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789 第一神通兩儀微塵

  萬象門的眾人,都屏心靜氣的等著,只是他們看向一氣微塵大陣的眼睛,卻是目不轉睛,根本就不敢眨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在狂風中傲然如劍,一個坦然走出的身影。
    在看到這身影的瞬間,萬象門的弟子都發出了歡呼,那本來飛來飛去的小金貓,更是囂張的揚起自己小小的爪子,發出了一聲猛虎般的吼聲。
    “喵就知道,俺的寵物,是很厲害的!”
    傅玉清的神色,雖然看起來平靜,可是她眼眸之中的炙熱,卻已經告訴所有人,她的眼睛,背叛了她的心。
    這個身影依舊在緩緩的走,但是在萬象門的人心里,這個人,已經變的如山如岳。
    此時的鄭鳴,并沒有心思理會這些萬象門弟子的目光,他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選擇。
    不錯,就是選擇,玄真子的英雄牌已經到了時間,因為玄真子的英雄牌是青色聲望值抽取的,所以鄭鳴現在需要在玄真子的四項技能之中選擇一項。
    完整的技能繼承,對于鄭鳴而言,實在是一種關系到他最近一段發展的重要的決定。
    太乙真元,這個真的不錯,除了剛才那一道紫色的長虹,還有不少的變化。
    另外玄真子其他兩種技能,特別是劍道上的技能,更是深深的吸引著鄭鳴,但是鄭鳴心頭,一直讓他放不下的,卻偏偏是兩儀微塵陣。
    這一次丟棄了兩儀微塵陣,下一次想要得到,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甚至可能,這是自己很長一段時間之內,唯一的一次,可以得到兩儀微塵陣的機會。
    兩儀微塵陣,可以重演洪荒,再開天地!
    現在玄真子的兩儀微塵陣,和這最強的威力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兩點,而是一種巨大的差距,但是只要自己得到了鎮壓兩儀微塵陣的寶物,自己就可以提升兩儀微塵陣的威力。
    選了,兩儀微塵陣!
    在接近萬象門眾人的瞬間,鄭鳴終于下定了決心。而就在這決定出現的剎那,無數的感悟,快速的涌入鄭鳴的心頭。
    玄真子的英雄牌,讓鄭鳴對于兩儀微塵陣可謂是信手捏來,不但能夠得心應手的熟練運用,更能將長生宗的一氣微塵大陣,直接改成了兩儀微塵陣。
    但是,對于兩儀微塵陣的原理,對于兩儀微塵陣之中,隱藏的天地奧妙,鄭鳴卻是一無所知。
    隨著這些感悟的沒入,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種異樣的光彩,本來在他的丹田神海內,平穩無比的吞吐著天地靈氣的兩儀神蓮,陡然快速的運轉起來。
    兩儀互生,則世界運轉。
    伴隨著這些感悟,鄭鳴的眼眸,也開始閃爍出黑白兩色的光芒,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升起在鄭鳴的心頭。
    這一刻,很短,但是對于鄭鳴而言,這一刻又很長,在有人朝著他看來的瞬間,鄭鳴朝著那看來的人,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手掌揮出,就是一片百丈的空間,這空間沒有天地,沒有日月,自然也就沒有眾生。
    但是它確確實實的,又是一片天地,一片可以將人困在中間的天地,一種由陰陽兩氣衍生,生生不息的天地。
    而在這個時候,鄭鳴也看清楚了,那個倒霉落入自己揮手成就天地的人,是自己的老弟子房勻柏。
    落入這片天地的房勻柏,就好像瘋了一般,想要從鄭鳴揮手成就的天地之中沖出來,但是百丈的虛空,在黑白兩種氣息的作用下,他根本就找不到出口。
    不,應該說,本來就沒有出口。
    在這一片虛空出現的瞬間,鄭鳴的心中就多出了一分了然,除非有人能夠運用修為,將這片天地打碎,要不然,絕對沒有出去的可能。
    而這片天地,因為融入了一些兩儀微塵陣的玄奧,更以鄭鳴的黑白神蓮作為支撐,生神境之下,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將這一片天地打開。
    就算是弱一些的生神境,也難以從這神通之中逃出去。
    神通,這兩個字在鄭鳴的心頭一閃,他當下用自己的心神,朝著那兩儀神蓮瞧了過去。
    兩儀神蓮,二十四品,在萬丈的神海之中,吞吐著靈氣。因為鄭鳴的兩儀神蓮還處在化蓮境的初期,所以那陰陽魚一樣的蓮臺上,平滑如鏡。
    但是此刻,在鄭鳴的目光看去的時候,他赫然發現,在那陰陽眼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凸起。
    這凸起很小,卻有一種隨時都能夠破土而出的趨勢,而當鄭鳴的心神感應到這蓮子的瞬間,他更是從這蓮子之中,感應到了一種正在孕生的規則。
    還不完整,但是卻已經開始趨向完整的規則。
    神通,實際上運用的就是規則之力。只有領悟了規則,才能夠使用出神通來。
    玄真子的英雄牌,雖然沒有讓鄭鳴的修為,一步登天,直接達到生神境,卻也孕育出了一顆神通的種子。
    只要鄭鳴接著完善這兩儀規則,最終那片空間,恐怕就真的能夠重演洪荒。
    心中念頭閃動,那百丈的空間,瞬間消散,已經像一個無頭蒼蠅一般的房勻柏,給放了出來。
    房勻柏看到鄭鳴的瞬間,竟然雙眸含淚:“師尊,弟子終于又見到您了!”
