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781 大丈夫當如此

  
    “我長生宗立門多年,更有祖師留下的各種珍寶,對于鄭鳴的挑釁,自然是不會懼怕,可是這一仗,我們真的要和鄭鳴硬拼嗎?”
    “我的意思,自然不能讓鄭鳴輕而易舉的從我們的屬地上過去,但也不能拼了太多的實力,畢竟鄭鳴所屬的萬象門,現在士氣正盛。”
    矮胖老者說到此處,一下子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道:“鄭鳴要想進入戰皇宮,就必須要走金龍口,而他一旦繞道,最少需要三個月。”
    “我們就在金龍口,將宗門的一氣微塵大陣擺上,也不和萬象門交手,就可阻攔他半年!”
    “這樣,我長生宗不但可以保存自身實力,也能不動聲色的讓鄭鳴半年打上戰皇宮的話,變成一個天大的笑話,更能夠給無缺戰皇交代。此舉豈不是一舉兩得?”
    這老者的一番分析瞬間贏得了不少人的贊同,謝天君對于這種方案,還是有點不滿,他怒聲道:“師兄,你這樣做,豈不是太……太窩囊了?”
    矮胖老者聞聽此言,冷冷的看著謝天君,好一會兒方才幽幽的道:“師弟,這一次大戰的關鍵,不在鄭鳴,而在于那兩位。”
    “鄭鳴發兵,琉璃圣皇一定會出手,那時天下就會打成一團,誰勝誰負,很難評論。”
    “我這也是為了宗門,好了,不要再說了,立即準備一氣微塵大陣吧!”
    長生殿中,坐在寶椅上的老者們,一個個都沉默了,最終一個面容枯瘦的老者率先站起身道:“遵命。”
    一個個老者,緊隨其后,在朝著矮胖老者行禮之后,快步的離去。
    謝天君的臉色,很不好看,但是有一點卻是他心里不得不承認的事實:師兄高瞻遠矚,深思熟慮,比自己看的遠。
    雖然這樣,可能會引起無缺戰皇的一些不滿,但是只要有實力在手,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問題。
    最終,謝天君還是朝著矮胖老者拱了一下手,快步離開了巨大的長生殿,而隨著這代表著長生宗最強大的二十四個首座做出決定,日升域排名第五的名門,就好像一個巨大的機器,開始瘋狂的運轉。
    這個機器運轉的目標,自然是戰斗。
    一座巨大的大陣,開始布置在占地千里的金龍口。這大陣雖然在外人看來,一時間看不出什么威勢,但是卻讓整個金龍口,處在一種朦朧之中。
    大陣布置的很快,也就是三天時間,一氣微塵陣,就已經布置完畢。而主持這座大陣的,是連同謝天君在內的,十五個在長生殿有座椅的老者。
    不過,等待對手的滋味,說起來,同樣不是太好受。謝天君在大陣布置好的第五日之后,眼眸中就升起了一絲焦灼的火焰。
    “萬象的大軍,一日一夜,才進軍三千里,他們這是想要干什么?按照他們的速度,就算是沒有半點停歇,趕到戰皇宮,也需要半年!”
    謝天君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拍著桌子吼出來的。
    幾個打探消息的弟子,在謝天君的威壓之下,一個個都有些不寒而栗。
    對于謝天君,他們內心里都有一種根深蒂固的畏懼,這謝天君不但修為比他們強的太多,更是執掌宗門刑律之人,他們怎能不畏懼。
    “長老,那萬象門的大軍之所以來這么慢,是因為他們每到一地,都要周邊五百里之內的武者迎接鄭鳴的大駕!”最終,一個修為達到躍凡六境的武者仗著膽子稟報道。
    謝天君聞聽此言,簡直目瞪口呆。
    “你再給我說一遍!”
