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791 君臨天下第五式——掌控日月

  一絲碧綠色的光芒,從女子的眼眸中泛起,這一絲光芒并不是太耀眼,但是卻讓站在女子不遠處的葛云升心中狂喜不已。
    窺虛法眼!
    長生宗的祖師留下的,可以和長生宗功法相應的窺虛法眼。這門神通,雖然稱不上威力巨大,但是卻有著看破一切虛實的能力,可以說是一門威力巨大的輔助技能。
    只是隨著長生宗多年的傳承,一些傳承不可避免的出現了問題,就拿這窺虛法眼而言,因為規則出現了殘破,所以已經沒有人能夠繼承。
    當年葛云升,在晉級生神境之后,也曾費盡心思的研究過這破虛法眼,只是很可惜,因為失去了關鍵的部分,所以盡管他無比的努力,卻是收效甚微,根本就難以修煉成這破虛法眼。
    本來,葛云升以為,長生宗將會永久的失去這破虛法眼,卻沒有想到,這位不知名的老祖,竟然會破虛法眼。
    而鄭鳴,在女子的目光發綠的瞬間,他就已經感覺自己好似被一種危險的東西窺視。
    雖然這種窺視,并不會給他造成什么樣的危險,但是對于這種被窺視的感覺,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喜歡。
    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催動血影神功,將一層血影,籠罩在自己的身體之外。
    “嗯!好邪門的手段,不過就憑著這種手段,想要滅我長生宗,你還做不到。”
    女子驚呃一聲,隨即伸出一根纖纖素指,朝著鄭鳴的眉心輕輕的點落下去。
    這一指,平淡無奇,甚至沒有任何的氣勢,但是在這一指下落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黯然的感覺。
    這是一種人生無趣,不如歸去的黯然,更是一種頹唐,不愿意反抗的黯然。
    黯然,寂滅,了無生趣!
    一時間,無數的念頭,在鄭鳴的心頭回蕩。只是,就在這些念頭升起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磅礴的戰意。
    他的身軀,陡然拔起,那本來存在他肋下的金色龍雀刀,更是直接被他從刀鞘之中拔出。
    君臨天下——天命所歸!
    金色的龍雀刀,綻放出耀眼的金光,在這滾滾的金光下,揮刀下落的鄭鳴,就好似一個代天行罰的天神。
    刀落,天意落。天意之下,萬物成灰。女子那白色的手指,在鄭鳴金色的刀光照耀下,顯得是那樣的暗淡無光。
    本來對付鄭鳴,女子并沒有太放在心上,她甚至有些心不在焉,雖然鄭鳴給她一種詭異的感覺,但是鄭鳴的修為,實在是太低了。
    一個化蓮境的小輩,又怎么配被她放在眼中?她真正看上眼的是,九目妖皇,不,應該是坐在九目妖皇頭頂的傅玉清。
    雖然此時的傅玉清,還沒有達到生神境,但是從傅玉清的身上,她能夠感到一種冷厲的劍意。
    這種劍意,再加上傅玉清坐下,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九目妖皇,讓她感到這兩者才可與她一戰。
    可是,當鄭鳴這一刀落下的瞬間,她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臣服的感覺。
    這種感覺,她以前不是沒有生出過,只不過以往,讓她生出這種感覺的,都是一些頂尖的強者。
    那些人,修為比她高,在對規則之力的了解上,更是遠遠高于她,讓她不得不臣服。
    但是現在,一個修為比她差著一個大大境界,對于規則之力,也只是剛剛摸到邊沿的年輕人,卻讓她生出了這種感覺,這讓女子感到無比的憤怒。
    自己的畏懼,并不是因為這個長刀在手的年輕人,而是因為他手中的刀所隱含的力量。
    這是一種天命所歸的力量,讓她有一種自己抵抗的,并不是普通的對手,而是天的感覺。
    “破!”
