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775 劍怒——天地如畫

  
    風雷巨劍,呼嘯而下,巨劍四周千丈范圍,足足有百頭風龍在咆哮,百頭雷龍在嘶吼!
    巨劍凌空,引風叱雷,一副滅絕天地之象。
    不少武者,在遙望風雷之際,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之中,好像有無數的雷霆在轟鳴。而那一條條風龍,它們吹動的神風,雖然遠在天邊,卻依舊讓人心神搖曳。
    風雷巨劍,還沒有落下,卻已經懾人心魄。
    處于風雷巨劍攻擊中的鄭鳴,連眼角都不曾抬一下,他就這樣靜靜的站著,就好像那咆哮的風雷巨劍,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對于天劍閣的不少長老而言,他們實在是難以接受這種狀況,在他們的感覺之中,就算這天劍滅不了琉璃圣皇和無缺戰皇,卻也要這兩個皇者手忙腳亂的倉皇應對。
    現在鄭鳴這般若無其事,簡直就是對他們天劍閣最大的侮辱,是對天劍,最大的不敬。
    風雷巨劍,一定要一劍轟滅了這個可惡的小賊!
    就在無數天劍閣的弟子,眼睛都有點發紅的剎那,偌大的風雷巨劍,豁然落在了金光耀眼的七寶金幢之上。
    就在這一個剎那,無盡的風雷,瘋狂的沖擊著那滾滾的金光,浩浩巨劍,更是裹挾著改天換地的威勢,轟然而下。
    在這巨大的力量沖擊之下,好像一切都能夠碾壓成為灰燼。
    但是,金光依舊,七寶金幢依舊,那耀眼金光下的鄭鳴,在這懾人心魄的壓力之下,依舊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平靜的站在高臺上。
    不可能,這是天劍閣弟子的第一個想法。他們第二個想法是,鄭鳴和他頭頂的金光,實際上已經崩碎,他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幻象。
    只要他們眨眼,鄭鳴和他現在的所有的努力,都將化為虛無。
    但是,他們的眼睛已經眨動的有些疼痛,鄭鳴依舊是鄭鳴,那七寶金幢,依舊是七寶金幢。
    破不了,竟然會破不了!
    就在他們不相信這一切的剎那,又是一聲劍嘯在虛空之中響起。這一次劍嘯中,風雷巨劍崩崩潰,四周的天地元氣,更是瘋狂的朝著天劍涌動,而那天劍閣所在的千里雪山,更是發出了一陣的顫抖。
    “天劍動了!”
    天劍之下,萬物如螻蟻!
    無論是那無形的劍波,還是鋪天蓋地的風劍,更不要說風雷匯聚的巨劍!每一種,都有著毀天滅地之力。
    所以,天劍閣催動的天劍,基本上都是天劍的一項或者幾項神通,但是現而今,動的卻是天劍本體。
    澹臺靜云的鳳眸,生出了一絲的快意,不過這快意,在頃刻之間,就變成了擔憂。
    作為天劍閣的閣主,澹臺靜云當然不是一個沒有見識的女子,相反,澹臺靜云本人有著普通女子沒有的雄才大略。
    雖然在宗門之內,她的地位比不過蕭一衫,但是在宗門的大略上,蕭一衫一般都會采取他的意見。
    此時,澹臺靜云開始擔憂,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心中升起了當年看到的祖師留下的訓誡。
    天劍雖強,卻傷人傷己,一旦讓天劍的威勢達到巔峰的話,那么就會毀壞天劍的陣基。
    為了一個鄭鳴,讓天劍的陣基受損,對于天劍閣而言,實在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但是此時,澹臺靜云卻已經別無選擇,盡管她的手中有控制天劍的銘符,卻也控制不了現在已經有點發狂的天劍。
    “天地如畫,一劍斬之!”
    蕭一衫好像自語,又好像和人討論一般的說道。在將這句話說出的瞬間,蕭一衫的眼眸中,寒光閃動。
    而站在蕭一衫身邊的金無神,心神卻震動不已,那偌大的天劍只是緩緩下落了三分,四周的天地,就真的猶如蕭一衫所說,好像變成了一張紙。
    至于鄭鳴以及他們所有的人,都好像這一張紙畫上的人物。他們雖然活靈活現,卻難以抵御那從虛空之中落下的天劍。
    在天劍劃動之中,紙和紙中的人,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
    這是一種更改境界的規則,金無神心中有一種預感,就算自己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法身境,卻也只能困在畫中。
    只要在這畫中,就難以抵御那已經突破了規則的天劍,自然,在天劍的劃動之中,唯有死路一條。
    幻影神將,雷鳴神將等二十四神將,以及獨孤滅缺等星辰衛,一個個都怔怔的看著那緩緩下落,卻平靜無比的天劍。
    他們的悟性,和蕭一衫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他們的修為,已經讓他們隱隱約約的,感應到了些什么。
    所以,這個時候的他們,一個個緊張的盯著那天劍,盯著那撐起在鄭鳴頭頂的七寶金幢。
    “師妹,算了吧!”蕭一衫朝著澹臺靜云沉聲的說道:“這一劍,突破的是規則,收了吧!”