    此時謝天君的聲音低沉,讓人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不過那年輕的武者知道,此時謝天君心頭的怒氣,并不是沖著自己發的,所以也就大膽的又說了一遍。
    謝天君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他覺得這鄭鳴,此時的行為,就好像一個跳梁小丑。
    在他們長生宗準備在金龍口對付鄭鳴的時候,就已經發下了號令,讓所有躍凡境以上的武者,匯聚到金龍口。
    現在,留在金龍口外的地盤,修為最高的,也就是一些沒有達到躍凡的武者。
    這些武者,在謝天君看來,簡直就和垃圾沒有任何的區別,鄭鳴竟然要求這些武者去拜見。
    他這簡直就是鬧著玩。
    心中雖然憤怒,謝天君想到的還是那矮胖老者說的話,這一次他們長生宗,最重要的,是保存實力。
    鄭鳴來得慢,對他們來說,并沒有任何的壞處。
    和謝天君的安然自得相比,萬象門的弟子,現在一個個可謂是頭大不已。
    對于出兵決戰戰皇宮,他們之中報希望的,并不是太多。雖然鄭鳴有祖師神器在手,但是他們依舊覺得,鄭鳴和無缺戰皇并不是一個級別的。
    之所以跟著出發,是因為他們也沒有辦法。
    半年之內,踏平戰皇宮。這句話,萬象門的弟子們絕對不會忘記,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覺得這句話難以實現,但是當時鄭鳴說出這句話的英姿,卻深深的印在他們的心中。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本來應該極速行軍,爭分奪秒的鄭鳴,在出了萬象門的領域之后,并沒有像出發之時,一個傳送陣,就是上萬里。
    他們現在,是邊走邊執行鄭鳴的命令,每一日行走三千里,而在前一日,則有上百名躍凡境的武者,卻將附近的所有武者,都利用銘陣聚集過來。
    這些普通武者的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在鄭鳴經過的時候,列隊歡迎。
    要是其他人,對萬象門做出這樣的決定,一定會被人覺得無比的腦殘,但是這個作出決定的人是鄭鳴,所以那些萬象門的弟子,盡管不理解,也都忍了。
    “拜見鄭宗主!”浩蕩的聲音,在天際回旋。因為喝出這句話的一品大宗師,在聲音真意有所研究,所以這一喝,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盤旋,久久不散。
    至于鄭鳴,和傅玉清兩個人一起,盤膝坐在足足有山岳大小的九目妖皇頭頂搭建的白玉高臺之上,用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那些躍凡境之下的武者。
    只要鄭鳴的目光所到之處,那些武者一個個都忍不住低下了頭,甚至有人都覺得自己的心跳動的無比厲害。
    “大丈夫當如此啊!”一個面容枯瘦的武者,滿是羨慕的看著坐在白玉高臺上的鄭鳴,不無感慨的說道。
    當然,那武者的身邊,沒有人和他配合,要是有人說一句吾可以取而代之,恐怕會更加的熱鬧。
    聽著那上萬人的歡呼,鄭鳴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些人一下子給他增加了七八千的黃色聲望值。
    雖然這些人的數量達到了一萬,七八千聲望值,意味著有兩千武者,對鄭鳴并不服氣。
    可是這些,并不是鄭鳴所關心的,他真正關心的是,這一路行來,他黃色的聲望值,足足增長了三百多萬。而紅色聲望值的增長,則和黃色聲望值差了不少。
    “鄭鳴,清舒公子那邊有消息了嗎?”傅玉清趁著那些歡呼的武者退下之后,輕聲的問道。
    鄭鳴輕輕的點了點頭,按照他和雷鳴神將等人的約定,此時二十四神將他們,應該有消息了。
    可是,去整軍備戰的二十四神將,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無名小山,雷鳴神將在仰天大吼,聲音一如雷霆響于虛空,可是就在雷鳴神將的聲音響了一半的時候,幾聲琴音,突然在虛空中響起。
    這琴音很輕,但是隨著這琴音的響起,本來想要站直身軀的雷鳴神將,無聲的癱軟在了地上。
    雷鳴神將雙眸圓睜,他想要站起來,可惜的是,無論他怎么努力,一聲琴音,讓他根本就站不起來。
    此時,雷鳴神將就覺得自己體內的真元,已經被那股無形的力量弄得渾身酥軟,再難以提起半分。
    而那得心應手的神通,更是半個都施展不出來。那詭異的琴音,讓他整個人,癱軟的好像一塊扶不上墻的爛泥巴。
    多年的修煉,讓雷鳴神將覺得自己可以像一塊鋼鐵那般的堅定,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就好像一灘爛泥。
    “沒想到,神后你竟然彈的一手好琴!”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雷鳴神將怒聲的說道。
    而那琴音,沒有再響起,在半晌之后,虛空之中響起了一聲幽幽的嘆息。
    嘆息聲很優美,而對于這嘆息聲,雷鳴神將自己也很是熟悉,他對于這個女子,曾經無比的敬佩,但是從來都沒有想過,兩個人會兵戎相見。
    “雷鳴你不用掙扎,我這空靈軟仙琴,乃是上古流傳下來的至寶,這天下,能夠承受得住此琴一曲的人雖然有七八個,但是你絕對不在其中。”
    女子說到此處,幽幽一嘆道:“其實,你只要休息一年,就可以恢復自由!”
    “想開點兒,對于你而言,一年的時光,倏忽而過,你可以修煉,可以推演神通,如果你愿意的話,我還可以送你嬌妻美妾,讓你自在消遙,舒舒服服的過一陣子。”
    雷鳴神將知道,這個女子所說的一切,都不是夸夸其談,她必定會說到做到,但是,他沉吟了剎那,然后昂然抬起頭道:“其他兄弟,神后沒有為難他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