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71 女人都是自私的

  法身境巔峰!
    這種存在,實在是讓他們牙疼不已。他們并不懼怕死亡,但是他們卻知道,自己要是和法身境巔峰為敵,恐怕還沒有出手,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
    “年輕人,能夠擊敗我的弟子,你實在是讓我感到意外,不過你隨口噴大氣這一點,我很不喜歡。”
    蕭一衫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絲亮光道:“不如我再給你一個選擇,你的刀法,并沒有完,你要是能夠將那套刀法完整的讓我看一遍,我就讓你帶著你的人離去,如何?”
    君臨天下的七式刀法,夏桀只會三式,所以現在的鄭鳴,同樣只會三式!
    如果是其他人說讓鄭鳴將這套刀法演示一遍,說不定鄭鳴直接就會說這刀法只有三式,但是立于虛空之中的蕭一衫,卻給了鄭鳴一種感覺。
    那就是,他騙不了此人,也不能騙此人,因此,稍微猶豫了瞬間之后,鄭鳴就鄭重的道:“我只能施展到第三式!”
    蕭一衫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寒光,不過隨即,所有的光芒,都變成了遺憾。
    剛才鄭鳴施展君臨天下刀法的時候,他的心中涌現出了一種巨大的沖動。他感到,雖然這套刀法,和他所學的東西,并不是相同,但是他只要將這套刀法參透,說不定就能夠讓他多年難以突破的瓶頸,就此打破。
    而君臨天下刀法,對他而言,從第三式,才讓他感到深深的興奮,可是鄭鳴竟然只會三式。
    一種深深的遺憾之下,蕭一衫搖了搖頭,他朝著鄭鳴道:“你們剛才在天劍閣動手的人,出十個人,每一個都留下一條手臂,你們就可以離開。”
    “你可以帶著她離開!”
    手臂,對于躍凡境的武者而言,斷了可以再生,好像并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能夠被蕭一衫如此鄭重的說出來,所有人都明白,那斷掉的手臂,是絕對不會再生長出來的。
    但是雷鳴神將等人,眼眸中卻露出了欣喜。雖然丟失一條手臂,會讓他們的修為有巨大的退步,但是能夠讓鄭鳴離開這里,能夠讓鄭鳴帶著傅玉清離開這里,對它們來說,實在是在值不過。
    澹臺靜云的臉色,頓時變的陰沉起來,她剛剛準備開口,就被她身后,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女子輕輕的拉住。
    這女子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她的眼眸之中,卻生出了無數的規勸之意。澹臺靜云猶豫了剎那,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巴。
    “既然前輩……”
    雷鳴神將第一個站了出來,可是還沒有等他說完,鄭鳴已經一揮手道:“這個條件,我不答應 。”
    “鳴少,兄弟們少一個手臂,并不是什么大事,我們回去之后,還可以運用法訣,將這些手臂重新生出來。”雷鳴神將大聲的說道。
    烈火神將等人,一個個也都涌了上來,他們的神色之中,充滿了激動,而他們的目的,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勸說鄭鳴,讓他接受蕭一衫的提議。
    鄭鳴一揮手道:“如果你們還認我這個人,就聽我的。”
    這話語說出的時候,鄭鳴身上的混元尊皇體以及各到了頂峰,那讓人感到不容置疑的氣勢,只是一個剎那,就讓雷鳴神將等人,一個個難以開口。
    雷鳴神將等人對視之間,就已經有了決定。可是還沒有等他們說話,就聽鄭鳴已經平靜的道:“剛才,貴閣的澹臺閣主,不是說我只要能夠接下天劍神罰十息,就允許我們離開嗎?”
    “不知道這個條件,還算不算數?”
    蕭一衫眉頭微蹙,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就有一絲的責怪。剛剛他將條件降到十條手臂,可以說已經是達到了他寬容的極限。
    雖然他喜歡率性而為,雖然他很欣賞鄭鳴得到刀法,但是這并不表示,他可以無限制的對鄭鳴縱容下去。
    他畢竟是天劍閣的人,在大多數的時候,他需要維護天劍閣的尊嚴。
    “年輕人,天劍神罰的威力,你并不知道,就算是我,在天劍神罰之中,頂多也就是支撐百息而已。”
    這句話,蕭一衫用自己做比喻,已經非常明確的,要將鄭鳴的這種狂妄的念頭給打消。
    鄭鳴沒有回應蕭一衫的話,他的目光看向澹臺靜云,似笑非笑的道:“我剛才的承諾,依舊有效。”
    澹臺靜云從鄭鳴的笑容中,明顯感到了鄭鳴的挑釁,她更感到,鄭鳴此時,絕對有手段。
    但是她絕對不能相信,有人可以在他們天劍閣的天劍神罰之下,支撐一刻鐘。
    對于這個打破了自己精心布置局勢的鄭鳴,澹臺靜云的心中,充滿了殺之而后快的沖動。只不過蕭一衫的出現,讓她不得不選擇讓步。
    現在,鄭鳴在她看來,根本就是找死!
