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785 兩儀神蓮橫推同級

  至于坐在鄭鳴身邊的傅玉清,此時則是輕輕的松了一口氣。剛剛的鄭鳴,雖然讓人崇敬,但是對她而言,并不是她最想要的鄭鳴。
    她要的,是現在的鄭鳴,這個活生生的鄭鳴。
    至于小金貓,它此時一副想要和鄭鳴親近的模樣,但是當鄭鳴的目光看來,這家伙又有點恐懼。
    對于這些,鄭鳴并沒有心思理會,他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將自己融合的兩儀神蓮施展一番。
    “請問前方可是萬象門的鄭宗主,在下長生宗金曉月,奉宗主之命,前來送信!”
    一個清朗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來,這聲音聽起來無比的平和,但是一些修為低的萬象門弟子,在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腦袋發懵。
    更有一個沒有達到躍凡境的萬象門弟子,因為運功抵擋,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萬象門浩浩蕩蕩的弟子,一個倒在地上,并不算什么,但是此時是雙方交戰,有人癱軟在地,對于萬象門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蕭無回一揮衣袖,將那弟子托起,他的雙眸中,帶著森森的殺意,朝著那說話的方向看去。
    就見一個身材高大,風姿卓越的三十多歲男子,飄飄然走了過來,這男子的修為,赫然是化蓮境巔峰。
    也就是一步,這男子的修為,就能夠達到生神境。
    蕭無回雖然也是化蓮境巔峰,但是在這個人散發的氣息之中,他感覺到自己絕對不是此人的對手。
    雖然他心中的戰意,并沒有因為這個減弱,但是他同樣清楚,這個時候,不是他隨意出戰的時候。
    畢竟,只要他敗了,那他們萬象門本來就已經有點丟人的情形,會更加的窘迫。
    可是,他不出手,其他化蓮境的武者,對這名叫金曉月的男子,更沒有什么信心。
    就在蕭無回猶豫不決之時,傅玉清的聲音,已經輕輕的傳入了鄭鳴的耳中:“這金曉月,乃是長生宗三大掌門弟子之一,號稱長生門中一輪月。”
    “聽說此人早就摸到了生神的邊際,只不過因為他想要悟透一種神通,所以一直沒有進入生神境。”
    長生門中一輪月,鄭鳴的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
    “讓我出手,也讓他知道一點規矩。”傅玉清繼續說道。雖然金曉月名聲不低,但是對于她這個天劍閣的陰女來說,卻也有必勝的把握。
    鄭鳴擺了擺手,阻止傅玉清道:“不用。”
    那顯露本體的九目妖皇,此時唯一的眼眸中,也閃過了一道寒光,只要鄭鳴吩咐,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將此人吞入肚腹之中。
    “金曉月,你長生宗派你來送什么信!”鄭鳴的聲音,并不算是很高,但是在他這話語響起的瞬間,鄭鳴就催動了那二十四品的兩儀神蓮。
    作為生神境巔峰,金曉月本來就驕傲非常,他對于宗主想要在金龍口,用一氣微塵大陣拖住鄭鳴的想法,并不是很贊同。這一次送信,他更是想要彰顯一下長生宗的威風。
    所以,一出口,他就運用了一種鎮心神音的手段,給了萬象門大多數弟子一個下馬威。
    此時,聽到鄭鳴沖自己喊話,他剛剛準備開口,卻陡然覺得,四周天地的靈氣,自己竟然絲毫感覺不到。
    那在丹田之內,本來可以隨著自己心思運轉的七品神蓮,此時竟像是被什么東西壓制了似的,一時間,半點真元都難以提起。
    這是什么情況!
    就在他暗暗著急的瞬間,鄭鳴已經從九目妖皇的身上站了起來,就在鄭鳴站起的剎那,一股君臨天地的霸道氣息,直接轟入了他的心神之中。
    這一刻,他有一種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鄭鳴,而是一個讓自己沒有絲毫抵抗之力的帝皇,一個一念主宰蒼生,一個一念讓乾坤倒轉的帝皇!
    在這帝皇面前,自己只是一個螻蟻,一個只能搖尾乞憐的螻蟻,一個只能伏在地上,表達自己敬畏的螻蟻。
    多年修煉的武道之心,瘋狂的提醒金曉月,他這樣不行,但是同樣有一股無形的力量,讓他難以反抗。
    “撲通!”
