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 魔焰滔天


    手起刀落之間,那諸葛青山的腦袋,直接被斬落下來,三頭兇蛟在諸葛青山死了之后,就拉動戰車,瘋狂的朝著三元城的方向沖了過去。
    對于這三頭巨蛟,有人想要動手阻攔,但是卻被鄭鳴揮手攔下,示意讓三頭巨蛟離去。
    三元城占地千里,城中除了亭臺樓閣,更有一座占地足足五百里的大山。如果將這三元城稱之為城池,實際上也并沒有什么錯誤。
    “老三,你這樣派人阻攔鄭鳴,是不是有點太過魯莽了,他可不是一個好招惹的人。”一個須潔白的老者,話語帶著一絲責備的說道。
    被稱為老三的,是一個充滿了霸道氣息的中年人,他面容英俊,但是臉上卻帶著一絲的傲然。
    “二哥,我這樣做,還不是為了咱們三元城,如果咱們任由那鄭鳴過境,以后戰皇宮追究起來,還有咱們的好果子吃嗎?”
    “如果鄭鳴打上門來該怎么辦?”須皆白的老者,冷哼一聲道。
    “打上門來,那鄭鳴他怎么可能打上門來,他要去戰皇宮找死,怎么敢招惹咱們。”中年人說到此處,自信無比的道:“咱們雖然不見得強過長生宗,但是卻也能夠將一些人的牙口崩掉。”
    “哼,在這方圓十萬里,就要遵守咱們三元城的規矩,更何況他也是兔子的尾巴,跳不了多久了。”
    就在這時,一陣慌亂的蛟吼傳來,更有人快的飛身趕來道:“三位城主,大事不好,少城主被鄭鳴斬殺,鄭鳴的大軍,好似朝著咱們三元城而來。”
    那三城主的臉色,頓時就是大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直接殺了他的孫子。
    這讓他心疼不已,同時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的擔憂。
    本來,他算準鄭鳴不敢得罪他們,所以才讓人去表達和鄭鳴勢不兩立的情形,可是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干凈利落的回答了他。
    就在他失魂落魄的時候,一直沒有開口的,臉上被皺紋充斥的大城主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那鄭鳴既然已經到了,咱們就去會會他。”
    對于大城主的話,二三兩個城主,也沒有什么意見,他召集弟子,騰空朝著城門飛去。
    剛剛落在城門外,就看到一尊碧綠的蛤蟆上,盤坐在三個人,其中最中間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盤坐在白玉編成的蒲團上,顯得神色悠然。
    在和蛤蟆的四周,稀稀拉拉的站著幾百人,這幾百人的修為,參差不齊,隊形更是懶散。
    “鄭鳴,我三元城跟你并沒有任何的仇恨,你卻殺我孫兒,今日你要不給我一個交代,我三元城和你沒完。”那中年人在確定了鄭鳴身份的瞬間,憤怒的喝到。
    鄭鳴朝著準備開口的蕭無回擺了擺手,而后淡淡的道:“我今日來此,并沒有想和你們三元城過不去。”
    那中年男子的眼眸中國,多出了一絲的傲意,他哼了一聲道:“你想要和我三元城套交情,我告訴你,已經晚了,在你殺我孫兒的那一刻,咱們就……”
    “你理解錯了,我是來滅門的!”淡淡的聲音,從鄭鳴的口中再次響起。
    那大城主的眼眸中國,生出了一絲的精芒,他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鄭宗主,還請有話細談。”
    “你就是三元城的大城主公孫子都,好,公孫子都,還不倒地,更待何時!”鄭鳴在來之前,已經從葛云升的手中,了解了三位城主的資料。
    那公孫子都,修為已經達到了生神境的巔峰,他體內孕育的四種神通,讓他在很多的比斗之中,都穩居勝算。
    這一次,公孫子都想的是將鄭鳴送走,卻沒有想到,才剛剛見到鄭鳴,就受到了攻擊。
    鄭鳴的喝聲,讓公孫子都就覺得天旋地轉。他知道這是一種神通,而現在他最好的辦法,就是鎮定心神。
    可是想是一方面,做又是另外一方面,他雖然鎮定了半刻鐘,但還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公孫子都的一倒,三元城的其他兩個城主,也嚇得臉色大變。他們之中,公孫子都的修為最強,要不然也不會被推舉為大城主,而現在,公孫子都就因為鄭鳴的一句話,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鄭鳴,你使用什么妖法,按害我大哥?”那三城主一邊去攙扶公孫子都,一邊大聲的喝到。
    可是回答他的,依舊是鄭鳴如雷般的聲音:“諸葛云還不倒地,更待何時!”
