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87 腳踏長虹入陣來

  對于鄭鳴這種門外漢而言,雖然他透過天地道紋的變化,可以感覺到一氣微塵大陣的變化,但是卻弄不清這種變化之中,究竟有什么玄奧。
    但是此刻,一氣微塵大陣在鄭鳴的眼中,卻是再無任何的奧妙所言,也就是十數個呼吸,鄭鳴已經將一切了然于胸。
    之所以會這樣,并不是因為玄真子太聰明,實在是這一氣微塵大陣,就是一個減縮版的兩儀微塵陣。
    而且這種減縮,還是一種偷工減料,粗編亂造的減縮。
    本來,應該陰陽兩氣衍生,從而生生不息的微塵世界,被他們減縮成了只有至陰之氣。
    而且就算是這樣,這至陰之氣所演化的世界,也比兩儀微塵陣之中的至陰之力,縮減了很多。
    “這一氣微塵大陣,也就是長生宗用來唬人的,我半刻鐘下來,就能夠將它破了。”鄭鳴將目光收回,自信滿滿的朝著金堅說道。
    金堅此時,真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他是聽說過一氣微塵大陣名聲的,所以才不想要以身相探。
    鄭鳴若是說,我身上有祖師的銘寶,就算被困在這一氣微塵大陣之中,也能夠沖出來,他還相信幾分,可是現在,鄭鳴竟然說的如此輕巧,這讓金堅有些難以置信。
    這可是一氣微塵大陣啊!
    九目妖皇張了一下嘴巴,并沒有說話,此時的它,已經決定忠心耿耿的跟隨鄭鳴這個主人。對于鄭鳴可能遇到的危險,他一定會及時提醒。
    但是想到鄭鳴盤坐在自己身上,那如山如岳的壓力,它又覺得自己的提醒,恐怕是畫蛇添足。
    此時的鄭鳴可沒時間和金堅他們耽誤,他朝著虛空一指,一道紫色的長虹,就出現在了鄭鳴的腳下。
    腳踩長虹,直入金龍口。
    這一手,自然得自玄真子,乃是玄真子真元所演化的神通手段,此時鄭鳴是不用白不用。
    但是鄭鳴這般飄然若仙的情況,落入那些萬象門的弟子眼中,卻讓那些萬象門的弟子,一個個眼睛發熱。
    “宗主神通無敵,一定能夠破開一氣微塵大陣。”一個萬象門的大宗師,突然高聲喝道。
    隨著這大宗師的喝聲,其他人也跟著喊了起來。一時間,這種給鄭鳴鼓勁的喊聲,猶如雷鳴一般。
    站在遠處觀戰的金姓男子三人,此時一個個目光之中,都閃爍著異樣。他們三人,同樣被鄭鳴那紫色長虹所鎮。
    畢竟,這對于他們而言,真的是遙不可及的手段。
    “哼,竟敢在這個時候,還招搖,等他進入一氣微塵大陣之后,就知道過分招搖,并不好。”謝天君站在一氣微塵大陣之中,聲音中帶著一絲陰冷的說道。
    站在謝天君身邊的一個老者,此時卻是眉頭一皺道:“我怎么覺得,這個鄭鳴的修為,好像已經達到了生神境。”
    “不,應該是生神境巔峰,可是他的修為我又朦朦朧朧的感覺并不是太清楚。”
    這老者的話,引起了其他幾個主持大陣的老者的注意,他們同樣朝著鄭鳴觀察了起來。
    本來,在鄭鳴出現的時候,他們從鄭鳴的身上,感應到的,是一股化蓮境的力量。雖然這股力量,讓他們感到不一般,但是那畢竟是化蓮境。
    但是這一刻,他們竟然吃驚的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透鄭鳴的修為!
