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74 七寶金幢

  在這一刀斬出的瞬間,鄭鳴感到的,是自己體內的千丈神海,瞬間枯萎,那十二品的蓮臺,雖然在瘋狂的吞吐吸納著天地之間的靈氣,卻是杯水車薪,根本就供不應求。
    十二品的蓮臺,在頃刻之間,掉落了數十瓣的蓮瓣,這些蓮瓣,則化成了最為精純的真元,猛灌而入那金色的手掌之中。
    手掌最終,只是演化成了百丈方圓。在普通武者的戰斗之中,這百丈的手掌,可以擊敗大多數的對手,但是此刻,鄭鳴面對的,并不是普通的對手,而是天劍。
    無形的劍波,在金色手掌成型的瞬間,終于沖到了金色手掌的近前,它要沖破這金色的手掌,它要將金色手掌的主人,直接撞成碎粉。
    可是,那金色的手掌,就好像擁有一種特殊的力量,那瘋狂的無形劍波,在接觸到金色手掌的瞬間,都化作了虛無。
    只手遮天,擋住了無形的劍波。
    懸掛在天地之間的天劍,這一刻,變的更加的憤怒,雖然它沒有意識,但是天劍畢竟是天劍。
    它代表的是天,雖然不完整,但是它畢竟是天,天的尊嚴,不容挑釁。
    所以,在剎那間,那巨大的天劍,再次震顫,它這一次震顫而出的,并不是無形的劍波,而是一道道旋風。
    一道道青色的旋風,每一道旋風,都好像隱含著一柄縮小版的天劍,旋風所到之處,萬物化為虛無。
    旋風并沒有匯聚,但是在它生出的瞬間,威勢就已經超過了無形劍波的十倍!
    鄭鳴站在高臺上,此時的他,能夠感應到那種瘋狂卷來的力量,他的心中雖然充滿不屈,但是在這一刻,他同樣感到了一種無力。
    并不是說,他的混元尊皇體要屈服,更不是他心中的戰意已經走到了終點,而是力量的差距。君臨天下第四式,已經用盡了他的真元。
    十二品的神蓮,此時雖然在拼命的將從四周天地之中吸納的靈氣化為真元,但是那千丈的神海,依舊處在枯萎的境地。
    沒有真元,只有燃燒自身,可是就算燃燒,鄭鳴也無法再催動君臨天下第四式。
    更何況就算他能夠催動第四式,也難以抵擋那無盡的風劍!
    帶著一絲深深的不甘,鄭鳴還是選擇了七寶金幢,在那風劍來臨的剎那,他點開了七寶金幢的英雄牌。
    “鄭鳴剛才的一刀,很讓人驚艷,對于他接下來會如何的對抗,我很期待啊!”蕭一衫目視著那巨大的天劍,眼眸中,閃動的是渴望。
    作為天劍閣修為最高的人,蕭一衫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憑借著自己的修為,可以憑空施展出天劍。
    只是,他的這個想法雖好,卻一直都難以實現,甚至可以說,他對于真正的天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摸到邊際。
    現在鄭鳴和天劍的對戰,卻讓蕭一衫感受到了天劍的變化,剛剛天劍涌動的情形,讓他平時參悟天劍的變化,卻一直不明了的困惑,瞬間清醒了不少。
    所以,他期待著鄭鳴能夠更多的引動天劍,可是,就在他充滿了期待的時候,鄭鳴身上的氣息,卻在頃刻之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鄭鳴依舊是那個鄭鳴,但是彌漫在鄭鳴身外的氣息,卻沒有了,這讓蕭一衫的心中,不由得一驚。
    難道鄭鳴放棄了抵抗?可是這怎么可能!鄭鳴怎么會放棄抵抗,他怎么能夠放棄抵擋,他……他怎么可以放棄抵抗呢?
    和蕭一衫一樣,二十四神將幾乎同時上前一步。他們剛剛看向鄭鳴的眼眸中,充滿了崇敬,可是現在,他們的眼眸中,有的是不信。
    放棄了嗎?這個讓自己等人,一直佩服有加的鳴少,真的在這個時候放棄了嗎?他怎么可能放棄,他又怎么可以放棄!
    一道道復雜不一的目光,瘋狂的落在鄭鳴所在的位置,他們絕對不相信,鄭鳴會在這個時候放棄,可是剛剛,那戰天斗地的氣息,卻已經消失不見。
    風劍旋轉,呼嘯而下,在無數的風劍之下,鄭鳴是那樣的渺小。
    二十四神將,他們此來,是準備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讓鄭鳴如意,所以此等情形,他們就準備動手,但是,風劍已經落下,就算他們現在沖過去,也已經來不及。
    傅玉清、房勻柏等人,也緊緊的盯著那下落的風劍,一個個的心中,除了焦灼,就是期待。
    當一道風劍,就要接近鄭鳴頭頂三丈,接近鄭鳴的瞬間,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從鄭鳴的頭頂升起,這金色的光芒,出現的是那樣的猝不及防!
