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769 狂

  這個人白衣飄動,整個人一如冰山,她雙眸平靜的看著鄭鳴和傅玉清,一字一句的道:“你們還不能走!”
    澹臺靜云本來不想動手,她認為憑借著金無神的修為,一定能夠讓鄭鳴插羽而歸。 ?·
    她很看好金無神,對于金無神的三劍,更是沒有任何的懷疑,只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金無神的三劍雖然已經完全發揮出了自己的水平,但是很無奈:鄭鳴的三刀似乎更強。
    特別是第三刀,金無神雖然已經發揮出了他最強的攻擊力,但是在那猶如天命的刀法之下,還是吃了小虧。
    這一戰,讓人驚心動魄,讓人心存艷羨,但是對于天劍閣而言,卻是重重的打臉。
    那個鄭鳴,就好像萬丈光芒的烈日,就好像舉世共尊的帝皇,他的到來,吸引了無數的眼球,但是同樣,也正是因為他的到來,讓天劍閣的臉面,掉落在了地上。
    不能忍!
    這三個字,幾乎是整個天劍閣的心聲,在無數人的心中,轟然共鳴的,就是這三個字。
    鄭鳴踐踏了天劍閣的尊嚴,鄭鳴更斬殺過天劍閣的弟子,他們絕對不能就這樣放鄭鳴離去!
    作為天劍閣主事的閣主,澹臺靜云更是不能忍受這種情況,更何況在她的心中,傅玉清必須要嫁給金無神。
    這不單是因為金無神的道,更是因為這是她澹臺靜云的意志,她不允許有任何人逆轉。
    “師尊,我是絕對不會嫁給金師兄的,就算您把我留下,也只不過是留下一具尸體而已。”
    傅玉清緩步上前,她朝著澹臺靜云恭敬的行了一禮,話語中,卻帶著無比的堅決。
    澹臺靜云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她聲音冰冷的道:“留下尸體,也不是不行。”
    “澹臺閣主,剛才金無神可是代表你們天劍閣說了,如果鄭鳴能夠接得下他三劍,那就可以讓鄭鳴帶走傅玉清,莫非你們天劍閣的陽子,說話不算話嗎?”
    雷鳴神將朝著金無神的位置看了一眼,話語中充斥著冷然的意味。???? ? ? ?·
    金無神本來沉浸在鄭鳴的那一刀之中,此時在聽到雷鳴神將提到自己的名字,豁然驚醒了過來。
    他的面容中,露出了一絲遲疑,隨即朝著澹臺靜云一抱拳道:“師叔,還請您按照無神答應的事情來做。”
    “剛才一戰,無神敗的心服口服。”
    說到此處,他的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在重重的凝視了好一會,這才用一種堅定無比的口氣道:“這些年來,我一直都覺得,你已經無法趕上我。”
    “但是現在看來,我這種想法,實在是錯的離譜,不是你無法趕上我,而是我和你的差距,越來越遠。”
    鄭鳴對于金無神的三劍,同樣充滿了敬佩,他的君臨天下三刀,得自的是夏桀,而不是他自己的修煉。
    但是金無神的劍道神通,卻是自己參悟而來,和金無神相比,鄭鳴覺得自己還有一定的差距。
    所以他謙虛的道:“你的劍法,已經讓我大吃一驚,我相信只要你繼續修煉下去,一定會有所突破。”
    “無神,你還不是天劍閣的閣主,所以你說的話,不能代表天劍閣。”
    澹臺靜云的聲音,充滿了冷漠,這冷漠讓金無神的心感到發冷。雖然他一直都知道,澹臺靜云絕對是一個面冷心狠的女子,卻沒有想到,她的心,堅定一如鋼鐵。
    “你可以為自己的諾言,不娶傅玉清,但是我卻不能看著自己的弟子,就這樣被人帶走。”
    澹臺靜云說到此處,聲音越加冰寒的道:“一入天劍閣,生是天劍閣的人,死是天劍閣的鬼!”
    這句話,極其倔強,站在一邊的雷鳴神將等人,已經將自己的手伸向了自己的兵器。???????W?W·
    他們為鄭鳴而來,本就不惜一戰,現而今澹臺靜云說的如此決絕,他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而就在此時,站在一邊的雷摩云已經哈哈一笑道:“澹臺閣主維護宗門尊嚴,在下佩服,我無缺戰皇坐下的之人,也不是坐看熱鬧之人。”
    “只要天劍閣需要,我們當為天劍閣出手。”
    軒昊然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同樣站起,在他的眉心之處,更是有一道劍芒在閃動。
    澹臺靜云知道,雷摩云他們這個時候表態,實際上對于他們天劍閣,并沒有揣著什么好心思。
    但是她對于這種表態,必須要歡迎,得罪了琉璃圣皇的天劍閣,不能給將無缺圣皇再得罪了。
    “雷摩云,這里的事情,關你們什么事!”雷鳴神將怒視雷摩云等人,聲音里滿是憤怒。
    雷摩云嘿嘿一笑,根本就沒有理會雷鳴神將,而是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此時他的目光,既有興奮,也有一絲的恐懼。
    這恐懼,是對鄭鳴本人的恐懼。
    鄭鳴的神色,依舊淡然,他朝著雷摩云冷冷的掃了一眼之后,就重新將目光落在了澹臺靜云的身上。
    “你想要一戰,還是如何?”
