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793 恐怖青螺

  鄭鳴的身軀,此刻就好像灌了鉛一般的沉重,他雖然堅強的站著,但是他通體上下,真的使不出絲毫的力氣。
    庚金葫蘆之中的庚金之氣,對于一個武者來說,是大補之藥,但是同樣,它也可以要了人的命。
    第一次吸入庚金之氣,鄭鳴因為混元尊皇寶體的晉級,所以沒有什么不良反應。
    而這一次,庚金之氣的入體,則讓鄭鳴感到無比的難受,雖然在關鍵的時候,他最后一刀揮出,將大部分的庚金之氣,隨著刀芒揮出。
    但是,就算如此,連接他神海的二十四道寶脈,還是每一道都出現了無數的裂痕。這些裂痕雖然還沒有到破碎的地步,但是這些裂痕,卻讓鄭鳴每運轉一次真元,都有一種錐心的痛。
    要不是自己神海枯竭,要不是那逆轉乾坤,將大部分的庚金之氣揮出,要不是……
    看來這庚金葫蘆之中的東西,還是少用的好。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鄭鳴已經將長眉老祖的英雄牌放在了心頭中間,只要一看情況不對,鄭鳴就準備使用這位峨眉祖師。
    三色光芒籠罩的法身,這一刻給人的感覺,是一種詭異的神圣,當鄭鳴的目光看向這法身的時候,那青色的光芒,占據了法身的雙眸。
    青色,鄭鳴的心頭,不知道為什么,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此時,葛云升等人,也緊緊的盯著那巨大的法身。雖然這個時候,他們還不太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這事情絕對不太好。
    這不知名的祖師,可是他們長生宗的底蘊,不到生死關頭,他們一般不會運用這種底蘊。
    要是這底蘊的祖師出了問題,就算他們勉強能過得去鄭鳴這一關,以后他們長生宗的路,也會變得無比的難走。
    終于,法身變成普通人大小,那風姿卓越的女子,又重新回到了眾人的眼前。
    “祖師,您沒什么事吧?”葛云升雖然放心不少,但還是迫不及待的上前問道。
    “咯咯,我能有什么事情?你這小輩,實在是討打,竟敢不信任老娘我!”那女子嬌笑,這笑容,一如百花綻放,讓人一見,就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可是,鄭鳴從這笑容之中,看到更多的,是一種魅惑,一種很讓人心神搖曳的誘惑。
    雖然強行鎮定心神,但是鄭鳴還是不由得升起了一絲將這個女人攬進懷中,好生撫慰一番的沖動。
    至于葛云升,他先是愕然,隨即臉上又升起了一絲迷醉,最終,這絲迷醉又變成了一絲羞愧。
    “這位公子,您……您英姿勃發,實在是讓人家一見傾心,雖然奴家知道公子您應該已經有了妻室,但是人家對您,實在是仰慕的很。”
    女子的目光,重新落在鄭鳴的身上,她那猶如櫻桃般紅色的嘴唇輕輕的一挑,然后朝著鄭鳴下蹲行禮道:“奴家已是情根深種,就讓奴家留在公子您的身前,就算成為您第一百房的小妾,奴家也心甘情愿!”
    嬌柔的聲音,配合著屬于長生宗老祖美麗的容顏,可以說在場的人,只要是男人,都覺得心頭火熱。
    “喵喵喵,受不了鳥,喵如此純潔的心靈,竟然讓喵看見這種不純潔的東西。嗚嗚,喵以后還怎么做人啊!”小金貓舞動著自己的爪子,大聲的咆哮。
    而小金貓這種打破平靜的行為,更是招來了不少責怪的眼神,就是一些平時對小金貓不錯的武者,此時看小金貓的目光,也都充滿了不善。
    而長生宗此次到來的眾人,一個個卻是有一種被天雷擊傻的感覺,他們一個個大眼瞪小眼,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他們長生宗的底蘊,祖師,剛剛出手,更是展現出了法身境巔峰實力的存在,此時竟然當著如此多的人,主動向鄭鳴表達自己的愛意。
    嗚嗚,還說什么,要做鄭鳴的第一百房小妾,也在所不惜。
    這是他們長生宗的祖師應該說出的話嗎?這應該是一個法身境巔峰的存在,應該說出的話嗎?
    如果不是他的神識告訴他,剛才自己并沒有幻聽幻覺,剛才自己聽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一定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不可能,這不應該啊!