    女子低喝一聲,纖纖素指,在虛空之中,點出了一道青色的光芒,直朝著鄭鳴金色的龍雀刀碰撞了過去。
    青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道光柱,直朝著鄭鳴撞了過去,這光柱不但威勢無匹,其中更是隱含著一種讓人無堅不摧的規則之力。
    當金色的龍雀刀斬在這青色光柱的瞬間,鄭鳴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朝著它沖來。
    雖然他體內的兩儀神蓮,在瘋狂的運轉,萬丈神海之內的真元,更是被全部抽出,但是和那龐大的力量相比,依舊有著不小的差距。
    鄭鳴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但是就在要落地的瞬間,鄭鳴就將自己體內道紋,一連轉換了兩次,
    混元太陰真意的道紋,讓鄭鳴的身軀,變的好似并不受力,只是一瞬間,那太陰之力的道紋,就轉變成了混元天刑體的道紋。
    得自金箍棒的道紋之力,雖然沒有讓鄭鳴的混元天刑體無堅不摧,卻也能夠讓他抵御一般武器的攻擊。
    但是就算如此,在落地的瞬間,一股逆血,還是忍不住從鄭鳴的嘴角流了出來。
    不過那神秘女子,并沒有絲毫的高興之色,不只是因為,剛才和鄭鳴拼了一擊,她并沒有將鄭鳴擊垮。
    更是因為,她那神通所化的青色光柱,被金色的龍雀刀光斬成了兩段,雖然女子并沒有受傷,但是她那不知道穿了多久的白色衣衫,依舊被刀光斬斷了半截衣袖。
    女子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吃過這樣的虧了,更何況現在吃虧的她,還是眾目睽睽之下,當著葛云升等晚輩的面兒。
    “好好好,好鋒利的刀,就是不知道,你的刀,還能不能斬斷得了,我這一招。”
    隨著女子帶著冷厲的話語,從她的身軀之中,緩緩的出現了一尊淡白色衣裙的神女。
    這神女,只是眨眼功夫,就變成了百丈大小,淡淡的青光之中,她就好似和四周的天地,連成了一體。
    “這才是真正的法身!”九目妖皇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干澀,一直以來,九目妖皇都對自己能夠修煉成為法身境沾沾自喜,但是此時,看著這好似掌控天地般的神女法身,它的口中忍不住發出了感嘆。
    也就是這法身形成的剎那,四周的天地,好像被這法身的力量禁錮了一般。
    “鄭鳴,我要這法身,只要你能幫我拖住那法身的主人,這法身就是我的!”一個聲音,陡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說話的,是神性青螺,她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急促,而從神性青螺的反映之中,鄭鳴能夠感到,這神性青螺對于法身的重視。
    “你并不需要戰勝法身的主人,這法身并不是她修煉出來的,她只不過是通過自己的神識,和這法身產生了聯系而已。”
    “只要我能夠進入這法身,我就能夠將自己的神識烙入法身之中,這樣一來,我就會成為你最得力的下屬。”
    神性青螺講的是利益,而妖性青螺,則只是說了一句話:“鳴少,人家要嗎?”
    這句話,妖性青螺說的千嬌百媚,聽的鄭鳴頭都大了,這妖精只不過是要搶人家的東西,可是聽她的語氣,實在是讓人不由得想入非非。
    至于魔性青螺,并沒有說話,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一股戰意,正從魔性青螺的身上迅速蔓延。
    當那法身出現的瞬間,長生宗這不知名的女強者,陡然掐動法訣,隨即,虛空之中,就出現了一道星河。
    一道長有千丈,帶著滾滾星芒的長河,朝著鄭鳴直接撞擊了過來。
    星河之中,隱含著無窮的庚金之力,鄭鳴能夠感到,如果自己擋不住這些庚金之力,恐怕就要葬身在這滾滾的星河之中。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陡然再次揮動手中的金色龍雀刀,這一刀,以往鄭鳴只知道名字,但是現在,鄭鳴卻已經將這一刀如何施展,深深的印在心中。
    但是在知道這一刀該如何施展的時候,鄭鳴的心中同樣生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樣的刀法,最好還是少施展。
    因為施展這樣的刀法,鄭鳴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可是今日,他卻忍不住施展了出來。
    一來,是因為他這式刀法,正適合困住女子;這二來嘛,則是因為這刀法,早就在他的心里蠢蠢欲動了。
    刀光起,剎那間,日月并輝。耀眼的日月,就好似亮光光球,在那金色的刀光之上升起,帶著無邊的熾烈和冰冷之意,朝著四周擴展。
    日月所照,萬物成灰。
    這一刀的威勢,比之那滾滾的星河,都不逞多讓,可是在施展出了這一刀之后,鄭鳴的身軀,瞬間就干癟了下去。
    就好像一個失去了所有水分的水果,雖然還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但是實際上,卻已經是油盡燈枯。
    不過就算如此,鄭鳴的眼眸中,升起的也是狂喜,他一邊快速的運轉兩儀神蓮,吸納著天地之間的靈氣,從而補充自己體內的真元,一邊觀測著那瞬間,已經脹大到了百丈方圓的日月。
    日月都是刀氣所匯聚,但是,鄭鳴的真元和這蓬勃的日月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君臨天下第五式——掌控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