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72 四劍一天劍出


    用天劍神罰,一劍將這個狂妄之徒劈成碎粉,已經成為了這些天劍閣弟子無比期盼、眾望所歸的事情。
    至于雷摩云和軒昊然兩個人,則面帶冷笑的看著鄭鳴,在兩個人看來,鄭鳴這種行為,同樣是找死。
    “這小子的身上,應該有點寶物,但是他恐怕不知道,天劍神罰是對付什么樣存在的。”軒昊然帶著一絲譏諷的道:“無缺兄說過,他現在和崔瑩聯手,在這一界之中,能夠威脅到他們的不過五種。”
    “而天劍神罰,排在第一!”
    雷摩云笑了笑,并沒有說話,他看著立在高臺上的鄭鳴,神色中滿是期待。
    “浩浩神風卷天地,風之劍,起!”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劍客,猶如一縷清風,落在了一座位于鄭鳴東方的山峰上,朗聲說道。
    而伴隨著他的聲音,一縷風,起于九天之上!
    一縷風,實在是再輕不過。但是當那一縷起于九天之上的風吹起的瞬間,天地之間的風就好像聽到了號令一般。
    也就是剎那,無數的風,在虛空之中匯聚,這些風攪動云霧,撕裂蒼穹。最終,所有的風匯聚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柄巨大的,青色的長劍。
    長劍寬有十里,長有萬丈,顫動之間,天地顫抖。
    站在天劍閣上的鄭鳴,感覺不到任何的風,也感覺不到任何的壓力,但是他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劍一,則萬物傾。
    “好長的劍,莫非這就是天劍!”站在木婉兒身邊的房勻柏,話語中帶著一絲顫抖的說道。
    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大宗師,在凡人武者的眼中,就是最頂尖的存在,但是他這樣的修為,和這凌空高懸的風之劍相比,簡直就是蜉游與大樹的區別。
    這柄劍,如果下落,恐怕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會直接被這柄劍斬殺。
    “傻子,這怎么會是天劍,它只是風之劍!”已經變化成巴掌大小,輕輕的懸浮在木婉兒身邊的九目妖皇,眼眸之中全都是恐懼的道:“這一劍,我接不下。”
    房勻柏平時,對于九目妖皇,并沒有太多的好感,這家伙牛氣哄哄,趾高氣揚,幾乎從來不曾把他房勻柏放在眼中,整天昂著那大大的腦袋,一副鄭鳴老大,他就是老二的模樣。
    如果可能,他甚至想在九目妖皇那顆大腦袋上,狠狠地砸上一通,讓這廝知道他房勻柏并不是好惹的。
    可現在,這大蛤蟆服軟的話,他真的不愿意聽,也沒有了譏諷這大蛤蟆的想法。
    他只是朝著鄭鳴的方位看去,眼里全都是擔憂。剛剛鄭鳴說他能夠支撐一刻鐘的時候,他心里對于自己的師尊還是很有信心的,可是現在,他才明白,這天劍神罰,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
    自己的師尊,真的能夠支撐的了天劍神罰嗎?
    傅玉清緊緊的攥著手,她對于天劍神罰,同樣也只是耳聞。在鄭鳴豪氣叢生的時候,她并沒有意識到,這天劍神罰究竟如何的厲害。
    現在,風之劍剛剛起來,這風之劍,就讓她心里充滿了擔憂。
    雖然此時,她感覺不到天地之間,有一縷風的存在,但是她的心卻告訴她,只要操縱天劍的人愿意,一個念頭,巨劍就能夠卷動無盡的罡風。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紫霄雷霆開虛空!雷之劍,起!”又是一個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一個看上去六十多歲,整個人給人一種仙風道骨之感的老者,漫步落在北方的一座山峰上。
    他手中劍劍訣掐動,虛空之中出現了無數紫色的銘文,這些銘文匯聚如一,并在頃刻之間隱藏了起來。
    而就在銘文消散的瞬間,一道紫色的光芒,在天空之中出現,這紫色的光芒,似一條雷龍,又好像一道規則。
    一道隱含著諸天真雷之意的規則,一條可以號令諸天雷霆的規則,一條出現的瞬間,風起云涌的規則。
    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幾乎剎那功夫,在虛空之中不斷地閃動,不過,這些雷霆,和那卷動九天的罡風一般,同樣沒有落下,而是匯聚在紫色的光芒之中。
    最終,所有的紫色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柄劍。
    一柄同樣長有萬丈,寬有十里的巨劍,只不過這巨劍是紫兒的,光芒閃耀之間,好像隱含著無窮的雷霆狂暴。
    “我的老天,你給鄭鳴說一聲,讓他還是不要再和那老虐婆作對了,嗚嗚,喵覺得非常不好!”已經自動跑到傅玉清身邊的小金貓,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的道。
    傅玉清緊緊的咬著嘴唇,這一刻,她的心也徹底的慌亂起來。可是面對鄭鳴的自信,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不該聽鄭鳴的話。
    而此時,在鄭鳴的心中,神性青螺的聲音,已經在鄭鳴耳邊響起:“這是風雷天劍,沒想到,這種劍訣,竟然還存在日升域之中。”
    不待鄭鳴問話,就聽傅玉清接著道:“按照當年元的記憶,他縱橫日升域的時候,可以說是橫推天下無對手。”
    “真正能夠和他動手的,只有一個名為簫劍愁的人,而這個簫劍愁最重要的神通,就是風雷天劍!”
