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794 破空血梭

  念頭閃動的葛云升,在黑色青螺再次揮動拳頭的剎那,大聲的喊道:“祖師不要出手,我有話說。”
    說到此次,葛云升朝著鄭鳴等人的方向掃了一眼,又看著那已經空無一人的金龍口,沉吟了剎那,最終道:“我們長生宗,愿意臣服。”
    葛云升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他說出來的最后四個字,卻讓無數的萬象門弟子震驚不已。
    愿意臣服!
    這四個字,要是從一般人的口中傳出來,并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是現在,這四個字,卻是從作為長生宗的宗主葛云升的口中說出來的。
    這代表著,作為天下十八名門之一的長生宗,在萬象門的征討之下,已經徹底的跪了。
    長生宗的幾個宿老,在聽到葛云升這番表態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但是最終,這些老者,并沒有開口阻止。
    他們都是人老成精之輩,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說自己想要阻攔,就能夠阻攔的。
    現在戰皇宮的后援沒有到,而長生宗之中的最強戰力,更是已經被鄭鳴鎮壓。
    在這種情況下,葛云升現在的選擇,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魔性青螺的眼眸中,已經閃動著殺氣,但是那揮出的拳頭,卻已經緩緩收回。
    鄭鳴此時,已經差不多緩過勁來,他對于這一戰,同樣很滿意,雖然此時寶脈受傷的他,修為比之平時,退步了不少,但是作為十八名門之一的長生宗,還是投降了。
    一個長生宗的投靠,絕對能夠震懾不少人,當然,最讓鄭鳴動心的,還是長生宗投靠所能帶來的影響。
    長生宗控制下的普通武者和百姓,絕對能夠帶來大量的聲望值。當然,鄭鳴更希望的是,長生宗那些躍凡境之上的武者,對自己不要太敬佩啊!
    要是以往都對自己心存敬畏,那可收割不到聲望值了。
    “葛云升,既然你長生宗愿意臣服,那就召集你長生宗所有三品以上武者,和我出征戰皇宮。”鄭鳴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卻隱含著,讓人難以質疑的氣息。
    葛云升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難色,投靠不難,但是要跟隨鄭鳴出征戰皇宮,他真的不想去。
    并不是說,他對戰皇宮如何的忠心耿耿,實在是因為,他太清楚姜無缺的修為了,雖然鄭鳴氣勢不凡,但是在他想來,他覺得鄭鳴能夠擊敗姜無缺的可能性,實在是太小了。
    在這種情況下,跟隨鄭鳴出征戰皇宮,長生宗能保存下來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鄭宗主,我長生宗愿意出動三百躍凡境以上的武者,五十化蓮境武者,由在下帶領,陪同您出征戰皇宮。”
    在猶豫了瞬間之后,葛云升就做出了決斷,他朝著鄭鳴的方向一抱拳道。
    鄭鳴的神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神色平靜的道:“葛宗主,你這是跟我談條件嗎?”
    葛云升的神色大變,他雖然將這些話說出來,也做好了鄭鳴會拒絕的準備,但是此時鄭鳴如此干凈利落的提出質疑,還是讓他的心一陣顫抖。
    “鄭鳴,你也不要欺人太甚,我告訴你,我長生宗,并不是沒有一戰之力!”一個臉膛發紫的老者,或許是覺得自己家宗主如此被欺負太丟人,第一個站出來,氣不打一處來的朝鄭鳴怒喝道。
    其他幾個老者,也紛紛站在葛云升的近前,一副不惜一戰的模樣。他們這種態度,自然不是真的要和鄭鳴不惜一戰,他們想要用此,討到一些好處。
    可是,就在他們覺得鄭鳴必定屈服的時候,鄭鳴已經朝著九目妖皇和魔性青螺道:“不服者,殺!”
    作為一個法身境的存在,九目妖皇雖然臣服鄭鳴,但是在萬象門之中,它還是很有地位的。
    畢竟像蕭無回這等人,面對九目妖皇的時候,一個個都不自覺的矮了三分,所以這讓法身境的九目妖皇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就是一種鄭鳴之下,萬人之上的優越感。
    但是三個青螺占據了這尊長生宗老祖的法身,卻讓九目妖皇感到了危機感。
    不管怎么說,它都要保住自己鄭鳴坐下,最能打的下屬的位置,不然的話,那自己的地位,很有可能就要被人給代替。
    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所以,九目妖皇在聽到鄭鳴的口中傳出動手兩個字的瞬間,他絲毫沒有遲疑,本來就千丈的身軀,頃刻之間化成萬丈大小,那猶如赤紅的舌頭,朝著說話的老者直卷了過去。
    說話的老者,在生神境之中,原本就不是什么頂級的存在,現在面對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九目妖皇,差距就更大了。
    而且,他顯然沒有料到,鄭鳴一言不合,說動手就動手,就在他心中提防的瞬間,九目妖皇的舌頭,已經直接將他卷住。
    這一刻,沒有任何的廢話可說,九目妖皇直接就將那說話的老者,吞進了肚子里。
    “你殺我師弟,我跟你拼了!”站在紫色臉膛身邊,一個瘦弱猶如鬼魅的老者,此時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喝聲,在這喝聲之中,他雙手朝著虛空快速的點動。
    一道血色的長梭,出現在了老者的近前。這長梭,雖然只是虛空之中道紋所化,但是卻猶如實體一般。
    “噗!”
