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773 朝天一刀

  面對剛才浩蕩無際的四劍,有人開始感到,剛才鄭鳴的口出狂言,實在是有點太自不量力了,別說他把這四柄巨劍全部接下,恐怕就是將一柄接下,就已經不錯了。
    現在,鄭鳴面對的,并不是分開的四劍,而是四劍匯聚在一起的天劍。
    此時的四劍,雖然還沒有融合,但是融合之后的威勢,卻是想都可以想得到的。
    “要是被天劍給滅了,實在是有點可惜啊!”軒昊然有些尖酸刻薄的諷刺道。
    至于雷摩云,他則緊緊的盯著鄭鳴那平靜的臉,好一會兒才緩緩的道:“你覺得,他會不會有什么后手?”
    “我不認為,他能夠撐得過一刻鐘的天劍神罰!”軒昊然神色之中,帶著一種自信的光芒,他此刻,已經隱隱約約感到了那猶如天一般的壓力。
    四劍無聲無息的匯聚在虛空之中,本來狂暴無比的風雷雨電,好像在這融合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那些修為精深的武者,卻已經感到,自己的心靈,此時已經被壓制。
    當一柄無色的巨劍,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剎那,就有人感到,自己身上的修為,竟然半點都發揮不出來。
    螻蟻,蒼天之下的螻蟻,不敢有任何的反抗,不敢有任何掙扎的螻蟻!
    天劍,就在出現的剎那,掌控了萬里天地!
    浩浩天威!
    在這天劍形成的瞬間,出現在鄭鳴心頭的,只有浩浩天威這四個字。不過,此時已經將混元尊皇體修成了化蓮境初期的他,卻涌現出了一種浩蕩無比的戰意。
    不,這并不是戰意,而是一種欲與天公試比高的壯志,一種天地唯我獨尊的豪情。
    混元尊皇,自然是唯我獨尊!雖然鄭鳴的混元尊皇體還有不少的缺陷,但是混元尊皇,就是開天辟地之中,最強橫霸道,唯我獨尊的一種道。
    這種道,絕對不會屈服,而且在遇到壓力的時候,大多數的時候,更是遇強則強。
    在浩浩天威之下,鄭鳴本來想要直接運用七寶金幢,但是此刻,那混元尊皇寶體,卻讓他的胸中,燃燒著一種熊熊的斗志。
    他感覺,如果自己就這樣不戰而退,那么他的混元尊皇體,就算是有聲望值的堆積,也會出現破綻。
    戰戰戰,天地之間,無物可以讓我低頭!
    一種咆哮,在鄭鳴的胸中沸騰,此時的他,要的是頭頂蒼天,腳踩大地,掌控萬物。
    他是皇者,絕不低頭的皇者。
    所以,天劍還沒有動,鄭鳴卻已經出刀,大夏龍雀豁然斬出,金光如長虹,直斬虛空。
    鄭鳴面對天劍的情形,不少人都已經在心中進行猜測,在心中進行演示,但是這種情況,卻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房勻柏站在人群之中,他的身體有些顫抖,因為那天劍的威勢,實在是太強了。
    在天劍強橫的威勢之下,房勻柏就感到自己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他覺得此刻的自己,唯有臣服 。
    而師尊,他究竟能不能擋得住天劍的懲罰呢,房勻柏的心里多少有點底氣不足。
    可以說,如果不是鄭鳴的戰績,如果不是鄭鳴施展擎天柱和九龍神火罩之時,給他留下的不可磨滅的印象,他絕對不會對鄭鳴,心存半分的信心。
    可就算如此,他對鄭鳴的信心也不是很大,甚至,他對鄭鳴,僅存一點希望。
    畢竟此地,乃是人家天劍閣,天劍已經籠罩了虛空,自己師尊就算是掙扎,恐怕也是徒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那個傲立的身影,猶如一個戰天斗地的戰神,朝著虛空劈出了一刀。
    這一刀,霸道無比!
    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一刀,他只是覺得,在這一刀之下,自己應該萬分的恭敬,自己應該無比的尊崇。
    金無神的眼眸中,爆發出了一股精光,他的心中,有詫異,但卻又有一種理當如此的感覺。
    鄭鳴要是不揮刀,他就不是鄭鳴,這才是鄭鳴,那個在他心中,可以戰地斗天,永不屈服的鄭鳴。
    傅玉清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鄭鳴。她的神色已經平靜下來,她無比愛憐的眼神,一刻都不肯停歇的追隨著她心愛的男人!
    一刀斬天劍,這是何等的狂妄,但是這種狂妄,她喜歡。
    就好像當年,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那騎牛橫槍的少年,在面對比他不知道強上多少的對手時,無所畏懼!
    “找死!”清冷之中,帶著一絲憤怒的聲音,從澹臺靜云的口中喝出。作為天劍的操縱者,這一刻的澹臺靜云,就覺得自己遭到了侮辱。
    本來,澹臺靜云覺得,應該是自己先出手,但是最終的結果,讓澹臺靜云難以接受。
    按照澹臺靜云的想法,應該是她催動天劍,衍生出天劍之威,讓這個年輕人不得不跪地求饒。
    但是現在,天劍還沒有催動,那個年輕人就已經出手了,他直接對天劍揮刀。
    君臨天下第一式——君要臣死!
