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792 逆轉乾坤

刀光所趨,日月經天。
    經天的日月,瘋狂的吸納著天地靈氣,一時間,日光赤紅,月芒金黃,就好像兩個巨大的圓輪,朝著那一道星河轟然碾壓了過去。
    星河燦爛,不知道隱含著多少的星辰。那長生宗的女性老祖,為了凝結這一道星河,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功夫。
    每一道星辰,都有十數萬斤的重量,形成星河之力,更是浩蕩無際。而這道星河以法身境界的修為施展出來,百里之內,皆為塵土。
    要不是剛剛被鄭鳴一刀天命所歸斬落了半邊衣袖,這女性老祖也不會施展出這百丈星河之力。
    可是,當那滾滾的星辰和經天的日月撞擊的瞬間,那長生宗的老祖心中升起的,卻是一絲慶幸。
    同時,她的眼眸連連閃動,一道道精光,更是從她的眼眸中生了出來。
    雖然因為鄭鳴的修為不夠,這一招掌控日月的大部分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但是作為一個法身境巔峰的存在,這長生宗的老祖,還是從鄭鳴的這一刀之中,看出了它的真正威勢。
    一刀出,日月經天,這旋轉的日月,比之自己凝聚星河的規則之力,不知道要強大多少。
    而鄭鳴施展這一刀,顯得非常的生硬,很顯然,這一刀,并不是鄭鳴這個級別的人施展的。
    如果自己施展這一招的話,那么憑借著自己法身境雄渾無比的實力,日月所照耀之地,一定會崩碎所有的攻擊。
    抓住這個年輕人,將這種絕頂的功法,納入自己的手中!女子心念閃動之間,那偌大的法身,就朝著鄭鳴再次抓出。
    這一抓,沒有星辰滿虛空,但是伴隨著這一抓,鄭鳴卻覺得自己的身軀,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住,而后朝著那法身的手掌直落而下。
    神海之中的真元,此刻恢復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夠,而那兩儀神蓮雖然吞吐靈氣,但是鄭鳴本身的力量,已經讓他難以抵御法身的一抓之力。
    使用長眉老祖的英雄牌,還是施展其他手段?如果長眉老祖的英雄牌,好像也不見得能夠勝過這詭異的女人。
    念頭閃動之際,鄭鳴陡然一拍自己的小乾坤袋,小小的庚金葫蘆,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庚金葫蘆很小,再加上鄭鳴的動作很快,所以在這個動作做出之后,根本就沒有人注意到鄭鳴。
    趁著自己的手腳還能夠動彈的瞬間,鄭鳴猛的朝著庚金葫蘆吸納了一口。
    這一口,快如閃電,當鄭鳴這一口吞下的瞬間,一股磅礴無比的的力量,直接灌入了兩儀神蓮之中。
    兩儀神蓮顫抖,一朵朵的蓮葉,不斷地沒入神海之中。那干枯的神海,更是一個剎那,就被沖入的庚金之氣,直接灌滿。
    這還不算,在鄭鳴體內爆開的庚金之氣,更是源源不斷的堆積,只是一個剎那,就將鄭鳴整個人,撐的脹大了三成。
    金色的龍雀刀,好像感應到了這同出一源的庚金之氣,根本就不用鄭鳴催動,就發出了猶如龍吟般的震動。
    而鄭鳴,同樣瘋狂的揮刀,這一次,他施展的,是已經超過了他施展范圍的第六刀。
    逆轉乾坤!
    刀光閃動,乾坤倒轉,那偌大的法身,雖然想要在虛空之中站直,卻在站直的時候發現,鄭鳴的刀,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讓他更難以接受的,卻是本應該已經躲避開來的刀光,竟然倒著沖了過來。
    對于法身而言,普通的攻擊,根本就難以讓這法身有任何的傷痕,但是,當金黃色的刀芒閃過的剎那,那長生宗的老祖,就感到了一種恐懼。
    她感到金色的龍雀刀之中,擁有著一種無比鋒利的氣息,這種氣息,讓她顫抖不已。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的修為足夠的高,但是此時,在這瘋狂的氣息之下,她才深切的意識到,自己是多么的微弱。
    不過,這長生宗的老祖,不愧是活了多年的老怪,在發現事情難以阻攔的瞬間,法身巨大的玉手,陡然朝著那瘋狂卷來的刀芒,轟出了一拳。
    猶如山岳般的拳頭,剛剛轟出的瞬間,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個石碑,一個高有千丈的石碑。
    石碑浩瀚,好像有無數的文字,又好像半點東西沒有。在這石碑出現的剎那,無論是葛云升等人,還是對著石碑一無所知的萬象門等人,無一不是面色大變。
    他們不知道石碑是什么,但是他們有一個感覺,只要這石碑落下,他們就要被這石碑化成碎粉。
    長生碑!
