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99 得天命者主蒼生

  也就在石人崩潰的同時,在萬里之遙的天荒之地,一尊漆黑如墨的老牛,正在懶洋洋的蹲在一塊石頭上。
    這老牛膘肥體壯,雖然并不怎么動彈,但是卻給人一種力大無窮的感覺,如果鄭鳴在這里,就會發現,這正是當年他在神宮之中走失的那頭牛。
    按照神宮和天荒之地的距離,別說老牛這種沒有什么神通手段的老牛,就算是一些修為躍凡境的兇獸,也難以回來,但是這頭老牛,卻回來了。
    百年的時間,這頭按照壽命而言,也應該死掉的老牛,依舊精神抖擻的癱著。
    “哞!”
    本來慵懶的老牛,突然發出了一聲急促的吼叫,在這吼叫的剎那,老牛就好似一道閃電,朝著萬丈之外的前方沖了過去。
    在那萬丈之遙的位置,有一個一眼看不到底的深坑,此時那深坑光芒耀眼,就在老牛沖過去的瞬間,一個土黃色的盾牌,從深坑之中沖出。
    看到那土黃色的盾牌,老牛快速的沖了過去,但是還沒有等老牛沖到盾牌的近前,那盾牌就已經化成了碎粉。
    一道土黃色的光芒,從盾牌之中飛出,瞬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老牛不甘的朝著土黃色光芒消失的方位看了過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它那大大的眼眸之中,閃爍著不甘,但是最終,這老牛還是趴在了自己的位置。
    “天命道種,這小小的地方,怎么會出現這種東西呢?唔,莫非是那個老家伙,動了什么心思不成。”
    淡淡的聲音,很低,就好似風的輕吟,可是此處,并沒有人,能夠說出這句話的,好似只有那靜靜的趴著的老牛。
    大海深處,一座由水晶做成的山巒,在大海之中崩碎,剎那間,萬里海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巨大的漩渦。一時間,就算是達到了躍凡境的兇獸,一個個也都葬身在了這漩渦之中。
    天崩地裂,水浪拍天,在這洶涌的情境之中,沒有人注意到,就在那山巒崩碎的瞬間,有一股精光,從山巒之中沖出。
    無盡的大漠、冰封的雪原、隱藏在大山之中的古境,躲避在無靜幽之地的……
    這一個個變化,讓天地震動,更有一些見多識廣之士,從這天地巨變之中,想到了天命。
    天命出,則四方云動。
    應承天命者,當舉世無敵,應承天命者,當號令天下,應承天命者,三百年突破牢籠,光耀四方!
    一本古籍,關于應承天命者的記載,幾乎在一夜之間,傳遍了整個日升域。幾乎所有的日升域武者,都已經知道天命是怎么回事。
    “應承天命者,可獲天地助力,感悟天地,一如飲水!”有老者慷慨激揚,滿是羨慕。
    “應承天命者,可彈指破四方,整個日升域之內,沒有人可以擊敗!”有豪雄之士,心懷向往。
    “應承天命者,必當一飛沖天,日升域太小,他將是日升域之中,最有可能踏破現有境界之人。”有授源不足的修士,滿臉艷羨。
    天命已出,當主宰乾坤,這是讓不少人心動不已,可是就在一些人準備尋找天命,以求一飛沖天之時,有人突然傳來了一個消息。
    戰皇宮,霞光照耀三千里!
    戰皇宮,朝有日暉,夕有月華,星光如雨,天地所鐘!
    戰皇宮,紫氣東來,有千年異獸,自動臣服,東海蛟龍,北冥神鯤,爭相來投。
    這些傳言出現的剎那,幾乎所有人在這一刻,都已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天地之所以如此的變化,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天命已經被人得到。
    正是因為有人得到天命,所以才會出現石人哭,山河崩等等異象,而活的天明之人,就是戰皇宮的人。
    這個消息,讓不少人的心中有一些不甘,但是更多的,卻又是一種理應如此的感慨。
    在不少人看來,這天命,本就應該歸戰皇宮。畢竟,無缺戰皇姜無缺,身具日升域兩大無上寶體之中的無缺戰體。
    作為最為天地所鐘的寶體,天命不歸他,又會歸誰。還有,戰皇宮的女主人,那位同樣擁有者無上道體的女人,同樣應該擁有天命之力。
    天命歸屬他們兩人,實在是實至名歸。而這兩個人,因為由天命在身,也將會將日升域,帶入一個前人所沒有達到的輝煌。
    歸屬戰皇宮,就能夠乘龍直上九天,等姜無缺兩人走出日升域之日,說不定自己登入,就能夠緊隨其后。
    跟隨天命之人,可以讓天地所鐘愛,修煉的速度,絕對能夠提升一個臺階。
    追隨天命之人,一定能讓自己的宗門大興,一定能夠讓修為突飛猛進。
    這等的傳言,越來越多。更有無數的武者,從四面八方,朝著戰皇宮聚集。本來和戰皇宮呈現出兩分天下之勢的琉璃圣皇,瞬間出現了頹勢。
    不少歸附琉璃圣皇的實力,在確認了天命之后,立即就派出自己最精銳的弟子,轉身投靠了戰皇宮。
    更有宗門,直接宣布和琉璃圣皇決裂,甚至有人宣布,自己是受了琉璃圣皇宮的欺騙,以后絕對要和戰皇宮一起,滅殺琉璃圣皇!