    這一喝,依舊是聲音平靜。聽在其他人的耳中,并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但是那諸葛云,卻覺得自己的心神,已經落入了一個漩渦之中。
    天旋地轉,神魂出竅,這就是諸葛云此時的感覺。就在自己的大哥被鄭鳴一喝暈倒的時候,他就已經將自己的聽覺給封閉,可是那聲音,還是沖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不能讓自己的心神進入那漩渦之中,不然的話,自己就要和自己的大哥一般。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他就覺得有一股讓自己根本就難以匹敵的力量,直接將自己的整個人拉入了漩渦之中。
    隨即,諸葛云就摔倒在了地上。
    那三元城的二城主,此時已經感覺到了事情不好,當下趕忙朝著鄭鳴求情道:“鄭宗主,這一次攔您的道路,使我們三元城的不對,還請您手下留情。”
    “只要您給我們一個機會,我們愿意賠禮道歉。”
    “賠禮道歉么?還是算了,我已經說了,來這里,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滅了三元城。”
    白老者,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給出了這樣的回答,他在稍微頓了一下之后,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甘的道:“鄭宗主,你如此血腥殺戮,難道就不怕遭天譴嗎?”
    最后這句話,老者幾乎是嘶吼出來的。對于這老者帶著詛咒的話語,鄭鳴冷漠的道:“是你們先招惹我的。”
    這句話很平靜,但是卻讓那二城主的心中,充滿了苦澀。是啊,如果不是自己的三弟愚蠢的去招惹鄭鳴,還不會生出這種禍端來。
    但是現在說這些,已經完了,所以他在沉吟了剎那,最終道:“不知鄭宗主,需要什么條件,才能夠放過我三元城?”
    鄭鳴的心中,此時想到的對自己最有利的辦法,實際上就就是運用血海大陣,將爭整座池煉化成廢墟。
    這樣的話,一座城上萬人的死亡,一定能夠給他帶來大量的聲望值,甚至可以說,讓他的聲望值,出現瘋狂的突破。
    但是,這樣做的話,和殺人瘋子,有什么區別。
    其實,從開始的時候,鄭鳴就已經想到了這個念頭,畢竟越是瘋魔的人,名氣也就越大,畏懼的人也越多,得到的聲望值,自然也就越多。
    可惜,鄭鳴絕對不允許自己那樣做。
    他不是一個圣人,從來都不是,但是他也絕對不允許,在沒有威脅到自己生命的前提下,去屠戮無關緊要的人。
    “你們三個的性命,以及所有始作俑者的性命!”鄭鳴看著昂頭看著自己的二城主,冷冰冰的說道。
    自己三人的性命,二城主的心抽搐了一下,不過這一點,他覺得還能夠接受。
    如果讓鄭鳴滅城的話,那么三元城死去的人,將不止是這么幾個,但是那幾個始作俑者,他卻有一絲的不甘心。
    雖然出面的是諸葛青山,但是實際上,他們三家都有晚輩參與在其中,如果都殺,那么一些被他們寄托了厚望的年輕人,恐怕就難以保全。
    “我等三人,可以死,但是那些年輕人,希望鄭宗主能夠給他們一個機會。”
    白蒼蒼的二城主,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給人一種非常無助的感覺。
    木婉兒雖然看不到,但是此時聽到這二城主的話語,卻心中一軟,她剛剛準備開口,鄭鳴的聲音已經響起:“有些人,在犯了錯誤的時候,就要付出代價。”
    “你現在,是和我討價還價嗎?”
    討價還價四個字,鄭鳴說聲音平和,但是聽在那二城主的耳中,卻讓二城主心神搖曳。
    他知道,鄭鳴這樣說,代表著他現在很不高興。
    看著那巨大蛤蟆上的鄭鳴,二城主的心越加的黯然,他趕忙道:“鄭宗主,您的條件,我們三元城都答應,希望您不要為難其他人。”
    一次挑釁,讓三元城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三個老祖的死亡,更是讓三元城的威勢,一跌千丈。
    “那魔君鄭鳴,不知道從哪里學的妖術,只要他張嘴一吼,被他喝中的人,立即到底難起。”
    “是啊,前些日子,嶺南神劍覺得自己心智如鐵,根本就不畏懼鄭鳴這種技能,前去調整,結果直接被斬殺。”
    “可不是,這鄭鳴兇殘無比,聽說三元城了沒有,就因為少城主的妻子長得漂亮,被鄭鳴相中。要說啊,那少城主也是一個漢子,在鄭鳴那廝要他交出妻子的時候,他堅決不交。”
    “唉,可惜鄭鳴那魔頭,實在是法力太強,諸葛青山少城主全家都被此人誅殺。而且三元城三位城主,也因為向他求情,被他一并斬殺了。”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