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779 言必信行必果

  
    對于蕭一衫的抱拳行禮,鄭鳴并沒有坦然受之,他輕輕的還了一禮道:“蕭閣主實在是太客氣了,你能夠悟透天劍,是你自己的資質,和鄭某沒有任何的關系。”
    “如果不是觀看了鄭兄的刀式,如果不是鄭兄的神器激發了祖傳天劍的變化,如果不是最后,鄭兄神器的一擊,打破了那天劍,蕭某絕對沒有機會悟透天劍的本源。”
    蕭一衫無比誠懇的看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鄭重的道:“所以,沒有鄭兄,實際上就沒有蕭一衫的今日。”
    蕭一衫這句話,讓無數天劍閣的弟子,都露出了異樣。如果說在悟透天劍之前,蕭一衫只是天劍閣的兩大閣主之一,那么現在,蕭一衫的地位,就是天劍閣的主宰。
    無論是天劍閣的頂級長老,還是天劍閣的長輩宿老,在面對蕭一衫的時候,都要恭敬不容反抗。
    他的感謝,他的話,對于天劍閣的弟子而言,那就好死泰山一樣的重。現在,蕭一衫對于已經將天劍閣的臉,直接打落在地的鄭鳴說出這樣的一番話,讓他們趕到難以接受。
    可是,這話,也讓他們難以反駁,畢竟,蕭一衫說的很對,沒有鄭鳴投過七寶金幢打破天劍,就沒有蕭一衫的今日。
    鄭鳴看著一臉真摯的蕭一衫,稍微沉吟了剎那,就笑著道:“剛才一戰,觀看的天劍閣弟子,沒有一萬,也有五千,唯有蕭兄你悟透天劍,那是你自己的努力,和鄭某沒有關系。”
    “所以,感謝就不用了,至于現在嘛,我只是想問蕭兄一句話,我可以帶著我的同伴離開嗎?”
    蕭一衫并沒有因為鄭鳴的謙虛,而直接抹掉鄭鳴的作用,他心中無比的清楚,要不是鄭鳴傲然承受天劍神罰,他就不會有今日的機緣。
    “師兄,絕對不能讓他離去!”澹臺靜云的眼眸中,閃爍著寒光的道:“天劍閣的聲譽不容玷污!”
    天劍閣的聲譽這六個字,讓那些本來平靜下來的天劍閣弟子,一時間再次沸騰了起來。
    他們忘不了,這個少年,在他們宗門舉行大典的時候,傲然而來,不但擊敗了他們的驕傲金無神,更要作為陰女的傅玉清帶走。
    如果讓鄭鳴這么離開,那么天劍閣的名聲何在,本來,他們對于留下鄭鳴,并沒有太大的信心,但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們的有悟透天劍的蕭一衫,而且他們的手中,還有無數的底蘊,這些底蘊,可以讓他們挽回所有的榮譽。
    蕭一衫沒有理會澹臺靜云,他的目光掠過大多數的天劍閣弟子,最終落在了金無神的身上。
    “無神,你作為我的弟子,告訴為師,咱們劍者的榮譽是什么?”
    金無神對蕭一衫的崇敬,同樣升到了極點,他是一個聰明的人,從蕭一衫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已經明白蕭一衫的意思。
    但是此時的他,卻昂首答道:“言必信,行必果!”
    這六個字,金無神說的聲音高亢,在將這六個字說完的瞬間,他整個人,一如利劍,鋒芒照人!
    一直以來,澹臺靜云都將自己當成天劍閣的一號人物,但是現在,自己的話,不但沒有得到蕭一衫的正面回應,反而被蕭一衫利用金無神的話進行了無情的打臉。
    這讓她有些受不了,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在蕭一衫那冷漠的面容上,卻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鄭鳴誅殺了我天劍閣弟子數十,難道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嘛?”一個面目陰沉的天劍閣武者,豁然站出,聲音中帶著一絲譴責的道。
    那說話的武者,在將這句話說完之后,手指著站在一邊的鄭鳴厲聲的喝道:“鄭鳴,你殺我同門,今日我和你不死不休!”
    這武者的出現,讓本來還有些猶豫的天劍閣武者,頓時都義憤填膺了起來。
    鄭鳴一路行來,誅殺的天劍閣武者,就有十數個,如果就這般讓鄭鳴離去,那些死去的同門,又該如何?
    金無神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師尊,他想要看一下,自己的師尊,這一刻究竟如何的處理。
    鄭鳴的神色,依舊平靜,但是那張屬于如來佛祖的英雄牌,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如果蕭一衫真的被這武者挾持,一擁而上的話,為了保障二十四神將等人的安全,說不定只有用強橫的手段,直接將著天劍閣,從天地之間抹去。
    “那你就去吧!”蕭一衫只是朝著那說話的武者看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面目陰沉的武者,怎么都沒有想到,蕭一衫此刻,竟然是這樣的反應,這讓他整個人愣在了那里。
    他覺得,當著如此多人的面,蕭一衫就算是不出手,也要利用掌門的尊嚴,將自己呵斥下去,這樣的話,自己就算是退后,也算是有了交代。
    可是,蕭一衫竟然如此的不顧臉面,讓自己去吧,而他自己沒有任何的反應,這他奶奶的,實在是有點坑人啊。
    不,應該說,這是坑死人,坑的讓人欲死欲仙,那武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猶豫,他這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上,還是不上?
