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84 兩儀生萬物萬物歸兩儀

  密地之中,多年不見的姜無缺正在盤膝而坐,熊熊的戰血,在姜無缺的體內沸騰。這一刻的姜無缺,就好像一個戰神。
    但是,就算姜無缺此時再耀眼,在已經融入了如來佛祖英雄牌的鄭鳴眼眸中,他也只不過一個小小的螻蟻,只要鄭鳴愿意,根本就不用動手,只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姜無缺整個人化成塵土。
    不過,鄭鳴并沒有動,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殺了姜無缺,對他而言,實在是沒意思。
    他的念頭再閃,就發現在一片用透明琉璃堆積而成的小天地之中,姚樂清舒平靜的盤坐在那里,一身青色長袍的姚樂清舒,正處在一片九彩的琉璃之中。
    唔,自己用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是用來修煉的,可不是用來隨意游覽的,念頭閃動之中的鄭鳴,快速的將神念收了回來。
    當然,他之所以收回神念,并不是因為英雄牌,更多的是因為顧忌那金蓮大圣,現在他的手中可沒有通天教主之類的英雄牌,面對金蓮大圣這樣的人物,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可沒有太大的用處。
    因為曾經化身成為通天,所以對圣人級別的手段,鄭鳴的心中,是相當有了解的。
    不過就算鄭鳴將自己的神念,全部壓在了心頭,坐在他身邊的傅玉清,還是敏感的察覺到了鄭鳴的異樣。
    她覺得,自己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此時身邊的人,生神、法身,一切的一切,形容鄭鳴,都差了太多。
    如神如圣,對,就是如神如圣!
    而被鄭鳴當作坐騎的九目妖皇,身軀同樣在不斷的顫抖,它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心中的感受。
    本來,對于自己被鄭鳴用神器壓制,它的心中,還是那么一絲一毫的反抗之意,但是現在,所有的東西,都統統的消散。
    它覺得,自己現在托著的,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高山,一條大河,這是一座最巍峨不過的神佛。
    在這個人面前,自己根本就不應該有任何的反抗之心,在這個人面前,自己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無異于以卵擊石,無異于螳臂擋車。
    自己應該臣服,死心塌地的臣服。
    三個被鄭鳴收入戒指之中的青螺,一個個都不說話,但是同樣感受到了從鄭鳴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
    天地至尊,一言天裂的至尊!
    至于小金貓,則小心翼翼的蜷縮在鄭鳴的身邊,平心靜氣,絲毫不敢出聲,卻也用自己在鄭鳴身邊的地位,來彰顯自己的不一般。
    這一切,鄭鳴都沒有理會,而萬象門的弟子,這一刻大多數看不出鄭鳴身上的異樣。這主要原因,自然是因為鄭鳴收攏了自己的修為,但是其中,也是因為他們的修為和眼力,差的實在是太多了。
    只有蕭無回等少數幾個人,在這一刻,才看出了鄭鳴的異樣,只不過面對這樣的異樣,他們選擇的是沉默。
    對于外界的一切,鄭鳴都沒有心思理會,現在的他,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他要在這二十分鐘之內,將自己所學的東西,統統參悟一遍。
    可是,就在他第一個念頭是使用如來佛祖的神識來參悟君臨天下刀訣的時候,那如來佛祖的神識,卻落入了他的體內。
    參悟開天印記,唔,還真是不錯的機緣,只不過那開天印記,本來就有些失真,竟然還參悟的零落不一。
    神符,化蓮、生神,倒也別具一格!只不過這般雜亂的大雜燴,看上去光**人,但是實際上,越是走到最后,越是一條絕路。
    這天和我所處的天并不一樣,就連三千大道的運行,也都有一定的差距,在這里,我的實力,好像也要受到壓制。
    一個個屬于如來佛祖的念頭,開始在鄭鳴的心頭閃動。
    如果按照當年自己修煉的功法,讓鄭鳴進行修煉,雖然最終能夠一路狂飆,但是絕對要弱于當年的自己。
    這十三個開天印記,雖然雜亂無章,沒有任何的規律,但是每一個印記,對開天辟地的理解,讓如來佛祖的神識,都感到有些驚訝。
    雖然如來也觀看開天印記,而且比鄭鳴這開天印記,不知道清晰多少,但是當時鄭鳴使用的諸子,那都是在各方面有一定建樹的人物。
    他們雖然修為差如來佛祖很多,但是對天、對道的理解,都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唔,與其再重新塑造一門和這方天地相合的功法,還不如將這些印記歸納在一起,更加的有利。
    這一刻,鄭鳴雖然還是鄭鳴,但是如來佛祖的神識,已經占據了主要的方面,他從最有利于鄭鳴的方面出發,開始催動他那無上法力。