    伴隨著這金色的光芒,一座充滿寶珠的八面金幢,升起在鄭鳴的頭頂!
    此時,所有在天劍閣觀禮的人,對于七寶金幢,都是第一次見到,他們根本就不認識,這究竟是何等的寶物。
    但是,不認識,并不代表著他們不識貨,在那七寶金幢出現的瞬間,一些修為精深之士,眼中都閃過了驚駭。
    他們在這浩蕩的金光下,感受到的,除了平和,更感覺到了一種博大,一種可以容納萬物的博大。這博大,浩瀚無際,這博大,好像能夠將天地,都能夠容納進去。
    瘋狂的風劍,在和金光接觸的瞬間,就消散在了金光之中。浩浩蕩蕩,隱含著將法身境強者直接斬殺的風劍,在金光中不斷地消散。
    不可能!
    天劍閣的強者,在看到風劍消失無際的瞬間,一個個目瞪口呆。他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立于金色七寶金幢下的鄭鳴,雖然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那耀眼的金光之下,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個神帝。
    天劍轟鳴!
    好像有了靈魂一般的天劍,在發現自己的攻擊沒有任何的效用之后,發出了一聲犀利的劍鳴,幾乎所有聽到劍鳴的天劍閣弟子,都覺得一股郁結之氣,從自己的丹田深處直升而起。
    蕭一衫乃是天劍閣修為最強者,這一刻他胸中的郁結之氣,比之普通的弟子,更加的強烈。但是就在這郁結之氣就要沖到自己心肺之間的剎那,蕭一衫陡然吸了一口氣,將這股郁結之氣,強行鎮壓了下去。
    伴隨著這郁結之氣的壓制,蕭一衫的臉色,瞬間變得通紅起來,但是他眼眸之中的狂喜之色,讓他覺得,這一刻,自己和天劍,是那樣的接近。
    他感受到了天劍的憤怒,他感受到了天劍的犀利,他感覺到了……
    不過,大多數的天劍閣弟子,是沒有蕭一衫這般資質的,在面對那瞬間升起的郁結之氣的時候,他們一個個忍不住吐出了一口口的鮮血。
    這讓他們一個個怒視著鄭鳴,但是瞬間,這種怒視,就變成了期待。
    劍鳴,天劍之鳴,剛剛讓他們大多數人吐血的天劍之鳴,此刻,瘋狂的朝著鄭鳴轟然壓去,雖然大多數人,根本就感應不到者劍鳴的威勢,但是從那虛空之中不斷生出的幻影之中,卻讓人感受得到劍鳴的瘋狂。
    劍鳴余韻,在天劍的四周,化成山河破碎,化成日損月虧,化成天地嗚咽,化成……
    “快回來!”一個前來觀禮的,三十多歲摸樣的生神境武者,突然發現,自己的一個弟子,竟然闖到了劍鳴的余韻周邊。這讓此人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大喝一聲,想要將那弟子喊回。
    可是,就在他喊聲響起的瞬間,一股磅礴的力量,順著他的喊聲,直沖了過來,這力量,自然是被引動的劍鳴余韻。
    “殺殺殺……”生神境的武者,臉色陡然大變,他在堅持了瞬間之后,整個人頓時變得臉色通紅,瘋狂的喊叫了兩聲之后,他的身體,直接崩潰在了虛空之中。
    神魂俱滅,被劍鳴余韻波及,這生神境的武者,就葬身在了天劍之下。
    這等詭異的情形,讓不少觀禮的武者心驚不已,他們只是來觀禮,他們可不希望自己稀里糊涂的葬身在這天劍的余波之下。
    “諸位,不要運用真元喊叫,天劍現在有點失控!”澹臺靜云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絲失神,她作為天劍的操縱者,可以說此時最了解天劍的情況。
    天劍失控,其威力比她操縱起來,還要強上百倍。
    劍鳴余韻可崩潰生神,那處在天劍之下的鄭鳴,又該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他的身體,會不會直接崩潰?
    一陣陣的劍鳴,不斷轟擊在那金色的七寶金幢上,和剛剛一樣,無論這劍鳴是狂暴還是瘋狂,在落入七寶金幢上的瞬間,它們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鄭鳴立于七寶金幢之下,不言不動,神色平靜。那足以毀滅法身境巔峰的力量,此時對他,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影響。
    天劍的震鳴,沒有再繼續,好像已經意識到,不管自己再怎么震動,也不會對鄭鳴造成任何傷害的天劍,在這一刻,平靜了下來。
    這平靜,是真的平靜,處于天劍閣的武者,在這一刻,根本就感覺不到天劍的威勢。但是那幾乎代表著浩浩蒼天的天劍,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生出任何的妥協。
    所以,幾乎在平靜了頃刻之后,偌大的天劍再次震蕩,只不過這一次的震蕩下,生出的不是劍鳴,而是一柄劍。
    一柄環繞了無盡風雷的巨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