    傅玉清的身軀,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雖然澹臺靜云這些年來,對她顯得無比的冷漠,但是不管怎說,澹臺靜云都是她的師尊,現在和師尊一戰并不是她喜聞樂見的場面。
    就在傅玉清準備說話的時候,鄭鳴握了握傅玉清的手,淡淡的道:“相信我。”
    “我天劍閣,歷來有一個規矩,那就是無論是誰,想要從我天劍閣帶走人,就必須經歷天劍神罰。”
    澹臺靜云目視著鄭鳴,話語中帶著一絲冷笑的道:“只要你在天劍的神罰之下,撐得住十息,此事就此作罷!”
    “傅玉清讓你帶走,而她也和我們天劍閣,再沒有任何的干系!”
    聽到天劍神罰,傅玉清的身軀一下子顫抖了起來,她的聲音,也沒有了剛才的平靜:“師尊,你不能這樣!”
    “那天劍神罰,等于在要鄭鳴的命!”
    金無神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凝重,作為天劍閣的陽子,他自然知道天劍神罰是什么。
    天劍閣之所以能夠屹立日升域萬年,卻沒有人能夠動搖它的地位,并不是因為天劍閣歷來人才濟濟,而是因為天劍閣的天劍。
    作為天劍閣的鎮山至寶,這天劍神罰,可以說是天劍閣的最強手段。當年天劍閣在立山門之時,曾經有法身境的巔峰存在,率眾來犯天劍閣,卻被那天劍神罰,直接斬殺。
    對于法身境的存在而言,天劍閣就是一個禁忌,至于這禁忌的來源,就是天劍神罰。
    在天劍神罰下,就算是生神境的存在,在這天劍神罰之下,也難以撐過三息。
    可是澹臺靜云,竟然要讓鄭鳴撐過十息,這分明就是想要置鄭鳴于死地。
    “師叔,天劍神罰,乃是我天劍閣的最強底蘊,祖師有命,不到宗門的危急關頭,不可以使用,師叔為一個普通人請動天劍神罰,實在是有點過了!”金無神終于開口了,他這一開口,就直指澹臺靜云。
    澹臺靜云的神色,依舊淡漠,她冷冰冰的朝著金無神掃了一眼道:“你給我退下,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至于你,就算你死在這里,他也要承受天劍神罰,沒有人可以隨意進出我們天劍閣!”
    傅玉清的身軀,重重的顫抖,她想要說話,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自己能夠說出什么。
    “鳴少,我們二十四神將聯手,可以打出一擊,到時候鳴少帶著傅姑娘先走!”雷鳴神將的聲音,這一刻開始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雖然雷鳴神將并沒有說出,在打出這一擊之后,他們二十四神將會怎么樣,但是憑借著自己的心思,鄭鳴也能夠想得到他們即將面對的問題。
    所以鄭鳴淡淡的笑了一下,就朝著雷鳴神將道:“這件事情,你們不要著急。”
    “我接下你們天劍閣的規矩,不過我也有我的條件。”鄭鳴說話間,輕輕的拍了一下傅玉清的手,算是對傅玉清的安慰。
    傅玉清本來想要阻止,但是在鄭鳴的眼神下,卻是沒有再將阻止的話說出來。
    至于那澹臺靜云,眼眸中卻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喜色。天劍神罰的催動,耗費的資源實在是太多,如果她催動天劍神罰追殺鄭鳴,比鄭鳴主動進入天劍神罰的位置,要少耗費足足一半的元氣。
    所以,澹臺靜云最希望的,還是鄭鳴接受自己的挑戰,主動進入天劍神罰的范圍之內。
    “你想要怎樣?”
    鄭鳴看著澹臺靜云,淡淡的道:“你們的天劍神罰,聽起來好像挺厲害,但是說實話,我還沒有將你們什么天劍神罰放在眼中,十息,呵呵!”
    澹臺靜云并沒有發怒,她雖然性格剛強,但是對于鄭鳴這種在她的感覺中,就好像發怨氣的狂妄之言,真的沒有放在心上。
    這種話,也就是吹牛,自己讓他大風吹起就是。
    雷摩云和軒昊然等人,都冷冷的聽著鄭鳴的話語,他們的心中,對于鄭鳴的話,同樣是不屑一顧。天劍神罰,如果真的像鄭鳴所言,就不是天劍閣的第一劍法。
    “十息怎么了?”澹臺靜云等了好一會,這才幽幽的說道。
    “十息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根本就不過癮,這樣吧,我給你一刻鐘的時間如何?”鄭鳴看著澹臺靜云,笑吟吟的說道。
    一刻鐘,他瘋了嗎?