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88 化一氣為兩儀

  葛云升點了點頭,他已經將金曉月所遇到的情形問了十幾遍,對于金曉月的回答,他本人幾乎都能背下來了。
    之所以再不厭其煩的問一遍,是因為,他現在突然有一種心驚肉跳,大難臨頭的不祥的預感。
    對于這種感覺,葛云升絲毫不敢大意,他們長生宗的功法,有一種奇特的預知危險的能力。
    雖然這種預知,實在是粗糙無比,但是,也正是靠著這種預知,當年,讓長生宗免除了多次的滅門之災。
    “你說,這鄭鳴能夠破得了一氣微塵大陣嗎?”
    葛云升沉吟了瞬間,突然朝著金曉月問道。這個問題,金曉月很清楚,自己幾乎不用思考,就已經有了答案。
    雖然這個答案,是他發自肺腑的答案,但是在說出這個答案之后,他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一點心虛。
    “一氣微塵大陣,乃是我們長生宗祖師留下的大陣,豈是那么容易破的,哈哈!”葛云升哈哈一笑,好像因為金曉月的答案,感到非常欣慰。
    可是,葛云升的心,還是有一種大事要發生的感覺,只是這一次,他不知道事情要發生在何處。
    就在他心里忐忑不安之時,那本來空無一物的寶鏡之中,映照出了謝天君的臉。
    此時的謝天君,臉上全都是笑容,他在看到葛云升的瞬間,就輕松的道:“師兄,我等正要合陣,只要大陣一合,鄭鳴將永落微塵之中。”
    葛云升并不是一個少謀善斷之人,相反,這家伙屬于那種老謀深算之輩,要不然他也不會坐到宗主的位置上,但是現在,他真的有一些猶豫不決。
    “師弟,能不能給鄭鳴留下一線生機,畢竟琉璃圣皇那邊,還不知道出現什么狀況。”
    葛云升的話,讓金曉月聽的心如刀割,在他看來,鄭鳴就應該碎尸萬段,不不不,碎尸萬段,挫骨揚灰都不為過!
    現在,宗主竟然給鄭鳴求情,這讓他有點難以接受!可是面對神色嚴肅的宗主,金曉月卻是半個字都不敢說出來。
    但是謝天君卻沒有這么多的忌諱,他敢,他淡淡的道:“師兄,琉璃圣皇就算是來了,也有無缺戰皇擋著。”
    “這一氣微塵大陣,師兄您應該也明白,一旦大陣一合,就難以留下生機。”
    “如果師兄您提早給師弟指示,師弟我還能夠做得到,現在,誰也阻止不了了!”
    說完這些,謝天君的臉,就在寶鏡之中開始隱沒。對于謝天君的回答,葛云升自然是一百個不滿,但是此時,這種不滿,他只能壓在自己心頭。
    “轟!”
    一聲轟鳴,從寶鏡之中傳來,本來還能夠看得到一個淡淡影子的謝天君,陡然消失得干干凈凈。
    漆黑如墨的空氣,也開始變成了黑白兩色,然后變成了金龍口的模樣,一切好像都已經完工了。
    葛云升提著的心,終于要落下,雖然斬殺鄭鳴,讓他感到自己等人要面對琉璃圣皇的壓力,但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他反而輕松了許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就在葛云升這個念頭升起的時候,他陡然發現,鄭鳴竟然站在鏡子里,而且正沖著他露出笑容。
    鄭鳴不應該被鎮壓在一氣微塵大陣之中,永遠也難以出來么?怎么現在莫名其妙的出現在自己的鏡子里?
    莫非是那謝天君不聽自己的調遣,將這種自己辛苦得來的用來傳音的寶鏡,也融入了一氣微塵大陣之中?
