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786 玄真子

  
    “這金龍口的風,好像比前些年更加的兇猛,聽說登上三千丈的地域,就算是生神境的武者,都難以禁受。”
    金龍口百里外,一座遙看好像鐵澆而成的小山上,站著三個男子。這說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修為達到了躍凡七境的武者。
    此人身穿青衫,那瘋狂的狂風卷在他的身上,根本就吹不動他半點的衣衫。
    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看上去面容儒雅的男子,那男子輕輕一笑道:“可不是嘛,二十年前,這鐵山還有三百丈高,現在只剩下不到二百丈了。”
    “嘻嘻,說起來,這鐵山的石頭,經過狂風多年的卷動,比之凡人上好的精鐵,都要強上百倍。咱們之中誰要是有興趣,將這精鐵取走,說不定還能夠煉制一種上好的銘器。”
    說話的是第三人,此人雖然給人一種獐頭鼠目的感覺,但是那對眼眸,卻是炯炯有神。
    躍凡境巔峰!
    也就是只差一步,此人的修為,就能夠突破化蓮境,成為日升域武者中的高層存在。
    第一個說話的男子有點不滿的朝著那第三個說話的男子掃了一眼,輕笑道:“要說取走這座山,我可沒這種本事,更不敢在長生宗的地盤上撒野。”
    “不過金兄倒也無需擔心,你們神水宮乃是十八名門之首,就算長生宗看到金兄你取走這鐵山,他們也不會說什么。”
    那矮瘦男子嘻嘻一笑道:“李兄說的倒也是這個理,但是為了一座鐵山,利用宗門的名頭,還是不妥啊!”
    另外一個男子,則是笑吟吟的聽著兩個人唇槍舌劍,絲毫沒有參與的意思。
    三個人分屬三個宗門,之所以聚集在這里,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打探長生宗和萬象門一戰的消息。
    他們三個宗門,所處的位置,在長生宗之后,一旦鄭鳴跨過長生宗的地盤,就要到他們的屬地。
    雖然三個宗門都統屬戰皇宮,但是彼此之間的爭斗,也讓他們的關系,并不是太和睦。
    被稱為李兄的男子,感受到了從自己背后射來的寒光,他雖然不懼怕那金姓男子,卻也不愿意此時糾纏下去。
    “我看咱們可以回去匯報了,一氣微塵大陣之下,鄭鳴根本就過不了金龍口。”
    金姓男子雖然看那李姓男子不順眼,卻也點頭:“長生宗還是太謹慎了,聽說這一氣微塵大陣,可是有著化芥子為須彌的神效呢。”
    “傳說之中,有域外修士曾經和長生宗約戰,最終全部被困在一氣微塵大陣之中,然后生死不知。”
    一直沒有參與兩人斗嘴的男子點頭道:“給宗門匯報也好,不過我覺得咱們還是留一下,省的讓長生宗的諸位,覺得咱們太不敬業。”
    這句話之后,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他們三個,一直都沒有掩飾自己的蹤跡,所以長生宗應該早就發現了他們三人,之所以沒有阻攔,是因為知道他們三人的身份。
    金姓男子一笑,剛剛準備說話,就聽那李姓男子朝遠處一指道:“快看,是萬象門的人。”
    萬象門的隊伍,也稱得上浩蕩,畢竟這一次出戰的,光躍凡境的武者,就足足有兩千多人。至于一品大宗師級別的武者,更是出動了上萬人。
    三十六座長有萬丈的樓船,齊頭并進,每一個樓船上,都有一個足有大樹粗細的巨弩,全都擺出了一副隨時準備發射的樣子。
    但是,和這些樓船相比,最讓人震撼的,依舊是那巨大的九目妖皇的身軀,高有千丈的妖身,移動的無比緩慢,但是每一次動彈,大地都在震顫。
    “法身境啊!”李姓男子看著九目妖皇巨大的身軀,感慨道。
    金姓男子沒有說話,但是他的臉上,這一刻也充滿了嚴肅,雖然他們并不看好萬象門這一戰,但是光一個九目妖皇表現出來的氣息,就已經讓他們難以企及。
    “這鄭鳴如果不是發神經挑戰戰皇宮,絕對能夠成為一方的雄主,更能夠讓萬象門在十八名門之中獨領風騷,可惜了!”
    李姓男子這話,說的很是感慨,而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一直看兩者互相掐架的男子,朝著金姓男子看了過去。
    畢竟,神水宮才是十八名門之中的第一,李姓男子這般說話,簡直就是對神水宮的挑釁。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那金姓男子,并沒有理會李姓男子的話,甚至他覺得,那李姓男子似乎還在點頭。
    就在三人議論的時候,他們陡然覺得,有一道目光,落在了他們的身上,在這目光落下的剎那,三個人就覺得自己處在蒼茫的天地間,一如螻蟻。
    只要這個人一念之間,就可以讓自己等人灰飛煙滅。
    這種感覺,當然不是很好,但是現在,他們的身上,卻真真正正的出現了這種感覺。
    他們不敢抬頭,也不敢說話,更不敢有絲毫小動作,他們生怕只要自己一不注意,就會惹怒那視線的主人,一個不慎,置自己于灰飛煙滅的境地之中!