    “我的話,同樣算數,只要你能夠在天劍神罰下支撐下去,以后天劍閣,任你縱橫!”
    澹臺靜云說的無比的大氣,當然,這個大氣,是建立在她覺得,鄭鳴已經是一個死人的基礎上。
    雷鳴神將等人,一個個臉色都變的極其激動,他們絕對不允許鄭鳴將自己置身于如此的危險之中,但是剛才鄭鳴的話,卻讓他們……
    “嗚嗚,主人威武,什么天劍神罰,在我家主人面前,那都是渣渣!”從角落之中飛身而出的小金貓,揚著自己的小爪子,滿是得意的說道。
    不過它那得意洋洋的口氣,卻沒有人理會,更多的人,是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
    “這么多年的兄弟,你們應該相信我!”鄭鳴一把將那還要滔滔不絕說話的小金貓摁住,目光看向雷鳴神將道。
    雷鳴神將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猶豫,在他的想法之中,他應該相信鄭鳴。
    但是他的理智卻告訴他,鄭鳴的做法,真的非常的危險,如果稍有不慎,鄭鳴就會身死道消。
    他從理智出發,絕對不能允許鄭鳴如此的做,但是看著鄭鳴那堅定的神情,他好像又回到了天恒神境的情形 。
    “鳴少,我相信你能夠支撐得過天劍神罰,不過你要記住,要是你堅持不住的話,我老雷會去陪你。”
    這句話,聽在鄭鳴的耳邊,讓鄭鳴的眼睛之中,有一種想要發熱的感覺。
    他沒有說話,只是在雷鳴神將的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然后朝著澹臺靜云道:“咱們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澹臺靜云朝著鄭鳴重重的看了一眼,好像想要看出,鄭鳴究竟有什么樣的魅力,竟然能夠讓雷鳴神將這等的豪杰生死相隨。
    而就在遠處,同樣有人用寶鏡看著鄭鳴,看著雷鳴神將,這是一個風姿卓絕的女子,她風華絕世,高貴典雅,論起威勢,比之那澹臺靜云,還要高上一籌。
    “還是老樣子,只是你不應該選擇接天劍神罰,那天劍神罰,并沒有你想的那般簡單。”
    “我并不希望你死,但是你要是不死的話,他的一切,都會化為烏有。”
    “雖然我知道,他的心中,會心甘情愿的將這一切送給你,但是我又怎能,讓他將自己的辛苦,拱手送給別人。”
    “請你原諒我,女人都是自私的!”
    女子在喃喃自語,她的眼角,更是生出了一滴晶瑩,這晶瑩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醉人!
    鄭鳴自然不知道,在萬里之外,還有一個女子,正在默默的關注著一切。
    對他而言,現在要做的,是帶著傅玉清,帶著自己的同伴,從天劍閣離去。
    在一個天劍閣弟子的帶領下,鄭鳴來到了天劍閣大殿外的一個平臺上,四周都是山峰,一時間讓鄭鳴的四周,顯得有一種蒼茫的感覺。
    “你現在選擇退出,或者是換一個條件,依舊不算晚。”簫一衫立于虛空之中,沉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澹臺靜云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她對于狂妄的鄭鳴,沒有任何的好感,甚至可以說,她很想用天劍神罰,直接將鄭鳴轟成飛灰。
    但是對于簫一衫的話,不管她心里再怎么不喜歡,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提出來任何反對意見。
    “快點開始吧,你們天劍閣,我實在是不愿意呆,等一下還要帶人離開。”
    鄭鳴朝著簫一衫笑了笑,雖然他和簫一衫沒有任何的交情,但是簫一衫能夠替自己說話,他當然也要回敬以善意。
    簫一衫沒有再說話,他已經盡到了自己的義務,沒必要再浪費精力。
    無數的天劍閣弟子,從四面八方匯聚,他們對于大殿之中發生的事情,大多都義憤填膺。
    對于他們而言,他們更不愿意接受他們崇敬的金無神竟然敗在鄭鳴的手中這個事實。現在,這個可惡的家伙居然得寸進尺,他居然敢大言不慚,非常狂妄的挑戰他們天劍閣的天劍神罰!
    十息,這是澹臺宗主提出的條件,在這些天劍閣的弟子看來,十息就已經是難以做到的事情。
    可是這個該死的家伙,他竟然說自己能夠承受天劍神罰一刻鐘。這已經超越了挑釁的范疇。
    他這種大逆不道的話,簡直是對他們天劍閣的蔑視,對天劍神罰的蔑視,對所有天劍閣弟子的蔑視!
    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