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95 再給你三日時間

  鄭鳴要的是聲望值,自然不希望魔性青螺將長生宗的人給殺完,所以他平靜的說道:“既然你們知道錯了,那這件事情,就到這里吧。”
    “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如果再有下次,長生宗說不定能夠保住,但是你們這些人,就沒有存在下去的意義了。”
    “多謝宗主,還請宗主能夠將謝師弟他們放出來。”葛云升這一刻也不敢想報仇的事情,而是將話題轉移到被鄭鳴不知道困在何處的謝天君等人身上。
    鄭鳴點頭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現在你們的人,都在金龍口之中。”
    “只要你們能夠在三日之內,將他們從陣勢之中救出來,我可以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你們長生宗依舊是長生宗,和我沒有任何關系。”
    長生宗的第一陣法,就是一氣微塵大陣,這個大陣,當之無愧的成就了長生宗多年的威名。
    因為這個大陣的存在,所以長生宗之中,并不缺少陣道天才,甚至有一種說法,那就是在銘陣上,長生宗雖然不能說是整個日升域的第一人,但也絕對能夠排到第二第三。
    現在,整個長生宗,都已經臣服在了鄭鳴的腳下,而鄭鳴,竟然要給長生宗一個機會。
    這種不可思議的情形,不但長生宗的葛云升等人看不懂,就連蕭無回等人也有些發懵。
    為什么,為什么要給長生宗一個這樣的機會?要知道經過剛剛動手,長生宗可是已經臣服了。
    “男人就應該這樣,我發現奴家越來越臣服在你的男性魅力之下,嗚嗚,你讓人家無法自拔!”重新占據了身軀的妖性青螺,雙手捧心,明眸含情,就好似一個激動涌動的狐貍。
    鄭鳴有點頭暈,他想要大喊一聲,讓人趕緊將這個妖孽帶走。但是,這好像和他的身份有些格格不入。
    “唔,受不了了,我這輩子,一定要娶一個這樣風情萬種的女人!”站在鄭鳴遠處的房勻柏陡然大聲的喊道。
    可以想想,他的喊聲,瞬間受到了無數人的矚目,一道道目光,在這一刻,更是落在了他的臉上。
    在很多人的眼中,房勻柏都是一個晚輩,畢竟論起年齡,這家伙的年齡,實在是不大。
    但是白發蒼蒼的模樣,再加上剛才那大吼的一嗓子,瞬間讓不少人看他的目光,充滿了異樣的光芒。
    而從妖性青螺魅力之中清醒過來的房勻柏,此時更有一頭撞死的感覺。
    鄭鳴無語,這個老弟子,乃是他隨心所欲收下的,一直以來,也都是循規蹈矩,卻沒有想到,竟然無法抑制的出這樣的吶喊。
    就在鄭鳴有點尷尬的時候,坐在九目妖皇頭頂的傅玉清,卻朝著他輕輕一笑道;“真是強將手下無弱兵,名師出高徒啊!”
    鄭鳴的臉皮雖然厚比城墻,但是此刻,被傅玉清揶揄了一番,臉上卻也有些發燒,只好裝腔作勢的朝著房勻柏哼了一聲,隨即目光落在妖性青螺身上道:“如果再讓我聽到剛才的話,就讓你嘗一嘗九龍神火。”
    鄭鳴的手中,現在已經沒有了九龍神火罩,但是他這句話的震懾力,依舊是很強。
    妖性青螺捂嘴一笑,翻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卻也不再說話。
    “多謝鄭宗主寬厚,我長生宗永世不忘!”葛云升說話間,重重的朝著鄭鳴磕了一個頭。
    這一個頭跪下去,雖然有一種讓葛云升名聲掃地的感覺,但是在場的人,都覺得這葛云升,是占了大便宜。
    他一個頭磕在地上,要是不想在日升域名聲掃地的話,那么他就不能收回他剛剛說的話。
    長生宗在行動,而萬象門的弟子,同樣緊張無比的看著,他們的心中,滿是期待,期待長生宗不要找出大陣的陣眼。
    鄭鳴卻沒有理會這兩宗弟子的表現,他在簡單的將青螺安排了一下之后,就閉關療傷。
    二十四道寶脈的裂痕,對于普通武者而言,最少也要閉關養傷數年,才有可能修復,但是兩儀神蓮的強大之處,卻在此時再次展現了出來。
    黑白兩色的真元,在運轉了二十四個周天之后,鄭鳴就已經通體舒坦,那掉落了一些花瓣的神蓮,也重新恢復了過來。
    另外,讓鄭鳴感到有些驚喜的是,他萬丈神海之中的真元,也變的比之以往,更加的精純。
    化蓮境中期,現在這真元的凝練程度,已經讓自己達到了化蓮境的中期。
    和修為的進步相比,那雖然依舊隱藏在神蓮的蓮蓬之中,卻已經有一種破蓮而出的神通蓮子,才是鄭鳴最大的收獲。
    兩儀微塵,雖然只是簡化的不能再簡化的兩儀微塵,卻代表著鄭鳴可以將生神境初期的武者,隨意的鎮壓在兩儀微塵之中。
    那長眉祖師的英雄牌,可惜是用紅色聲望值想誰是誰弄來的,要是用青色的聲望值獲得長眉祖師的英雄牌,那就厲害多了。
    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突然想到,自己雖然弄到了長眉真人的英雄牌,但是對于這英雄牌,自己還沒有仔細看過。
    長眉真人,又有什么樣的技能呢?