    看這話說的,鄭鳴搖了搖頭,只是這老弟子對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所以他笑著道:“不要緊,一個小小的陣勢,還難不住我。”
    就在他說話之時,在金龍口百丈的位置,一道熾烈的光芒直沖霄漢,而隨著這光芒,就見長生宗的宗主葛云升陪著三四個身上充斥著腐朽味道的老者,從里面走了出來。
    “鄭鳴,我長生宗的弟子呢?”葛云升的神念,瞬間就籠罩了金龍口四周百里方圓,但是很可惜,一個長生宗的弟子,他都沒有感應到。
    鄭鳴手指金龍口道:“他們就在金龍口。”
    如果此時這句話出自其他人,葛云升肯定會以為這是故意耍弄于他,但是鄭鳴這么說,他卻信以為真。
    可是他身后的一個老者,眼眸中卻生出寒芒道:“孽障,竟敢哄騙老朽,此地哪里有我長生宗的弟子?”
    “我看,我們長生宗的弟子,一定是被你使用詭計所困,現在,你給老朽說個清楚。”
    老者說話間,大手一揮,一個足足有百丈的大手,就朝著鄭鳴直抓了過來。
    這大手,乃是真元匯聚,而且大手之中,更隱含著一種屬于生神境的規則之力。
    按照鄭鳴對日升域生神境高手的了解,在日升域,大多數的生神境高手,都只是衍生出一兩種神通。
    而且這些神通,大多都是手指、刀劍居多,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也和這些神通容易參悟有關。
    不過神通就是神通,它所隱含的規則之力,絕對不是真意可以對抗的,在那摩天大手落下的瞬間,大手之下的鄭鳴,就好像一個螻蟻。
    葛云升并沒有阻止老者的動作,甚至可以說,老者的動作,還有他在其中的鼓勵。
    將鄭鳴拿下,從而查出謝天君等人的下落,是最符合他們利益的選擇。不過他的手掌,卻緊緊的盯著鄭鳴肋下的金色龍雀,對于葛云升而言,作為刀君的鄭鳴,能夠用來反抗的,唯有金色龍雀刀。
    可是,這一刻的鄭鳴,并沒有出刀,而是朝著虛空,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手掌。
    這一揮動,看似閑庭漫步,但是伴隨著這一揮動,那本來砸向鄭鳴的手掌連同站在葛云升不遠處的老者,統統被一股突然出現的黑白兩色光芒所包圍。
    兩色光芒出現的很快,同樣消失的很快,在葛云升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兩色光芒,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葛云升有點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可是那朝著鄭鳴出手的老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有鄭鳴,依舊靜靜的站在他的不遠處。
    “神通,你你是生神境!”一個老者目視著鄭鳴,眼眸中充斥著不敢相信之色。畢竟,鄭鳴此時表現的修為,還是化蓮境。
    “我家尊主修為通天,又豈是你們可以猜度的。”在那老者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動手的九目妖皇,一個跨步,就來到了鄭鳴的身邊,大聲的喝斥道。
    雖然九目妖皇的法身境,存在著不小的缺陷,但是法身境,畢竟是法身境。
    當那法天象地的氣息籠罩下來的時候,就算是跟在葛云升身邊的生神境巔峰武者,此時也是倍感恐懼。
    至于葛云升,臉上的神色,不由難看了不少。他朝著九目妖皇掃了兩眼,最終朝著鄭鳴一抱拳:“鄭宗主,剛才我那師叔有點魯莽,還請您不要計較,將他放出。”
    “他的性子如此莽撞,不妥不妥。還好,所幸遇到了我鄭鳴,要是遇到其他強者,恐怕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鄭鳴搖頭晃腦,帶著一絲悲天憐人的道:“他如此大的年紀,我也不想他早死,所以還是讓我給他磨磨性子吧!”
    這句話,差點把幾個跟在葛云升身后的老者鼻子都氣歪了,聽鄭鳴的口氣,碰上他鄭鳴,倒是需要他們感恩戴德一番了!還美其名曰磨性子,我們的師弟,用得著你來磨性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