    金曉月還是跪在了地上,不過在跪地的瞬間,金曉月的眼眸之中,充斥著憤怒和仇恨,這么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丟丑,第一次這樣的丟人。
    “你難道連話都不會說了嗎?”鄭鳴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鄭鳴并沒有再使用君臨天下七刀之中的力量。
    但是就算如此,也已經將無敵的烙印深深的植入了金曉月的心中,這讓金曉月難受不已,他這一刻,想要站起來,都變得無比的艱難。
    最終,一個萬象門的弟子,從金曉月的衣袖中,取出了一封文書恭敬的遞給了鄭鳴。
    鄭鳴的目光在文書上掃了一眼,是長生宗的宗主葛云升寫的親筆信,措辭倒是無比的客氣,但是內容只有一個,那就是聽說鄭鳴要橫掃戰皇宮,他們長生宗作為戰皇宮的盟友,就在金龍口,等待鄭鳴。
    這封信之中,雖然沒有寫鄭鳴如果不去如何,但是其中挑戰的味道,卻是顯而易見。
    鄭鳴將這封信放下,而后淡淡的道:“回去告訴葛云升,就說三日之后,鄭鳴必定到通過金龍口,還有,以后他要派人送信,一定要派一個人過來。”
    最后這句話,鄭鳴說的輕飄飄的,但是金曉月的眼眸,卻已經開始發紅。
    在這句話之中,鄭鳴根本就沒有說半個臟字,但是實際上,卻已經告訴金曉月,他連一個人都算不上。
    如果沒有剛剛修為的被禁止,如果沒有自己不由自主的跪下,金曉月聞聽此言,必定會表現一下自己的英雄氣概,但是這次,金曉月猶豫了剎那,還是識趣的倉皇而去。
    兩儀神蓮的禁止,再加上鄭鳴君臨天下刀意的展現,已經將金曉月所有的驕傲,全部打碎。
    傅玉清站在鄭鳴的身邊,此時的她,眼眸之中,也充滿了驚訝,雖然剛才鄭鳴并不是對她出手,但是作為一個化蓮境巔峰的武者,她還是感到了壓制。
    這是一種天地王者,對于自己臣下的壓制,這是一種上位者對于下位者難以逆轉的壓制。
    雖然傅玉清覺得,自己絕對不會像金曉月那般,半點真元都運轉不動,但是她覺得,自己的修為,十成之中,最多能夠留下三成而已。
    “我的功法,有一點不一樣。”鄭鳴朝著傅玉清笑了一下,輕聲的說道。
    這一刻,他才明白,那兩儀真元所謂的同級無敵,究竟是一個什么意思。
    二十四品的兩儀神蓮,本身就能夠壓制同為化蓮境的神蓮,在一定范圍之內,甚至讓別人的神蓮,根本就運轉不動真元。
    就憑這一點,就可以讓鄭鳴在化蓮境之中,做到橫推四方。
    傅玉清聽鄭鳴如此一說,也沒有再多問。不過她在看了那長生宗的戰書之后,有點擔憂的道:“一氣混元陣,可以化芥子為須彌,摧動起來,可以演化一個真實幻境。”
    “三日,是不是太短了?”
    鄭鳴一揮手道:“三日對我們來說,還有點長,放心,他的那個什么一氣微塵陣,難不住我。”
    說話間,鄭鳴一踩腳下九目妖皇,萬象門的隊伍速度再次提升了三分。
    萬象門鄭鳴宣戰無缺戰皇,要在半年之內,滅了戰皇宮,這個消息用不著別人故意宣揚,就成了整個日升域關注的最熱話題。
    對于這個討伐的勝敗,在大多數人的眼中,此局應該是一半一半。他們看重的,不是鄭鳴,而是和鄭鳴關系不一般的琉璃圣皇。
    琉璃圣皇坐下的二十四神將,對鄭鳴的稱呼是尊主,所以鄭鳴向無缺戰皇宣戰,實際上就是琉璃圣皇的宣戰。
    兩大皇者,乃是日升域的決定力量,他們之間相斗百年,一直沒有分出勝負。
    所以,在很多實力的眼中,這一次雙方之戰的結果,說不定就是兩敗俱傷。
    可是,就在不少實力拭目以待,就在無數人等待著這場戰斗到來的時候,琉璃圣皇那邊,竟然沒有了絲毫的聲息。
    就連在天劍閣向鄭鳴提供了無條件支持的二十四位神將,以及星辰衛的人,都不知道去了何方。
    這種詭異的表現,讓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點,那就是事情有變。
    沒有了琉璃圣皇的支持,光憑著萬象門,他們怎么可能討伐的了戰皇宮,他們怎么可能擊敗的了戰皇宮?
    鄭鳴是刀訣出眾,被天劍蕭一衫譽為一代刀君,但是他的修為,畢竟是化蓮境。
    而他身上那些不知名的銘寶,雖然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但是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并不認為鄭鳴光憑著銘寶,就可以滅了戰皇宮。
    甚至有人說,鄭鳴率領的大軍,能夠通過長生宗的領地,就已經不錯了,畢竟長生宗的實力,遠在萬象門之上。
    金龍口,山高萬仞,連綿無際,滾滾的罡風,吹動天地。這金龍口萬里方圓,且不說人跡罕至,就連野獸都沒有。
    之所以造成這種場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金龍口的狂風,直接吹的此地寸草不生。
    在金龍口下方千里的平原上,根本就見不到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呼呼旋轉的風,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將一塊塊沙石,卷積成沙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