    這個念頭一升起,就好似無數的蟲子,在鄭鳴的心里不停的蠕動,無心修煉的他,當下就找出了長眉真人的英雄牌觀看起來。
    “高級煉器術,兩儀互生劍訣,九天生玄氣、天箓兜率真敕,兩儀微塵大陣!”
    五項技能,兩儀微塵大陣落在后面,很顯然,這位峨眉的祖師,在兩儀微塵大陣上的造詣,要遠遠的高于玄真子。
    如果自己能夠得到他手中的兩儀微塵大陣之法,說不定自己的第一項神通,就能夠立即成熟。
    可惜啊,這長眉祖師的英雄牌,是用紅色英雄牌抽取的。
    四十多個億的紅色聲望值,并沒有太大的進步。但是用掉一個億,也沒有顯得少,這自然說明,鄭鳴的紅色聲望值,還是在不斷的增加,不過速度過慢。
    對于這一點,鄭鳴可以理解。雖然他現在,在整個日升域之中,可以說名聲大漲。
    但是這也分對誰,對于普通的百姓而言,鄭鳴他就好似神話之中傳說的人物,高高在上,俯視蒼生。
    普通的百姓,只能用仰視的目光來看待鄭鳴,所以,很多人對他也沒有太大的畏懼。
    甚至很多的百姓,對于他的畏懼,都不如自己村里那些惡霸地痞厲害。
    就好似很多人,對于諸天神佛,雖然嘴上很是敬重,卻沒有敬重自己生活中的一些人敬重的厲害一樣。
    要想將整個日升域的聲望值大量收取,就要像神話故事之中的那些大教祖師一般才行。
    心里這么想著,鄭鳴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自己黃色的聲望值上。
    幾千萬的黃色聲望值,看著也很是讓人歡喜,但是鄭鳴此時卻依舊要掂量一下,這黃色的聲望值,是不是值得自己大量的抽取。
    好吧,使用了一百萬黃色的聲望值,最后的結果,卻是連一個有用的人,都沒有抽到的情況,鄭鳴前不久,才剛剛遇到過一次。
    英雄牌不夠啊!
    鄭鳴現在,深刻的意識到這個情況,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使用過之后,鄭鳴越發感到了這種窘迫。
    唔,不管怎么說,沒有一個頂尖的人物坐鎮,都沒有安全感,得了,抽一抽,看看能夠抽到什么。
    黃色的聲望值,走起!
    因為現在修為的原因,所以鄭鳴很是自然的,從洪荒牌抽了起來,對于鄭鳴而言,洪荒牌,對他現在的用處,才是最大的。
    一次,沒有,兩次,沒有,三次,沒有……
    一連抽取了十次,每一次一百張,一共就是一千張,耗費黃色聲望值,一百萬!
    但是很可惜,雖然耗費了如此多的黃色聲望值,鄭鳴洪荒牌之中,依舊是什么都沒有撈到。
    大爺的,一個毛都沒有抽到,這讓鄭鳴覺得非常不爽,可是不爽又能怎樣?
    按照黃色聲望值抽取洪荒牌的幾率,那是萬分之一。抽取一千張就想要抽到一個洪荒牌,實際上,還真的有點要求太高。
    抽封神牌,千分之一的幾率,應該能夠抽到一個。這個念頭一升起,鄭鳴就開始抽取。
    一次,兩次,三次……
    同樣是十次,抽了一千張,不知道是不是鄭鳴好運氣用完的原因,這封神牌一千次,依舊是什么也沒有。
    黃色聲望值的逝去,讓鄭鳴有些心痛,他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使用紅色的聲望值。
    這紅色的聲望值四十多個億,用的不心痛,一百萬,也就是隨便想一個武將牌而已。
    繼續抽,一次、兩次、三次……
    沒人,沒人,還是沒有人,就在鄭鳴已經麻木的不知道自己已經抽取了多少英雄牌的時候,陡然一個人,出現在了鄭鳴的英雄牌上。
    看到有人,差不多已經麻木的鄭鳴,瞬間精神了起來,他看著那出現在自己心頭的英雄牌,手指都在顫抖。
    我靠,我怎么這么傻,我剛剛明明可以,用黃色聲望值抽取的,我為什么用紅色聲望值。
    為什么,這是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