    那幾個跟隨葛云升過來的長生宗宿老,一個個也都有些不知所措,他們看著葛云升,想要說話,但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宗主實在是太厲害了!”一個萬象門的弟子,聲音之中充滿了羨慕的道:“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天命之子,自帶王霸之氣,虎軀震動,則妖嬈雌服不成。”
    這弟子的話剛剛說完,就發現有一道目光正在狠狠的盯著他,他偷偷的回頭,并沒有看到有人。不過當他看到坐在九目妖皇頭頂的傅玉清時,趕忙低下了頭。
    自己實在是昏了頭了,夫人在這里呢,竟然胡說八道。
    “鄭鳴,你究竟對我們祖師做了什么,快快將你的妖法收起,不然,我們長生宗,和你不死不休!”葛云升怒視著鄭鳴,聲音之中,有些歇斯底里。
    可是,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已經占據了這法身的妖性青螺,玉手一揮,一個耳光,就重重的打在了葛云升的臉上。
    作為生神境的存在,在這巴掌落在臉上的時候,葛云升半點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給我住嘴!想我多年來,從來不曾將一個男子放在眼中,今日遇到了鳴少,才讓我知道了,什么是我的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你要是再敢多言,壞了老娘好事,休怪我無情,滅了你們這些不孝之徒。”
    妖性青螺說話間,又柔情如水的沖著鄭鳴呢喃道:“鳴少,我這些弟子,一個個都是生性魯莽的家伙,您大人不計小人過,萬萬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鄭鳴這一刻,算是真的服了妖性青螺,就在他不想陪著妖性青螺再玩下去的時候,耳邊卻響起了妖性青螺嬌柔無比的聲音:“鳴少,您不會想要,讓我們暴漏出來吧。”
    “嗚嗚,您要是真的這樣狠心,我們就要去玉清妹妹那里,告你始亂終棄!”
    這妖性青螺的本事,鄭鳴是清楚的,想到她那顛倒黑白的能力,又想了想自己現在的狀態,他當下道:“我可以讓你頭靠在我的身邊,不過,這一百房小妾的位置沒有了,這樣,你先給我當個丫鬟吧!”
    “給您當貼身丫鬟,奴家也好生歡喜喲!”妖性青螺用甜膩膩的聲音,膩死人不償命的說道。
    “受不了啦!”一個萬象門的躍凡境弟子,陡然大吼一聲,雙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鼻孔。
    可是就算他用力的壓制鼻孔,那艷紅的鮮血,還是不可遏制的從他的鼻孔之中,直噴了出來。
    要是平時,對于這同門的動作,絕對會有一片責備聲,而此時,大多數人都一臉同情的看著那同門,默不作聲,更有人開始用法力控制自己的鼻孔。
    葛云升有點呆了,他不知道現在這種情況,自己究竟該如何處理。自己宗門的老祖,竟然心甘情愿的成了鄭鳴的丫鬟,這種詭異的事情,實在是考驗他的智慧。
    “宗主,趕快將那老祖收回棺槨,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要不然的話,這老祖她……”一個長生宗的老者,用力的一扯葛云生的衣袖,沉聲的說道。
    葛云升也不是傻子,他只不過是被這種匪夷所思的狀況,直接給整暈了。
    現在聽到建議,當下也不敢耽誤,手中法訣掐動,一道道光芒,化成無數的虛影,從棺槨之中升起。
    這棺槨,本來就是那位不知名的長生宗老祖所煉制,其中就有一種功能,就是這位老祖在受傷太重,難以行動的時候,長生宗的弟子徒孫,可以將它收回去。
    當然,這種收回,是在這老祖的神識不反對的情況下,可是現在,三個青螺已經占據了那老祖的身體,她們三人,又怎么會允許有人將自己的身體收來收去?
    所以,就在那光芒升起的瞬間,本來目光發青的女子,瞬間變成了目光發黑。
    “找死!”冷酷的聲音中,已經化成魔性青螺的女子,朝著棺槨和葛云升打出了一拳。
    黑色的拳影,隱含著無邊的力量,在這拳芒籠罩之地,更是升起了一個吞噬萬物的黑洞。
    這一拳,氣勢磅礴,充滿了殺戮瘋狂之意。
    那本來光芒照耀的棺槨,在這狂暴的拳意之下,直接被轟成了碎粉,指揮著棺槨的葛云升,要不是躲避的快,恐怕他自己,也會被成碎粉。
    “你再接我一拳!”本來還溫柔如水的青螺,這一刻就好似一個女武神,她腳步走動之間,無盡的天地,都好像被她洶涌的戰意所籠罩。
    “嚇死喵了,一個女人,還能夠如此的可怕,喵發誓,以后再也不要后宮了,喵要一個人孤老終身。”小金貓撅著屁股,用自己的前爪捂著眼睛,嘴里念念有詞的說道。
    而九目妖皇,此時的身體也在打哆嗦,它能夠感受到,從這女子身上,彌漫出來的狂暴殺意。
    自己和這女子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而葛云升,更是覺得自己的心神都有點裂開了,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面對一個女人,會有這般的恐懼。
    但是現在他的心中,確確實實,對這個女子,充滿了恐懼之意,莫非這是因為,這個女子是自己宗門的長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