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96 孔雀大輪明王

  很郁悶,鄭鳴真的很郁悶,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抽取到了這樣的人物,雖然黃色的聲望值,只能夠繼承此人十分之一的手段,但是這已經夠了。
    這樣的話,就能夠讓自己的修為突飛猛進,就可以讓自己一步登天,成為最頂尖的存在。
    孔宣!
    英雄牌上,赫然寫著兩個大字,而和這兩個大字相對應的,是兩種技能:孔雀圣體,五色神光!
    一般來說,作為封神級別的人物,他的技能,最少也應該有四五種,更何況孔宣這種牛逼哄哄,幾乎是天下最強人物級別的存在,他可是天下第一只孔雀,是傳說之中,開天辟地的鳳凰留下的兩個直系兒輩。
    但是,看到這兩個技能,鄭鳴覺得,孔宣本應該如此,和他這兩個技能相比,其他的技能,是在都是渣渣。
    甚至他覺得,有了這兩個技能的孔宣,根本就不用在乎其他的技能。
    疊加!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熊熊燃燒,他絲毫沒有猶豫,就選擇了疊加。
    一千萬可以疊加一次,那按照自己現在的聲望值,最少能夠疊加四百多次。
    想到自己心中,有四百多張孔宣這樣的英雄牌,鄭鳴的心中,就有一種激動!
    疊加一張武將牌,需要十倍,疊加一張武俠牌,需要抽取一次的一百倍,而封神牌,則需要一萬倍。
    所以,一千萬的聲望值,可以疊加一次孔宣的英雄牌。
    鄭鳴這一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選擇了疊加最高倍數,可是當鄭鳴看著心頭那代表著孔宣的英雄牌,竟然是一個三的時候,終于怒了。
    不是應該四百多張嗎?我已經將自己的聲望值,全部都用上了,你怎么不給我四百多張。
    我要的可是最高值,不是所謂的想誰是誰啊!
    就在鄭鳴的心頭有點惱怒的時候,他的心頭出現了一行字,就見上面寫道:“孔宣的英雄牌等級太高,而按照紅色聲望值疊加封神牌的規矩,主角最多只能夠疊加三張。”
    他大爺的,你怎么不去死!這一刻,鄭鳴對于系統,可以說是氣在心頭。
    四百多張孔宣,好處多多,但是現在只有四張,讓鄭鳴有一種日了狗的感覺。
    但是不管鄭鳴心里有多么的不甘,不管鄭鳴如何的咒罵該死的系統,他現在的手中,也只有四張孔宣的英雄牌。
    四張就四張,總比沒有強得多,心中安慰自己的鄭鳴,帶著一絲不甘心,再次準備抽取英雄牌。
    不過就在他準備抽取的時候,一個念頭陡然升起在鄭鳴的心頭 。自己的運氣正是好的時候,用紅色的聲望值抽取,實在是有點虧。
    不行,不能用紅色的聲望值,用黃色的聲望值。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鄭鳴就發現,自己那本來已經用的干干凈凈的青色聲望值,竟然再次達到了兩千。
    收復一個長生宗,竟然只有兩千青色的聲望值,看來這聲望值增長的速度,有點慢啊!
    心中念叨之間,鄭鳴就決定用青色的聲望值進行抽取,百分之一的幾率,總比萬分之一來的好。
    “沒有!”因為是青色的聲望值,所以這一次的抽取,鄭鳴只能一個個的抽,第一張英雄牌抽起來,結果是空空如也。
    百分之一的幾率,一次抽中的可能性,真的很小,所以這一次沒有,很正常啊!
    鄭鳴將自己心頭的頹唐壓下去,再次開始抽取。因為有剛才的自我安慰,所以現在,鄭鳴對于這一次能不能抽中,已經沒有了太大的期待。
    沒有人也……有人……
    當鄭鳴心中安慰自己的時候,他卻陡然發現,在他心頭的英雄牌之中,竟然有一個人。
    孔宣,這一次最好還是孔宣,不,就算是楊戩那廝也行,七十二變,九轉玄功,俺來了。
    不過當鄭鳴的目光落在這英雄牌上的剎那,他卻是有點失望。因為這一次出現的,并不是那些高手應該有的打扮,而是一個頂盔摜甲的大將。
    大爺的,封神之中,抽到將軍,這他娘的真是走了****運了。心中雖然有很多的不爽,但是鄭鳴還是耐著性子,朝著這將軍的牌上看去。
    唔,張桂芳,好似名字一般。但是當鄭鳴朝著張桂芳的技能上看去的時候,卻是一愣。
    “百戰槍法大成,呼魂攝魄大成!”