    “鄭鳴,我本不想殺你,但是你肆意妄為,竟敢沖擊我們長生宗,我豈能饒你。”
    還沒有等葛云升的話說完,鄭鳴已經笑道:“你不用擔心什么,因為你根本就殺不了我。”
    “另外,感謝你的關心,我來是想告訴你,你的那些人,都已經被我關在了你們那個大陣之中。”
    “至于他們究竟在何方,就只能靠你自己來尋找了。唔,他們就在金龍口,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得到。”
    隨著鄭鳴的話語,金龍口的情形,已經全部展現在了葛云升的面前,他發現鄭鳴的身后,一氣微塵大陣的痕跡,早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這已經讓葛云升頭疼不已,但是更讓他感到難受的,卻是謝天君等人,還在一氣微塵大陣之中。
    要知道,他們長生宗二十四個長老,謝天君可是帶過去了大半,再加上一氣微塵大陣,這幾乎是他長生宗大半的底蘊。
    沒有了這大半的底蘊,長生宗別說在十八名門第五的排名,恐怕就連十八名門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鄭宗主還請少待片刻,在下稍后就到。”葛云升雖然心頭破口大罵,但是在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敢得罪鄭鳴的。
    雖然他不知道鄭鳴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但是他們長生宗的眾人失蹤,一定和鄭鳴脫不了關系。
    萬一這些人的性命都在鄭鳴的掌控之中,而鄭鳴又朝著那些人下狠手,其后果可想而知。
    鄭鳴卻沒有再和葛云升啰嗦,只是笑了一下,就消失在了葛云升的寶鏡之中。
    隨著鄭鳴的離去,寶鏡之中再次映現出金龍口的景致。這景致葛云升早就熟悉無比,但是此時,看著那景致,他的心中越發的涼了起來。
    熟悉無比的景致,好像和自己等人布陣的時候,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觀察那一道道旋轉的狂風,葛云升卻再也找不到一氣微塵大陣的痕跡。
    根據他多年來對于一氣微塵大陣的研究,又讓他隱約覺得,在這金龍口之中,隱隱約約的,還有一絲一氣微塵大陣的痕跡。
    剛剛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的謝天君等人,應該就被困在那些詭異的痕跡之中。
    “去請三位祖師,和我一起去金龍口。”葛云升厲聲的吩咐道,同時他還要求宗門的弟子,將從宗門到金龍口的銘陣架起。
    鄭鳴對于葛云升如何準備,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現在還在金龍口,只不過閑庭漫步之中,就已經來到了一片日月交輝的天地之中。
    在這片天地之中,靈氣并不是太充沛,卻也有日月星辰,有萬物生長。
    兩儀微塵陣,雖然有些簡陋,有些地方還不是太完善,但是它確確實實的,就是兩儀微塵陣。
    以那一氣微塵大陣作為基礎,鄭鳴引入至陽道紋,經過改變各種銘文,從而形成的兩儀微塵陣。
    在這兩儀微塵陣中,謝天君等人,一個個都好像沒有頭的蒼蠅,在大陣之中撞來撞去。
    他們都是多年修煉之人,武道意志堅強無比,所以此刻,倒也沒有顯得多么慌張。
    但是,無論是高傲的謝天君,還是那些長生宗的長老名宿,一個個都臉色發紅。這是一種無法排解的惱羞成怒!
    本來,他們要用一氣微塵大陣,將鄭鳴困死在大陣之中,卻沒有想到,他們不但沒有將鄭鳴困住,反而是他們自己,被鄭鳴直接困在了大陣之中。
    這已經讓他們覺得難以接受,更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他們不知道什么情況,就被困住了。
    好像,他們隱隱約約的感到,鄭鳴用來困住他們的大陣,實際上還是他們長生宗的一氣微塵大陣。
    不過這些羞怒,只是持續了片刻,就迅速演變成了一種恐懼,一種對于這兩儀微塵陣的恐懼。
    “怎么可能,我們怎么會出不去呢。這好像是一氣微塵大陣,但是為什么我找不到陣眼呢?”說話的,是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他的地位,還在謝天君之上。
    沒有人開口,他們對于自己主持的一氣微塵大陣,也有深刻的了解,剛才經過檢查,他們發現,這大陣他們真的找不出半點破綻來。
    如果不是他們的理智告訴他們,這絕對不是一方世界的話,他們絕對會以為,自己生活在一方世界之中。
    “閣下自然找不到陣眼,因為這里不是一氣微塵大陣,而是兩儀微塵陣。”平淡的聲音,從外面響起,隨后,就聽見鄭鳴戲謔的調侃聲:“各位先慢慢玩啊!”
    金龍口外,萬象門的弟子,一個個焦躁不安。他們在萬分焦急的等著,不不不,與其說是焦急,不如說是提心吊膽的等著。
    傅玉清身邊,小金貓在不斷的飛動。而它的嘴巴,更是沒有絲毫的停頓,一直在告訴所有人,喵很冷靜。
    和小金貓相比,真正冷靜的,是九目妖皇,它那唯一的眼睛,已經緩緩的閉上,他相信,鄭鳴絕對會從金龍口走出來。
    一氣微塵大陣的名聲雖然很響,但是想到自己從鄭鳴身上感覺到的氣息,九目妖皇就覺得,對于鄭鳴而言,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而神水宮等三個宗門的金姓男子等人,此時也緊緊的盯著出口,雖然對他們而言,鄭鳴能不能從那出口之中走出來,對他們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他們依舊不愿意有任何的掉以輕心。
    他們當然希望看到鄭鳴走不出來,但是鄭鳴那一眼,卻讓他們感覺,鄭鳴必定會走出來。
    “快看,金龍口變清晰了。”因為離的遠,所以反而看的更加的清晰。李姓男子手指著金龍口的方位,聲音之中,有些激動。
    其他兩人,也緊緊的盯著金龍口,他們雖然修為不夠,卻也知道,一旦一種變化消失,往往意味著,一場戰爭,已經走到了終點。
    那一氣微塵大陣,鄭鳴究竟是破得了,還是破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