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8 天命撕裂就是

要想擊敗姜無缺,就只有打破這天,只有打破這好似觸摸不到,但是卻在天地之間無聲無息運行的規則。
    不過此時,并沒有人勸說鄭鳴,從一次次鄭鳴的成功之中,他們不但見識到了鄭鳴的手段,更見識到了鄭鳴的脾性。
    鄭鳴這家伙,絕對是不會聽自己等人的話。
    萬象門的人不勸,不代表長生宗的人不會出面,長生宗的葛云升等人,此時已經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如果知道姜無缺已經獲得天命,那么長生宗無論如何,也不會選擇投靠鄭鳴。
    別說長生宗的大部分精英,就算是長生宗的全部精英都死完,他們長生宗,也絕對不會投靠。
    可是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他們已經向天下宣布,投靠了鄭鳴,那么他們和戰皇宮的關系,就已經一刀兩斷。
    甚至說,他們已經成為了戰皇宮的叛徒,戰皇宮的人恨他們,比恨鄭鳴都要很。
    “尊主,不能在前進了,那無缺戰皇已經得到了天命,咱們……咱們萬萬不是他的對手啊!”葛云升這個掌門,第一個跑到了鄭鳴的面前,痛哭流涕的喊道。
    對于葛云升的阻攔,鄭鳴只是給了一句話,那就是離開,或者是死!
    葛云升心中不服,卻也懼怕鄭鳴的威勢,不得不告辭離去。可是就在他離去的一刻鐘,負責傳達鄭鳴命令的萬象門弟子,就送來了鄭鳴的決定。
    某家要親臨戰皇宮,撕裂那狗屁天命!
    這是萬象門弟子,傳達的鄭鳴原汁原味的話,這話一傳達,讓整個長生宗一片嘩然!
    長生宗的弟子之中,固然大部分人對于鄭鳴這種宣布不屑一顧,但是卻也有人,覺得鄭鳴這種宣布,真的很男人。
    但是更多的長生宗弟子,注意的卻是自己的事情,他們心中想的,是在戰皇宮,真的大戰來臨之時,自己等人該怎么辦。
    死在戰皇宮嗎?
    生死關頭,很多以往謹守的觀念,都會出現變化,所以一些長生宗的弟子,在仔細的點掂量了一下之后,就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鄭鳴他們惹不起,天命所歸的無缺戰皇,他們更惹不起。
    此去戰皇宮,應該是死路一條,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覺得,自己唯一的選擇,就是離開。
    唯有離開,才有活路,唯有離開,他們才有可能活下去。
    做出這種選擇的人,并不是少數,所以在月黑風高的時候,就有人開始悄悄的離去。
    這種情況,瞞不過鄭鳴,也瞞不過青螺,雖然現在因為那具法身本身的狀況,三個青螺最多也只能夠發揮到法身境初期的力量,但是這已經夠了。
    “這個時候,如果殺一儆百,應該能夠制止的了現在的狀況。”神性青螺的聲音平靜,此時的她,就好似再說一件最平常的事情一般。
    鄭鳴的心神之中,已經映出了幾個準備逃走的長生宗的弟子模樣,這些弟子,一個個神色緊張無比,很顯然他們對于自己,還是充斥著恐懼。
    “你覺得,我去戰皇宮,真的需要他們嗎?”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衣袖,鄭鳴淡淡的說道。
    神性青螺沒有在開口,好一會才道:“你不阻止的話,逃走的人,會越來越多。”
    “像這種烏合之眾,走了也就走了。”鄭鳴毫不在意的說道。那些長生宗弟子的聲望值,早就已經被他用過了,跑了也就跑了。
    第一天,只是跑了幾十名長生宗的弟子,但是因為鄭鳴不管,所以第二日,第三日,長生宗的弟子跑了足足數千名。
    到了最后,就連一些長生宗的長老,都偷偷的跑了,長生宗留下的,加上葛云升,不足三十人。
    而長生宗弟子的逃竄,也帶動了一些萬象門的弟子。不少萬象門的弟子,還是將鄭鳴當成他們宗主的,但是同樣有不少在聽到天命之說的弟子,選擇了離開。
    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雖然愿意忠心于鄭鳴,但是他們絕對不愿意去送死。
    所以,這些萬象門的弟子,就夾雜在長生宗的弟子之中,偷偷的離去。
    蕭無回、金堅等人,開始的時候,還阻攔一下,到了最后,發現鄭鳴不表態,他們也都不愿意做惡人。
    “師尊,您阻止一下吧,在不阻止的話,咱們的人,恐怕剩不了太多了。”房勻柏是提醒鄭鳴最多的弟子,但是對于這個弟子的提醒,鄭鳴并不理會。
    看著這個老弟子一臉痛心的跪在自己的面前,鄭鳴心中明白,這個老弟子,才是真正為自己著想的人之一。
    “我要踏上的,必定是一條傳揚千古的榮耀之路,他們逃離,是他們失去了一條永垂千古的機會。”
    鄭鳴的話,讓房勻柏的臉抽搐了一下,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師尊,從哪里生出的如此多的自信。
    有心再勸的他,看著鄭鳴一臉淡漠的樣子,最終閉上了嘴,但是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傅玉清這個師伯好好的說一下,請她勸一下師尊。
    任由下屬這般的離去,這對于自己等人的士氣而言,實在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葛云升一直都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鄭鳴的身上,隨著弟子越跑越多,葛云升此時已經有一種等死的覺悟。
    他不是不愿意跑,而是怕自己一旦離去的話,就會徹底的激怒鄭鳴,那樣的話,鄭鳴回頭對長生宗進行攻擊的話,那他就成為了宗門的罪人。
    這個鄭鳴,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要撕裂天命,可是為什么,不阻止自己弟子的離去。他究竟要做什么,對于這次攻打戰皇宮,他有沒有把握?