    天命二字,幾乎已經是整個天下議論的話題,自然,朝著戰皇宮出征的萬象門,更是被無數的目光所關注。
    鄭鳴站在已經化身成為十丈的九目妖皇頭頂,目視著遠方,而在他的旁邊,站著的,是神性青螺。
    之所以說是神性青螺,因為這個青螺此時眸子之中的光芒,顯得最為正常。
    “你說那天命,為什么不來尋我?”鄭鳴收回看向遠方的目光,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
    天命所歸,這四個字,鄭鳴可是深有體會,畢竟在夏桀的君臨天下七式刀法之中,第三刀就是天命所歸。
    那浩浩的天命,可以讓人的修為,瞬間提升數倍,所以鄭鳴從心中,對于這天命所歸,還是有不小的向往。
    神性青螺平靜的道:“很正常,那天命道種,一般都會尋找和大道最接近的人。”
    “無缺戰體和無上道體,都是日升域之中,最頂尖的根骨,這天命自然會去找他們。”
    鄭鳴一瞪眼道:“我覺得,我的寶體,比他們還要強?”
    “你的寶體,是比他們都要強,但是你那十三個寶體,實在是太過雜亂,更何況還有不少的缺陷,天命不來找你,是最正常不過的。”
    神性青螺說到此處,陡然輕聲的道:“無論戰皇宮之中,誰得到了那天命,我勸你都停止這次征討。”
    “天命所歸之人,在整個日升域之中,基本上無人能夠殺死,除非,能夠打破日升域的規則限制!”
    “明知是一場不可能打勝的戰斗,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在這上面太浪費精力。”
    “我知道一處傳送陣,可以離開日升域,只要你離開此地,那無缺戰皇就算是想要對付你,也會力不從心。”
    “畢竟,沒有了日升域的天命,他在其他地域,也就是比普通的人強上一些而已。”
    鄭鳴看著一副認真摸樣的神性青螺,輕輕一笑道:“我剛才之所以覺得沒有得到天命而不服,是覺得那天命瞎了眼,讓我感到不爽。”
    “不管是姜無缺還是那崔瑩,無論是他們誰得到了所謂的天命,我都要讓他們空歡喜一場。”
    “還有那個狗屁天命,我要讓他知道,有些時候,并不是他想要選擇誰,就能夠選擇誰!”
    鄭鳴的話,說的平和無比,但是聽在神性青螺的耳中,卻猶如黃鐘大呂一般。
    從鄭鳴的話語中,神性青螺感覺到了鄭鳴巨大的信心。她雖然見識過了鄭鳴一次次逆天的手段,但是她還是對鄭鳴能不能做到,有些懷疑。
    “男人就應該這樣,唔,人家喜歡。”目光有點發青的瞬間,妖嬈的妖性青螺,已經快步的來到鄭鳴的近前,雙手托腮,勾魂攝魄的眼眸中,充斥著小星星的道:“人家希望,今天晚上鳴少能夠來人家的房間。”
    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黑線。這妖性青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獲得了身體的原因,竟然越來越喜歡調戲他,實在是讓他不能忍啊!
    就在鄭鳴想要發怒的時候,卻見那青螺的目光,出現了一絲的赤紅,隨即青螺猶如白玉般的手掌,重重的額擊打在鄭鳴的肩膀上道:“好漢子。”
    魔性青螺,這變幻的實在是太快了。
    鄭鳴在三個青螺之中,最欣賞的還是魔性青螺,他呵呵一笑道:“那咱們現在,就殺上戰皇宮。”
    就在鄭鳴意氣風發的時候,萬象門上萬征討戰皇宮的大軍,此時已經是人心惶惶。
    雖然鄭鳴已經樹立了他難以戰勝的形象,但是這次的事情,對于這些萬象門的弟子而言,實在是壓力太大。
    天命!
    他們已經知道了天命,更明白了這天命,究竟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姜無缺天命所鐘。如果說以往,他們對于鄭鳴擊敗姜無缺還帶著一絲希望的話,那么現在,他們感到的是絕望。
    畢竟,天命之下,世間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