    一口鮮血,從那老者的口中噴出,瞬間功夫,那血色的長梭,就變得猶如實體一般。
    老者沒有開口,只是掐動手訣。伴隨著他手訣的掐動,本來停滯在老者身前的長梭,瞬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破空血梭,老者多年之前,得到的一種神通殘頁。雖然老者修煉多年,但是這破空血梭依舊因為缺少了最關鍵的部分,所以威力比殘頁的描述上小得多。
    但是就算如此,也比長生宗流傳下來的一些功法,要強的太多。只是因為這功法施展一次,就要以壽命精血作為引子,所以老者施展的次數,并不是太多。
    這一次,要不是九目妖皇誅殺了老者的兄弟,老者也不會如此拼命的施展這破空血梭。
    九目妖皇在這血梭施展的瞬間,就已經將自己的心神,盯在了血梭之上。可是當血梭消失在了虛空中的瞬間,九目妖皇眼眸中就生出了一絲鄭重。
    雖然它的法身境,是最低級的法身境,但是九目妖皇卻根本就看不起生神境。
    在他看來,除了像鄭鳴這種變態的,可以越級挑戰的家伙之外,其他的生神境武者,在他的面前,基本上都是砧板上的肉,它想要什么時候吃,就什么時候吃。
    可是現在,那血梭消失在虛空中的瞬間,九目妖皇就有一種危險的感覺。
    如果自己攔不住這血梭,如果讓這血梭刺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無論如何,都要擋住血梭!
    小心了九分的九目妖皇,艷紅猶如赤練的舌頭,在虛空之中長長的伸著,雖然沒有半點動彈,但是卻給所有人一種,只要它一動彈,就是石破天驚的感覺。
    “鳴少快躲!”站在鄭鳴不遠處的金堅,陡然大聲的喝道。而正在防御的九目妖皇,也快速的催動自己的舌頭,朝著鄭鳴的方向卷來。
    那破空血梭,在跨過虛空的瞬間,終于再次出現,只不過這一次,它攻擊的,并不是九目妖皇,而是鄭鳴。
    很顯然,這老者已經認定自己的兄弟之所以死,都是因為鄭鳴的原因,所以他要先殺鄭鳴。
    鄭鳴此時的身上,只能夠施展十分之一的力量。而點開英雄牌,也有點來不及。
    就在鄭鳴準備強行催動體內的真元,將自己的身體,轉化為太陰之體,從而躲避一時的時候,一個帶著無限黑光,充斥著霸天魔氣的拳頭,重重的砸落下來。
    拳頭和破空血梭,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轟然之間,破空血梭團團碎裂。
    那催動著破空血梭的老者,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不過,還沒等他的慘叫喊完,一道身影,就已經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再次打出了一拳。
    黑光下,這一拳沒有絲毫留情,直接將老者,轟死在葛云升的面前。
    血雨四散,葛云生的心中在發寒,雖然他眼中,這位長生宗的祖師容顏依舊,但是她縱橫殺戮的模樣,哪里還有半絲長生宗老祖的模樣?
    同門的死,讓他心中升起血氣,但是兩大法身境強者的殺戮,卻讓他的心,恐懼不已。
    “都不要動手,我們愿意遵從鳴少的吩咐!”葛云升朝著兩個怒發沖冠摸樣的長輩大聲的揮手,聲音之中,更是帶著苦苦的哀求之意。
    那些長生宗的長輩,一個個自然也沒有到活的不耐煩的地步。相反,他們一個個雖然都有接近千年的壽命,但越是這樣,他們越是害怕死去。
    “鄭宗主,我等愿意遵循您的命令,還請您饒恕我等剛剛的不敬!”葛云升生恐魔性青螺再動手,趕忙朝著鄭鳴求情道。
    此時的他,已經感覺到從魔性青螺身上散發出的不一樣,但越是這樣,他越是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