    房勻柏坐在一匹三色的巨象背上,心中很是有些煩躁,本來浩浩蕩蕩,有一種一眼看不到邊感覺的隊伍,現在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幾百人。
    幾百人,要是自己兒時家鄉的幫派比斗,幾百人還真的不算是少,可是自己的師尊,這可是要去滅人家戰皇宮。
    就在剛才,自己送走了幾個關系不錯的同門,這些同門說的非常的坦誠,他們離去,并不是要背棄鄭鳴,只不過他們不愿意就這樣送死,他們要給宗門,留下一些火種。
    這種情況,房勻柏也沒有再勸,他知道,自己勸也沒有什么用處,能夠在這個時候給自己說明的,這些準備走的人,都已經下定了決心。
    師尊,您要是管管,眼前的,就是一只浩浩蕩蕩的隊伍!
    雖然以往,只是藏經閣的管理者,但是房勻柏實際上,還是讀過不少書的。
    因為讀過書,所以對于宗門的管理,對于行軍打仗,對于一些事情,房勻柏還是有一定了解的。他知道越是在軍心要崩潰的時候,越是要嚴厲整治。
    殺掉一些人,雖然不能挽救軍心,卻也能夠制止自己下屬的崩潰。
    這些道理,房勻柏相信自己的師尊都懂,但是他的師尊,硬是不管,他這個做弟子的,又有什么辦法。
    “前方是三元城,請各位改道!”一條黃金戰車,在三頭蛟龍的拉動下,從虛空之中直飛而來。
    這三頭蛟龍,一個個都擁有著化蓮境的實力,飛動之間,滾滾的血氣,鎮壓四方。
    說話的是站在金色戰車上的青年男子,他的手中,拿著一柄金色的長槍,一如天神,俯視蒼生。
    男子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那神情,頗不友善。
    三元城,房勻柏的心中頓時想到了自己來時所看到的,一些關于大小實力的記載。這三元城雖然不是什么頂尖的實力,但是卻擁有著三個生神境的存在。
    因為有三個生神境坐鎮,所以這座城池,號令方圓十萬里,就算是長生宗,也對于這三元城,采取了一種放任的態度。
    本來,在降服了長生宗之后,房勻柏就覺得三元城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卻沒有想到,還沒有等他們經過三元城,這三元城竟然派人擋了鄭鳴的去路。
    這意思很明白,讓鄭鳴轉道。而這種轉道,同樣也就是對率軍攻擊戰皇宮的鄭鳴的一個挑釁。
    就在房勻柏心中生出怒意的時候,卻聽鄭鳴的聲音傳來:“你叫什么名字?”
    “小爺乃是三元城少城主諸葛青山,鄭鳴,我還告訴你了,你要是膽敢踏入……”
    年輕人的話還沒有說完,鄭鳴已經沉聲的喝道:“諸葛青山還不就擒,更待何時?”
    這一喝剛剛出口,那諸葛青山,就好似一個布袋,一下子從三頭巨蛟拉動的黃金站車上直落下來。
    幾個跟隨在鄭鳴不遠處的萬象門弟子,快速的沖過去,將那諸葛青山直接給壓了起來。
    “宗主,此人該如何處理?”
    “殺了!”鄭鳴的神色,并沒有任何的變動,只是他的聲音,充滿了濃濃的殺機。
    這一句殺了,讓不少人心中一顫。一直都沒有怎么說話的葛云升,突然抱拳道:“尊主,這三元城一向與世無爭,此時恐怕也是不愿意卷入紛爭。”
    “所以才派人不讓咱們從三元城過境,屬下當年,和三元城的三個城主,還算是有一些交情,不如就讓我帶著這諸葛青山,讓他們恭送尊主過境吧!”
    鄭鳴淡淡的看著葛云升,一股無形的壓力,讓葛云升覺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些厲害。
    “葛宗主,有些人恐怕燒壞了腦子,不知道我究竟是要干什么,他們急著要想新的主子討好,就覺得我應該聽從他們的話。”
    鄭鳴的聲音平靜,但是從這話語中,葛云升卻聽出了深深的怒意。
    “走,斬了這小子的人頭,然后踏平三元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