    鄭鳴體內,本來藏于各個穴位的神符和神蓮,在那如來佛祖的法力的催動下,頃刻之間,就好像諸天星辰一般運轉了起來。
    這些神符互相吸引,也就是剎那功夫,就在鄭鳴的體內匯聚成了一個大大的圓,而這個圓在頃刻之間,更是快速的運轉起來。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平淡之中,卻一如洪鐘大呂般的聲音,在鄭鳴的口中響起,伴隨著這聲音,那些本來互相之間互不融洽的神符,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他們在交匯,這種交匯,并不是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匯,而是一種融合,一種真真正正的融合。
    對于日升域的武者來說,這種融合,別說做到,就是想,他們都不敢想,但是現在,這種融合,卻是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隨著融合的進行,那十三個神符,慢慢的化成了九個大小相差無幾的星辰,呈現出九宮方位,排列在大圓之中。
    對于這種九宮摸樣的圓,使用了如來佛祖英雄牌,此時已經等于一個佛祖在世的鄭鳴,自然不會滿意,他念頭閃動指尖,九個星星,再次旋轉了起來。
    八卦,七星、六合、五行……
    鄭鳴的體內,一時間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形態,每一種形態,都是一種讓人感到驚恐的壓力。只是每一種形態,保存的時間,都不是太長。
    終于,當那快速融合的道紋,最終在鄭鳴的體內,形成了一黑一白兩個顏色的時候,鄭鳴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是一種滿意的笑容。而伴隨著這笑容,那本來快速旋轉的光芒,也開始消散,最終黑白兩色的道紋,更是無聲無息的沒入到了鄭鳴丹田之中。
    本來,充斥在鄭鳴十二個穴位之中的十二個寶符神蓮,都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而在鄭鳴體內的神蓮,已經化成了以陰陽魚摸樣的,二十四品黑色的蓮花。
    這蓮花,白色的陰陽魚猶如白玉,黑色的陰陽魚漆黑如墨,兩個陰陽魚旋轉之間,一股股真氣,充斥在鄭鳴體內的萬丈神海之間。
    和陰陽蓮花相比,這兩種真元,同樣是涇渭分明,各種真氣彼此之間,并沒有任何交匯融合的跡象。
    而在鄭鳴的體內,隨著這一朵黑白兩色的二十四品蓮花旋轉,更有無數的天地靈氣,被鄭鳴體內二十四道百脈鯨吞,納入蓮花之內,從而化成黑白兩色的真元。
    兩儀生萬物,同樣,萬物可以匯聚兩儀之力,如來佛祖的英雄牌,這是將十三枚得自于開天印記的神符,融合在一起。
    兩儀真元,可剛可柔,而兩儀神蓮,更可以融合各種大道真義,可以說,這兩儀真元的形成,已經超越了十三寶體的功能。
    對于這兩儀神蓮,鄭鳴的心中,充滿了歡喜。
    此時他的心中,很有一種一試兩儀神蓮的想法,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壓制住了這種沖動。
    他現在的修為,還是如來佛祖英雄牌的力量,怎么可以隨意的施展,更何況,時間好像不多了。
    兩分鐘!
    當鄭鳴從兩儀神蓮的喜悅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時間,竟然只剩下兩分鐘了。
    沒說的,這兩分鐘,絕對不能浪費了,君臨天下七刀,一定要參悟出來。
    君要臣死、逆我者亡、天命所歸、只手遮天、掌控日月、逆轉乾坤……
    居然沒有第七刀,就是第七刀的名字都沒有!這讓鄭鳴大吃一驚,只覺出了一身冷汗。
    但是這君臨天下的刀訣雖然強大,但是對于如來佛祖這等級別的存在而言,實在是算不了什么。
    所以,最后那最后一刀,還是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君臨天下第七刀——君臨萬世!
    當這第七刀的意境出現在鄭鳴心頭的時候,本來充斥在鄭鳴身上,幾乎可以讓他橫轉乾坤的力量,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如來佛祖的英雄牌,使用完畢,十億紅色聲望值的,給鄭鳴換來的,就是這二十分鐘。
    也就在這如來佛祖的英雄牌消失的瞬間,托著鄭鳴前行的九目妖皇,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此時的鄭鳴,雖然依舊給他一種壓力,但是現在的壓力和剛才的壓力,真的不可同日而語。
    那種天地至尊的感覺,讓他實在是難受至極,不過在那一刻鐘,九目妖皇卻有一種感覺,它原以為百年之內,自己應該沒有什么進步的修為,竟然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雖然鄭鳴此刻,已經沒有了瘆人的氣息,但是對于鄭鳴,他依舊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