    澹臺靜云咯咯一笑道:“師兄,不,應該是師弟才對,你不是一直都稱呼我為師姐么,怎么現在突然改口叫起師妹來了,莫非這個外人,就值得你打破自己的規矩嗎?”
    “嘖嘖,真是沒有想到,我還能有機會,被你蕭一衫肖大公子,叫一聲師妹!”
    蕭一衫皺了一下眉頭,最終還是沉聲的道:“師妹,如此人物,不應該死在我天劍閣!”
    “師弟,你要是提前跟我說這些,我一定會聽你的,但是……天劍的情況,實際上你這個師尊的心腹大弟子,應該比我清楚的很。”
    “現在的天劍,已經不是我能夠掌控的了,它是在自動誅滅那對抗它尊嚴的人。”
    澹臺靜云嘆了一口氣道:“師弟,實際上,如果能夠停下來的話,我也愿意停下來.”
    “并不是說你給我說了什么,而是為了一個小小的鄭鳴,讓天劍受損,不值得。”
    金無神一言不發的聽著兩個人的對話,心中好像有些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師尊和澹臺靜云,就是雙修不了大陰陽劍訣。
    蕭一衫沒有再吭聲,不過他朝著虛空一揮手,一柄長劍,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長劍晶瑩如雪,傲立虛空,雖然在天劍之下,卻依舊沒有任何的屈服之意。
    也就在這時,浩浩的天劍,已經落在了七寶金幢散發的百丈金光上。那晶瑩的劍尖,緩緩的從金光劃過。
    劍尖無聲,但是卻破開了那風雷巨劍都奈何不了的金光!
    “好啊!”一些天劍閣的弟子,雙拳攥的緊緊的,對于他們而言,天劍就是他們最大的榮譽。
    鄭鳴擋住了天劍,不要說任何的原因,在他們的眼中,都是讓天劍閣蒙羞。
    所以,他們想要看著鄭鳴死,所以,他們希望鄭鳴能夠被浩浩天劍,直接斬滅。只有這樣,才能夠維護他們天劍閣的尊嚴。
    天劍下落,悄然無聲!
    可是,就在這天劍劃破金光的瞬間,七寶金幢光芒閃動,一片金色的佛國,出現在金色的光芒之中。
    金色的佛塔,金色的巨龍,還有那金色的菩提樹……
    金色的世界出現的瞬間,緩緩下落的天劍,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拖住,停在了半空中。
    怎么可能,這金色的天地,怎么能夠擋得住正在破畫的天劍,要知道,金色的天地就算再怎么強大,它也在那規則所形成的畫中!
    而天劍,它裹挾的是破畫的力量,它要將那金色的畫,以及畫中的一切,統統化成碎粉。
    劍過,佛塔成為兩段,金色的巨龍成為兩段,金色的菩提樹,更是被那無形的力量,直接從中間斬成了兩段。
    破畫,這就是破畫!
    軒昊然瞪大了眼睛,他緊緊的盯著眼前天劍的威勢。他知道,自己在這天劍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自己不行,雷摩云也不行,就是不知道兩大圣體形成的神通,是不是可以破得了這破畫之力。
    鄭鳴,天之奇才,更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天恒神境的何等傳承,讓他的身上,擁有一件件不可思議的至寶。
    只不過,他實在是太狂妄了,這種狂妄,終究會讓他付出巨大的代價。
    破畫之下,萬物飛灰!
    金光已經被破,鄭鳴已經沒有手段,沒有實力,沒有可以抵擋天劍的力量。
    就在軒昊然心里帶著一絲焦灼的期盼的時候,卻見鄭鳴的眼眸中,依舊閃動著淡淡的笑容。伴隨著鄭鳴的笑容,想要快速下降的天劍,再次遇到了一片世界。
    依舊是金色的世界,只不過在這個世界之中,開滿的是無盡的金色曼陀羅,這些曼陀羅妖艷無比,人在看到這些曼陀羅的瞬間,都不由要對這些曼陀羅生出一種本能的貪婪之感。
    曼陀羅花,無窮無盡的金色曼陀羅花!
    在這些曼陀羅花出現的瞬間,房勻柏發出了一聲歡呼。他的修為根本就沒有達到躍凡,所以根本就感應不到,天劍之中所隱含的那種破畫之力。
    所以,天劍對于他,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壓力。當然,這并不是說他不受天劍的影響,而是他在天劍的破畫之力下,就好像一個螻蟻,沒有半點的反擊之力。
    甚至,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