況的武者,話語中帶著一絲憤怒的說。
    這武者覺得,自己說的是真話,一定要將那些妖魔鄭鳴的觀念,給轉移過來。
    可是,在他的話剛剛說完,就有人指著他,厲聲的道:“此人乃是鄭鳴那妖人的追隨者,他來咱們這里,一定是在妖言惑眾,諸位,不能輕饒他。”
    也就在此人的話語剛剛說完,十幾個武者,就已經圍在了那年輕武者的四周。
    “我和鄭鳴沒有任何的關系,只不過當日,我就在三元城,我覺得你們說的不對,所以才……”年輕武者沒有想到自己只是說了一句公正的話,竟然惹上了這么大的麻煩。
    還沒有等他將話說完,一個閃爍著滾滾金光的拳頭,就已經朝著他的面門砸了下來。
    這一拳轟出,那年輕人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天地,都已經被這一拳之力封閉。
    躍凡五境!
    年輕人的修為,才躍凡三境,面對躍凡五境的武者,他根本就沒有獲勝的可能。所以沒有任何的猶豫,年輕人就要化成一團清風,朝著遠處飛了出去。
    可是,還沒有等他的身形飛起多元,一道燦爛的劍光,陡然從他的頭頂閃過。
    這劍光,炫麗一如長虹,年輕人的生命,在這長虹之中,走到了盡頭,直到死,他也不明白,自己只不過就是說了一句最過普通的話,怎么就死了。
    “魔人同伴,死有余辜!”收劍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的長劍猶如霜雪。
    “神水宮、烈陽宗、御獸崖等諸大勢力,已經成立了滅魔聯盟,準備誅殺邪魔鄭鳴。”
    持劍男子的聲音,一如冰雪,聽在人的耳中,讓人的心都不由的生出抽搐感覺。
    “從今日起,所有敢于和鄭鳴勾結之人,殺無赦!”
    幾個本來對年輕人的死,心中不服的武者,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一個個都生出了恐懼。他們看著那冰冷的中年人,一個個都不敢說出絲毫的言語。
    天劍閣,金無神看著手中的玉簡,輕輕的搖頭。玉簡上,寫的字不多,但是卻讓他的心神不寧。
    “師兄,出了什么事情?”姬清芬來到金無神的近前,帶著一絲關心的問道。
    金無神將手中的玉簡,隨手遞給了姬清芬。
    “魔君鄭鳴,肆意殺戮蒼生,人神共憤,特請天劍閣蕭閣主出手,共赴誅魔盛會,以鄭鳴之頭,賀天命之子誕生我日升域。”
    看到這些字,姬清芬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但是更讓她憂心的,卻是那落款。
    神水宮、烈陽門等宗門也就算了,其中竟然還有御獸崖,這御獸崖在七大實力之中,雖然排名最后,但是他依舊是七大勢力之一。
    “他還真的會惹事情!”姬清芬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的埋怨,他并不是擔心鄭鳴,只不過是擔心自己的弟子傅玉清。
    傅玉清畢竟是鄭鳴的妻子,如果鄭鳴出了事情,那么傅玉清自然也好不了。
    金無神搖頭道:“這些人的目的,實際上就是為了討好戰皇宮,無缺戰皇被天命所中,鄭鳴……”
    說話間,金無神拿過玉簡,朝著天劍閣深處走了過去,半個時辰之后,他再次走了出來。
    姬清芬并沒有走,她在等待著宗門究竟會出一個什么樣的結果。當她看到金無神的時候,快步迎了上去。
    “師尊說,我們天劍閣,不用討好任何人。”金無神知道姬清芬的意思,所以沒有等她問,就沉聲的說道。
    這句話,讓姬清芬的心放了下來。同時她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種感覺,一種自豪的感覺。
    也是第一次,她的心中,對于天劍閣,生出了一種家的感覺。
    天劍閣不動,并不代表著其他人不動,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從四面辦法,已經聚集了數萬人。
    數萬躍凡境的武者,這是戰皇宮或者琉璃圣皇兩大實力,才能夠聚集起來的陣仗,可是現在,在一些人的推動下,他們聚集在了一座巨山之頂。
    三十六做巨大的宮殿,分布在巨山的四周,而在巨山的山頂,一座高有千丈,占地萬丈的巨大宮殿,懸浮在云層之中。
    雖然這宮殿,好似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那磅礴如天的氣息,卻壓制著四方天地。
    浩大的大殿之中,此時正聚集著上千人,這些人,每一個都擁有著化蓮境的修為。
    不過,坐在最中間的,并不是各大宗門有名的宿老,而是一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的修為,并不是太高。自然,更談不上什么德高望重,他之所以能夠坐在這里,讓馭獸崖的老祖,都心甘情愿的坐在他的一邊,只因為一個原因。
    他的姓。
    姜縱橫!
