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798 石人血天命出

  那妖性青螺在聽到喝聲的瞬間,眼眸之中,就升起了一絲的迷離之感,只不過,這個動作,實在是太短,也就是轉瞬功夫,他就恢復了正常。
    “三個剎那,你的這魔音,也就是能夠讓我遲鈍三個剎那!”妖性青螺潔白的玉指,輕輕的豎起了三根。
    “在很多時候,這三個剎那,已經能夠決定人的生死,我相信這項神通,已定能夠讓你名震四方。”
    “但是,你最好還是講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這樣的話,對付更高等級的高手,把握越大。”
    鄭鳴對于沒有將妖性青螺喝倒,并沒有太大的失望,除了修為的問題之外,妖性青螺的心智,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比擬的。
    “這個我知道!”鄭鳴說話間,朝著站在自己不遠處的蕭無回道:“安排大軍繼續前進,這一次,我們一定要登上戰皇宮,踏平至尊頂!”
    蕭無回抱拳領命而去,一時間,有了萬象門加入的長生宗,聲勢瞬間高漲了起來。
    越來越多的人,讓鄭鳴的實力大增,這也讓不少人,對于這次大戰,充滿了期待。
    ……
    戰皇宮的底部,一座高有百丈的谷地中,兩個身影正在盤膝而坐,其中一個身影,身材高大,整個人雖然靜靜的坐在那里,但是他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君臨天下的皇帝。
    而在這個男子的身邊,則坐著一個女人,女人風華絕世,一瞥一笑之間,就好像天地大道。
    此刻,兩個人正在修煉,白色的光影和青色的光影,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個大大的圓盤。
    圓盤轉動,四周的一切,都化成了碎粉,更有一層層隱隱約約的將要虛空碾碎的感覺。
    那圓盤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后,這圓盤,就化成了兩道細細如絲的線。
    而這線,雖然細的很,但是卻隱含著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萬物和天地,在這根線面前,都好像螻蟻一般。
    “噗!”
    當兩根線,要在虛空之中合二為一的時候,一口鮮血從那年輕男子的口中吐出。這口血的吐出,不但沒有讓男子的神色萎頓,反而讓他整個人,一下子變得精神了起來。
    在將一顆紫色的丹藥吞入肚子里之后,那年輕人也恢復了正常,他朝著身邊的女子掃了一眼,抽搐了一下嘴角,剛剛準備說話,卻沒有想到,那女子率先清醒了過來。
    女子面容平靜如水,卻掩飾不住她那美麗無比的風華,幾乎所有見到女子的人,都要被女子的氣息所懾服。
    “咱們兩個的大裂空法,還差最后一步,要是能夠將這最后一步修成,咱們就可以誅殺姚樂清舒,將天下,統統掌握在咱們的手中。
    女子并沒有迎合男子,而是輕輕的端起了自己不遠處的一杯凈水,淡淡的道:“總有一日,我要將這日升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女子的話語,無比的自信,她的身軀雖然柔弱,但是話語中那霸氣沖天的氣息,卻讓人心神震顫。
    “你要找的,不是姚樂清舒,恐怕應該是鄭鳴才對。”女子目視著男子的眼眸,聲音淡淡的道:“姜無缺,莫非你現在,都沒有從當年的失敗之中走出來嗎?”
    姜無缺三個字,男子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聽到了,因為稱呼他的人,不是稱呼他為戰皇,就是稱呼他為掌門,還很少有人,如此的稱呼他。
    對于女子的譏諷,姜無缺并沒有放在心上,就在他再次閉上眼眸的剎那,他就感到,一道光,從遠處朝著他直飛而來。
    這道光,絢爛無比,這道光劃破虛空,它好像從無盡的天地深處飛來,帶著無盡的玄奧,然后降落凡塵。
    在這道光落下的瞬間,姜無缺的眼睛就瞪的大大的,他不知道那落下的將是什么,但是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自己將這一道光吞下,那么自己的修為,將會突飛猛進。
    什么鄭鳴,什么蕭一衫,統統不在話下。
    可是就在他心中覺得,這絕對是不可能的時候,那道光,終于落了下來。
    姜無缺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動的厲害,他知道一次鯉魚跳龍門的機會,已經擺在了自己的面前。
    如果能夠跳的成功,他就會一步登天,什么修成大裂空法,什么擊敗姚樂清舒,什么統一日升域,統統都算不了什么,他姜無缺的前途,將會不可限量!
    他的目光,朝著崔瑩看去,就見崔瑩的目光,同樣朝著他看來。從崔瑩的目光中,他看到了崔瑩也感覺到了。
    自己能夠爭的過崔瑩嗎?