    兩個技能的張桂芳,給人的感覺,實在是有點小,但是想到呼魂攝魄,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曾經,自己還沒有穿越的時候,看到過封神演義里面,有一個人無比的牛叉。
    只要是和他交戰的人,只要是讓他知道姓名,然后一聲高喝,當即就能夠將那人從馬上喝下,暈頭轉向。
    這個人,好像就叫做張桂芳,雖然他最終在哪吒那個蓮花化身的變態面前,最終黯然收場,但是有一點卻是不能改變的,那就是這廝呼魂攝魄的手段,絕對是一流的。
    奶奶的,只有兩個技能的張桂芳,用了!
    這個念頭一升起,鄭鳴就直接點在了張桂芳的英雄牌上,也就是瞬間,鄭鳴就擁有了張桂芳的技能。
    百戰槍法!
    一瞬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上千道槍影,每一道槍影,都好像一挑鬧海蛟龍。
    雖然這鋪天蓋地的槍影,還沒有達到神通的地步,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只要自己將這槍影之中隱含的真意領悟,說不定就能夠形成一種神通。
    只是,光靠現在的領悟,二十分鐘實在是太短,根本就難以有太大的進步,除非他能夠舍棄張桂芳的呼魂攝魄,選擇這百戰槍法。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被鄭鳴直接給否定了,張桂芳呼魂攝魄的神通,是何等的牛叉,舍棄這個,鄭鳴怎么舍得。
    更何況,他的君臨天下七式,比之這百戰槍法,強的不是一點半點,在這個時候,鄭鳴自然也不會舍棄君臨天下的刀法,改用槍法 。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就靜靜的開始在自己的心中演練那套百戰槍法,雖然不見得這套槍法能夠對他的實力提高多少,但是總比沒有好。
    而呼魂攝魄,鄭鳴確實沒有動,青色的聲望值,讓他能夠繼承張桂芳的一向技能,他繼承呼魂攝魄,現在還練習什么。
    二十分鐘,實際上就是轉瞬而逝,當張桂芳的英雄牌離去的時候,鄭鳴的心中,多出了一套百戰槍法,但是這一刻,鄭鳴的感覺,卻是徒有其形。
    雖然此時,他能夠有模有樣的施展這套槍法,但是實際上和張桂芳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
    鄭鳴沒有時間,太多理會這套槍法,在張桂芳英雄牌消失的瞬間,鄭鳴就選擇了呼魂攝魄。
    當這個選擇做出的瞬間,鄭鳴就趕到一股讓他趕到詭異的規則之力,直接沒入了自己的體內。
    和那兩儀微塵大陣的道紋不同,這詭異的規則之力,并沒有任何的動靜,就好像這呼魂攝魄的規則之力,并不存在一般。可是,當鄭鳴的心神掃過兩儀神蓮的時候,兩儀神蓮之中,那黑色的陰陽魚所占的蓮臺上,出現了一個黑色的蓮子。
    黑色的蓮子和白色的蓮子相互呼應,同樣是一種沒有破綻而成的樣子,但是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黑色的蓮子,比白色的蓮子,要比白色的蓮子,要更成熟一些。
    也就是說,如果能夠破繭而出,那么最先破繭的,應該是黑色的蓮子。
    不過這些,鄭鳴已經沒有心思理會,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找個人試驗一下,自己的呼魂攝魄的神通。
    “鄭鳴,我可以進來嗎?”輕柔的聲音,從門外響起,聽到這聲音,鄭鳴就知道說話的是傅玉清。
    對于傅玉清,鄭鳴除了愛之外,還有一種尊敬。他從盤膝的床榻上站起道:“姐姐進來吧。”
    “呃,你好像和以往,有一點不一樣。”傅玉清在看到鄭鳴的瞬間,輕聲的說道。
    這一次,傅玉清絕對是實話實說,但是哪一點不一樣,傅玉清一時間卻也有點說不清楚。
    要是讓她形容,她一定不會認錯鄭鳴,但是此時,鄭鳴給她的感覺,卻是有一種邪異。
    如果說揮動龍雀刀的鄭鳴,是一種君臨天下,威武入神的話,那么現在的鄭鳴,就是一個渾身充滿了吸引人氣息的翩翩佳公子。
    “怎么不一樣了,是不是更吸引人了?”鄭鳴伸手將傅玉清的纖腰攔住,笑瞇瞇的問道。
    傅玉清沒有阻攔鄭鳴作怪的手,而是伸出芊芊細指,在鄭鳴的額頭點了一下道:“是啊!要不然,咋會有人家長生宗的老祖投懷送抱啊!”
    因為傅玉清一直沒有說這件事情,鄭鳴以為傅玉清已經將這件事情給忘了。
    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得太多了。鄭鳴心中念頭山東之間,就笑著道:“那是在作弊,姐姐,實際上那長生宗的老祖,只是一個軀殼而已。”
    “她的神識,已經被我一刀斬破,現在占據這軀殼的,是我在天恒神境之中,得到的一個下屬。”
    “還真是一個貼身的好下屬。”傅玉清說到此處,并沒有再糾纏下去,而是轉移話題道:“走吧,已經過了三天了,長生宗的葛云升,已經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