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797 呼魂攝魄

  鄭鳴點頭,這本來就在他意料之中,畢竟兩儀微塵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破解的了得。雖然現在,他沒有混元一氣先天神符,各種材料,也無比的簡單,讓兩儀微塵大陣的威力,只有平時的百分之一。
    但是這百分之一,已經不是長生宗的修士,能夠隨意破解的。
    當鄭鳴見到葛云升的時候,。他甚至有一種想法,那就是讓葛云升繼續多對兩儀微塵大陣參演一段時間。
    不但葛云升,就是葛云升身邊的那些長生宗的宿老,一個個都眼睛紅的好像兔子,臉上更是有著深深的疲憊。
    對躍凡境的武者而言,百日不睡覺,也不是什么問題,但是這并不包括,用精力過度。
    葛云升等人,就屬于用精力過度,那兩儀微塵陣,讓他們有一種霧里看花,明明看的到,卻是半點都摸不著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拼命的推演,拼命的想要救出謝天君,讓自己宗門脫離被鄭鳴奴役的下場。可是最終,他們還是發現,自己這些努力,都是白費。
    他們試驗過無數的方法,每一個方法,都沒有用處。
    甚至到了最后,他們已經使用了一些長生宗祖師下了法旨,不讓輕易使用的手段,但是結果都是一樣。
    在看到鄭鳴的時候,葛云升等人除了仇恨之外,還有著那么一絲的佩服。
    他們在猶豫了剎那之后,最終還是葛云升朝著鄭鳴躬身行禮道:“請尊主打開此陣,我長生宗臣服!”
    站在葛云升身邊的諸位長生宗宿老,這一刻也都沒有吭聲,他們雖然不喜歡葛云升的話,但是卻也難以發出任何反對的聲音。
    鄭鳴并沒有立即動手,他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淡淡笑意的朝著葛云升道:“你們可想清楚了,一但我出手的話,那么你們長生宗,可就成為我的下屬。”
    “機會,我已經交到了你們的手中,你們接下來的命運如何,都要看你們的選擇。”
    葛云升本來堅定的臉上,多出了一絲的猶豫,很顯然,作為一宗的宗主,他絕對不愿意屈居人下。
    可是,他心中很清楚,現在的自己,已經是沒有選擇,如果不滿足鄭鳴的條件,那么別說將謝天君他們救出來,恐怕他們自己,也在劫難逃。
    所以在猶豫了瞬間之后,葛云升斬釘截鐵的道:“我們已經決定了,請尊主動手。”
    那些長生宗宿老,有不少人都低下了頭,更有人用手掩蓋住自己的眼睛,不讓自己的淚水留下來。
    鄭鳴對此,并沒有太多的理會,他當下沒有說話,但是雙手卻快速的在金龍口的位置,掐動著印訣。
    也就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數十道銘文,就已經被鄭鳴深深的印在金龍口的虛空之中。
    道紋閃動,天地元氣沸騰,本來空無一物的金龍口,出現了一個金光閃爍的缺口,而讓長生宗的人怎么都找不到蹤跡的謝天君等人,一個個快速的從缺口中飛出。
    謝天君雖然袍服依舊,但是卻已經沒有以往那種威嚴的模樣,他神情憔悴,雙眸發紅。
    但是在沖出的瞬間,謝天君還是看到了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鄭鳴,幾乎第一時間,他就瘋狂的朝著鄭鳴沖去。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找到了缺口,但是他的心中,已經不是第一次瘋狂的咒罵鄭鳴。
    現在鄭鳴就在眼前,他怎么能夠放棄,這一次,他一定要將鄭鳴擒拿,他一定要報那屈辱之仇。
    更重要的是,鄭鳴才是那操縱著詭異變化的真正人物,他要想不在被關入那大陣禁止之中,唯有將鄭鳴抓住。
    可是,就在他快要沖到鄭鳴近前的時候,鄭鳴終于動了。就聽鄭鳴高聲道:“謝天君,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
    這聲音,高亢深沉,聽在謝天君的耳中,就好像來自九天的雷霆,嗡嗡作響。
    一陣的天旋地轉,讓謝天君覺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個瘋狂轉動的漩渦之中。他想要拼命的掙扎,但是和那詭異的旋窩相比,他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所以,帶著一絲的不甘,謝天君整個人,直接跌倒了地上。
    葛云升在謝天君出手的剎那,就在謝天君的不遠處,他幾乎比鄭鳴,還要早發現謝天君的出手。
    這一刻的他,雖然已經沒有機會阻攔鄭鳴,但是這個時候,只要是他愿意,還是能夠給鄭鳴分擔一些攻擊的,可是在這個觀景的時候,葛云升遲疑了。