    就在姜無缺的心中忐忑的瞬間,那道光落了下來,也就是一個剎那,那道光就在姜無缺和崔瑩的身前停了下來。
    就好像要尋找一個適合主人的飛鳥,不斷的在崔瑩和姜無缺的身上試探著。
    也就在半刻鐘之后,這道光,在虛空之中分成了兩段,落在了姜無缺和崔瑩的身上。
    也就在這一刻,戰皇宮之中,升起了一青一白兩個轉動的陰陽魚,天地,在這陰陽魚出現的瞬間,好似融合為一。
    ……
    千元山,碧波洞!
    年幼的童子,眼眸中帶著一絲困頓,他用力的揉著自己的眼睛,將自己那最后的睡衣揉的干干凈凈。
    在這一絲睡意消失之后,這童子就抓起足足有他高的兩大巨大竹筒,朝著山下跑去。
    雖然只有七歲,但是作為碧波洞最小的弟子,童子已經開始負責起整個碧波洞的用水。
    碧波洞中,一共有師兄三十六人,師叔十二人,至于再往上的,童子就不知道了。
    這些人數,和動輒成千上萬的宗門相比,是差了很多,但是這碧波洞,卻是周邊三萬里,最大的宗門。
    按照自己的師兄所說,碧波洞最強大的,是宗主,他老人家修為通天,一掌揮動,可以讓巨山成為碎粉。
    對于這樣的說法,童子幼小的心靈之中,覺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畢竟山那么大,要將一座山打成碎粉,那需要多強大的力量啊!
    但是童子同樣知道,自己家的那些長輩,是真的有本事,前些日子,他甚至見過一個師叔,駕馭著一座飛舟,在虛空之中縱橫馳騁。
    總有一日,自己也要像那位師叔一樣,御劍天下。
    童子夢想著有朝一日的情形,大大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笑容,就連他走動的速度,也變快了一倍。
    從碧波洞到打水的仙人潭,需要二十里的山路,童子的身體雖然強健,但是跑上一趟,卻也要半個時辰。
    而一天下來,童子需要來回打水十五次,也就是說,他一天最少有七個時辰在打水。
    將水桶往碧綠的池水中一放,童子就大口的喘息了起來,他等一下,要一口氣將這些水擔到洞府,所以現在要做好準備。
    和一年前一樣,童子將水桶從水中提出,轉身就要朝著洞府中跑去,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水桶中的剎那,童子的眼眸中,頓時升起了恐懼。
    因為那本來清冽透徹的泉水,此時呈現出的,竟然是通紅的血色。看到這詭異的血色,童子的心頭,升起了一種恐懼的感覺。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童子,在宗門之中,負責的也就是打水,現在打上來的水,竟然是一桶桶的血水,怎不讓他毛骨悚然。
    “嘩啦!”
    童子將水桶之中的水倒掉,然后快速的換了一個地方,再次開始打水。這一次童子打水的位置,水清如碧玉,可以說乃是這水潭水最好的區域。
    可是,當童子將水拉上來的瞬間,他水桶之中的水,依舊是赤紅如血。
    一桶,兩桶,三通……
    童子的心在顫抖,最終,這童子嚇得將水桶一扔,瘋狂的朝著碧波洞沖了過去。
    一刻鐘之后,數十道身影,駕馭著銘器直沖而來,這些到來的人,大多數都是躍凡一二境的武者。他們在聽到童子反應的事情時,都覺得是有人和童子惡作劇。
    可是,當他們的目光落在那池水旁邊的石人像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
    作為碧波洞的弟子,他們大多都經歷過挑水的磨練,對于這聳立在潭水邊的石人,更是不陌生。
    這是一個粗糙的石人像,有一座山一樣高,就好似一個巨人,簇擁著那碧波蕩漾的池水。
    本來,他們以為這就是一個石人,但是現在,看著那偌大的石人,他們的眼眸中,都是震驚。
    因為這個石人的雙眼,這一刻竟然在流血!
    石人流淚,而且還是血淚,這怎不讓這些碧波洞的弟子震驚,就在他們驚駭的時候,就見一個身影,從遠處猶如飛鷹一般的飛了過來。
    這身影在落地的瞬間,輕如鴻毛,但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石人流淚的上的瞬間,他的身軀卻露出了一絲踉蹌。
    來人的面容很老,但是他的雙眸,卻好似一輪明日,睜開的剎那,照耀天地。
    “石人血,天命出,石人血,天命出!”
    老者的嘴中,瘋狂的念叨,也不知道在念叨了多少遍之后,他陡然朝著四周的大吼道:“天命已出,我等當順天應命,輔助天命之皇。”
    就在他說話的剎那,石人崩碎,一道亮光,陡然朝著虛空之中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