    此時的鄭鳴,刀芒之中,擁有的,是天地之君的氣息,在這一刀之下,他所要斬殺的,是天劍,他要讓那浩蕩籠罩虛空的天劍,作為自己的臣子。
    仰天一刀,終生無悔!
    此時,揮刀的鄭鳴,咆哮的大夏龍雀,一切的一切,在所有人的心頭,已經成為了一個永恒的畫面。
    在所有人的感覺之中,無論到了什么時候,就算是天荒地老,就算是滄海桑田,他們也不會忘記!
    這一刀,霸氣如天;這一刀,在不少人的眼中,就是永恒!
    天劍顫抖,一股無形的劍波,帶著無邊的鋒利,從巨大的天劍之中,轟然而下。
    這劍波,看似無形,但是在這劍波籠罩之下,大到浮云,小到螻蟻,統統震碎成灰。
    幾乎是一個剎那,那劍波就沖到了金色的刀芒之前,也就是接觸的瞬間金色的刀芒,就開始崩裂。
    刀芒依舊沖擊,它所隱含的君臨之意,依舊沒有減弱,甚至應該說,它隱含的劍意,這一刻反而增強 。
    無聲無息之中,金色的刀芒,化成了一點點金色的粉塵,消散在了虛空之中,可是,就在這些金色的粉塵消散的瞬間,那金色的刀芒,最后卻又沖擊了三尺。
    三尺的距離,很短,對于那長有萬丈的巨劍相比,三尺的距離,實在是太短,但是此時,這三尺的距離,卻給人一種震撼。
    因為這三尺,是不屈的三尺,更是斬向天劍的三尺!
    無形的劍波,被這三尺所激怒,天劍如天,它代表的,是無盡的蒼天,它絕對不允許,有人在這個時候,挑釁自己的尊嚴。
    所以,那籠罩在天地之中的天劍,在虛空之中,突然再次震動,無形的劍波,變的更加的瘋狂。
    劍波如天,浩蕩直沖鄭鳴籠罩而下,這一次,瘋狂的劍波,要將鄭鳴這個敢于朝著它揮刀的人,震蕩成為碎粉。
    “愚蠢!”軒昊然看著那瘋狂震動的劍波,鄭重的說道,但是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由衷的敬佩。
    從鄭鳴的身上,他感動了一種契機,他覺得,自己什么時候,擁有了鄭鳴那可以仰天揮刀的豪情,什么時候擁有了鄭鳴那帝皇唯我的無畏,那么自己的太皇真血,絕對能夠更上層樓。
    但是,這也讓他對鄭鳴越加的嫉妒,所以他在鄭鳴揮刀的一刻,毫不客氣的諷刺了他一下。
    雷摩云并沒有吭聲,他雖然覺得,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迎合一句軒昊然,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的他,沒有說話的想法,自然,也就沒有迎合任何人的心思。
    他的雙眸,緊緊的盯著那無形的劍波,他希望看到,在這瘋狂的劍波之下,鄭鳴該怎么辦?
    這已經是法身境巔峰的力量,面對這種劍波,雷摩云自己就要動用自己的雷錘,也只有使用雷錘,他覺得在這瘋狂的劍波下,他才能夠保住性命。
    鄭鳴會怎么辦?
    手持著大夏龍雀的鄭鳴,此時的心,已經完全不再注意外面如何,他只是昂首看著那浩蕩無際,擁有著破滅一切感覺的劍波,心中閃過的,是兩種刀招。
    君臨天下第二式——逆我者亡!
    君臨天下第三式——天命所歸!
    這兩式刀法,就好像走馬燈一般,在鄭鳴的心中閃動,他能夠感覺,此時無論自己揮出任何一刀,都有著能夠超越夏桀的威勢,但是鄭鳴更感到,就算最強的天命所歸,也難以抵擋的住這無形的劍波。
    使用七寶金幢,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使用七寶金幢,只要將七寶金幢頂起,那無形的劍波,將奈何不了自己。
    可是,鄭鳴的心中,更有一個咆哮,這咆哮,充滿了驕傲,充滿了瘋狂,更充滿了不屈。
    幾乎在這瘋狂達到了巔峰的時候,鄭鳴再次揮出了一刀,這一刀,他以往只知道名字。
    君臨天下第四式——只手遮天!
    只手遮天,是一種神通,是君臨天下刀訣之中,一式霸道無比的神通,他揮出的是刀,但是金色的龍雀演化出來的,卻是一個金色的手掌。
    一個蘊含著無窮威嚴,可以將無盡的蒼天,一手遮住的手掌。夏桀當年,雖然辛苦參悟,但是他的天資雖然聰慧,但是面對只手遮天這一招,卻依舊摸不到頭緒。
    但是鄭鳴,卻在這天劍的無形劍波之下,揮出了只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