    他是姜無缺的兒子,雖然不是嫡子,但是他卻是姜無缺的兒子,姜無缺應承天命,他的兒子,自然是水漲船高。
    姜縱橫此時無比的得意,但是他的表面上,卻保持著一種謙遜的神色。
    “稟報姜公子,各位老祖,那鄭鳴已經離此只有萬里之遙,按照他們的行程,明日可到。”說話的,是一個中年人,猶如滿月的面容,讓他整個人充斥著一種旁人難以企及的瀟灑。
    此人的話一出口,就有人大聲的叫囂道:“誅殺鄭鳴,就在今朝!”
    ……
    萬象門的隊伍,人數越來越少。在經過十幾日的行走之后,現在跟隨在鄭鳴身邊的人,不足五百。
    雖然這五百人大多數都是躍凡境之上,但是只有五百人,卻是顯得無比的寂寥。
    因為鄭鳴在三元城的出手,讓他的兇名高漲,所以很多勢力雖然想要討好姜無缺,但是也都在掂量了自己的實力之后,一個個老老實實的呆在自己的地盤。
    沒有戰斗,所以鄭鳴一行人,都顯得懶洋洋的。
    鄭鳴此時,也是懶洋洋的,他這一路上,不是在參悟那君臨天下七刀,就是在抽取英雄牌。
    因為手中有大量的聲望值,所以有時候無聊,鄭鳴就會用抽取英雄牌的方式,打發一點無聊。
    可惜,這些天來,他足足耗費了上億的紅色聲望值,一百多萬黃色的聲望值,卻是沒有抽取到什么有用的英雄牌。
    而在抽取法寶的過程中,也只是抽取到了一套七修劍,雖然聽起來很不錯,但是用起來威力也就是一般。
    通過這幾天的抽取,鄭鳴生出了一個非常深刻的感悟,那就是英雄牌系統之中,存在著大量的廢牌。
    那些牌,雖然也能夠稱得上是英雄,但是對于現在的鄭鳴而言,真是沒有什么用處。
    比如石生等人,雖然也算是不錯,但是對現在的鄭鳴而言,實在是沒有什么用處。
    至于君臨天下的七刀,雖然經過如來佛祖的推演,已經讓他對這七刀的掌控,超過了歷代大夏人皇。
    甚至可以說,就連當年創造出這七刀的大禹,在這七刀上的領悟,也沒有鄭鳴深。
    但是現在的鄭鳴,修為實在是差得太多,他雖然領悟了君臨天下七刀,但是后面的四刀,也就是發揮出百分之一的威力。
    提升修為!
    鄭鳴現在面對的,最大的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為,提升自己的境界。化蓮境中期的修為,難以支撐他君臨天下七刀的消耗。
    但是想要提升修為,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雖然他的手中,也有不少的寶物,而經過如來佛祖融合的兩儀寶體,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更是恐懼。
    可是,想要從一個境界走上另外一個境界,總是需要一部分的時間,鄭鳴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閉關。
    等誅滅了姜無缺,一定要找時間好好的閉關一番。
    “鄭鳴,前面好似有人來了。”就在鄭鳴沉吟的時候,和他共坐的傅玉清,輕聲的說道。
    鄭鳴昂首,就見遠處一匹似麟非麟,四腳踏著旋風的巨獸,從遠處呼嘯而來。
    這巨獸高有十丈,閃動之間,就是百里路程。此時在那巨獸的頭部,站著一個身高七尺的老者。
    老者雖然站在這巨獸上,但是他給人的感覺,卻是完全融入了這巨獸四周的天地一般。
    “前方可是鄭鳴鄭宗主嗎?”老者在看到鄭鳴的剎那,就淡淡的開口問道。
    雖然老者以一種身容天地的方式,掩飾著自己的修為,但是鄭鳴還是第一時間感應到了老者的修為,生神境中期。
    隨著呼魂攝魄神通的修煉,生神境的武者,對于鄭鳴而言,已經是沒有任何的威脅,這老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讓鄭鳴很是不喜。
    “你叫什么名字?”鄭鳴目視那老者,淡淡的問道。
    老者楞了一下,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怒容,他正要開口,但是瞬間好似想到什么一般,輕輕的揮手道:“鄭鳴,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來意。”
    “這一次,我來此地,乃是為了給你最后一個機會,只要你能夠聽從老朽良言相勸,臣服無缺戰皇,我等可以做主,給你一條生路!”
    “兀那廝人,還不下馬,更待何時!”鄭鳴不待老者說完,直接喝出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