    上的話,沒有蕭一衫的支持,自己一定是死路一條,但是不上的話,那么自己又該如何下臺。
    就在這武者猶豫的時候,卻聽蕭一衫已經沉聲的道:“鄭鳴,今日之事,我天劍閣遵從和你的約定,但是你和我天劍閣之間的仇怨,并沒有了。”
    “我希望,你刀道大成之日,可以和你一決生死!”
    刀道大成,一決生死這八個字,讓無數人的眼眸中,都閃過了期待,他們想到了鄭鳴那霸氣凌天的刀法,想到了剛才萬劍臣服的劍法,一時間,一個個眼眸中,都充滿了期待之色。
    雖然很多人不愿意承認,但是鄭鳴的君臨天下刀訣,和都是一種極致,一種日升域強者的極致!
    古道上,沒有長亭,唯有長柳。
    鄭鳴和傅玉清兩個人并肩走在古道上,長發飄動的傅玉清,一直垂著眼皮,臉是醉紅的,微笑只在兩片嘴唇上,鄭鳴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么。
    “你……”
    就在他開口的瞬間,恰恰碰見傅玉清正扭過頭看他,鄭鳴有些心動,不覺莞爾一笑,卻是和傅玉清一樣,選擇了閉口不言。
    兩個人就這么走著,雖然不說話,但是,溫情卻在他們之間默默傳遞。鄭鳴先前還有些矜持的手,已經悄悄的環繞在了傅玉清的小蠻腰上。
    他的手是那么的堅強有力,那樣的不顧一切,傅玉清先是愕然,不過隨即,臉上就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容。這笑容,猶如百花綻放,伴隨著這笑容,兩個人百年歲月的隔閡,被這一笑,蕩滌的干干凈凈。
    “……我出關之后,一切都變了,找不到你,找不到小璇和你的家人,那個時候,大晉王朝都變成了大漢王朝……”
    “……你家里危險的時候,我還在閉關,當時想想,自己真的是太無用了……”
    “……這一百年,你過的怎么樣呢,我幾乎每十年就去姚樂清舒公子那里問一問你的下落,很可惜,清舒公子那邊一直都沒有你的消息……”
    此刻的傅玉清有些語無倫次,有些喋喋不休,她只覺得內心里滾過一陣辛酸和快意交織的洪流,面對眼前這個讓她牽腸掛肚的男人,她要向他傾訴自己所有的焦灼和擔憂。這副模樣若是落入她當年的師尊姬清芬的眼中,一定會讓姬清芬吃驚不已。
    畢竟,這個愛徒的模樣,姬清芬清楚得很,現在猶如一個小女孩摸樣的傅玉清,還真的是自己的弟子嗎?
    鄭鳴愛憐的看著她,他覺得自己完全能夠理解這個女人此時此刻的感受。
    “喵嗚,玉清主人,你還記得喵么?喵可是最聽你話的。”揮動著自己肋下的翅膀,小金貓冷不丁的沖了過來。
    對于這個大煞風景的家伙,鄭鳴狠狠的瞪了一眼,但是讓自己的外形變得更加可愛的小金貓,此時好像已經找到了靠山一般,根本就不理會鄭鳴瞪他的眼神。
    “小金比以往,也更可愛了!”對于小金貓,傅玉清本來就有深刻的印象,更不要說此時,這小金貓看上去,更萌了幾分。
    “喵不但比以前可愛,而且還比以前厲害了,嘎嘎,喵的千禽百獸陣才剛剛到第一層,等什么時候喵將這大陣修到最高境界,嗚嗚,喵可以為尊敬的玉清主人指誰滅誰。”
    對于這大吹法螺的小金貓,鄭鳴不由得一陣搖頭,這家伙,還真的敢噴。
    將小金貓小小的身軀摟在懷中,傅玉清笑吟吟的逗弄著,而這家伙,則懶洋洋的躺著,一副無比享受的樣子。
    鄭鳴對一副無賴模樣的小金貓,實在是沒有辦法,畢竟在這個時候,他不能將小金貓給收拾一頓。
    兩個人一只貓,靜靜的走著,傅玉清的臉上的幸福如春水般蕩漾,在轉過了一個彎道的時候,她突然好像想到什么道:“鄭鳴,清舒公子的禁止之中,應該存在問題。”
    “我藏身的地方,被清舒公子下了禁止,按照清舒公子的說法,不知道情況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我。可是這一次,我住處所有的禁止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卻已經被四位師叔給帶回了天劍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