    葛云升之所以會遲疑,自然是心中生出了一絲的僥幸。雖然鄭鳴的手段高超,但是他的修為,無疑沒有謝天君高。
    謝天君這一次的偷襲,如果能夠將鄭鳴拿下,那么說不定長生宗,還有那么一絲的轉機。
    這個念頭,來得很快,所以葛云升將自己準備揮出的手,快速的收了回來。
    但是在他將自己的雙手收回的時候,葛云升已經升起了一種不好的念頭。他覺得,鄭鳴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會那么容易的束手就擒。
    果然,一聲厲喝從鄭鳴口中喝出的瞬間,本來氣勢如虎的謝天君,直接倒在了地上。
    這種情形,葛云升不明白因為什么,但是從謝天君的情況來看,是非常的不好。
    鄭鳴此時,卻已經爽呆了,他對于呼魂攝魄的手段,是非常的喜歡,但是因為這種手段是從張桂芳英雄牌之中得到的,究竟強到什么程度,他不清楚。
    這一次主要是拿謝天君試試手。
    跟著謝天君沖出來的十幾個長生宗的長老們,在謝天君沖向鄭鳴的時候,實際上他們也有動手的想法,但是謝天君的遭遇,讓他們打消了這種念頭。
    “閣下尊姓大名?”鄭鳴沒有理會倒地的謝天君,而是將目光落在了一個枯瘦老者身上。
    這枯瘦老者有著生神境中期的修為,此時正觀察著謝天君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聽到鄭鳴的問話,他在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的道:“在下雷云吉!”
    鄭鳴一笑,隨即厲喝道:“雷云吉還不就擒,更待何時!”
    這一何,那枯瘦老者就覺得自己的心神搖曳,四肢無力,虛空更是不停地旋轉。
    他想要站起來,他不愿意倒地,他的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倒在地上,那可能就要和謝天君一般,猶如死豬一樣的倒在地上。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說你想要堅持,就能夠堅持得住的。自稱雷云吉的長生宗長老,身軀擺動了兩下,隨即跌到在了地上。
    另外沖出來的長生宗弟子,以及跟隨在葛云升身邊的宿老,一個個驚恐的看著鄭鳴。
    如果說謝天君,可能有那么一部分的意外,那么現在這種情況,絕對不是用意外兩個字,就能夠形容的。
    這是神通,而且還是一種他們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卻讓他人感到驚心動魄的大神通。
    “我長生宗已經歸附到鄭鳴宗主的麾下,以后膽敢違抗鄭鳴大人法旨者,斬!”
    葛云升聲音洪亮,幾乎是喊出來的,而那些從兩儀微塵大陣之中沖出來的長生宗長老們,一個個在露出難以置信,甚至是痛苦之色之后,又露出了大松一口氣的模樣。
    很顯然,他們對于和鄭鳴做對這件事情,也不是太看好。更何況鄭鳴那驚心動魄的呼魂攝魄,讓他們的心都發顫。
    和這個家是一伙,也是一個讓人感到高興的消息,所以這些長生宗的武者,一個個都用一種慶幸和不甘的目光看著鄭鳴。
    鄭鳴此時,已經用呼魂攝魄之法上癮,更何況從這些長生宗的弟子眼中,他看到了不少抵擋的味道。
    所以,鄭鳴根本就沒有停留,直接朝著一個長生宗弟子喝道:“還不就擒,更待何時?”
    一聲聲更待何時,讓那些跟隨著謝天君從兩儀微塵大陣之中逃出來的長生宗弟子,一個個都好像見到了鬼一般。
    他們一個個恐懼不宜,對于鄭鳴的恐懼,更是直線上升。自然,反抗的心思,也就快速的下降。
    當葛云升被鄭鳴一聲更待何時,喊得大汗淋漓,找不到北之后,鄭鳴這才算是結束了對長生宗弟子的實驗。
    長生宗的眾人,在葛云升的帶領下離去,他們的目光,雖然還有仇恨,但是更多的是畏懼。
    鄭鳴感覺,只要自己不敗,只要自己能夠保持現在這種狀態,長生宗反抗自己的可能性,將會非常的小。
    張桂芳的這種呼魂攝魄的神通,果然不一般,但是在一聲聲的呼喝之后,鄭鳴覺得自己的精神力,浪費的也有點多。
    看來這種手段,還是不能夠多用。
    “嘻嘻,鳴少這神通,比之那喚魂魔音,還要強上不少,不如讓奴家也試試?”輕柔的聲音之中,婷婷裊裊的妖性青螺,走了過來。
    鄭鳴看著一副風姿卓越的妖性青螺,心中也升起了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他剛剛施展的對象,都是生神境的武者,不知道這勾魂攝魄,對于法身境怎么樣。
    當下,他就朝著那妖性青螺喝到:“妖性青螺還不就擒,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