    怎么會是這樣呢,鄭鳴的修為怎么在突然之間會有變化,是他有什么寶物掩飾,還是自己等人……
    就在眾人念頭亂閃的時候,鄭鳴已經落入了金龍口之中。這金龍口只有十數丈寬,在鄭鳴落地的瞬間,那本來還清晰的虛空,驟然卷起了一陣陰風。
    隨即,天昏地暗,偌大的金龍口,像是消失了一般,紛紛搖動自己手中銘幡從而催動大陣的謝天君等人,緊緊的盯著駕著長虹進入大陣的鄭鳴。
    他們隨時準備鄭鳴出現任何的變化,就將大陣的后手施展出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鄭鳴從這大陣之中走出來。
    可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鄭鳴竟然沒有反抗,而是輕松至極的,落入到了他們的大陣之中。
    在鄭鳴落入陣中之后,一片昏沉沉的天地,就展現在了鄭鳴的面前,這就是一氣微塵大陣所演化的天地。
    按照謝天君等人施展大陣的經驗,一般有人落入大陣之中,第一反應,就是用自己的神通先護住自己的身軀,然后嘛,就是想要打破這世界。
    可惜,那些那落入一氣微塵大陣之中的人,就算修為達到了法身境,也難以破開這一至陰之氣演化的世界。
    生生不息的至陰之氣,能夠在打破的瞬間,重新衍生出來。
    “師兄,你看他在干什么?”長生宗最年輕的長老,那位四十多歲年紀的長老,手指著大陣之中的鄭鳴道。
    他們作為大陣的主持者,一個個都好像那一氣微塵大陣所演化的世界中的神靈。
    立于虛空,掌控大地。
    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讓他們這種驕傲的感覺,消失的干干凈凈,因為此時的鄭鳴,并沒有任何的慌張,也沒有任何的反抗,他在走路。
    閑庭漫步一般的走路,走的好像有一種規律,又好像沒有任何的規律。
    那第一個發現鄭鳴修為異樣的老者,眉頭皺的更緊了三分,對于他而言,鄭鳴這個人,處處充斥著詭異,所以就算他進入了一氣微塵大陣之中,也要小心。
    但是無論他如何觀察,都弄不明白,此時在大陣的天地之中轉圈子的鄭鳴,究竟在做什么。
    這一片天地,都是由至陰之氣演化而來的,別說鄭鳴看不出什么來,就算他看出什么,也在這片大地之中,動不了什么手腳。
    可是,作為萬象門的宗主,作為被天劍稱為刀君的人,作為敢于挑戰戰皇宮的人,鄭鳴絕對不會幼稚到,自己閑到無聊在大陣之中兜圈子。
    “大家小心,一旦發現鄭鳴有任何的舉動,直接催動大陣,對他進行攻擊。”那老者猶豫了一下,方才沉聲的說道。
    謝天君撇了撇嘴,雖然他的心中,也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但是他并不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鄭鳴還能弄出什么變化。
    若是鄭鳴在這個時候還能夠逃走,那他們的一氣微塵大陣,也就不用當鎮宗大陣了。
    和大陣內相比,大陣外的萬象門弟子,一個個也都緊張的不得了。雖然鄭鳴進入大陣的時候,說的自信滿滿,勝券在握,但是這一氣微塵大陣,他們同樣是如雷貫耳。
    如果鄭鳴一進入大陣,里面就風雷大作,打成一片,說不定在他們的意料之中,可是,當鄭鳴腳踏紫虹進入大陣之后,再沒有任何的聲息,這種異常讓他們感到恐懼。
    畢竟,很多時候,有動靜比沒有動靜來得好。
    “金首座,這是一個什么情況?”一個站在金堅身邊的首座,關心的問道。
    對于這種問題,金堅有些惱火,他不想理會這人。對于這大陣,他金堅也沒什么了解,問這種屁話,你讓他怎么說呢?
    可是,他金堅畢竟是萬象門對于陣法一道研究最深的,人家問他也在情理之中。因此,猶豫了再三之后,金堅朝著九目妖皇道:“妖皇閣下,您感應到了什么?”
    “沒有!”九目妖皇獨眼朝著那被黑暗籠罩的金龍口掃了一眼道:“不過我覺得,主人一定會破陣的。”
    這句話,九目妖皇說的無比的真誠,但是在不少萬象門弟子的眼中,這位九目妖皇卻是在敷衍了事。
    畢竟鄭鳴一旦被困,這位九目妖皇說不定就能夠逃離他們萬象門的控制,所以一時間,大家不由得心情焦躁起來。
    傅玉清緊緊地攥著自己如玉的拳頭,她同樣很著急,畢竟現在,那大陣半點動靜都沒有。
    ……
    長生殿內,長生宗宗主葛云升的心情,同樣有些緊張,當然,作為一宗之主,葛云升很會掩飾自己的心情,他的緊張,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金曉月畢恭畢敬的站在葛云升的身后,但是他看向那面映照著金龍口寶鏡的目光,卻充滿了怨毒和快意。
    本來,金曉月在送信之后,應該去金龍口聽用,但是在見到鄭鳴之后,他的武道之心受到了巨大的損害,作為長生宗之主的葛云升,就讓他在自己身邊修養。
    最好不要簡單的死,如果他這般的死了,那實在是太便宜他了,緊緊的攥著拳頭,金曉月咬牙切齒的暗暗祈禱。
    “曉月,你說在鄭鳴面前,絲毫興不起抵抗之心?”葛云升突然開口問道。
    這個問題,金曉月回答了不只一次,不過面對這位大宗主的反復追問,金曉月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他迅速把臉笑成一朵花兒,躬下身子,俯首帖耳道:“是的宗主,恕弟子無能……”
    葛云升不耐煩的揮了一下衣袖,將金曉月準備說出的請罪之類的話毫不客氣的打斷道:“你再給我說一下當時的情形。”
    “弟子見到鄭鳴,正要將師尊的要求說給他聽,卻沒有想到那鄭鳴不但冥頑不靈,還欺人太甚,就在弟子準備反抗的時候,卻感到自己體內的真元,難以運轉。”
    金曉月雖然已經將這種情況復述了好多遍,但是此時再次說起,臉上還是有些惱羞成怒。
    葛云升沉聲的問道:“他的修為,當時你注意到了沒有,是什么樣的境界?”
    “弟子注意了,他的修為,是化蓮境!”金曉月咬了一下嘴唇,再次沉聲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