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790 三丈棺槨兩條路

葛云升雖然氣的七竅生煙,但是無奈目前長生宗的處境在這里擺著,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了。
    “鄭宗主,攔截您的道路,是我長生宗魯莽,現在我代表長生宗,向您賠罪。”
    “只要您將我的師弟他們放出,您和戰皇宮的恩怨,我們長生宗,不再參與,您看如何?”
    站在葛云升右側的老者,萬萬沒想到葛云升竟然說出這等不知廉恥的話來,他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道:“宗主,您這是干什么?您可知道,您這么做的話……”
    “我意已決!”葛云升一揮手,堅決無比的道。
    鄭鳴平靜的看著葛云升,淡淡的道:“聽葛宗主您的意思,是允許我們過境了?”
    “不錯,只要鄭宗主將我宗門的人都放了,我長生宗,將不再阻攔萬象門。”葛云升鄭重其事的保證道。
    鄭鳴一笑道:“如此說來,我應該承葛宗主的人情了,呵呵,葛宗主,我想要問一下,如果我破不了貴宗的一氣微塵大陣,困不住你們的弟子,又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呢?”
    站在葛云升身后的幾個老者,在這一刻,方才反應了過來,心里原本的不甘,此刻又瞬間變成了憤怒。
    在他們看來,他們能夠讓鄭鳴過他們長生宗的地盤,已經是寬大為懷,卻沒有想到,此時的鄭鳴,竟然得寸進尺,不依不饒。
    一時間,這些老者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充斥著怒火,其中更有人開始提起自己身上的氣勢。
    葛云升對于鄭鳴的話,同樣有些意外,他也沒有想到,鄭鳴根本就沒有見好就好,反而這般的不識抬舉。
    這讓他同樣感到憤怒,但是作為一宗之主,他要考慮的事情,明顯要比普通長老多。
    “鄭宗主,如此說來,您是不愿意和我們長生宗善了?”葛云升的聲音依舊平靜,但是卻給人一種暴風雨隨時準備爆發的壓抑。
    鄭鳴坦然的道:“當然不能,如果有人想要將你們一網打盡,然后吃虧之后,又說什么兩不相欠,你會同意嗎?”
    “小輩,莫要給臉不要臉,宗主,既然如此,就請老祖出手,將這些人擒拿。”一個長生宗的長老,聲音越發冷厲的說道。
    葛云升的臉上,也升起了一絲決絕,他一揮衣袖,從他的儲物口袋之中,出現了一個寬有一丈,高有三丈的銅棺。
    那銅棺厚重無比,沒有任何的花紋,但是在出現的瞬間,卻有一種鎮壓蒼穹的感覺。
    在這銅棺出現的瞬間,四周幾乎所有的萬象門武者,都感覺自己的心頭,好像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壓了下來。
    九目妖皇唯一的眼睛,瞪的猶如一個圓鏡,它在稍微遲疑了瞬間之后,聲音中帶著一絲猶豫的道:“是法身巔峰。”
    “鄭鳴,我也不瞞你,在這里面,存在著我長生宗的一位老祖,這老祖雖然壽元枯竭,卻也被封禁在這長生棺中,以躲過時光大劫。”
    “在我還沒有將老祖請出來之時,你還有一次機會,將我長生宗的弟子都放出來,剛才我說的話,依舊管用。”
    “尊主,我看還是答應這長生宗吧,那棺槨之中的老家伙,絕對是法身境的巔峰。”九目妖皇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就聽他沉聲的道:“雖然他血氣枯竭,但是修為絕對差不了,屬下的修為雖然也不錯,但是和他比,還差得多。”
    從那赤銅的棺槨之中,鄭鳴的感受并不比九目妖皇差,但是,大丈夫就要快意恩仇,他絕對不允許長生宗就這樣脫身而去。
    雖然他沒有什么損失,但是,這是臉面的問題。就好像有人伸手打你的臉,巴掌就要落在臉上,發現你的臉上有根刺,他不敢打了,然后說就這樣算了。
    這怎么能算了!
    “現在我給你們兩條路,一條全宗歸降;第二條,世上再無長生宗!”
    這句話,鄭鳴說的斬釘截鐵,但是在把這句話說出的剎那,他體內兩儀神蓮之中,那屬于純陽一面的神蓮之中,升起了一股磅礴浩蕩的力量。
    這是屬于混元尊皇寶體的力量,雖然已經融入了兩儀神蓮之中,但是只要鄭鳴需要,還是能夠隨時使用。
    金色的龍雀刀,雖然沒有出鞘,卻已經給人一種劈斬天地,橫掃蒼穹之感。
    葛云升對于鄭鳴這種要求,想要仰天大笑,以此來表示自己的不屑,但是此刻,他的心神之中,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也許,這個男子,真的有可能,毀掉自己的長生宗。
    也就在葛云升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鄭鳴在快速的抽取著英雄牌,黃色的聲望值,在封神牌中快速的消耗著。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鄭鳴一連抽取了十次,每一次都是一百次,不過很可惜,沒有抽到。
    黃色聲望值抽取封神牌的幾率,是千分之一,現在每一次一百,就等于鄭鳴抽取了一千次。
    看來自己的運氣,還是有點不行啊!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有了主意,他直接運用想誰是誰的手段,運用紅色的聲望值,在心頭想到了一個英雄牌。
    一個億的紅色聲望值,蜀山劍俠傳之中,整個蜀山的立派人物,長眉老祖!