    葛云升瘋狂的運轉真元,將自己那已經流到了嘴邊的鮮血,硬生生的咽了下來,這一刻,他的雙眸,卻是緊緊的盯著那石碑,充滿了瘋狂。
    傳說之中,這長生碑,乃是他們長生宗的祖師,當年在日升域外不知名之地,所見到的一尊鎮壓天地的石碑。
    石碑為什么在那里,長生宗的祖師不知道,石碑之中,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地,這位祖師同樣不知道。
    當年,這位祖師想要將長生碑收復,但是她最終發現,自己的修為和這長生碑相比,簡直就是蜉蝣對比大樹。
    不過最終,這位長生宗的祖師,不但利用自己對那巨碑的參悟,創出了長生宗的基本功法,更按照巨碑在自己心中的烙印,化成了一種神通。
    長生碑!
    一碑出,可鎮壓乾坤萬古!
    葛云升等人,一個個眼光之中都閃爍著藍光,如果說剛才那女老祖施展的窺虛法眼讓他們眼饞,那么現在這長生碑,則讓他們激動萬分。
    長生碑再現,這可是能夠同級之中,統統鎮壓的神通!
    如果自己等人,能夠將這長生碑的手段學到手,不說能夠傲笑天下,卻也能夠聲威大震。
    金色的倒轉天地的刀芒,已經不被他們放在眼中,以他們看來,這老祖宗流傳下來的長生碑,一定能夠鎮壓萬古,一定能夠將四周好像逆轉的天地鎮壓下來。
    旋轉的刀芒,和那巨大的石碑,在虛空之中碰撞。金色和蒼涼的灰色,就纏在了一起。
    在這糾纏之中,石碑千丈之內,升起了一種白色,一種蒼白的白色,但是那些萬象門的弟子,在看到這白色的瞬間,一個個忍不住口吐鮮血。
    這詭異的白色,有著一股神異的力量,雖然這力量并沒有攻擊那些弟子,但是他們看到那力量,就忍不住真元逆轉。
    刀芒橫空,從石碑中間橫斬而落。在下落的瞬間,那逆轉的刀意,剎那間消失的干干凈凈,人們在這一刻,能夠看到的,是一縷刀芒。
    一縷庚金之氣所形成的刀芒。
    這雖然已經不是鄭鳴吞下之時,最純正的庚金之氣,但是這刀芒之中,卻隱含著一種無匹的鋒利。
    所有的一切,在這鋒利之下,統統都是塵土。那石碑雖然鎮壓萬古,但是它畢竟不是石碑的本體。
    要是本體,就算是庚金葫蘆出現,也不見得能夠奈何石碑,但是它只是一個虛幻之體。
    而且這虛幻之體,所有的也只不過是長生宗老祖對于石碑的感悟,和真正的石碑相比,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無聲無息之間,石碑破成兩段,更朝著那長生宗老祖的法身斬了過來。
    雖然刀芒在石碑的阻止下,已經變弱了七分,但是如果被這刀芒斬中的話,那法身絕對好受不了。
    “破!”
    女子怒斥,她盈口微張,就吐出了一道雷霆,只是在雷霆出現的瞬間,這女子飛速的朝后退卻。
    女子退的不慢,可是就在女子巨大的法身準備收縮的那一瞬間,三道光芒,還是朝著那偌大的法身沖了過去。
    作為長生宗最后的手段,女子的修為自然不可小覷。但是三個青螺同樣不是省油的燈,她們雖然只是三滴精血所化,但是她們同樣擁有著自己主人前世的神通。
    在涌入女子身軀之中的瞬間,這三人就呈現出紫、青、黑三種顏色,快速的彌漫巨大法身的全身。
    而長生宗的那個老祖,本來它占據著這具軀體,三個青螺就算不是一般人,想要從她的手中搶走軀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剛剛和鄭鳴的交手,特別是長生碑被鄭鳴的刀芒斬成兩段,已經大大的傷了她的心神。更何況收攏法身,和躲閃刀芒,都已經用了她所有的精力。
    當三個青螺進入法身之內的時候,她來不及處理。而當那刀芒消散,她騰出手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此時,已經奈何不得三個青螺了!
    已經占據了三個區域的青螺,從手臂和腰腹之處,瘋狂的朝著法身的頭部蔓延。
    這三個青螺,雖然各站一塊,但是彼此之間,卻是分工合作,快速的蠶食著法身之中,屬于女子占領的區域。
    鄭鳴的刀芒,被女子躲閃而過,不過當那女子所代表的灰色光芒變的頑強無比的時候,鄭鳴手中的金色龍雀刀,再次朝著女子揮出。
    這一刀,是君要臣死!
    雖然這一刀的威勢,比之后面的幾刀,差的實在是太遠了,但是現在他所面對的,同樣不是長生宗這位完整的老祖。
    在鄭鳴揮刀的時候,葛云升等人,也意識到了不好,可是他還沒有等他們來得及行動,鄭鳴手中的金色龍雀刀,就已經轟然落在了那女子的眉心之處。
    “噗!”
    一聲輕響,籠罩在法身頭部的灰氣,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