    “看來,這天劍閣,應該就是簫劍愁留下的衣缽。”
    對于神秘的元,鄭鳴怎么會忘記?他沒有想到,這天劍閣,竟然和元還有點聯系。
    “元在生神境巔峰的時候,都難以硬抗風雷天劍,我看你還是不要再冒險了。”
    “雖然你的修為不錯,而且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寶物,但是風雷天劍,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擋的。”
    “更何況,風雷天劍雖然名為風雷,實際上還有兩道規則組成,它的全稱,應該是風雷雨電天劍才對。”
    鄭鳴沒有想到,這天劍神罰的創造者,竟然和那不知道去了何處的元還有關系。不過元就算再怎么厲害,他對七寶金幢更有信心。
    “我知道了,沒事!”
    神性青螺本來要說的話,一下子被噎了回去,她說的再怎么歷害,鄭鳴的反應卻是如此的冷淡,這種情況下,她覺得和鄭鳴再說也是徒勞無用了。
    “嗚嗚,鳴少,人家就喜歡你這種樣子!”甜膩膩的聲音,自然是妖性青螺。
    她雖然沒有展現出來自己的容顏,但是在那聲音響起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有種熱的感覺。
    當然,這只是一種從心底升起的**,將這種念頭壓了壓的鄭鳴,對著妖性青螺冷哼了一聲。
    這一聲,并不是太響,卻向妖性青螺傳達了鄭鳴的不滿,對于這冷哼,妖性青螺卻是咯咯一笑道:“鳴少,人家好喜歡你喲,你要是能夠堅持十息,人家就由你了……”
    此時此刻的鄭鳴,實在沒心思理會這個風情萬種的妖女,也就是這個時候,虛空之中,再次響起了一個高亢的聲音。
    “遮天神雨匯滄海!雨之劍,起!”
    一滴水,出現虛空,伴隨著這滴水的出現,虛空之中,剎那間匯聚了無數的雨滴。
    這些雨滴,瘋狂的朝著那第一滴出現的水匯聚,也就是眨眼工夫,虛空的正南方,出現了一柄黑色的巨劍。
    寬十里,長萬丈的黑色巨劍!這黑色巨劍之中,隱含著無窮的力量,而在巨劍籠罩的瞬間,更好像有一股陰冷氣息籠罩在虛空之中。
    “一電橫空破蒼穹!電之劍,起!”在那雨之劍剛剛升起,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年輕男子,瞬間落在了鄭鳴北面的山峰上,他雙手掐動法訣,高升的喝道。
    在這年輕男子的喝聲之中,一道電光,劃破蒼穹,這電光開始只有一縷,但是轉瞬間,就脹大成了十丈方圓。
    再眨眼,這電光已經從十丈脹大成了萬丈,成為了一道和其他三劍浩然爭輝的巨劍!
    四道巨劍,橫霸蒼穹,雖然此時此刻天地依舊是風平浪靜,卻已經給人一種山雨欲來危機四伏之感。
    幾乎所有處在這四柄巨劍之下的武者,都有一個感覺,那就是此刻的自己,正處在死亡的威脅之下。
    只要那巨劍一動,自己連同虛空,都將化成灰燼。
    天劍,這就是天劍閣的天劍!不但橫跨虛空,從威勢上而言,更是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巔峰。
    這不是四柄劍,而是四柄已經達到了法身境的神器,它們要是催動起來,其威力可想而知。
    “風雷起,雨電興,四劍一,天劍出!”澹臺靜云騰空飛起在虛空之中,高聲在虛空中喝道。
    她的手中,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符篆,這符篆,看似無比的簡單,但是當無數人的目光落在那符篆上的時候,他們從符篆上看到的東西,都不一樣。
    蕭一衫的目光,同樣落在那符篆上,他并不是第一次看那符篆,但是此時,在看到那符篆的剎那,他的眼眸中,依舊帶著一絲絲凝重。
    符篆騰空,落于四柄巨劍之間,那本來就封鎖天地,聲勢浩蕩的四柄長劍,幾乎同時朝著那符篆直飛而去。
    這一刻,天劍閣之外的人,才明白原來這四柄浩蕩無際,猶如天罰般的長劍,并不是天劍。
    四劍合一,才是天劍!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