    作為人間修士的巔峰,長眉老祖的修為,遠遠在玄真子之上,玄真子都擁有著生神境巔峰的修為,那作為他師尊的長眉老祖,修為自然不會錯。
    不過就在這長眉祖師的英雄牌出現的瞬間,那偌大的銅棺,輕輕的震顫起來。
    蓋在銅棺之上,好像萬古都沒有打開的棺蓋,被緩緩的推開,一條手臂顯露了出來。
    這是一條蒼白的,猶如美玉一般的手掌,但是這手掌之中散發出來的,卻是腐朽的味道。
    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種感覺,只要清風吹動,這猶如白玉一般的手臂,就會變成碎屑,消失在天地之間。
    葛云升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他還沒有催動自己手中,請自家老祖出來的符咒,可是自家的老祖,竟然在這個時候,闖了出來。
    這是什么情況?
    那手掌緩緩向上,棺槨之中的人,終于慢慢的顯露了出來,這是一個看上去二三十歲左右的女子,雖然那白的沒有一絲紅潤的臉,讓她像鬼比像人更多一些,但是她的容顏,卻唯有用風華絕世才能夠形容。
    高挑的身材,飄飄的白衣,能夠此時用來形容她的,好像只有飄然的洛神。
    “我還以為,這里面是一具僵尸呢,沒有想到……”站在遠處探查的神水宮金姓男子,話語剛剛說出的瞬間,那女子的目光就朝著他看了過去。
    一眼,只是一眼!那金姓男子的身軀,就從中間直接崩潰開來,殷紅的血,崩撒了一地。
    站在金姓男子身邊的兩人,雖然和金姓男子貌合神離,并不一心,甚至說還有些恩怨糾葛,但是此時看到金姓男子的慘狀,兩個人的心,還是本能的顫抖了起來。
    一眼,只是一眼,就讓一個躍凡境的武者灰飛煙滅,這是何等強橫的修為!
    葛云升等人,也是第一次見到棺槨之中的女子。他們一直以來,都知道有一個祖師在棺槨之中,只有宗門處在最危險的時候,才能夠請出。
    長生宗本來就是十八名門之一,可謂是穩如泰山,在歸附了戰皇宮之后,更是沒有任何的危險,自然也就沒有將這位祖師請出來過。
    他們的心中,那位祖師,應該是一個枯瘦如鬼的老朽之人,卻萬萬沒有想到,這位老祖不但年輕無比,更是一個風采絕代的麗人。
    “長生宗十八代宗主葛云升,拜見老祖!”葛云升終究是一個見過世面之人,其反應速度最快,當下就恭敬的朝著那麗人行禮道。
    麗人并沒有立即開口,她好像在回憶什么,好一會兒,一個好聽,但是有些生硬的聲音響起:“葛云升,那葛天鵬是你什么人?”
    葛云升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他對于自己的祖宗,自然是有記憶的。
    “葛天鵬老祖,是我的曾祖爺爺!”
    “曾祖爺爺,他一個小兒……”女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笑容好像百花綻放一般。
    可是這突然綻放的百花,突然消失,女子的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傷感。
    “如此說來,天鵬師弟已經不在了。”
    這句話,讓葛云升徹底的跪了,這位老祖宗的輩分,還真不是一般的高。他猶豫了剎那,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回稟祖師,我那曾祖,已經在一千年前,歸墟了。”
    “哦!”女子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剛剛就是你,要滅長生宗嗎?”
    女子不但來歷神秘,而且身上的氣息,更是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她的目光所致,就好像一個主宰萬物生滅的神。
    鄭鳴前幾日,剛剛使用了如來佛祖的英雄牌,論起心智在整個日升域之中,可以說無人能比。
    這女子雖然修為不一般,但是對于鄭鳴而言,差的實在是太遠了,想要震懾鄭鳴,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著一副俯視自己姿態的女子,鄭鳴淡淡的點了一下頭道:“不錯,我剛才已經告訴葛宗主了,如果他不降,我就將整個長生宗滅掉。”
    鄭鳴的聲音很平靜,但是他這一刻的表現,卻讓那女子的神色一變,女子凝眸朝著鄭鳴看來,神色之中,更多出了一絲鄭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