    好在,那目光只是一閃,就收了回去。等這目光遠去了一刻鐘,他們才抬起頭來。
    “是他!”金姓男子的話語中,充滿了苦澀的味道,他沒有說出這個人是誰,不是他不想說,而是根本就不用說。
    李姓男子等兩人點頭,那李姓男子輕輕的道:“這種意志,實在是……實在是……”
    感慨之中的他,不知道該用一種什么樣的語言來形容此刻的震驚。
    這三人同時凝眸看向那金龍口的時候,坐在九目妖皇頭頂的鄭鳴只是笑了笑,這三個打探的人,對于他而言,也就是一個飛動的蟲子,犯不著在意。
    “鄭鳴,我長生宗已經在這金龍口中,布下了一氣微塵大陣,你要是有膽,盡管進來。”一臉黑色的謝天君,從金龍口那滾滾的狂風中走出,冷聲的說道。
    鄭鳴面對著生神境的謝天君,淡然一笑道:“我勸你們,將這個大陣撤了,然后加入到我的麾下,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話,有你們后悔的。”
    “真是大言不慚!”謝天君仰天大笑,他這是氣怒的笑,更是譏諷的笑。雖然他并不贊同師兄利用一氣微塵大陣來阻攔鄭鳴,但是對于宗門這個大陣,他的心中,還是充滿了信心的。
    畢竟這不但是他們宗門的鎮山大陣,而且在整個日升域,都沒有幾個人能夠破得了這一氣微塵大陣。
    “鄭鳴,我也承認,你有些本事,但是光憑你那些本事,想要闖過我長生宗的一氣微塵大陣,還差了點。”
    “你要是能夠從這一氣微塵大陣之中走出,別人怎樣我不管,我謝天君一定會拜入你的麾下,你看如何?”
    鄭鳴對于謝天君的激將之法,怎么會看不出來?只是這種小把戲,在他眼里太小兒科了。
    “那我這就將你們這一氣微塵大陣給你們破了,省得你抱著一個殘缺的陣法,就覺得自己可以天下無敵。”
    謝天君撇了一下子嘴,對于鄭鳴的傲慢很是不爽,但是鄭鳴能夠入陣,對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勝利。
    只要鄭鳴進入陣法之中,這生死,就不是鄭鳴自己能夠掌控的了,所以他雖然內心已經恨不得將鄭鳴碎尸萬段,但是此時,他還是笑吟吟的道:“既然鄭宗主你如此有信心,那我等就在大陣之中等你。”
    說話間,謝天君就重新進入了金龍口,和他出現的情形相同,也就是幾個起落,謝天君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狂風呼嘯,遙看金龍口,就好像一個張著血盆大口的巨獸,隨時準備吞噬一切。
    金龍口中,狂風呼嘯,一眼就能夠看到在這百里之外,好像沒有任何的危險。
    但是在這一眼就能夠看的到遠方的通道,卻隱含著長生宗鎮宗大陣:一氣微塵大陣。
    按照一些關于一氣微塵陣的傳言,這一氣微塵大陣,就隱藏在一股靈氣之中。而當這靈氣展開的時候,它就是一片大地。
    能夠破開大地,自然能夠從一氣微塵大陣之中逃出來,但是如果破不開這一氣所演化的大地,那么就要葬身在這大陣之中,尸首無存。
    “宗主,不如讓屬下去探查一下。”金堅來到鄭鳴的近前,語氣堅定的請示道。
    在萬象門之中,金堅所統領的天羅一脈,最擅長的是煉器,而煉器和銘陣,有不小的共通之處。
    所以,要說萬象門之中,誰最適合探查一氣微塵大陣,自然是非金堅莫屬。
    鄭鳴擺了擺手道:“金首座,這一氣微塵大陣,我親自進去就行。”
    “宗主,你身系咱們萬象門的安危,很多事情,不宜親自涉險。”金堅朝著鄭鳴一抱拳,堅決的道:“屬下的修為雖然不如宗主,但是探查一下其中的危險,還是綽綽有余的。”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立即說話,而在他的心頭,已經催動了玄真子的英雄牌。
    一氣微塵大陣和兩儀微塵陣,名字差距不大,在抽取到了玄真子的英雄牌之時,鄭鳴就想到了這一氣微塵大陣和兩儀微塵陣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聯系。
    所以他一直留著青色聲望值的玄真子英雄牌,就是為了等這一個時候。
    當玄真子的英雄牌沒入體內的瞬間,鄭鳴的目光就重新落在了金龍口。
    這一刻,金龍口的狂風雖然依舊肆虐,但是那隱藏在狂風之中的一氣微塵大陣,卻已經是無處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